韩信的军事才能是真的还是吹出来的?(韩信的军事才能是吹出来的还是真的?)

发布:2022-11-19 10:01:04

关于韩信的军事才能,现在一些人总是持有怀疑态度,并给出了许多似是而非的理由。有的认为是太史公司马迁给记错了,有的以《史记》内容多有不实为由,认为韩信的军事才能只不过是文人们不懂军事的吹嘘。那么,韩信的军事才能的真实性是否真的可疑呢?

影视剧中的韩信形象

我们来看看《史记·高祖本纪》中是怎么来记载的吧:

汉五年五月,高祖置酒洛阳南宫。汉高祖刘邦与群臣聊天下得失的时候,高起和王陵认为刘邦取得天下,是因为刘邦能够与臣下分享战争胜利成果,而项羽则不能与手下分享胜利成果的原因,项羽“妒贤嫉能,有功者害之,贤者疑之;战胜而不予人功,得地而不予人利”。但是刘邦则很认真地说:

公知其一,未知其二。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馈饷,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

也就是说,刘邦已经很明确地认证了韩信的军事才能。他重点强调了韩信在军事方面的表现:“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

我们再看韩信当初是怎么被刘邦拜为大将军的。《史记·淮阴侯列传》中记载,在萧何的多次举荐下,首次与刘邦的对话,看看他是怎么给刘邦指出明灯,规划未来的。我们知道,作为军事家,他不仅懂得具体某一场战争的谋划,更懂得整个楚汉战争这场大战役应该如何谋划布局,如何开局,如何收尾,这才是他高超军事才能的体现。

在《史记·淮阴侯列传》中,见刘邦之前,韩信在刑场是偶遇滕公夏侯婴,夏侯婴的表现是:

滕公奇其言,壮其貌,释而不斩。与语。大说之。言于上,上拜以为治粟都尉……

在与萧何相识并交往后,萧何是如何看韩信的呢?

信数与萧何语,何奇之。

当韩信认为萧何已经向刘邦举荐过自己,却没有得到刘邦的认同后,韩信也从南郑逃走了,萧何得知韩信逃亡的信息后,立马去追韩信。追回韩信后,刘邦与萧何之间有一段对话,萧何是这样评价韩信的:

何曰:诸将易得耳。至如信者,国士无双。王必欲长王汉中,无所事信;必欲争天下,非信无所与计事者。顾王策安所决耳。
王曰:吾亦欲东耳,安能郁郁久居此乎?
何曰:王计必欲东,能用信,信即留;不能用信,信终亡耳。

这里,太史公虽然没有直接描写韩信的军事才能,但是也从侧面来告诉我们韩信是一位能通过简单数语就能让人信服其才能的人。

也许有朋友会认为,这是太史公的文学夸张,是为了突出人物形象的,为什么在项梁和项羽的手下做将时,没有得到重用呢?其实我们要承认一点,那就是唐代大文豪韩愈在其《马说》中所说的:世上先有伯乐,而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我们看韩信在被刘邦拜为大将军之后给刘邦充分的分析了刘邦和项羽的优劣,个人的性格特点,政治上的得失,军心思东,民心思安的心理,以及用人的建议。

于是汉王大喜,自以为得信晚。遂听信计,部署诸将所击。

有人否定韩信“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功劳,认为这一切是汉高祖刘邦的功劳。但是清代学者湘军创始人之一的郭嵩焘在其《史记札记》中认为这些都是韩信的功劳:

“‘汉王从临晋渡,劫五诸侯兵入彭城’而不及韩信。以当时事实求之,‘拜韩信为大将,部署诸将所击’,则高祖之定三秦,皆信所部署,高祖不自行也。既定三秦,而高祖直趋彭城以当项羽,自是相持荥阳、京、索间,专意与楚争衡,而韩信渡河击魏,因击赵、齐……”

当代研究《史记》的知名学者,北师大教授韩兆琦也是比较认同郭嵩焘的观点。

影视剧中的韩信形象

或许有人认为,这些都是理论上的,没有事实依据。那么我们再看看韩信是如何在出陈仓之后,对魏、赵、燕、齐等地用兵的吧。

汉二年(前205年)六月,魏王豹以亲人生病为由,返回魏国,立即叛汉,封锁了黄河渡口蒲津关,与项羽联合。刘邦派郦食其前去说服劝阻,魏王豹根本不买刘邦这个账。八月,汉高祖刘邦只好派韩信以左丞相的虚衔率军讨伐魏王豹。魏王豹把重兵集结在蒲坂,堵住了临晋关。那么韩信是怎么对付魏王豹的呢?《史记·淮阴侯列传》原文的记载是:

信乃益为疑兵,陈船欲度临晋,而伏兵从夏阳以木罂缶渡军,袭安邑。

通过这句话,我们可以看出,韩信是非常善于用计谋去打仗的。这正表现出了他的军事才能。

魏王豹闻讯大惊,率军北上仓促迎敌,结果被韩信俘获,随后韩信很快平定了魏国的全部地盘,改魏为河东郡。

闰九月,韩信率军击溃了代国的军队,在阏与活捉了代国的丞相夏说。而每当韩信攻下魏国,打败代国的时候,刘邦就会立刻派人调走韩信的精兵,把他们带到荥阳去抵抗项羽。

同样,在攻打赵国的时候,韩信还是通过奇计谋求胜利的。当然,韩信在用计谋前,总是对敌人做了充分的了解,掌握了敌人的一举一动之后才开始用计的,而不是像当世的陈馀和后世的马谡那样,只会纸上谈兵,死背兵法内容。

当赵国的军事专家李左车给陈馀提出非常好的军事建议没被采纳后,韩信大喜,才开始使用他的“背水一战”的奇谋。《史记·淮阴侯列传》原文记载如下:

韩信使人间视,知其不用,还报,则大喜,乃敢引兵遂下。未至井陉口三十里,止舍。夜半传发,选轻骑二千人,人持一赤帜,从间道萆山而望赵军。诫曰:“赵见我生,必空壁逐我,若疾赵壁,拔赵帜,立汉赤帜。”令其裨将传飧,曰:“今日破赵会食!”诸将皆莫信,详应曰:“诺。”谓军吏曰:“赵已先据便地为壁,且彼未见吾大将旗鼓,未肯击前行,恐吾至阻险而还。”信乃使万人先行,出,背水陈。赵军望见而大笑。平旦,信建大将之旗鼓,鼓行出井陉口,赵开壁击之,大战良久。于是信、张耳详弃鼓旗,走水上军。水上军开入之,复疾战。赵果空壁争汉鼓旗,逐韩信、张耳。韩信、张耳已入水上军,军皆殊死战,不可败。信所出奇兵二千骑,共候赵空壁逐利,则驰入赵壁,皆拔赵旗,立汉赤帜二千。赵军已不胜,不能得信等,欲还归壁,壁皆汉赤帜,而大惊,以为汉皆已得赵王将矣,兵遂乱,遁走,赵将虽斩之,不能禁也。于是汉兵夹击,大破虏赵军,斩成安君泜水上,禽赵王歇。

从以上这段文字中,我们可以看出韩信用兵的谨小慎微,安排部署的非常周密详细,他把敌我双方的心理,如何诱敌,如何假败,如何抗击,如何反击,一步步都设计的十分完美。

“使人间视”做到对敌我双方信息的知己知彼,大打信息战;

“未至井陉口三十里,止舍”,他知道在适当的地方让军士们养精蓄锐的重要;

“夜半传发”,既有攻其不备之意,更有借夜色进行掩护的意图;

“选轻骑二千人,人持一赤帜”,既为配合后面的背水一战打埋伏,又有疑兵之用;

“赵已先据便地为壁,且彼未见吾大将旗鼓,未肯击前行,恐吾至阻险而还”,尚未开战,就已经对敌将的心理做出了准确的分析和判断,并根据这一判断,进行后面的部署;

“信乃使万人先行,出,背水陈”,这一步既是为了诱敌倾巢而出做准备,更是为了后面有计划的徉败时防止己方阵角大乱,为最后的反击做铺垫;

“平旦,信建大将之旗鼓,鼓行出井陉口”,做完前面的铺垫和准备后,这时才大张旗鼓,以自己和张耳做为诱敌倾巢而出的饵料之一;

“信、张耳详弃鼓旗,走水上军”,丢下战鼓、军旗等物件,进一步撒下诱饵,同时也让我们看到,韩信还准备了船只,既是对先前岸上的军队的一种安抚,又为万一真的失利做好准备。

在做完这一切后,当赵军全体出动,追到水边与汉军进行决战的时候,他们才发现,汉军的战斗力是相当的顽强,这会他们再也前进不了一步。

至此,我们可以看出,韩信不仅对天下大势有着全盘的战略眼光,而且对具体的战役,更是运筹帷幄,信手拈来。

影视剧中的韩信形象

《史记·高祖本纪》是这样叙述垓下之战中韩信的表现的:

淮阴侯将三十万自当之,孔将军居左,费将军居右,皇帝在后,绛侯、柴将军在皇帝后。项羽之卒可十万。淮阴先合,不利,却;孔将军、费将军纵,楚兵不利。淮阴侯复乘之,大败垓下。

有人以“淮阴先合,不利,却;孔将军、费将军纵,楚兵不利”这句话来论证韩信的军事才能,认为韩信的军事才能是吹出来的。

其实,这恰好说明这些人根本没有看明白,这一段话,是对韩信用兵的天纵奇才能力的歌颂。

清末著名军事将领,湘军创始人之一的郭嵩焘在其《史记札记》中说:“韩信与项羽始终未一交战,独垓下一战收楚汉兴亡之全局。”郭嵩焘这样一位著名的军事将领都如此钦佩韩信的军事才能,难道不是一个很好的证明吗?

凌稚隆引明代著名学者杨慎的话说:“叙高祖与项羽决胜垓下,仅六十字,而阵法、战法之奇皆具。曰‘不利’,用奇也,既却而左右纵兵,因其不利而乘之,此战法奇正相生也。”

明末学者陈仁锡说:“淮阴侯极得意之阵,太史公极用意之文。曰‘孔将军居左,费将军居右’,张左右翼也;‘淮阴侯小却’,诱兵也;‘复乘之’,合战也。所谓‘以正合,以奇胜,奇正还相生’也。”

从史料来看,我们知道,垓下之战的军事统率是韩信,全军如何布阵,都是由他说了算的。“淮阴侯将三十万自当之,孔将军居左,费将军居右,皇帝在后,绛侯、柴将军在皇帝后”的这样一种布阵方式,也都是韩信的军事意图的体现。更何况孔将军、费将军都是韩信的部将,他们的军队如何部署,都是直接受韩信的指挥的。

这段史料也正次证明了韩信的军事才能不是浪得虚名的。

总之,无论是《史记》中的记载,还是当世帝王刘邦和名将们,对韩信的军事才能都是信服的,因此说,韩信的军事才能不可能是吹出来的。

还记得鸿门宴上的樊哙吗?此人是相当桀骜不驯人,但是却对韩信十分的信服,也从侧面印证着韩信的不世出的军事才能。

信尝过樊将军哙,哙跪拜送迎,言称臣,曰:“大王乃肯临臣!”信出门,笑曰:“生乃与哙等为伍!”

太史公司马迁在《史记·淮阴侯列传》最后的感叹中,再次说明韩信的军功至伟:

假令韩信学道谦让,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则庶几哉。于汉家勋可以比周、召、太公之徒,后世血食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