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逸夫医院庆春院区(精准、微创、创伤小、恢复快,这样的手术,邵逸夫医院一月做了111台!还创下一项纪录)

发布:2022-11-20 14:00:42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 通讯员 王家铃 李文芳 周素琴 记者 吴朝香

2020年8月31日晚9时15分,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庆春院区8号手术室内,肛肠外科主任黄学锋娴熟地操作达芬奇机器人,成功为一名64岁男性患者做了直肠癌根治术,术中出血仅50ml,患者肛门成功保住。

这是邵逸夫医院8月份最后一台机器人手术。刚走出手术台的黄学锋主任还没意识到,他已经不知不觉见证了历史。这台手术的完美收官,意味着邵逸夫医院达芬奇机器人手术单机单月量达到111台,创下新记录。

浙大邵逸夫医院院长蔡秀军说,医院作为微创外科领域的领军者,一直致力于用微创技术来造福百姓,从最早在国内引进并普及腹腔镜技术,到引进达芬奇机器人并在各大科室落地使用,邵逸夫医院目前有近80%的病人能够享受到先进微创技术带来的便捷与高效,这让医院提前迈进精准微创新时代。

达芬奇机器人是微创外科领域的一场新革命,自2015年11月10日引进第三代达芬奇机器人以来,邵逸夫医院已经完成2917例(截至2020年8月底)机器人手术,涵盖普外科、泌尿外科、肛肠外科、胸外科、心外科、妇产科等多个外科领域。

家属担心“切不干净”,医生成竹在胸

年过古稀的张奶奶本到了安享晚年,共聚天伦的年岁,不想因为小小的腹痛到医院检查,竟得到了一个“炸雷”式答案: 胃癌,肝癌,胆管Mirizzi综合征……望着一长串的报告单,一家人一筹莫展,抱着一线希望来到邵逸夫医院普外科虞洪副院长的专家门诊求医。

排除肝脏肿瘤并非胃癌转移后,张奶奶被告知有手术治疗的机会。然而,家属因为担心病人年事已高经不起开大刀的打击,迟迟做不了决定。为了延续张奶奶的生命,在虞洪副院长的牵头下,经过多学科讨论,最终建议张奶奶进行“达芬奇机器人”手术。

家属虽有疑虑怕机器人“切不干净”,但还是选择“放手一搏”,让张奶奶得以重回健康。如今,两年过去了,在几天前的复查中,张奶奶身体各项指标正常,肿瘤没有复发迹象。

“家属的放手一搏,其实在我们心里是成竹在胸。”虞洪副院长如是说:“机器人手术,在我们科室已经是非常成熟的外科技术,它有腹腔镜手术的微创性,更具备开腹手术的稳定性。”

据介绍,在普外科领域,绝大部分手术都可以进行机器人的辅助,比如胰腺手术,肝脏手术,胃肠道癌的根治手术。使用机器人辅助,就像钢铁侠穿上了盔甲,外科医生不会因此手脚笨拙,反倒是因为“铠甲”的帮助看的更清楚,操作更精细,是传统外科开腹手术和腹腔镜手术不能企及的优势。

在邵逸夫医院普外科,目前已常规开展机器人辅助的胰十二指肠切除手术,困难肝脏切除手术,困难胆道重建手术,胃癌根治术,肠癌根治术,胰腺体尾部切除,脾脏切除手术。机器人手术量在省内位居前列。

“作为一家腹腔镜技术国内领先的医院,在达芬奇机器人出现在我们视野之前,我们已经深感普通腹腔镜的微创瓶颈,机器人的到来为我们的微创手术创造了新的契机,也为患者提供了更为宽泛的治疗选择,更为一些疑难患者带来了一线生机。”虞洪副院长说。

打一个小孔,男患者术后不漏尿,还保留性功能

一周前,两位来自山东的患者老陈和老杨,在当地医院穿刺确诊前列腺癌后,慕名来到邵逸夫医院找到泌尿外科主任李恭会,并在同一天接受了单孔机器人辅助前列腺癌根治术。原本素不相识的他们也因病成了好友,他们经常感慨,多亏选择了邵逸夫医院,让一个硬币大小的创口,就解决了他们心头之患。

这是邵逸夫医院泌尿外科在省内率先开展的单孔机器人辅助前列腺癌根治术。该术式在不增加手术时间及费用的前提下,只需脐下一个不到5cm的小切口就能完成,相对于常规机器人手术,减少了4个切口,术后恢复更快,其微创和美容效果,得到了广大患者的肯定。

“单孔手术特别适合前列腺癌根治术,其利用原来取标本的小切口就能完成整个手术,大大减少了手术创伤。”李恭会主任说,目前泌尿外科单孔手术量在国内领先,也带领整个科室进入机器人手术的“单孔时代”。

在邵逸夫医院泌尿外科,机器人辅助手术已经应用于各类泌尿外科疾病的微创治疗,尤其是在前列腺癌根治和肾部分切除术这类需要精细操作及吻合重建的手术上,其无以伦比的优势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目前,邵逸夫医院泌尿外科90%以上的前列腺癌和肾肿瘤手术都是在机器人辅助下完成。“机器人辅助前列腺癌根治术患者的尿控和性功能得到更好的保留。对于一些复杂及位置特殊的肾肿瘤,常规手术难以保留肾脏,机器人辅助下的手术让保留肾脏成为可能。”李恭会说。

据介绍,机器人装机五年来,泌尿外科在李恭会主任和丁国庆主任的带领下,已培养具有机器人主刀资质医生九位,机器人手术在全科范围内广泛开展。每年机器人手术量超500例,累计2210余例,均位于全国所有机器人中心的前列。

同时,泌尿外科在机器人手术技术上不断创新,开展了一系列国内外领先的新术式:经会阴前列腺癌根治术、筋膜内保留性神经的前列腺癌根治术、保留膀胱颈前列腺癌根治术、后入路前列腺癌根治术、经膀胱前列腺癌根治术、肾癌伴腔静脉癌栓根治术、完全肾内型肿瘤和肾门部肾肿瘤的保肾手术、肾盂输尿管癌一体位根治术、保留性功能的膀胱癌根治术等,这些新技术已经成为邵逸夫医院泌尿外科的特色和亮点。

保住肛门,不影响排尿功能,64岁阿姨更有尊严

64岁的韦女士来自绍兴,三年前因结肠癌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接受了腹腔镜右半结肠癌切除术,手术很成功。然而不幸的是,一个月前,在随访过程中发现了距肛缘5cm的肿瘤。韦女士再次找到邵逸夫医院肛肠外科主任黄学锋教授。

“手术是唯一可能治愈结直肠癌的手段,也是结直肠癌治疗的核心。” 黄学锋说,低位直肠癌最大的挑战在于,骨盆在解剖学上的空间收缩使肿瘤在技术上很难接近,手术视野受到限制。此外,该区域的周围神经丛非常密集,任何神经损伤就容易导致排尿或性功能障碍。

已经经历过一次手术的韦女士,对手术十分恐惧:一方面因为肿瘤距离肛缘非常近,手术可能要切除肛门,需行结肠永久造瘘,会带来生活上的不便利;二是因为被告知根治性手术可能带来盆腔自主神经损伤而影响排尿功能等。

黄学锋主任告诉韦女士,达芬奇机器人手术系统能够更完整的切除肿瘤及系膜,更好的保护盆腔自主神经功能,同时能在狭小的盆腔内完成超低位的肠管吻合重建消化道,并对吻合口进行缝合加固,可大大减少术后吻合口漏这一严重的并发症的发生,从而避免了因此导致的肠造口可能。他和他的团队已在省内率先开展达芬奇机器人微创手术,并且手术数量领先。听了黄主任的建议后,韦女士同意用机器人手术代替常规手术。

手术历时3小时,出血约50ml,腹部只有5个5-10mm的微创切口。术后第一天,黄女士已能轻松下床行走,术后第2天肛门排气便后正常进食,术后第6天拔除肛管和导尿管并无明显排尿障碍,术后第7天已拔除盆腔引流管并达到出院标准。“如此快的术后恢复都得益于黄学锋主任精湛的机器人手术技术!”黄女士家人说。

邵逸夫医院肛肠外科副主任宋章法介绍说,从2005年开始科室就一直致力于结直肠癌微创手术的开展,近年来每年开展结直肠肿瘤手术1000余例,微创手术所占比例达到90%以上。其中,机器人手术自2018年开展以来已经达到287例,为全省前列。

随着微创理念的进步,微创手术已不满足于“切口小”,而是进一步追求功能损伤小,在确保根治的前提下尽可能行保肛手术,并更好地保留神经,保护患者腹盆腔脏器功能。“达芬奇机器人手术系统这一外科尖端科技在结直肠癌手术中的应用,既兼顾了根治肿瘤和微创,又最大限度保证了脏器功能的保留,使结直肠癌手术更加微创化和精准化。“宋章法主任说。

出血少,创伤小,做完这个手术,第二天她就下床了

45岁陈女士一年前在当地医院检查出有多发性子宫肌瘤,直径大小约6cm,同时也出现了尿频、尿急等压迫症状。随后她奔走温州、杭州等多家医院。考虑到她的子宫大小如同怀孕五个月,还伴有尿频的压迫症状,接诊的医生均建议她开腹全子宫切除。

陈女士难以接受,后经多方打听,得知邵逸夫医院妇科杨建华主任医师擅长达芬奇机器人手术,有望行微创手术,便抱着一线希望于今年8月份慕名而来。面对陈女士的要求,杨建华主任在仔细地询问患者的病情后,决定收治入院为其手术。

8月24日,杨建华医生为陈女士行机器人辅助腹腔镜下全子宫+双侧输卵管切除术,历时120分钟,出血50ml,肚子仅留下四个钥匙孔大小的洞,术后第二天陈女士就下床活动。

前段时间,杨建华主任还接诊了一位40多岁的子宫内膜癌患者,对方有200多斤,脂肪特别厚,普通的腹腔镜手术难度比较大,“我们最后用机器人为患者完成手术,机器人的手臂可以360度旋转,又比较长,对这样的患者来说,手术效果会更好。”

据介绍,邵逸夫医院妇科是省内为数不多的在妇科恶性肿瘤中开展达芬奇手术的医院,在科室副主任杨建华主任医师的带领下,已成功开展130例机器人手术,包括机器人辅助腹腔镜巨大子宫切除、盆腔淋巴结切除、盆底重建手术等。

新闻+

达芬奇机器人在邵逸夫医院心脏外科也被广泛应用到心脏瓣膜、先天性心脏病、冠状动脉、心脏肿瘤外科等领域。心脏外科钱希明主任早年在澳洲工作时,做过400多台达芬奇机器人微创心脏手术。在胸壁打几个锁眼大小的小孔,就能完成以往必须开胸才能完成的心脏直视手术,大大减少了创伤,出血很少,大部分病人不需要输血,几乎不发生感染,恢复很快,患者能够在术后短时间内回归正常生活和工作。

据介绍,邵逸夫医院达芬奇机器人之所以能创下如此之高的手术量,还要归功于医院的流程改进。为了让机器人利用最优化,医院采用可视化预约制度科学手术排程、周末常规开放手术室、当机器人一天手术超过4台手术室会提前半小时开始术前准备、接台手术术后恢复室优先提供呼吸机、手术室专科团队人员合理排班等流程优化,以满足患者手术需求。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