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钟书在清华有多狂(钱钟书狂妄骂老师,两次失去清华聘书:没能力,狂妄就是一场笑话)

发布:2022-11-20 18:00:28

诸葛亮说:“不傲才以骄人,不以宠而作威。”

做人做事,首先要懂得谦让。

作为民国一位才华横溢的才子,钱钟书是出了名的狂妄和毒舌,他父亲因此给他改字“默存”。

早年钱钟书曾经狂妄的骂过老师得罪了人,因而两次失去清华聘书。

如果不是才华过人,钱钟书不会被启用,换做普通人,或许连知道失去的机会都没有。

一、狂妄,让人自大

莎士比亚说:“谦逊是最高的克己功夫。”

一个人太过狂妄自大,目空一切,会失去对别人最客观的评价和欣赏。

虽说文人大多相轻,但是像钱钟书一样谁都看不上却很少。民国很多大家的作品,在他眼里甚至一文不值。

评价林纾,钱钟书说:

“先生的诗的确只是‘狗吠驴鸣’,先生的翻译像更卑微的动物,譬如‘蛤蟆’?”

提起王国维,钱钟书毫不避讳的说:

“我不喜欢此人的著作。”

甚至于被梁启超盛赞,称其为“300年来才出一个的才子”的陈寅恪,钱钟书同样看不上,说:

“他实在不必为柳如是写那么大的书。”

因为《围城》出名之后,一位外国记者慕名而来,想要拜访钱钟书,然而钱钟书却说:

“假如你吃了一个鸡蛋觉得不错,又何必要认识买个下蛋的鸡呢?”

当时国内一位权威人士想提现自己礼贤下士,过年时曾到钱钟书家里拜访,不料他将人堵在了门口,只说了:

“谢谢!谢谢!我很忙!我很忙!”

最终也没让人进门。

正是因为钱钟书的狂妄,让他得罪了许多人,甚至于让他两次失去清华的聘书。

二、狂妄,会失去良多

房玄龄说:“谦虚温谨,不以才地矜物。”

狂妄自大的人容易伤人不利己,被人记恨,从而失去很多。

像钱钟书一样有真才实学的人,最终能够被人理解和重用,而现实中大多人的人,并没有过人的才华,最终可能连失去了什么都不知道。

钱钟书的狂妄得罪过很多人,他也因此吃了大亏。

当时他大学快毕业的时候,院里的教授都希望他能够继续留在学校进修,钱钟书却说:

“整个清华没有一个教授够当我钱某人的导师。”

这句话,可谓是得罪了清华所有的老师了。

后来钱钟书到西南联大任教,结果工作一年后,他便离开了,说:

“西南联大外文系根本不行,叶公超太懒,吴宓太笨,陈福田太俗。”

正是因为自己的狂妄,钱钟书得罪了太多人,从而吃了大亏。

此后好几年里,钱钟书一直在各个名气不大的大学任教,后来才回到清华任教。

以钱钟书的才学,这显然不合常理。

实际上,当时钱钟书离开西南联大,校长梅贻琦曾发过电报挽留他,然而他却没有收到这份电报。

后来,清华曾经又一次给钱钟书寄过聘书,他得知消息后,便辞去原来的工作在家等着聘书,结果等到开学,也没有收到聘书。

这一次,钱钟书终于意识到,是有人从中作梗报复自己。

三、谦虚,是一种美德

孟德斯鸠说:“谦虚是不可缺少的品德。”

在经历了被人报复以后,钱钟书也看清了很多人,懂得了许多。

错失清华两次聘书的钱钟书,虽然一直辗转于小学校里,专心做学问、创作,后来才重新回到清华任教。

通过这些事,他懂得了恩师吴宓,也看清了叶公超和陈福田。

同样被钱钟书骂,吴宓却不计前嫌,一直维护钱钟书,其他二人反对钱钟书回清华时,是吴宓据理力争,斥责叶公超和陈福田没气量。

正是因此,钱钟书看懂了恩师吴宓的为人,心存感恩的同时,又很惭愧。

从钱钟书考入清华起,吴宓就十分欣赏他,但是钱钟书却对这种欣赏很是不屑,甚至于后来被钱钟书骂,他也不在意。

吴宓说:“钱钟书的狂,并不是孔雀亮屏时的个体炫耀,只是文人骨子里的高尚的傲慢。”

像钱钟书这般才华横溢之人,都会因为狂妄而错失许多机会,更不要说普通人了。

钱钟书之所以会被重新启用,是因为自己的才华足以服众人。而那些没有钱钟书的才华,却像他一般狂妄之人,注定只会失去更多,甚至于都没有机会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器满则损,人满则丧”,没有足够的能力和才华支撑,狂妄就是一个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