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钟书与杨绛(什么是夫妻?钱钟书走的时候死不瞑目,杨绛在他耳边悄悄说了这话)

发布:2022-11-20 22:00:27
有的时候,人和人的缘分,一面就足够了

1932年,杨绛在清华大学古月堂前,结识了钱钟书,两人一见如故,相见恨晚。钱钟书被她“颉眼荣光忆初见,蔷薇细瓣浸醍醐”的淡雅别致所深深吸引,杨绛觉得他眉宇间“蔚然而深秀”。

两人恋情被钱父钱基博知道后,钱家觉得杨绛“乃如意媳妇也”,杨父杨荫杭也对钱钟书相当的满意,称其为“乘龙快婿”。

一见钟情定终身,真实地发生在了他们两人的身上。这一遇,便是63年的陪伴。1935年,钱钟书和杨绛走进婚姻的殿堂。冰心说:“他们是中国作家中最美满和幸福的一对。”

两人成婚不久后,一同出国留学,在牛津,两人迎来了钱瑗的降生,一家三口正式“到齐”,杨绛还说,女儿和爸爸是最好的“哥们”。

最好的夫妻,都是朋友

钱钟书有“誉妻癖”,他经常对朋友大肆赞美妻子。在短篇小说《人·兽·鬼》出版后,自留的样书上他写下这样一句话:

赠与季康,绝无仅有结合了各不相容的三者:妻子、情人、朋友。

婚后,杨绛才从点点滴滴的生活琐事上,知道丈夫是怎样的“拙手笨脚”。他不会打蝴蝶结,分不清左脚右脚,拿筷子只会像小孩儿那样一手抓,全然没有做学问时的那种潇洒劲。

杨绛本来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嫁给钱钟书之后,心甘情愿做起了小家庭的总管家兼“老妈子”。

爱是相互的。新婚不久,“笨手笨脚”的钱钟书也慢慢学会了做早餐。

第一次的早餐,他煮了鸡蛋,烤了面包,热了牛奶,还泡了红茶。他把一张用餐小桌支在床上,把早餐放在小桌上。后来,杨绛回忆道:

那是我吃过最香的早餐

之后,钱钟书为杨绛做了一辈子早餐,后来有了女儿,则变成为母女俩做早餐。

钱钟为人,孩子气极重,他经常和女儿阿圆结伴胡闹,有一次厨房着了火,阿圆慌忙大叫:“娘,不好了,不好了。”钱钟书也跟在后面气急败坏地大叫:“娘,不好了,不好了。”杨绛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2014年,杨绛在上海《文汇报》发表了《钱钟书生命中的杨绛》中讲:

我最大的功劳就是保住了钱钟书的淘气和那一团痴气。这是钱钟书最可贵之处。每项工作都是暂时的,只有一件事终身不改,我一生都是钱钟书的杨绛。

当钱钟书在病中时,她向老天祈祷:照顾人,他不如我,我只愿比他能多活一年。没过多少时日,阿圆终于先走一步,离开了人世。

短短一年后,88岁的钱钟书也永远离开了杨绛,那是1998年12月19日。这位老人只记得那一晚,丈夫强睁着眼睛看着自己,她说:“你倦了,闭上眼,睡吧。”

钱钟书用尽所有力气道出一句:“绛,好好里(好生过)”,之后便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回忆是一条河,思念是一片海

“这是一个万里长梦。梦境历历如真,醒来还如在梦中,我们终究还是走上了古驿道。”杨绛在《我们仨》书本的扉页写道。

杨绛在“古驿道”上的相聚相失,指的正是钱钟书最后住院直至逝世的日子,古驿道如同从尘世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黄泉路,那艘船便是丈夫所住的311病房。

她曾感叹:“剩下的这个我,再也找不到他们了。我只能把我们一同生活的岁月,重温一遍,和他们再聚聚。

后来杨绛接受媒体采访说:媒体都说我内心沉稳和强大,其实,钟书逃走了,我也想逃走,但是逃到哪里去呢?我压根儿不能逃,得留在人间,打扫现场,尽我应尽的责任。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幸福的时光往往是匆忙的,杨绛写下了《我们仨》,来纪念她一生挚爱的两个人。才华高而作品精,共享盛名安度晚年的夫妻,也就是钱钟书和杨绛了。2016年5月25日,杨绛先生也走了,享年105岁。

读杨绛的《我们仨》,你会看到一个乖巧听话,体贴孝顺父母的阿瑗;你也会看到温柔细腻、一身才华的钱钟书;你还会看到善良温柔、贤惠宽容的杨绛;你更会看到一个温暖有爱、其乐融融的三口之家。

杨绛笔下没有华丽的词藻,没有刻意的渲染,只是用很平淡的笔触,记录下了幸福生活的点点滴滴,一家人其乐融融,相守相助,演绎着世间最为普通的烟火生活。

看完之后,我忽然明白,没有什么所谓一帆风顺的生活,只是我们需要学会,在苦痛中找到幸福。人这一辈子,其实就那么短,岁月不等人,珍惜眼前人。

整本书虚实相生,笑泪结合,面对生离死别,你看不到一点撕心裂肺的悲恸,有的只是纸短情深的娓娓道来。她用质朴深情的文字,和充满爱的灵魂向我们讲述了“我们仨”的点点滴滴。

有些事,要早点做;有些书,要尽早读;否则只会徒增你人生中的遗憾罢了。

这样一本书,记载了一个幸福家庭的爱,教给我们在婚姻中如何互相包容,教给我们生活虽不易,主要是乐得自在。就是这样一本书仅售28元,一顿饭钱都不到,却可以让我们受益匪浅!

点击下方链接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