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从文边城赏析(阅读沈从文经典小说《边城》:感受淳朴唯美的乡愁意蕴)

发布:2022-11-20 04:00:13

沈从文的小说创作题材相当广泛,人物形象种类繁多,他常常自称是生活在京城的乡下人,因而比较执著于描写湘西边地特有的风俗民情、湖光山色,也非常精心地在美丽的自然景观和淳朴的人文景观之中用文字打造他理想世界中的人生形态和唯美环境,歌颂爱和美的人生颂歌。

沈从文小说《边城》以20世纪30年代川湘交界的边城小镇茶峒为背景,以兼具抒情诗和小品文的优美笔触,描绘了湘西地区特有的风土人情;借船家少女翠翠的爱情悲剧,凸显出了人性的善良美好与心灵的澄澈纯净。它以独特的艺术魅力,生动的乡土风情吸引了众多海内外的读者,也奠定了《边城》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特殊地位。

《边城》中体现了沈从文小说创作一以贯之的创作审美追求,创作中心是“表现人性”。

湘西凤凰古城

01 淳朴的翠翠身上渲染出来的人情美和人性美

翠翠是个带着童稚孩子气的纯情少女,她对爱的渴望不是强烈的追求,而是表现为少女特有的朦胧向往,虽然是山村少女朦胧羞涩的感觉,却又始终不渝、坚贞不屈。翠翠对爱情的态度展现了纯美心灵,也和当时文明都市的所谓时代女性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凌子枫改编的电影《边城》中少女翠翠稚气未脱的形象

端午节翠翠去看龙舟赛,不经意间喜欢上的是船总顺顺家的老二傩送,爷爷却误以为是老大天保,还鼓励天保,没想到兄弟两人聊天时知道了原来两个人喜欢的是同一个女孩。天保告诉傩送一年前他就爱上了翠翠,而傩送告诉哥哥天保他两年前就爱上了翠翠,天保听了后也吃了一惊。

爷爷说的话、傩送唱的歌声都把翠翠带到了一个过去的节日里

然而此时,当地的团总以新磨坊为陪嫁,想把当掌上明珠一般养大的女儿许配给傩送。而傩送宁肯继承一条破船也想要追求翠翠。兄弟俩没有按照当地风俗以决斗论胜负,而是采用公平而浪漫的唱山歌的方式表达感情,让翠翠自己从中选择。傩送是唱歌好手,天保自知唱不过弟弟,心灰意冷,断然驾船远行做生意。

碧溪边只听过一夜傩送的歌声,后来,歌却再没有响起来。老船夫忍不住去问,本以为是老大唱的,却得知:唱歌人是傩送,老大讲出实情后便去做生意。几天后老船夫听说老大坐水船出了事,淹死了……

翠翠在别人帮助下送走了夜里突然过世的爷爷,一个人在河边继续撑渡船,她等待着远行的傩送的归来,虽然她心里也不知道这个人还会不会回来。

翠翠身上的"美",是通过她的爱情故事逐步表现出来的:

  • 第一阶段:翠翠爱情萌生阶段。她在小镇看龙舟初遇傩送,爱情的种子就萌芽了。
  • 第二阶段:翠翠爱情的觉悟阶段。两年后又进城看龙舟,她的爱情意识已完全觉醒。
  • 第三阶段:翠翠对爱情执着的阶段。她在爱上傩送后,明确地向爷爷表示了对天保的拒绝。然而,她与傩送的爱情却因为天保的死去忽然受到严重挫折,傩送远走他乡、爷爷也死了使她一夜之间"长成大人"。最后,她像爷爷那样守住摆渡的岗位,苦恋并等待着傩送的归来,这些充分表现了翠翠性格坚强的一面。
02 小说着力描写了湘西边地特有的风俗美和风景美,淡化了当时的社会矛盾和阶级冲突

《边城》成书于1931年,那正是沈从文爱情事业双丰收的季节。1931年社会虽然动荡不安,但总体上还是稍显和平,这个时候中国有良知的文人,都在思考着人性的本质,沈从文自然是走在前沿的,于是,他希望通过自己对湘西的印象,描写了一个近似于桃花源的湘西小城,给都市文明中迷茫的人性指一条明路。

湘西边地人们淳朴而善良,带有田园牧歌般的情调,有人评价说这部作品里有“浓浓的地方色彩,淡淡的时代投影”。

人间尚有纯洁自然的爱,人生需要皈依自然的本性。

沈从文小说中神往于不受“近代文明”玷污更不受拘牵的原始古朴的人性,他个人在京城有时还要面对一些人对自己的知识和学问的质疑,就致力于在作品中营造一种诗意美的氛围,塑造一系列不带社会阶级烙印的自然化的人,从而讴歌一种自在、自得的人生,这也是沈从文作品中一以贯之的美学追求,是他小说创作的一个突出的特色。

作家们喜欢写自己生长的地方,“生于斯、长于斯”往往带给写作者一种乡愁之外的人生思考。沈从文的回忆系列小说在这方面是成就极高的作品。他的小说《三三》《萧萧》《边城》都是此类作品的代表,体现了沈从文小说的独特艺术风格。

电影《边城》的剧照:爷爷和翠翠在一起

03 作品独创了诗化的境地,整个作品虚实结合,留给读者很大的想象空间

《边城》不以情节取胜,而是独创了一种诗意化的境地,整个作品在现实之外给读者一种梦幻般的感觉,虽然读者知道这种描写手法带了很大程度上作者的个人色彩,还是被作家的理想和信念打动,并向往他笔下的湘西世界的风土人情的自然美。

沈从文在写作上受到屠格涅夫的影响,把人和景物错综表现在一起,擅长把个人情绪意蕴和自然景物的交融呈现给读者,《边城》就是把人物置于湘西重峦叠嶂的特定环境之中,水边的世界,人们生活得淳朴而自然。人和自然在这里似乎是合二为一。

老船夫爷爷和翠翠,祖孙两人相依为命,翠翠一天天长大,勾起了爷爷的伤心事,他想起了命苦的女儿的爱情悲剧,因为和一个军人相恋而怀孕,军人死去后,女儿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硬撑到生下女儿后不久,也追随死去的爱人走了,留下这个可怜的孤儿,随他一起长大。

也许越是担心害怕什么,潜意识里越是会办错事,所以爷爷误会了天保是傩送,造成了以后一系列的不快,老船夫最后在风雨之夜带着负疚之心离去了,情节不复杂的故事在作者笔下表现得如同散文一般唯美、哀伤。

可以说作家在这部作品里注重的是意蕴和情致,带着浓重的抒情性和写意性。读者阅读时很难说得清读的感觉是散文还是小说,在对茶峒的介绍文字里,对这块山清水秀的优美环境,介绍了历史、风俗、人情、物产等,轻而易举就将读者代入到具有原始美和情感美的境界之中,不能自拔。

阅读这段文字时,我忽然想起了席慕蓉的诗歌《乡愁》: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

总在有月亮的晚上 

响起

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望

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

离别後

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

永不老去

《边城》中的茶峒人情淳朴自然,翠翠就是人性美的化身

总的说来,沈从文小说《边城》是不得不读的经典之作,结构疏放、意境优美、色味清淡、意蕴悠长,就好似是遥远清丽的乡音回荡在作者心头,也影响到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

(全文完,用头条搜索可以阅读《边城》的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