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耀文是哪一派(杨议转述侯耀文见解,三俗问题也许在这能有答案,听了确实有道理)

发布:2023-01-20 12:01:40

杨议在相声圈也是一位颇受争议的人物,当年获得过央视相声大奖赛一等奖的他,本来被很多人认为可以在相声方面干出一番事业,可是没想到他却有些不务正业,不好好在北京曲艺团上班,而是自己跑去拍摄影视剧《杨光的快乐生活》。后来又干起了美术馆,总之在相声方面基本采取了放弃的态度。

不过杨议有一次在纪念已故相声名家侯耀文的座谈会上却语出惊人,抨击了相声圈内诸如拜师就是为了名分,年轻演员不愿意真正研究“活”等乱象。听过杨议这段发言的人对杨议有了更全面认识,觉得他的心还是没有离开相声,内心还是充满了对相声的热爱。而且他说的确实是有道理,相声界确实过于浮躁,尤其是年轻演员,愿意静下心来研究作品的确实不多了。拜师和辈分这些早年相声圈的糟粕倒是受很多人追捧,原因是能给一些人带来光环,能保证一些人的利益。

侯耀文是哪一派(杨议转述侯耀文见解,三俗问题也许在这能有答案,听了确实有道理)

杨议就是一个没有正式师承的人,用相声界的行话叫作“海青”。据说之所以成为这种状况,是因为他高不成低不就,他曾经非常想拜侯宝林或者马志明为师,但这二位由于辈分太高,当时都不再轻易收徒弟,杨议也就一直没有师承。杨议这次发言对于相声圈拜师和追逐辈分的诟病,也许其中掺杂着自己在师承方面的失落情绪,但是总体上他讲的内容确实是非常正确的。

杨议在这次会议上的发言,不仅提到了拜师和辈分的乱象,还特意了侯耀文说过的一段话,那就是关于相声中的“”脏活”:中药里还有砒霜呢,合适的节骨眼用合适的段子,要有技巧,用的要好。

杨议进一步解释说,不是说我是你爸爸,你是我儿子就不能用,你拴得不死,你用的语言技巧不好这东西就不能用。没有一个包袱是脏的,那是我们心里脏,包袱好坏一样用。”

杨议转述侯耀文见解,三俗问题也许在这能有答案,听了确实有道理。不得不佩服侯耀文,这个砒霜的比喻非常棒。所谓的脏包袱,应该就是有些人说的三俗吧。

关于三俗的争论这两年始终没有停止过,而且这已经不只是一个学术上的交流了,已经演化成了两派的纷争和对立。一些相声界的主流人士高举反三俗的旗帜。有的人认为,相声就应该寓教于乐,应该笑中有泪,应该让观众含着眼泪听相声,应该每一段相声都有个教育的主题,都应该能让一批人受到教育。

另一派则认为相声就是要让人笑,能让人开怀大笑是第一追求,也是终极目标。教育人的方法有很多,不应该让相声承担更多的教育功能。

这两派人说得再明确点就是以姜昆为首的体制相声演员,和以郭德纲为首的德云社等民间相声团体。姜昆认为相声就应该宣传正能量,描写高大上;而郭德纲觉得相声来源于民间,就应该表现老百姓接地气的日常生活。

姜昆认为相声就应该杜绝那些低级庸俗的包袱,而郭德纲觉得很多包袱其实都没有问题,存在必有道理,就看具体怎么运用。

郭德纲对于相声包袱的观点和师父侯耀文是一样的。侯耀文的“砒霜观点”真的是非常有道理。很多事物是好是坏,其实起决定因素的是一个“量”的问题。砒霜入药的数量控制好了,它就能治病救人;反之要是量过了,就会要了人的命。

郭德纲和师父侯耀文对于所谓脏活的看法也是一致的,都认为没有什么活是绝对的脏活,都要看使包袱的怎样运用?什么时间和什么场合用?用到什么样的程度?把握什么样的分寸?

杨议在这次活动上的发言,谈到了很多自己的观点,这些观点并不是杨议复制和模仿别人的,而是能听得出来,他确实是从心里迸发出来的。

如果用英雄所见略同这个词,恐怕会遭到一些人很大的质疑。有的人说杨议和侯耀文,甚至郭德纲都不在一个档次上,他的这种观点就是从侯耀文,甚至是郭德纲那里学到的。他之所以这样说,是为了把自己划在和人家一个战营里。

这样的观点是不正确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人生轨迹,命运的大背景,很多无可奈何的因素。所以无论是谁,都很难和他人面对面做出比较。杨议有杨议的问题,但他作为一名相声演员,还是非常希望相声能全面好转起来。而且通过他在这次会议上的发言,杨议对相声的基本观念是正确的,对于相声发展和年轻演员的担忧是充满了责任心的。有这一点就足够给杨议点赞,足够对他产生敬佩。

三俗和脏活是可以划等号的,对于脏活的“砒霜观点”同样适用于所谓的三俗。“俗”这个字是非常有意思的,可以延展成通俗,也可以发展成庸俗,究竟往哪方面走?还要看具体驾驭的人。

不仅是驾驭的人,受众者的态度也很重要。观众是表演的一部分,是可以参与到作品的二度创作中。面对所谓的三俗内容,或者是相声圈说的脏活,究竟是向哪方面转化?观众的作用至关重要。观众如果知道火候和“量”的问题,帮着演员把握好火候和“量”,那么所谓三俗和脏活就真的会成为中药处方中的砒霜,有治病救人的功效;反之如果观众只知道好笑就好,不论是否低俗,来者不拒,推波助澜,那么结果就会促成真正的问题内容,就会让砒霜变成潘金莲手中的毒药。

道理就是这样,想必谁都能想明白。杨议转述侯耀文的观点,和自己对于相声圈其它问题的愤恨和焦虑,想必也不是说非要如何。真心希望相声界还能有更多像侯耀文、郭德纲,还有杨议这样明白道理,并且愿意传播道理的相声工作者,这样的人越多越好。

欢迎关注江丞相声视界,相声的世界里不是没有悲伤和艰难,但是相声传递的永远都是快乐和轻松。这就是相声的格局和哲学,也是每个人获得幸福人生需要具备的格局和哲学。

今日话题:您认为什么样的作品和包袱可以称作三俗?我们一起倾听,一起分享。

免责声明: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