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金和侯耀文辈分(马志明和侯耀文都是被代拉收徒,相声圈有质疑,全是辈分惹得麻烦)

发布:2023-01-20 12:01:59

相声界的“代拉”是什么意思?是指相声行业中一种特殊的收徒方式,就是师父不在时,由大师兄或者最有威望影响的师兄代替师父收徒的方式。这里面说的师父不在一是已经离世,二是收徒时不在徒弟所在地。

这个代拉收徒的形式最早起源于朱绍文,当年他和其它门的艺人啊彦涛以及沈春关系都比较好,为了让他们也能入相声门,朱绍文就采用了代拉的形式让他们入相声门,拜张三禄为师,三个人这样成为师兄弟,也就开启了代拉师弟的惯例。

后来在相声发展历史上代拉收徒的方式被多次运用,时至今日,在相声圈通过这种方式成为某门徒弟的知名演员有很多。其中就有相声两大家马家和侯家的公子马志明和侯耀文。

谢金和侯耀文辈分(马志明和侯耀文都是被代拉收徒,相声圈有质疑,全是辈分惹得麻烦)

马志明和侯耀文都是被代拉收徒,相声圈有质疑,全是辈分惹的麻烦。马志明是由侯宝林代拉拜朱阔泉为师;侯耀文是由李伯祥代拉拜赵佩茹为师。由于马家和侯家在相声圈地位非常高,所以对马志明和侯耀文通过代拉方式成为名家徒弟的事,几乎没有太多公开的质疑之声,但是没有公开的,并不代表没有质疑,而且近些年对于他们的师承也是有了越来越多的议论之声。

对于少马爷马志明拜师的质疑,主要是他通过拜师朱阔泉成为了“宝”字辈相声演员,这也是目前相声界辈分最高的。在相声圈里,辈分真的是大家都非常看重的,代拉收徒这种形式之所以被保留下来,就是大家都想通过拜师来获得一个较高的辈分。马志明通过拜师朱阔泉获得了“宝”字的辈分,成为了侯宝林的师弟,这肯定会让很多同行羡慕嫉妒恨,这种情绪在日后马志明收徒弟时,总会出现一些人阻拦就表现得很清楚了。马志明自己也承认,如果他收了一个年轻的徒弟,让李金斗这样的年龄怎么开口叫师叔?

对于少马爷的师承,还有一种质疑是当年马家和侯宝林怎么就代拉马志明达成一致的。少马爷在接受各种采访时说的都是当年父亲为自己的师承很操心,后来侯宝林专程来到天津,提出要为师叔马三立排忧解难,于是提出了自己代拉马志明拜师朱阔泉的想法。

而还有另外一种说法,这就是曾经的相声演员汪洋说的,汪洋是于世猷的徒弟,他说当年于世猷留在天津曲艺团后,是马志明请求于世猷到北京和自己的师父侯宝林协调拜师的事。而侯宝林为了让徒弟能在天津有人照顾,就跑到天津马家积极促成了马志明的拜师。

虽然说两种说法的当事人如今都还健在,但是究竟谁说的是真相?也是几乎是无法得到的答案。其实答案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马志明虽然没有实际和朱阔泉先生学过艺,但是他确实在相声方面的造诣很深,自己还是相声非遗传承人,深受广大观众喜爱。其实对于观众来说,相声好听就是最重要的,至于相声中的师承和辈分不是普通观众所关心的。

真正在意的只有相声圈内的人,有很多人不仅在意自己的师承,更是盯着别人会获得怎样的师承。

至于侯耀文的师承经历和马志明也有些相似,侯宝林非常欣赏赵佩茹的表演风格,于是通过自己的二儿子侯耀华找到高英培,高英培又找到赵佩茹的徒弟李伯祥,最终由李伯祥代拉侯耀文拜在了已故的赵佩茹门下。

对于侯耀文拜师的质疑也是和少马爷如出一辙。虽然相声历来有代拉收徒的传统,但是相声圈里的人对此是采取双标态度的,就是对自己有利的支持,影响自己利益或者是让自己感到不舒服的就质疑。面对马家和侯家这样在相声界有地位的家族,很多人不敢公开发声,但是私下的议论从来没有停止过。

在相声圈里有太多的人把精力更多用在别人身上,发现别人获得了利益,比自己好,就心里不舒服,就要开始质疑。遇到比自己声望和势力大的,表面不敢发声,但私下蠢蠢欲动,如果遇到一个稍微弱一些的,一旦发现他竟然也有问题,就开始全力打压。德云社谢金也是用代拉的方式拜的王世臣先生,这段师承就受到了相声界各方面的打压,直到如今,也只是德云社内部承认谢金的辈分。

代拉收徒确实是一种比较特殊的收徒方式,虽然理论上也有师父不在徒弟身边而用代拉这种方式的,但现实中的代拉基本都是师父已经离开人世多年的。师父人都没了,拜师还有什么意义?还能和谁学?这是圈外人的想法,相声圈内人采用代拉的的目的就是获得师承。说得再明确点就是获得一个比较高的辈分。相声圈里历来有“腕大压死人”的说法。辈分就是决定“腕”大小的重要因素。

存在的就有道理,代拉收徒这种方式一直保留到如今,说明它也不是没有一点可取之处,关键是要看是什么动机和后续的努力。相声的发展需要与时俱进,也希望代拉这种方式能够向更健康的方向发展,能够起到积极正能量的作用。

欢迎关注江丞相声视界,相声的世界里不是没有悲伤和艰难,但是相声传递的永远都是快乐和轻松。这就是相声的格局和哲学,也是每个人获得幸福人生需要具备的格局和哲学。

今日话题:您认为代拉收徒是否合理?我们一起倾听,一起分享。

免责声明: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