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耀文郭德纲同台相声(相声名家侯耀文忌日,众弟子发文悼念,郭德纲的一篇诗文感人肺腑)

发布:2023-01-20 14:00:57

#娱乐聚焦#作为相声大师侯宝林的儿子,曾经的铁路文工团团长,为无数观众送去欢乐的相声表演艺术家。侯耀文有太多的头衔,也引来了无数的关注。

一个人该有什么样的成绩,才会被观众记住;又会有什么样的贡献,能被世人口耳相传,津津乐道?流言蜚语只是过眼云烟,能长久流传的还是不屈的精神。

15年前的6月23日,侯耀文永远离开了人世,离开了喜爱他的观众和他所喜爱的舞台,而之后的15年,世界经历了太多的变迁。

侯耀文郭德纲同台相声(相声名家侯耀文忌日,众弟子发文悼念,郭德纲的一篇诗文感人肺腑)

侯耀文的忌日,像是侄子侯震、徒弟高玉庆、郭德纲,师侄刘伟等都发布内容纪念。再也无法衡量孝与不孝的标准是什么,姑且说论心不论迹。

能有人记得侯耀文的忌日,能在这一天上一炷香,点一直蜡烛,怕也是不错的慰藉。不知侯耀华还有没有带着徒弟浩浩荡荡地赶往陵园,在雕像前拍下一张全家福。

侯震发文说:六月二十三,又是一年!如同高玉庆回忆的那般:与亲朋好友、同门在一起聊天,还时常提起师父,如同师父还在世一般。

侯耀文走得太早了!这是相声界的共识,也是观众的共识,他本应该可以创造更多好的相声,给观众带去更多的欢乐。但一切的一切都因为他的突然离开而终止,观众的期待也永远变成了期待。

也正是因为他的突然离开,留下了一地的鸡毛,纷争就此展开。侯门的恩怨也延续到了第二代,甚至到了第三代。徒弟们的隔阂也日渐出现,明里暗里的争斗。

遗产的风波满城风雨,一场官司扯下了最后一层遮羞布,或许更多的是叹惋和埋怨。

有很多人回忆侯耀文的生平,有很多节目制作侯耀文的故事,也有很多街头小报无止休的炒作着这位艺术家身上的故事,挖掘真假不知的花边新闻。

在诸多话语的拼凑之中,渐渐勾勒出侯耀文的形象。不能说是完美,甚至能说还有诸多缺点的形象。时常闹点小孩子脾气——

半夜给常宝华打电话,冒充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喜欢玩牌,赢了嘻嘻哈哈笑呵呵,输了一脸不情愿不愿意掏钱;经常到二哥侯耀华那里吃拿卡要,顺走几样东西也是常有的事情……

郭德纲写了一首小诗,诉说着自己的感受,表达着自己的怀念之情:“十五年,明月清风。竹城水寨,长刀大弓,车如流水马如龙。惶恐滩头,何人惶恐?零丁洋内,哪个零丁?”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伶仃,郭德纲用文天祥被人捕获时的心境来表达自己的感情,惶恐的心境、伶仃的孤身,大有青灯古佛之意。

“抬头知天命,俯首畏人情。七层塔亮,不如暗处一灯。曾记人千般好,谁又念我一分情?”没有师父庇佑的郭德纲,伴随着嘲讽成长起来,受过的苦痛更能想起师父的好。

“不求烈火烹油鲜花繁盛,但愿花看半开弯月清平。心香一瓣,素酒三盅。徒儿顿首,天下事尽在不言中。 ”此处,或许有过分的解读,但也表明了部分观点。

不求花开繁盛,但愿花开月平。宁愿没有如今创造的锦绣帝国,没有德云社的宏伟蓝图,没有相声界半壁江山的基业,只求师父还活着,哪怕是安逸些、平庸些也好啊!

郭德纲的这一篇诗文感人肺腑,怕也会引得无数人垂泪。在郭德纲最困难的时候,是侯耀文给了他一个名分,并给予了巨大的帮助。存在的不只是一个师徒的名分,还有之后寄予的万千情怀。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