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耀文几个徒弟都是谁(侯耀文徒弟罕见发声,称会到德云社养老,侯门没落因某人为老不尊)

发布:2023-01-20 16:01:22

倒是知道这个内容,但没啥去写作的想法,说到底这算是侯家的家事,一个外人去评论对与错自然会带些主观臆断的成分。实在是网络上炒的热度太高,一友也问此事,姑且写之,姑且听之。

也许侯宝林不知道自己去世之后会有如此多的恩怨纠葛,出现在侯门之中,事情在自己的徒弟和儿子中盘旋;也许侯耀文不知道自己离开之后会有如此多的恩怨纠葛,甚至牵扯的范围更广。

而本文中要提到的主人公荆林野,正是贯穿这两次矛盾之中的人物,当然矛盾和他也没啥关系。

侯耀文几个徒弟都是谁(侯耀文徒弟罕见发声,称会到德云社养老,侯门没落因某人为老不尊)

2004年6月,侯耀文举办的收徒仪式,正式收荆林野和郭德纲为徒。首先,这里要纠正一个问题,并没有所谓的荆林野压制郭德纲,成为师兄的问题。

一来是荆林野年岁本来就大,成为师兄本就理所应当;二来收徒荆林野是早就定下的,郭德纲只是碰巧了这个机会,顺带着进入侯氏门庭。

为什么说他们与侯家的矛盾有关,这就要提到侯家相声大旗的继承问题了。如同提到的侯门没落一般,有人愿意看着这杆大旗倒下去,也有人希望这杆大旗立起来。

  • 荆林野,早些时候

江湖上关于荆林野的传闻不少,但大多都是风言风语,没有现实依据的主观捏造。譬如攀附侯耀文的势力成为抚顺市曲协主席;侯耀文去世后转投到单田芳门下等等。

在侯宝林去世之后,为了能擎起侯家大旗,侯耀文对马季尊重有加,希望他能将相声系在侯家头上,不过马季创制的马家军打破了这一幻想。

没办法,侯耀文只能自己出场,和马家军打起了擂台,最终的目的还是想要与相声界的话事权有关。便在各地招兵买马,铁路文工团得以充斥。

收徒不和放羊一样,不能在大街上看着谁顺眼就收不是。侯耀文的徒弟也逃不出朋友引荐、略知名气的限制。而荆林野是属于后者,已经有了小名气,但缺乏大舞台。

并且荆林野最早是因为话剧和说书而出名的,和单田芳结缘,也是在拜师侯耀文之前,并没有什么转投的意思,有一些言论太偏激。

同时荆林野的样貌极为正派,让人看着就舒服,这也为他的相声生涯打了不错的前站,为之后做相声事业有关的内容奠定了基础。

  • 拜师那些事儿

拜师后,侯耀文自是发挥了师父的力量,给荆林野不少的演出资源,令人遗憾的是,在师父去世之后,他的高光时刻也就逐渐归为平淡。

因为诸多原因的限制,荆林野最终没有成为铁路文工团的正式员工,而是用签约演员的方式成为文工团的力量,与他相同的还有两位:郭德纲和李福胜。

师父去世之后,荆林野除去在师父葬礼上和下葬时,出现在镜头之上外,极少与侯家人同框,这也不免让人猜测,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招致如此的矛盾。

杨继明在进入德云社之后,有记者询问:“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举动?”他的回答是:“你去问刘际!”在荆林野的直播间,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侯门的是非,与此人脱不开关联。

师父去世之后,荆林野说了一些“不着听”的话,其中就包括劝诫自家要和谐,共同担起侯门传承的担子,不过这成了背叛的证据,也成为荆林野被迫南下的导火索。

说不成相声了,荆林野就离开北方,去往东莞,开办了一家演艺公司,你也打拼出了自己的一方天地,虽然与郭德纲没法比,但也是衣食无忧。

  • 许多事,忍不了

在东莞创下一番企业之后,二大爷也曾经带人来看过几次,这里还有一件趣事。荆林野没有组织好现场,安娜金趁虚而入,蹭了一波热度,后来又来个假包事件,彻底给绑在一块了。

以前看过几次荆林野的直播,那是在一月前,还没有什么侯门恩怨的言论爆出来。有一句话印象特别深刻:“不利于团结的话不讲,有损于他人形象的话不讲。”

那时候的他,依旧以侯门弟子的身份自处,努力维护着侯家仅剩的颜面。月余就有如此大的变化,究竟是因为什么?

荆林野在直播中诉说:“如今侯门相声为何没落了,甚至说那么多侯门徒弟,有几个还在说相声啊!我虽然做得不好,但我已经尽力在完成师父的遗愿。”

继承师父的遗愿,传承师父的遗志,才是徒弟最需要做的事情。说到动情处,荆林野更是直接了,当地将矛头指向了一些当家人,斥责他为老不尊,只会以身份压制:

有些人更是为老不尊,天天以侯门“掌门人”“家长”的身份压这个,压那个!是谁葬送了侯门一世英名?答案昭然若揭。

荆林野也说到:“自己可能也会有一天像杨进明一样,到德云社里去养老。”虽然他也不希望这件事情的发生,但有些人做得实在过分!

如果我们将目光回转,追溯侯家没落的真正起因,倒是不妨将侯宝林去世,和侯耀文去世作为两个重要节点,也正是这二位的离去,才让侯家相声一蹶不振。

郭德纲倒是在努力说着相声,但他算不算侯家的人?这还两说呢!奉劝某些大人物,多说点相声,少压榨同门,比什么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