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宰相刘墉简介资料(刘墉之父,位列“五阁臣”的刘统勋,到底有多牛?看其余4位是谁)

发布:2023-02-03 19:05:46

人皆知“宰相刘罗锅”,殊不知刘墉于清朝的官职、名声、地位和影响几乎全都仰仗于其父刘统勋。

因为刘统勋,刘墉未参加县试、府试、乡试,直接以“蒙荫举人”的身份,参加了当年的会试和殿试,获得了进士出身;因为刘统勋,初入仕途的刘墉历任翰林院庶吉士、散馆编修、侍讲,以从五品的官阶正式踏入了大清官场。

清朝宰相刘墉简介资料(刘墉之父,位列“五阁臣”的刘统勋,到底有多牛?看其余4位是谁)

朝堂之上,刘墉只不过是清廷特意培养的“士大夫代表”,借其父威名来收拢、安抚天下仕子之心。所以,不管是乾隆皇帝还是嘉庆皇帝,对刘墉的称呼几乎都是“刘相之子”。甚至,连清史研究学者对其的评价也大多是“刘以名相之子,继正揆席,方得圣眷优渥”。

也就是说,这位在乾嘉朝堂拥有特殊影响、时人心中占据绝对地位,官至体仁阁大学士,追赠“太子太保”、赠谥号“文清”的一代名臣,之所以拥有如此成就,几乎全都仰仗于其父刘统勋。

那么,刘墉之父——刘统勋,在当时的朝堂之上占据何等地位,在皇帝心中又是何种形象呢?

出身名门的刘统勋

刘统勋所在的家族,就是那种“满门朱紫贵,尽是读书人”的名门望族,祖父刘必显,顺治年间进士,官至“户部员外郎”,品秩为从五品,基本类似于现今国务院部委的副司长。父亲刘棨,康熙朝进士,官至“四川布政使”,品秩为从二品,基本类似于现今四川省省长。

抛开雍正朝进士刘统勋不言,其子刘墉为乾隆十六年进士,官至“体仁阁大学士”,品秩为正一品,基本类似于现今的政治局常委;其孙刘镮之为乾隆四十四年进士,官至“吏部尚书”,品秩为从一品,基本类似于现今兼任组织部长的副总理。

代代进士、百年辉煌,这就是刘统勋所在的家族!

于乾隆朝腾飞的刘统勋

雍正二年,刘统勋考中进士,按照进士的传统晋升方式,历任翰林院庶吉士、编修、南书房行走、上书房行走,并在雍正朝官至“詹事”,品秩为正三品,行政级别为副部级。

乾隆元年,刘统勋被提拔为“内阁学士”,品秩为从二品,基本类似于现今的国务委员,但行政级别为正部级。乾隆二年,改任“刑部侍郎”,基本类似于现今司法部、公安部、最高法院的副职领导。而后,母亲病逝,刘统勋开始了三年的“守孝”。

乾隆六年,刘统勋升任“都察院左都御史”,品秩为从一品,基本类似于现在的中纪委书记,行政级别稍低于正国级;乾隆十一年,出任“漕运总督”,品秩、级别均未改变;乾隆十九年,任“陕甘总督”兼领“太子太傅”衔,成为兼任政协副主席的地方局书记。

乾隆十七年开始,刘统勋正式进入清朝权力中枢,担任军机处行走,成为我们俗称的“军机大臣”;乾隆二十六年,刘统勋领“东阁大学士”并监管礼部、兵部事务。所谓,“大学士非兼军机处,不得为真宰相”,此时的刘统勋官居正一品,行政级别为正国级,已经成为朝廷真正意义上的宰相。

成为朝廷宰相以后,刘统勋又任“翰林院掌院学士”、“上书房总师傅”、“殿试阅卷大臣”、“国史馆总裁”、“《四库全书》总裁官”,成为乾隆皇帝真正意义上的左膀右臂、肱股之臣。

刘统勋于朝堂之上的超然地位

巅峰时期的刘统勋,在乾隆皇帝心中拥有何等地位?我们以几件具体事例予以说明:

1、乾隆三十四年,刘统勋七十大寿,乾隆皇帝亲书“赞元介景”四字匾额,用做寿礼。

“赞元”者,辅佐之元首也;“借景”者,园林之最要者也;由此足见刘统勋这位朝廷宰相在乾隆皇帝心中的超然地位。

2、乾隆三十八年,刘统勋在上朝的路上发病,乾隆皇帝闻讯紧急派遣自己的女婿、大学士傅恒之子福隆安“携药驰视”;刘统勋病逝以后,乾隆皇帝更是亲往凭吊、亲作挽联、亲作怀旧诗。

“天子赐药”、“额驸视疾”、“天子吊唁”,刘统勋几乎得到了所有的至高待遇。

3、刘统勋病逝后,乾隆皇帝将其追授为“太傅”,并赠谥号“文正”。

“太傅”,封建社会最尊显的官职;“文正”,封建社会文臣谥号的最高等级。

除此之外,乾隆皇帝在参加完刘统勋的葬礼后,回宫未及乾清门便号啕大哭,对身边诸臣说道:“朕失一股肱,如统勋乃不愧真宰相”。

“肱股臣”、“真宰相”,仅凭乾隆皇帝的一句话,就足以证明刘统勋于朝堂之上、于皇帝心中的超然地位、巨大影响。

回宫至此,乾隆帝哀哭刘统勋

位列“五阁臣”

乾隆四十四年,乾隆帝御制《行书怀旧诗》册,录怀旧诗二十三首,计“三先生三首,五阁臣五首,五功臣五首,五词臣五首,五督臣五首,又自题一则”。其中,刘统勋就被乾隆皇帝列入了“五阁臣”中。

我们只需要知道“五阁臣”都有谁,就能明白刘统勋能够位列其中的巨大荣耀。除了刘统勋外,“五阁臣”还有以下几位:

1、张廷玉:雍正帝宠臣、乾隆帝顾命,官至保和殿大学士、领班军机大臣,清朝唯一一位“配享太庙”的汉臣。

张廷玉剧照

2、鄂尔泰:雍正帝宠臣、乾隆帝顾命,官至保和殿大学士、领班军机大臣,同样拥有“配享太庙”的巨大荣誉,等于甚至超越了张廷玉的朝廷地位。

3、富察·傅恒:清朝最后一位保和殿大学士,乾隆朝最具权势的外戚大臣,两次获封一等公,被乾隆皇帝评价为“世胄元臣,与国休戚”,甚至被追赠“郡王”爵位。

4、喜塔腊·来保:乾隆帝宠臣,官至武英殿大学士监管吏部、兵部事,军机大臣,乾隆朝唯一一位“只做大臣、不当奴才”的朝廷大佬。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和这四位神仙级别的朝廷重臣并列为“五阁臣”,足见刘统勋的特殊地位和影响。

刘统勋剧照

​后记

正如乾隆皇帝对刘统勋的评价,“得古大臣风,终身不失正”,刘统勋用为官近五十载,清正廉洁,秉公无私,用一身正气换回了乾隆皇帝和满堂朝臣的一致敬重。所谓“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刘统勋居相位十余年,用刚直和清正为天下官员做出了正面表率。

奈何刘统勋之子,同样官至朝廷宰相的刘墉,面对同一位帝王,却并未将刚直、清正坚持到底。面对朝廷的污浊和混乱,刘墉“以静默不言自守,以滑稽模棱取容”,屡遭乾隆皇帝训斥,甚至被嘉庆皇帝评价为“向来不肯实心任事,行走颇懒”。刘墉此举虽为自保,但却污了其父刘统勋的一世英名!

​参考文献:《清实录·高宗实录》、《清史稿·刘统勋传》、《乾隆帝行书怀旧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