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龄该不该杀(郭松龄被灭,张作霖如何危机公关?这几招,中国人要懂,更要会用)

发布:2023-02-11 01:03:42

除去皇姑屯必死阵,郭松龄—郭鬼子造反应该算是张作霖遭遇的最凶险时刻了。

这事对东北王来说,几乎就是差点跌落了庙堂。

久居庙堂的乱世枭雄其实和咱们印象中的不一样。

郭松龄该不该杀(郭松龄被灭,张作霖如何危机公关?这几招,中国人要懂,更要会用)

再大的枭雄,经过庙堂的浸泡也极有可能进化成不能撞击的中国式瓷器,一旦身遭甚难逆转的狂风暴雨,因为怕跌落庙堂,怕就此碎掉,这时候的枭雄往往会患得患失,进而大失往日水准。称帝失败后的袁世凯是这样,奉天城眼看要被郭鬼子拿下时的张作霖也是这样。

但张作霖的情况比袁世凯好一些,老袁是众叛亲离,老张是单面楚歌,所以如果应对有方外加运气不错的话,老张还有满血复活的可能。

事实上也是如此,在巨流河,东北王统领部下最终为历史送上了一出很是惊心动魄的逆转大戏。

然而一身泥泞,满身裂痕地重回庙堂高座,回过神来的张作霖该如何收拾残局呢?

照现如今的说法,这是个典型的需要危机公关的时候。

公关的好,绝地不死,权威更盛;公关的不好,威严受损,残局难拾。

也就是说,考验枭雄功力的时候到了。

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什么地方,平息叛乱后的第一件事那一定是如何收拾败寇,而这也正是收拾残局,危机公关的第一步。

张作霖上来这第一步就玩得相当漂亮。

在这个时候,高明的领导一定是沉默到最后的那一个,即便是心中已经拿定了主意,那也一定要沉默到最后,也就是说,一定要让能开腔、会开腔、敢开腔的人把腔开完。

唯有如此,才算是真正地玩透了人情世故——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其实会议桌上只要有三个以上的男人,很多时候那也必是一台戏。

说回大帅府的会议室,当时的情景就是如此。

对于如何收拾这帮造反的瘪犊子,救驾有功、嫉恶如仇的吴俊升首先说话了,郭松龄没千刀万剐算便宜的,追随郭松龄的一众人非杀不可。

张大帅不吭声。

但有人提出了异议,谁呢?张作相,郭松龄造反,部队还是咱家乡的子弟兵,不该处理一大片,结下子孙仇。

张作相的意见一发表,有人开始折中了,这又是谁呢?杨宇霆,我的意见还是非杀几个不可的。

瞧见没,人不要多,三个就够了,保准左中右的意见都有。

接下来就是左中右三种意见的激烈争论,等到互相争的唾沫星子全干了,张大帅打破沉默,最终说话了,郭鬼子已死,我看这事就当作一次演习吧!

很明显,张大帅最终是站在了张作相一边,如此一来,张作相的面子有了,张作霖的胸怀有了,吴俊升他们的敬佩也有了,总之,争锋相对畅所欲言后,张大帅变得高大了许多。

张大帅要是上来就拍板定调子给说法,此种效果必是大打折扣。

这叫什么?

懂得让人说话,有时候即是聪明的一举多得。

这是对参与造反的瘪犊子,接下来就该轮到生过异心的内部人员了。

这一幕流传很广。

在奉军众将庆祝胜利的宴会上,杨宇霆搬出了一箱奉军内部暗通郭鬼子的黑材料,扬言要处理那些个吃里爬外的家伙。

张大帅什么反应呢?

不问,更不看,直接命人把一箱子黑材料抬出去浇上汽油给烧了。

这一烧不得了,直到今天此举都还是张大帅的美谈,更何况是当时呢!

然而,如何对待别人都只能算是危机公关的前戏,如何搞一搞自己才是危机公关的关键,而这也才是咱们今天这个话题的重点。

危机公关有个大忌,那就是试图蒙混过关,尤其是涉及自身的时候,对别人论胸怀易,对自己论究竟难。

下面咱们就来看看张大帅是怎么论自己的。

见外部大局已经收拾干净,张大帅随即开始拿自己下手。这一回,走进会议厅的张大帅装束变了,不再是军装,而是便服,而且还特别戴了顶发言前必须要摘掉的貂皮帽子。

论别人要先沉默,搞自己那必须得首先发言。

于是乎,张大帅首先发言了,而且腔调还特低沉,今天这个会虽然还是由我主持,可我是出来向大家作交待的。

说完,即命令袁金铠念拟好的稿子——作霖才德菲薄,招致战祸,引咎辞职,还政于民。今后将东北行政交王公岷源(王永江),军事交吴公兴权(吴俊升),请中央另派贤能主持大局,本人甘愿避路让贤。

说众人反应前,有必要先来说说张大帅这辞职报告。

第一句谦的很虚;第二句很有技巧;第三句姿态很空。

三句合在一起,就是中国最典型的“让贤”、“谦杀”。

自贬的话是一定要说的,但手里的权力,说法上一定要指名道姓地交给两个人,而不是一个人,再有,最终能接班的人是谁,绝对不能点明!

这么一说,嗅出点谦杀的味道没?

指名道姓是为了看你态度如何!未说明谁能真正接班,那就是谁都不够格!

果不其然,王永江、吴俊升一听被点名了,立马开始谦捧,而且是一个赛一个地只掏一种心窝子——大帅不能退,我们全仗大帅洪福才有今天!

这就是老江湖,你越是谦杀,我越是谦捧!

在中国,有些戏必须唱双簧,关键时候领导掉链子,大位有可能动摇,下属掉链子,小命则有可能不保!

有这一场双簧戏,张大帅以下台的方式转眼又重新上了台——照大家这么一说,我还得干!行,将来有人出来主持东北大局,我一定让贤。

让贤一幕就此暂告一段路,然而危机公关远没有结束。

自己过关,稍事休息后,只见张大帅突然脸色骤变,环顾四周后,老江湖最终将眼光落到了军政执法处处长常荫槐身上。

常处长,我现在命令你坐专车去把小六子给我抓回来!我自己枪毙他。你要是让他逃跑了,拿你的脑袋来。

乍一听这话,常荫槐有些懵圈,这是去还是不去呢?

聪明的做法,嘴上说去,但就是不迈腿。

据说常荫槐的现场表现不够聪明,他是被老江湖吴俊升拦下的。

别看吴大舌头大老粗一个,玩人情世故那绝对是顶尖高手,高到什么程度呢?最终在皇姑屯陪大帅一起命丧黄泉的就是他。

吴大舌头心说,常老弟你傻呀!人这是让贤唱完唱斩子呢,给儿子擦屁股可不就得这么擦!

经吴大舌头一番慷慨陈词,会议室里顿时是集体给小张擦起了屁股。

在中国,这一幕依旧很典型。

只有拿最亲最重要的人兴师问罪,罪才有可能最终不是罪!

也唯有如此,危机才能最终彻底化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