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龄老婆(叛将郭松龄夫人韩淑秀两赴刑场 一次冒死救夫 一次慷慨赴死)

发布:2023-02-11 01:05:47

提起九十多年前奉军名将郭松龄倒戈反奉的往事,了解那段历史的人都能讲出一二。当年陪同郭松龄被枪毙并被暴尸三日的,是他的夫人韩淑秀。后人说起郭松龄“郭鬼子”,褒贬不一,说他好的少,说他坏话的多。但对他的夫人韩淑秀却没人贬低,还赞誉她为“奇女子”。
郭松龄老婆(叛将郭松龄夫人韩淑秀两赴刑场 一次冒死救夫 一次慷慨赴死)

(韩淑秀)

郭松龄头上的“郭鬼子”绰号,是因为他在东北讲武堂任战术教官时,鬼主意多,为人机敏,加上他爱穿沙俄士兵穿的粗布军服,人又长得像白俄一样高大,学员们就给他起了个“郭鬼子"的绰号。

1925年11月,郭松龄在滦州起兵,无辜杀害了奉军名将姜登选,发表反奉宣言。郭松龄率七万大军攻占山海关,夺取绥中、兴城,冲破连山防线,占领锦州,一路势如破竹。迫使张作霖的部队全部退却到辽河东岸据守。

但郭军在攻打新民县巨流河时,却遭到日本关东军侧面袭击,后方则被从黑龙江来支援的奉系吴俊升部队切断,白旗堡的弹药库被张作相率部烧毁,加上张学良的战场策动宣传,郭军军心动摇,很快一败涂地。郭松龄与夫人化妆逃跑,12月24日在新民县一个农家的菜窑里被奉军逮捕。25日,被押至辽中县老达房后,郭松龄与夫人韩淑秀被枪杀,恼羞成怒的张作霖还下令曝尸三日方准收葬。

郭松龄倒戈反叛被枪杀,她的夫人韩淑秀则是他反奉举动的坚定支持者,夫唱妇随,因此才一同殒命荒郊。

有人说,韩淑秀和郭松龄的相识、相知与共同赴死,演绎了一场甜蜜而凄绝的真实爱情话剧,为历史所称道。

韩淑秀是辽宁沈阳人,1891出生。十七岁进入奉天女子师范学堂学习,毕业后在该校附属小学执教。此期间,她加入奉天基督教青年会,信奉基督教。韩淑秀思想进步,经常从事社会福利与救济事业。积极宣传:“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

经人介绍,韩淑秀与刚从四川回奉天的郭松龄相识。郭松龄被她的美貌和才识所打动,她也被郭松龄出众的军人气质所吸引,两人相见恨晚,一见钟情。

当时,韩淑秀与奉天革命党人张榕往来密切,张榕的反清秘密机关就设在韩淑秀家中。在韩淑秀的介绍下,郭松龄与张榕领导的“联合急进会”取得了联系,并积极参与谋划活动,准备响应武昌起义。

清廷奉天当局得到消息后,对革命党人进行了疯狂镇压。1912年1月23日,张榕被害。之后,东三省总督赵尔巽大肆捕杀革命党人。郭松龄因为剪了头发,一身时装,并且带有四川新军证件,因而被逮捕,草草审问之后就被押往刑场。

五花大绑的郭松龄有口难辩,只好仰天长叹,引颈等死。

1912年12月25日,正当郭松龄等被带到大西门外荒草地杀人场行刑时,韩淑秀拿着一份当日的《盛京日报》,高呼着:“刀下留人!”十万火急地闯进法场。她不顾一切地对监斩的赵尔巽喊道:“总督大人,刀下留人!”

赵尔巽大吃一惊,哪个人如此大胆,竟敢骚扰法场?赵尔巽用严厉的目光向人群扫去。

只见一个俊秀的年轻女子从容地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急步走到赵尔巽面前,施了一礼,说:“总督大人,我是郭松龄的未婚妻,郭松龄是咱们奉天城东渔谯寨人,总督可派人调查以明真伪。他本是四川新军的一名营长。我们已经订婚三年。这次,他从四川回来,就是要与我完婚的。被人诬为革命党,实在冤枉,请总督大人明察。”

当时的四川总督赵尔丰和赵尔巽是亲兄弟,郭松龄的上级是朱庆澜,而朱庆澜又是赵尔丰属下。问明了这层关系,又见韩淑秀不像不法之人,赵尔巽略作沉思,当场释放了郭松龄。

从鬼门关上被拉了回来,郭松龄不仅对韩淑秀的勇敢敬佩有加,更对她的冒死相救感激不尽,二人的感情迅速升温,遂结为生死与共的夫妻。

(郭松龄夫妇)

此后,郭松龄在奉军阵营崭露头角,一路飙升,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1925年11月初,兵权在握的郭松龄与冯玉祥国民军密谋合作反奉,并将京榆驻军改为东北国民军。韩淑秀此时担任东北国民军总司令部机要秘书,积极协助丈夫郭松龄反奉行动。

郭军倒戈失败,夫妇俩于12月24日在新民乘大车行抵小苏家窝棚时,被奉军骑兵在农民菜窖里搜出。25日,郭松龄与韩淑秀同时被押上刑场。

十多年前同是25日,韩淑秀冒死救下了在刑场上即将被砍头的郭松龄,而这一次,郭松龄再上刑场连她也被搭进去了。

同上刑场,韩淑秀大义凛然,毫无惧色。所有的押解官兵都听到了她朗声的话语:“夫为国死,吾为夫亡。吾夫妇可以无憾矣!望汝辈各择死所。”

一声枪响,桀骜的郭松龄倒在地上,又一声枪响,坚贞的韩淑秀追随而去。

如果没有结识郭松龄,韩淑秀可能会终生任教,平凡而终。然而历史就是充满许多偶然和必然。一个偶然,韩淑秀结识了郭松龄这个改变她人生轨迹的男人,于是中国近现代史上上也出现了一个敢恨敢爱,为理想和爱情从容就死的奇女子。

(影视剧中的郭松龄夫妻)

据记载,郭氏夫妇被枪杀后,张作霖命令将郭氏夫妇的尸体运回奉天,在小河沿体育场曝尸三日示众,并将遗体拍成照片各处张贴,传示东三省各市、各县,惩一儆百。当时小河沿围观群众数以千计。

之后,两人遗体由亲友代为装棺,暂厝于奉天小东门外珠林寺。“九一八”事变后,其家属才把郭氏夫妇安葬在家乡附近。再之后,由其子侄等人将其葬于沈阳七间房墓地。

衷心感谢各位朋友阅览《掌心春秋》,如果您喜欢,可点击栏目右上角的提示“订阅”或“关注”。我们共同赏析历史趣闻,回忆历史往事…(声明:文中配图均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