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龄杀了谁儿子(张居信:少帅长孙,名字里藏爷爷心愿!会见郭松龄孙子时与之拥抱)

发布:2023-02-11 01:06:00

“我爷爷是张学良,我奶奶是赵一荻,我爸爸是张闾琳,是他们唯一的儿子。”

这段话是张学良长孙张居信在国内参加媒体节目时的开场白,因为在美国出生且缺乏中文环境的缘故,张居信的中文说得有些吃力。

在说完那一段开场白后,张居信跟观众说了句“抱歉,我中文不太好”后,便迅速将语言切换成了英文。

张居信的美式发音是如此地道纯正,以至于他竟在一时间让在场的观众有些错愕:这满口英文的男子,竟会是少帅张学良的长孙?

郭松龄杀了谁儿子(张居信:少帅长孙,名字里藏爷爷心愿!会见郭松龄孙子时与之拥抱)

张学良与1岁的张居信

张居信不仅是张学良的长孙,还是张学良最宠爱的孙子。

张居信父亲张闾琳生于1930年,他是张学良的第四个儿子,也是张学良四个儿子中活得最久的一位,他也是唯一为张学良留下子孙的后代。

张闾琳8岁时便被父亲送到了美国,并被交给美国旧金山的好友伊雅格(老军需官)和埃娜夫妇处代为抚养。此后一直到成年,张闾琳一直未与事变后被软禁的父亲张学良团圆。

为了张闾琳的安全伊雅阁隐瞒了张闾琳是张学良儿子的身份,他还特地搬出了华人区,并让张闾琳完全西化。

因为这些特殊“处理”,张闾琳后来竟完全忘记了中文。自然,他的儿子张居信也就不再有了学习中文的环境。

1956年,直到张闾琳26岁时,他才再次在台湾高雄见到了仍被囚禁的父母。1961年,张学良被官宣获得自由后,赵一荻赴美探望儿子张闾琳,自此,张学良、赵一荻夫妇终于和自己只会说英语不会说汉语的儿子频繁往来,共享天伦之乐。

天公作美,在这一年后的1962年,他们的长孙张居信出生。张居信的名字和弟弟张居仰的名字都是张学良亲自为他们取的,这个意思非常明确:合起来是信仰。而这信仰的所向,正是中国。

张学良在见到已不会说中文的儿子时便已百感交集,他心中始终对儿子不会说中文充满遗憾。所以,当一岁的孙子张居信被带到台湾他们北投的家里与他们团聚时,他和赵一荻竟迫不及待地开始教他中文。

可毕竟当时他们能团聚的时间有限,所以,张居信最终还是英文比中文好太多。最重要的是,对于那些方块字,张居信从来觉得极其陌生。但好在,在爷爷奶奶的帮助下,他终于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张居信”。

可张居信学到的中文字毕竟有限,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当时爷爷奶奶一直在台湾,他每年只能与他们短暂团聚一次。

张居信和张居仰兄弟写的中文

由此可见,对于当时的张居信而言,他的确不具备学习中文的环境。可为了不负爷爷的期望,即便在没有中文母语环境的条件下,他也始终没有放弃学中文。但这对他来说确实太难了,他说:“学中文对于缺乏环境的我来说,真的是个太难的事。”

1995年,张居信33岁这年,他的爷爷张学良正式离开台湾侨居美国夏威夷。也正是在这期间,张居信才终于有了学习中文母语的环境。

在爷爷的帮助下,张居信的中文不仅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他对祖国中国的感情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这一年后,张居信带着爷爷的期望回到了北大。

张学良曾在北大求学过,可他后来却再也无法回去,但他的心却一直对那里充满了景仰和怀念。于是,他选择了让长孙替自己回去的方式了却自己的心愿。

正是在北大求学期间,张居信对中国历史和自己爷爷张学良有了非常深入的了解。也是自这以后,张居信开始频繁往返中国,他的足迹遍布了沈阳、北京、西安……

2001年,张学良以101岁高龄在美国檀香山病逝后,张居信往返母国的步伐也越发频繁了。此时的他也已经做了父亲,有了儿女,恰也正是因此,他对自己“根源”的探求欲望才越发浓重了。

在张居信看来,自己虽出生在美国并不可避免地有了美国国籍,可他的心却一直装着中国。在他心里,中国已刻在他的名字里,是“信仰”一般的存在。

为了让自己的子女记住自己究竟来自哪儿,打子女出生开始,他便教他们中文,他曾非常欣慰地说:“他们的中文说得比我好。”

2004年9月22日,对于张居信而言是个特别的日子,因为这天,他获聘成为了东北大学兼职教授。拿下这个具有象征性的职位,对他而言,比当年在学校期间获得美国国家科技大奖的意义还要重大。

除了这份工作外,张居信的主要工作是斯坦福大学大规模软件开发和正式算法工具开发的研究工作者。在这个领域,张居信曾作出过突出贡献。

相当有意思的是,张居信不仅帮助爷爷张学良了却了很多心愿,他甚至还帮爷爷将“泯”了一场恩仇。

张学良和郭松龄原本是学生与老师的关系,后来,两人又是朋友、兄弟和上下级关系。在当时张作霖所属的奉系,谁都知道张学良和郭松龄是同穿一条裤子的。

可后来,郭松龄却毅然举起了反奉的大旗,他反奉还是打着张学良的旗号。郭松龄反奉最终成了他与张学良反目的根本原因,1925年,郭松龄因兵败被杀。

对于郭松龄反奉后的结局,张学良感到痛心疾首,他曾对身边人说:

“郭茂宸是一个难得的人才,若由我处理,应让其出国深造,以后再为东北地方之用。”

言外之意是,若当时郭松龄由他处置,他定不会让他死。可这些话,郭松龄的后人却并不知情。正是从这时起,张学良与郭松龄及其后代几乎再未通过往来。

曾经的兄弟、朋友、生死交,似乎不复存在……

然而,2016年,即郭松龄去世的第90年,也即张学良与郭松龄及其子孙断绝往来的第90年。张学良孙子张居信竟做了一件事情:他决定在当年5月9日和郭松龄孙子郭泰来会面。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次会面的意义是重大的,无数人盯着他们两,想看看他们会面会是怎样的情形。

让所有人都未曾想到的是,在沈阳明湖春饭店,张居信和郭泰来见面后竟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人说相逢一笑泯恩仇,这一抱,便也将祖辈之间的恩怨“泯”却了。也正是这个拥抱,将他爷爷和他爷爷的过往画上了一个完美句号。

当天,这位因彼此爷爷而惺惺相惜的兄弟还约定:以后要做经常会面谈心。

想来,张学良和郭松龄若泉下有知,定会为这一幕感慨万千。

到此,世人眼里,张居信为爷爷张学良做的已经够多了。可张居信自己却觉得,自己并未真正完成爷爷的心愿。因为,他在内心深处觉得:爷爷是想让他把热爱中国当成一生信仰,他在心里虽一直如此,但从实处上讲他却并未为国家做过太大的贡献。

所以,在未来,他还将为信仰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