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龄被杀后真实图片(“郭松龄的反戈”是被哪些军阀联合绞杀的?似乎李景林最坏)

发布:2023-02-11 02:00:34

就在郭松龄起兵的第二天,李景林的老上司许兰洲专程赶来,传达张作霖的意思,拉拢他回到张作霖一方来。

郭松龄被杀后真实图片(“郭松龄的反戈”是被哪些军阀联合绞杀的?似乎李景林最坏)

这位“武当剑仙”,接着就打起了“杨式太极拳”,表示坚决不与郭松龄采取一致行动了。不仅如此,当时天寒地冻的,郭松龄军队的钱款、冬衣,还在他手里被全部扣押了,就不单是“违约”这么简单了。

此时张宗昌由于感觉到了奉军对自已的排挤和歧视,也有了些与奉系离心的倾向。李景林与张宗昌很容易就找到了共同利益,相互利用而一拍即合了。

张宗昌由于与吴佩孚都属于山东同乡。他积极与吴取得联系。李景林和同张宗昌决定投靠吴佩孚了。

热河都统阚朝玺,在郭松龄起兵后,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意欲观望之后取进止。结果首先遭到郭的打击,于十一月三十日退出热河。李景林有想趁机占有热河的野心。但被冯玉祥的国民军赶到他的前头。冯玉祥派宋哲元率先开赴朝阳,据热河为己有了。

十二月二日,冯军开到落垡,声言假道出关援郭。这位机巧总在人后的李景林感觉到冯军是来者不善的。随即宣布与张宗昌组织直鲁联军,称自己为联军总司令。他决定“保境安民”了。并发电“如有敢于侵犯直隶者,当率健儿与之周旋。”在这同时,他将郭松龄解来的奉军师旅长们也全部释放。

当李景林作出这个决定以后,为奉军提供了有利条件。使郭军的处境相当艰难了。而冯玉祥既然不能“援郭”,也就只能下决心“援直”了。

李景林见阻止不了冯军的继续进兵。于十二月四日,通电“讨冯”。

冯玉祥的国民军兵分南北两路进攻李军。南路是第二军邓宝珊部,于四日由保定攻占马厂。北路第一军张之江部由落垡次占杨村。第三军孙岳部由陕西开回保定。

李景林此时顾南南走,顾北北奔。直到二十四日放弃天津。乘舰逃到济南。冯军占领天津之日,也就是郭松龄兵败被杀之时。

同一时期,国民军的岳维峻还有联合孙传芳进攻山东的軍事行动。由于吴佩孚的加入。搅了国民军的局。

郭松龄反戈事件的发生,使奉系大伤了元气。内部矛盾也暴露出来了。同时也失去了大片地盘。张作霖只得收兵关外。获得一时喘息的机会。对内部做出一些调整。而由此获利最多的当是冯玉祥。直隶、天津、热河都收入囊中。

当冯系将领们个个为了得到一块新地盘兴高采列的时候。这位“高深莫测”的冯煥帅却又要宣布下野了。冯玉祥将冯系将领,召集到张家口,他将这意思一说出来,冯军的那些将领们齐刷刷跪了一地。要求他收回成命。冯煥帅厉声说道:“我不许你们做冯玉祥一个人的走狗”。

一九二六年一月四日,冯玉祥发出一通电后声称自已取道库伦出国游历了。

冯玉祥此时一走。沉沦多日的“十四省联军大帅”吴佩孚,可要难息仔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