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龄是不是叛徒(郭松龄是不是张宗昌的爹)

发布:2023-02-11 02:03:42

1917年,张宗昌在张怀芝带领下,借道江西援湘,后失败又退入江西。尽管打了败仗,但张宗昌一路收罗溃兵,竟然由旅长而升任暂编陆军第一师师长。张部在江西期间,江西督军陈光远好吃好喝伺候着张宗昌,给了他大量金钱任其吃喝嫖赌。然沉浸在温柔乡的张宗昌,并不知道这是陈调元的阴谋,正玩得不亦乐乎时,突然被陈调元之弟包围,所部全部被缴械,张宗昌只身逃了出来。之后张投靠曹锟未果,无路可投乃奔走东北,从了东北王张作霖。

投靠张作霖后的张作昌,因其个人品行和所带队伍作风不佳,既不受张待见,也为张部下所不屑。1923年秋,奉军进行军演校阅。演训前,作为检阅委员会成员的杨宇霆、郭松龄等在张作霖跟前上了张宗昌的眼药水。因此,张作霖在演习前就定下决心,打算待演习结束后,如果张宗昌部真的不行,就立刻缴械遣散。而郭鬼子郭松龄在演习中对张宗昌部,也是百般刁难。

郭给张部指定的演习区域是一片刚收割后的高粱田。高粱收割后地面留有高高尖硬的高粱茬子,当时又下过大雪,大雪埋住了高粱茬子。张部士兵奉命在雪地中卧倒、匍匐,很多人被高粱茬子刺伤,官兵怨言很大,张看到也极为不满。时张带其参谋长王翰鸣到一个废弃的民房避寒。张进门蹲在炕上一边喝酒一边气得破口大骂:“他妈的,这是哪个龟孙的计划,弄得我们这样。”殊不知,这时刚好郭松龄赶到了。郭听到张背地里骂自己,气不打一处来,声色俱厉责问张,张说我并没有骂你,这只是我的口头禅而已。郭听张的辩解后,火气更大,指着张的鼻梁破口大骂:“我X你妈!这也是我的口头禅。”

听到这里,张宗昌一下子脸都变黑了,呼啦一下子从炕上跳到了地上。郭松龄被吓了一跳。张的参谋长王翰鸣也大惊失色,以为张要翻脸准备动手。谁知张双脚一落地马上双膝跪地,口气一下子三百六十度大转弯,皮笑肉不笑地对郭说:“郭二大爷,你X我妈,你就是俺的亲爸爸,你还有什么要说吗?”郭看到张无赖的样子,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索性摔门而去。张的参谋长王看郭要走,急着想拉一把郭,好在二人中间说说好话转圜一下。结果张拉住王说你别管了,任他去吧。回头就对王说,你管他干啥,我叫他爹也就是说说而已,反正他又不是我爹。

后来这事儿被李景林知道了,李景林与张、郭都有交情,于是把他们叫到一起并请来了张学良讲和。在李景林一番唇舌捣鼓下,郭、张二人才互相致歉。接着李又忽悠张学良,四人一起焚香盟誓,结成了异姓兄弟。这么一折腾,回去张学良与郭松龄到张作霖面前又是一番说道,直夸张宗昌所部吃苦耐劳成绩好。至此,张作霖才慢慢放下了对张宗昌的歧视与不信任,张宗昌也藉此开启了在奉系卵翼下再次起家发达的序幕。

郭松龄当然不是张宗昌的爹,但是张宗昌作为一个臭名昭著的老军阀,能屈能伸,甘受胯下之辱,也有其鲜明的个人特点。在郭松龄跟前,言语上吃了亏,丢了小面子,但经过郭后来的美言与力推,张才成就了其风光一时的军阀事业。如果从这一点上讲,郭也算得上是张后来的再生“父母”了。

参考资料:《军阀列传》《北洋军阀史料选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