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龄反奉战争的原因(郭松龄反奉和皇姑屯事件,两者之间有哪些必然联系?)

发布:2023-02-11 02:04:05

1925年,奉系悍将郭松龄起兵反奉失败,不幸罹难。距此不到三年,1928年6月4日,沈阳皇姑屯一声巨响,张作霖专列被炸,老帅身死日人之手。

一前一后两起事件看似独立,其中却有着前因后果的关系。正是郭松龄反奉,促成或加速了日本人对张作霖下手,这一切又是如何引发的?

郭松龄反奉战争的原因(郭松龄反奉和皇姑屯事件,两者之间有哪些必然联系?)

郭松龄字茂宸,祖籍山西太原,其祖郭子仪平定安史之乱,对唐朝有再造之功。但是到郭松龄这一代,早已家道中落,少年时曾亲睹日俄在东北的横行暴虐,自此产生从军报国志向。

陆军大学毕业后,几经辗转郭松龄来到东北军中,在奉系开办的东北讲武堂任教,因缘际会成了少帅老师。别的教员对少帅刻意逢迎优待有加,独独郭松龄的对其不苟言笑一视同仁。这反而使少帅对郭另眼相看,认为他有真才实学,并倾心结交,二人遂成知己,郭松龄也因此在奉军中平步青云。

郭松龄能步步高升,除了和少帅这层关系,他也确实有本事。第一次直奉战争,奉军遭遇重大失败,各部一触即溃,唯郭松龄部奋勇阻击数倍追兵,得以护送张作霖平安返回奉天(沈阳),经此一役,连老帅也认为“郭鬼子”人才难得,并委以重任。

大凡有才干之人都难免恃才傲物,各种看不惯,郭松龄也未能免俗。既对奉系腐败黑暗看不惯,也对喜欢搞山头的杨宇霆看不惯。

拉帮结派是旧军队的传统,张作相、汤玉麟这些和张作霖一起打天下的老伙计,虽然腹中没几滴墨水,但都身居高位;新派则分成两帮,杨宇霆为首的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生是“士官”派,陆军大学和保定军校毕业生是“陆大”派,以郭松龄马首是瞻。

老派倒也罢了,毕竟人家有那个资历。“士官派”和“陆大派”则是各种不对付,相互之间争斗拆台的事没少干。

第二次直奉战争,奉军大占上风,士官派将领韩麟春、姜登选所率第一军,从正面猛攻山海关一线。为了尽快攻下,少帅提议由郭松龄第三军从侧后攻击。

这个决策很对,能够增加攻击点分散敌军力量,但是韩麟春不乐意了,率军血战多日,已经把敌军揍得半死,马上就能毕其功于一役。这时候郭鬼子来,纯属摘果子,但少帅的意见又不便反驳,只能说几句酸话:“这计谋好,你也能露露脸,也可以立功嘛,哈哈”。

郭松龄可受不了这气,当场翻脸,直接把队伍拉走,所有人都懵了。后来姜登选就此事还告了郭松龄“御状”,这也给二人之间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在少帅苦劝下,憋着火的郭松龄率军猛攻,从山海关一直打到秦皇岛,立下大功。但在战后论功行赏时又出变故,本来张作霖想把江苏给姜登选,安徽给郭松龄,结果杨宇霆横插一杠要了江苏,姜登选当上安徽督军,把郭的位子给占了,故而愤懑不已。

1925年,郭松龄无意间得知一惊天秘密,张作霖以东北利益作为交换,由日本提供军火,策划进攻国民军。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郭当即表示:“我是国家军人,不是私人走狗,张作霖若真打国民军,我就打他”。并暗中与冯玉祥国民军联系,此时郭已生出反奉之心。

可以看出,郭松龄性格过于刚烈,情商也有些缺陷,容易冲动而刚愎自用,这也是造成他悲剧性结局的重要原因。

反奉之初郭松龄大占优势,一度攻下锦州,把张作霖逼上绝路。值此紧要关头,内部却出现问题,当他带领七万大军在前线激战正酣时,盟友冯玉祥却在后方趁机扩大地盘,抢夺了直隶和热河,直接导致郭军后援无望。

日本人也积极活动,谁能给他们利益就帮谁,结果被宁折不弯的郭松龄严词拒绝:“日本要是硬要干涉中国内政,那就拼个鱼死网破吧!”

在郭松龄那一无所获的日本人,在张作霖那得到了满足。张作霖何等精明,不管日本人要什么,都信誓旦旦许下空头支票,先把好处拿到手,至于答应日本人的以后再说。

于是在张作霖、日本人以及坑队友的联合打压下,郭松龄兵败巨流河,之后被俘惨遭杀害。

帮助张作霖取得胜利的日本人,兴冲冲地赶往帅府,要求张作霖兑现承诺,老帅却来个一概不认账,心里还偷着乐:“这帮傻日本子,就是个口头协议,他们还当真了”。

此时方知被戏弄的日本人动了杀机,既然张作霖寸土不让,那只能除掉他,时隔两年后,谋划皇姑屯事件刺张成功。

在国家分裂列强张狂的大背景下,无论是张作霖或是郭松龄,都是无力自拔的局内人。但在民族气节这一层面,两人是一致的,只是用的方法有所区别。这种建立在个人能力之上的抵抗,同样无法阻挡日本步步蚕食直至侵占东北的最终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