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龄为什么死了(郭松龄反奉被杀,一个爱国将军却背负了背叛的骂名)

发布:2023-02-11 02:05:56

郭松龄,东北王张作霖手下著名将领,1925年起兵反张失败被杀。

很多人以为郭松龄和张作霖的决裂是军阀间的个人恩怨,其实不尽然。郭松龄是一个具有爱国情怀的军人,与土匪出身的张作霖有很大的不同。

郭松龄在奉天陆军讲武堂做过张学良老师。二人情谊甚笃。张学良对郭既“尊之为师”,又“引以为友”。张学良曾说“我就是郭茂宸,郭茂宸就是我。”后张学良任奉天陆军第三混成旅旅长,郭松龄升任第八混成旅旅长,两旅司令部均设在沈阳北大营,合署办公,由郭主持日常工作。时人通称之为“三·八旅”。

1920年,郭松龄率军入关在天津小站大败龙济光军,名声大振;后又深入佳木斯剿匪,树立了在奉军中的地位。

郭松龄为什么死了(郭松龄反奉被杀,一个爱国将军却背负了背叛的骂名)

郭松龄

郭学识丰富,对部下赏罚分明,治军严谨,不治私产,不喜应酬,秉公办事,极得人心,深受兵士爱戴。郭独创的军需给养改革,后来得到唐生智甚至蒋介石的夸赞。

1922年4月末5月初,爆发了第一次直奉战争,奉军分为西路与东路。东路第二梯队即以张学良、郭松龄所统率的"三·八"旅为主力。不久,奉军全线崩溃,张作霖以开会为名遣回张学良,第二梯队完全交给了郭松龄。

郭松龄对张作霖争地盘、屡掀内战渐生不满。第一次直奉战争,郭即上书张作霖,恳请“罢兵息争,保境安民”。在第二次直奉战争,郭又表示“对于一再入关参与内战,甚不以为然”。郭松龄曾说:“自民十(年)以来,兵连祸结,民生十分穷困,长此以往,国将不国。”郭的亲信齐世英说:郭松龄之所以反对张作霖,“反对张再入关的原因要占百分之六七十”。

权力之争无疑也是举兵反奉的促成因素。第一次直奉战争战败,张学良、郭松龄的军队为扭转危机,出力最大。第二次直奉战争奉军胜利,出力最大的也是郭松龄。可是论功行赏,独不及郭。郭松龄因此心里不平衡。

郭松龄有学识,对外国侵略者的态度极为明确。1925年10月初,郭应邀到日本观操,日本向郭炫耀“皇军无敌于天下”。郭答“如和中国作战,有我郭松龄在,未知鹿死谁手。”恰此时,日参谋本部一要员问其到日本是否还有代表张作霖与日本签订密约的任务。郭松龄这才知道张作霖拟以“落实二十一条”为条件,商由日方提供军火,再举进攻关内。此事激起郭松龄的强烈义愤。

当时出版的书中插画

这年11月20日晨,郭松龄向张学良建议说:关外一片沃野,可以经营开发,不宜在关内抢夺地盘,引发内战。他建议“父让子继”,由张学良接任镇威军总司令,改造东北政局,他愿竭诚相助。张学良骤然听了这些言论,不禁骇然。于当日乘京奉路火车向关外急驰而去。

鉴于反奉意图已经暴露,郭便于22日下午2时,在滦州火车站附近召开了军事会议。会上决定起兵反奉,将原属张学良共约7万余人改编为5个军。11月24日,发出班师回奉的通电,历数张作霖失政和杨宇霆祸奉罪状,要求张作霖下台,由张学良继任镇威上将军。

当时,奉军主力尽在郭松龄掌握之中。张作霖接到通电,大为惊惧,立即命令张学良驰赴前线劝郭罢兵。但张学良劝说未果。两人分道扬镳,各行其是。

11月30日,郭军改称东北国民军,战士臂部一律缠上写有“同志救国”,“不扰民、真爱民、誓死救国”等字样的绿布标志,郭自任东北国民军总司令。

此时,郭松龄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在滦州会议期间,奉系重要人物皖督姜登选专车经停滦州车站时,郭松龄将其扣留并枪杀,说杀姜是“为穷兵黩武者戒。”郭此举颇遭非议,大失人心。

自姜登选被杀,郭军中奉系人物人人自危。参谋长邹作华虽身在郭方,但心却在奉。他多次把郭军机密报告奉方,甚至后来使人将管理的炮弹引信抽出……

日本人趁机浑水摸鱼。郭反奉之日,日本即与郭接洽,提出“援助”的条件割让金(州)、复(州)、海(城)、盖(平)……郭当场对日“严词拒绝”。但此时张作霖却对日提出的条件照单全收。于是,日本关东军司令官白川对张、郭两军“速施警告”。其实是在限制郭松龄军。

郭军“前线部队已到达巨流河西岸,离奉天只差一步”,但是,如想入奉天城,就得越过南满铁路。这时,日本“关东军不仅发布了南满洲铁道公司附属地及其周围地区禁止战斗的通告”,而且“还要以武力阻止郭军进入这些地区”。

这无疑成为郭军失败的决定因素。

张学良晚年回忆郭松龄反奉

12月23日,奉军飞机侦察,确知郭军后方空虚,当即派骑兵乘夜摸到白旗堡(今名大红旗)火车站,将停在那里的弹药粮秣车打着起火,一时间火光冲天,爆炸声四起。设在新民车站的郭军司令部,知后路被抄,大为恐慌。郭松龄见大势已去,决定自率卫队及夫人韩淑秀等逃往营口,指望到了营口乘舰到山海关,重整旗鼓。

郭于12月24日凌晨乘马车向西南行,奉军骑兵部队尾随追击。行至新民县城西南小苏家屯附近,两军接近,郭决定下车进村暂避。结果,郭氏夫妇在菜窖中被俘。25日上午,张作霖的卫队乘车抵达,随即将松龄夫妇枪杀。

临刑时郭说:“吾倡大义,不济,死固分也。”韩淑秀说:“夫为国死,吾为夫死,吾夫妇可以无憾矣!”

是年郭42岁,夫人34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