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作霖跟郭松龄是咋回事(深受张作霖张学良父子信任的郭松龄为何反戈?为何成冯玉祥盟友?)

发布:2023-02-11 03:00:23

《北伐,一路向北》番外篇:深受张作霖张学良父子信任的郭松龄的反戈准备

孙中山的去世改变了北京的政治力量平衡,冯玉祥与张作霖的合作已趋于破裂。

冯玉祥在他于1924 年转而反对吴佩孚并由此导致直奉战争结束以后,急切地寻求援助,因冯玉祥知道不久他将不得不和日本人所训练和支持的张作霖的庞大军队作战。

从苏联的观点看,冯玉祥的改革意向和革命词藻使他看来像是支持国民党的候选人。

整个1925 年俄国人都向冯提供武器、金钱、私人顾问和部队的教员。

作为回报,冯玉祥应当同意在他的部队里进行国民党的政治教育,并广泛地和国民党合作。冯玉祥接收了这种援助,但他做了他能做的一切事情以阻止俄国人或国民党代理人使他的部队政治化,因为他知道那意味着他将丧失他的个人控制。

张作霖跟郭松龄是咋回事(深受张作霖张学良父子信任的郭松龄为何反戈?为何成冯玉祥盟友?)

张作霖张学良父子

冯玉祥想控制北京政府与张作霖抗衡显然是需要新盟友的,不过让冯玉祥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新盟友居然是深受张作霖张学良父子信任的奉系大将郭松龄。

郭松龄通过从日本回国的冯玉祥的亲信韩复榘向他伸出了橄榄枝。

怎么回事呢?原来郭松龄与孙中山也颇有渊源。

1918年5月,护法运动失败,一批追随孙中山的国会议员和军人被迫相继离开广州,其中也有郭松龄。

失望加怅惘的郭松龄于1918年秋天重返故乡奉天沈阳。

郭松龄

1918年末,回到奉天的郭松龄经陆大同学,时任督军署参谋长秦华的推荐进入奉军。

1919年2月,张作霖因增编陆军急需军事人才,重建东三省陆军讲武堂。郭松龄被调到讲武堂任战术教官。张作霖有次去讲武堂视察时认出了郭松龄:

“你不是那个同盟会会员吗,怎么想到我这儿干了?回来就好,我不管你是什么,只要你好好干,我不会埋没人才的”。

当时张学良也在东三省讲武堂学习,为第一期炮兵科学员。此时的张学良与郭松龄可以说亦师亦友,因此,当张学良从讲武堂毕业后担任巡阅使署卫队旅旅长时,便向张作霖推荐郭松龄任卫队旅参谋长兼第二团团长。

这是郭松龄受到张学良信任和垂青的开始,此时是1920年。

郭松龄担任卫队旅参谋长后,专心致力于训练、整顿军纪,卫队旅的面貌大为改观:1920年7月,张作霖入关调停直皖战争,郭松龄充任先锋司令,在天津小站以一团兵力击溃皖军两个旅。1920年10月,郭松龄随张学良到吉林剿匪,迅速平定匪患。

第一次直奉战争

1922年4月,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奉军全线大败,各部一触即溃。但是任东路军第二梯队副司令的郭松龄的奉军第三、八旅应对得当,并且在山海关一役中,与吴佩孚直军几倍追兵相抗衡,阻止了直军突破山海关直取奉天的计划,张作霖得以安然退回奉天。从此,张作霖对郭松龄有了好感。张学良对他的信任更不待言,张学良自己则说:

“我就是茂宸(郭松龄),茂宸就是我”。

第一次直奉战争后,奉军内部逐渐形成了“老派”、“新派”。

杨宇霆

老派是奉军中的实力派,绝大多数都是和张作霖一起出道的结拜兄弟,这些人在奉军中都担任军政要职。新派又分为“士官”派和“陆大”派。“士官”派大多是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的,以杨宇霆为首脑,成员有姜登选、韩麟春、于珍、常阴槐、王树常、于国翰、邢士廉等人,视杨宇霆为“智囊”、“精神领袖”;“陆大”派大多毕业于中国陆军大学和保定军官学校,以郭松龄为首。

不甘失败的张作霖积极整军,开始重用杨宇霆、姜登选、韩麟春、郭松龄等新派军人,训练新军,将奉、吉、黑三省军队统一以“东北军”的番号,取消师制,改为旅制。

1924年秋,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中,以张学良为军长、郭松龄为副军长的第3军,一直吸引着直军的主力。山海关大捷使张学良与郭松龄的名声大振,他们在奉军中的地位已不可动摇。

但第二次直奉战争后,奉系内部发生了激烈的地盘之争。现在分别仗着老帅和少帅的宠信,杨宇霆与郭松龄历来不合,此时更成水火不容之势:张作霖原先预定由姜登选去接江苏,郭松龄去接安徽。不料杨宇霆也想要个地盘,结果杨宇霆去了江苏,把姜登选挤到了安徽,郭松龄则落了空。

郭松龄在此次直奉战争中功高而未获赏,心中极为不满。

杨宇霆、姜登选也确实后面没干好,将江苏、安徽的地盘又丢失了,郭松龄气愤地对张学良说:

“东北的事都叫杨宇霆这帮人弄坏了,安徽、江苏失败,断送了3个师的兵力......

要把东北事情办好,只有把杨宇霆这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赶走,请少帅来当家。”

1925年10月初,郭松龄作为奉军的代表去日本观操。日本参谋本部一位重要职员故意拜访他,询问他到日本是否还有代表张作霖与日本签订密约的任务,并把签订密约的内容泄露给他:拟以“落实二十一条”为条件,商由日方供给奉军军火,进攻冯玉祥的国民军。

显然这是日本方面在试探郭松龄的反应,并试图在奉军内部寻求新的代理人的尝试。

不过郭松龄的反应有点出乎日本方面的意外,此时已有反意的郭松龄,还想联合冯玉祥,找到当时同在日本观操的国民军代表韩复榘。

郭松龄对韩复榘表示:“国家殆危到今日这个地步,张作霖还为个人权力,出卖国家。他的这种干法,我无论如何是不能苟同的。我是国家的军人,不是某一个私人的走狗,张作霖若真打国民军,我就打他。”并请韩复榘向冯玉祥转达自己的合作意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