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龄死的是哪一集(张作霖困兽犹斗城下结盟,郭松龄胜局可望死亡追杀)

发布:2023-02-11 03:00:45

《北伐》番外篇3:张作霖困兽犹斗,郭松龄胜局可望

郭松龄死的是哪一集(张作霖困兽犹斗城下结盟,郭松龄胜局可望死亡追杀)

张作霖

由于张作霖是日本官方支持的东北代理人的人选,《日本曾把张作霖当奶牛养,没想到张作霖最后选择当野牛》里已有详细描述,就不再展开了。

因此,面对郭松龄军的反戈,1925年11月30日,满铁发给日本外相的电报称,“深信支持张作霖抵抗之要务,除此之外别无他策。”此外,关东军方面也是如此态度。

郭松龄

1925年12月2日,辽西遭遇一场百年不遇的大风雪。反戈的郭松龄军的士兵,在这样的天气下穿着秋装,战斗力直线下降:

“三十日部队到达连山时,这天气候变了,北风大雪,官兵穿的单衣,在战斗中冻死的很多,还有不少冻伤了手脚。”

郭松龄军的6万件冬装是郭倒戈前,由冯玉祥赞助的20万元添置的,当时被首先脱离冯玉祥、郭松龄、李景林的反奉联盟的李景林军扣押了。

这场大雪使张作霖喜不自禁地认为由于郭松龄军的冬装被扣押,只要奉军坚持住,寒冬便可使郭松龄军不战自溃。

出乎意料的是,郭松龄军利用大风雪的掩护,从结冰的海上进行偷袭,迂回突破连山防线,并于12月5日清早夺取连山。

郭松龄军接着马不停蹄对锦州发动进攻。

当时,张作霖所能调动的只有张作相的第五方面军5万多人,于是急忙下令调动黑龙江吴俊升的部队南下增援。没想到的是,此时由苏联方面控制的中东铁路,设置障碍阻止黑龙江的部队坐火车南下,这让张作霖怒不可愕。

中东铁路阻止张作霖调兵,显然不是偶然原因,《鲜为人知的苏联军事情报局北满特工站》里提到,中东铁路有不少苏联特工卧底,他们阻止张作霖调兵的也是有历史恩怨的,具体可参阅《“狗肉将军”张宗昌的致胜之宝:剽悍善战的白俄“入籍军”》,不再多述。

黑龙江的增援部队只得征集汽车通过公路南下,骑兵则从各小路星夜驰援。

12月7日黎明,郭松龄军攻占锦州,形势的发展此时对郭松龄非常有利。

兵变期间,郭松龄一直带着饶汉祥、林长民、齐世英等一批文人,显然“有所委任”的。郭松龄到锦州以后,就开始分配权力,内定了东北三省和热河的“领导班子”。(但具体差遣,现已无从查考,只知道“奉天省长”为林长民。后来,林长民就死在新民,一说中流弹而死,一说中了迫击炮而面目全非。林长民有一个女儿,叫林徽因。)

张作霖认为这回自己彻底完了。张作霖已经开会布置关于下野和议和一事。

日本关东军参谋长借郭松龄起兵反奉之际主动接近张作霖,提出可以出兵阻止郭松龄军前进。

起初张作霖宁肯逃亡也不依靠日本人,于是说:“如果郭军逼近省城,我打算赴旅顺或大连暂避,届时当请帮忙。”

张作霖万分悲凉地调29辆汽车装上家私细软,往返运到南满货栈,准备逃往大连。然后张作霖又运来十余汽车的汽油及引火木柴,布满楼前屋后,随时准备将大帅府付之一炬。这时文武官员纷纷携眷躲避,商店关门,沈阳城一片混乱。

大帅府

料想不到的是,郭松龄此时也遇到了麻烦,部队意外地在锦州休息了三天,一个原因是“12月2日至3日,天气骤变,连降大雪,有一尺来厚,气温下降到摄氏零下20度,郭军士兵仍旧穿着夏季衣服,多被冻伤”,据穆春骑兵师中校参谋兼作战科科长房书溪回忆,战后统计,轻重冻伤者达7000余名。为了等待由天津运来的棉衣休息了三天。

其实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郭松龄虽久掌兵权,但却不掌财权,一经“独立”,军饷立即成了问题,据鲁穆庭的说法,“军队的十一月份薪饷应于十二月初即行发放,但事前毫无准备,只得以边业银行的银块和沿途征收的捐税发放一部分”。

因为没有后勤补给,因而对于百姓的“爱护”在事实上也就不可能了。在休息的这三天,有资料记载,当地百姓说:“郭鬼子带一帮饿鬼,把我们一年的粮柴,吃光烧光。”

在郭松龄看来,拿下了锦州,再加上苏联方面阻止张作霖通过中东铁路调兵,他的胜利已指日可待。郭松龄曾给吉田茂总领事发去一电,提出了自己“收拾战局”的想法。

吉田茂

郭松龄军参谋处长王仁山的回忆,到了锦州,王仁山问及张氏父子的“命运”,郭松龄变了口吻,从天津起兵时的“我们是讨杨以清君侧,当然仍是张家的天下。”变为:“那得听地方上的处理了”。对张学良,郭松龄也并无“特别关照”,甚至其生命、财产都要“看着办”。这无疑是对张作霖张学良父子下达了“死亡追杀令”。

随着黑龙江和吉林增援部队的开始陆续到达,尤其是张作霖得知郭松龄的“死亡追杀令”后,他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转而希望得到日本方面的支援。日本方面乘机提出增筑吉会等7条铁路、获得商租权等侵害中国国家主权等5项要求,张作霖为一时之急,同意了日本人的无理要求,双方订立了反郭密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