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龄的第三军团为什么不听张学良的(少帅张学良和老师郭松龄的恩怨情仇)

发布:2023-02-11 03:01:47

接上一篇。
郭松龄的第三军团为什么不听张学良的(少帅张学良和老师郭松龄的恩怨情仇)

转年,第一次直奉大战,冯国璋 曹锟 吴佩孚,和张作霖,直奉大战要论实力,奉系占优势,当时12万军队,直系10万军队,兵种看呢奉系设备好,可是最后,奉系惨败。奉系分成东路军西路军,结果西路军打着打着,西路军里有一拨军队是原来直系冯国璋的部下,临阵倒戈了。可这个时候,奉系的东路军一看,叛变了,东路军第一梯队我不打了,等于脱离指挥了。真正在战场上坚持下去的呢是东路军的第二梯队,就是由张学良和郭松龄指挥的第二梯队,他们以少于直系军阀一半的兵力,跟直系周旋,后来双方在山海关这僵住了,吴佩孚带兵,带着六万直系部队,一看这是机会,可是在山海关着,张学良和郭松龄指挥,先后和对方对攻,谁也没有占到便宜两万对六万,双方打平了,等于守住了东三省的大门。

郭松龄

经过直奉大战之后呢,郭松龄,张学良得到了大家一致的夸奖,就他们部队打了胜仗,而且决定性的等于把直系御敌于山海关之外而这个时候郭松龄的指挥才能得到了张作霖的认可,张作霖经过一战,才开始大量启用新的军人,都是经过正规的军事学院毕业的这个时候重用四个人,杨宇霆,韩麟春,姜登选,郭松龄。

杨宇霆

但是新派军人分成两个派系,一个派系是杨宇霆,韩麟春,姜登选这三个人都毕业于日本的陆军士官学校,这些被称为士官派,另外一派是郭松龄为首,他是中国陆军大学毕业,这派叫陆大派。这两个派不合,主要是杨宇霆和郭松龄不合

这个时候张学良也意识到,说你呀郭松龄位置都到这了,不能太小心眼。张学良曾经描述过,说他比女人都小气,结果这个小气,在战场上除了很大问题。

第二次直奉大战,这次张作霖任命姜登选和韩麟春是第一集团军的正副军长,张学良和郭松龄是第三集团军的正副军长,但是张学良兼任前线总指挥,就是他可以制约第一集团军。当时焦点之战,还是在山海关展开,奉系军阀是这么分配的,张学良带着第三集团军,来攻打山海关,第一集团军攻打离山海关12公里之远的九门口,原来本来一位山海关好打,结果直系在那囤了大量兵系,打了半天,没打下来,相反九门口那连打胜仗,这时候张学良琢磨,我在山海关这耗着没意思,我不如派兵增援九门口,把那打下来,形成合围之势,他就让郭松龄,带着军队去九门口,增援姜登选韩麟春,结果到那就跟姜登选韩麟春吵起来了。本来他们就不合,这俩人还说风凉话,郭松龄心眼还小,一听这话受不了,马上又把自己部队带回去了。结果这是时候,姜登选韩麟春一方面是对郭松龄来气,另一方面也落井下石,给张学良打电话,说郭军长跑了,不知道跑哪了,回过头还给张作霖打电话,就这一个电话给他带来杀身之祸。

这边张学良知道这事,临阵脱逃怎么办呢?赶紧找,整整找了一天,在一个地方小旅店找着了,张学良都快气哭了,好话赖话说了一箩筐,这么一说,郭松龄也受不了,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回到战场上去了。这下看出郭松龄的军事才能,奉系七万多人,直系二十一万人,他以少胜多,打下山海关一路打到秦皇岛,最后对吴佩孚形成包围,吴佩孚没招了,顺海上跑的。这样,张作霖的军阀胜利,出了山海关,挺进中原。

本来郭松龄想按原来张作霖的想法,江苏这一带的军队叫江苏督军,交给姜登选,安徽这督军位置给郭松龄,一省的军事长官,可没想到杨宇霆对管江苏这个地方很感兴趣,他跟张作霖提出来,我要江苏。就这么着,杨宇霆江苏督军,姜登选去安徽,郭松龄没当上督军,只成立一个京榆司令部,张学良当司令,郭松龄副总司令。郭松龄心里老不愿意了,看来大帅也部信任我,跟张学良发牢骚,你看杨宇霆他们都成督军了,就我还是你副手。那为什么说张作霖就那么信任杨宇霆他们这伙人呢?对郭松龄立了大功,也不给赏呢?

一方面是杨宇霆这些人是自己带出来的,而这个郭松龄是跟着张学良的。更主要的是,郭松龄不赞同打内战,开发东北,守土有责,把东三省看好了,抵御外辱就行了。可是杨宇霆不是这个概念,说奉系这么强大,得扩展地盘,应该往中原挺进,这个跟张作霖的想法不谋而合。这是张作霖不愿意用郭松龄一个非常重要的层面。结果郭松龄在奉系里头,功劳那么大,不太得志,张学良看他待着挺难受,想让他去日本学习,可是这一学习出事了。

(未完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