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龄少帅(郭松龄曾任孙中山侍卫,军阀少帅张学良为何敢轻易托付全部兵权)

发布:2023-02-11 03:01:53

郭松龄少帅(郭松龄曾任孙中山侍卫,军阀少帅张学良为何敢轻易托付全部兵权)编辑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郭松龄是曾经效力于奉系军阀的著名将领,他虽然早年参加同盟会,并担任孙中山先生的卫队营长,却因护法运动失败、孙中山离粤返沪而无法在广州容身,被迫返回老家奉天(今辽宁省沈阳市)。由于从戎半生,没有其他谋生技能,他只能委身于张作霖开办的东北陆军讲武堂当战术教官,并凭借其陆军大学研究生的高超水平获得校内一致好评。

就在郭松龄任教期间,张作霖的长子、“少帅”张学良也进入东北讲武堂学习,并与郭成为莫逆之交,在自己毕业担任卫队旅旅长后,立即请其担任自己的参谋长兼主力2团团长,实际负责全旅的日常指挥和训练谋划。1921年,张学良因剿灭土匪有功,晋升第3混成旅少将旅长;郭松龄也水涨船高,晋升第8混成旅旅长,两人合署办公,兵也驻扎一处,实际上是郭松龄一人指挥2个旅,实际上与师长无异。

编辑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无论学历能力,郭松龄都是军中翘楚

郭松龄作为有着鲜明的中国军校色彩的“本土派”、“陆大派”,与张作霖麾下那些赖以起家老部下“绿林派”、日本士官学校留学归来的“士官派”格格不入,但无论“绿林”,还是“士官”,都不得不承认郭松龄的治军才能。他最早毕业于奉天陆军速成学堂,以第1名的成绩被袁世凯之子袁克定选中,进入北洋新军最精锐的第2镇见习,见习期满后就到省京总督衙门任卫队排排长。

1909年以后,他先后到四川、广东等地任职;1912年考入北京将校研究所;1913年秋,又考入中国陆军大学,毕业后任北京讲武堂教官;1917年,投奔孙中山护法军政府后,除了担任警卫营长外,他还同时兼任粤赣湘边防督办参谋、、韶关讲武堂教官。无论从军阅历、学历,还是经历,他都是奉军乃至北洋军阀部队中的翘楚,张学良初入讲武堂,刚刚20出头,平时见到的都是父亲张作霖那样的草莽英雄,对郭松龄这类精英人才自然十分佩服。

编辑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郭松龄为人低调,品德高尚

郭松龄自幼家境贫寒,13岁便独自外出谋生,历尽艰辛,因此一贯生活简朴,对作威作福、铺张浪费之举深恶痛绝。在当时的奉军中有许多沿袭清朝的陋规陋习,当上校以上军官进出军营时,门口卫队必须吹号迎送,并且规定:上校吹半番,少将吹1番,中将吹2番,如果是张作霖这位上将总司令讲过,则必须吹3番。郭松龄对此就极为反感,除非上司或同僚同行,否则一律不许吹号,总是悄然而行,这种行事低调、简简单单的作风,自然也受到崇尚新学的张学良青睐。

郭松龄治军严谨,一贯视嫖赌为军中大忌,其担任旅长后,驻地门口专门安排宪兵,稽查惩治此类违纪行为。一些老兵油子由于出入妓院、赌场被查处,心生怨恨,不敢捋郭松龄的虎须,就暗中串通,趁着夜色掩护,结伙将宪兵的检查站砸毁。郭松龄得知后立即派人查办,并将抓获的首犯全部当众处决、以儆效尤。但郭松龄并非酷吏,其对麾下官兵一向照顾,反退役老兵不愿或无法回乡的,他往往资助他们在军营附近做小生意或从事其他生计,因此许多老兵得以不愁温饱,纷纷感念其恩德。

编辑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郭松龄这种恩威并用的手段,不仅牢牢抓住了部下的心,也让张学良非常放心,敢于将兵权全部交给他,代为掌管。

编辑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