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郭松龄简介(郭松龄是大学系的领军人物,张大帅赏罚不公,郭松龄反戈一击)

发布:2023-02-11 03:02:03

1922年的4月,“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在这一次战争中,心高气傲的东北大帅张作霖,被直系大将吴佩孚按在地上一顿摩擦,张大帅这张老脸差点被磨没了。老张这一辈子,也没吃过这么大的亏,这一下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张作霖带着他的残兵败将回到了东北。

到了6月份,张大帅在东北宣布,他自封为东北三省的保安总司令,张大帅不跟北洋政府混了,他要自治,以后咱们就自立门户了。但是张大帅心里憋屈,这一顿揍,不能白挨。于是张大帅在东北准备“整军经武”。张大帅“整军经武”不单单是从练兵和整顿军纪上下手。在人才方面,张大帅也是出了重手的。原来的老奉军高层,这些都是跟张大帅一起干过土匪的,都是打家劫舍的主儿,这些个货江湖气很重,奉军有点像一个黑社会的社团,他们都是按照管理土匪的方式,来管理军队。打仗全靠一股勇气一拥而上,胜了,就坐地分金银,如果打败了,那就一哄而散,这帮货打仗,全都是街头打群架的套路,一点正经的都没有,不管多么大兵团的作战,就是土匪的套路。

历史人物郭松龄简介(郭松龄是大学系的领军人物,张大帅赏罚不公,郭松龄反戈一击)

咱们这位张大帅一看,以后奉军这个样是不行的,妈了个巴子!必须整顿。于是张大帅请来了“东北小诸葛”杨宇霆,让杨宇霆出任总参议。而且张大帅还建了一个“整军经武”的班子,名字就叫东北三省陆军管理处,一把手,就是他的拜把子兄弟孙烈臣,二把手就是张作相和姜登选。张作相也是他的拜把子兄弟,姜登选哪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的,是个留洋派,他的亲儿子张小六任参谋长。原来跟张大帅一起打江山的那帮老派,都被张大帅免了职,张大帅对这帮人还不错,给了一个虚职,拿出重金,好吃,好喝给养起来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新派的头子就是张小六。郭松龄是张小六在东北讲武堂的老师,而且张小六对郭松龄那是言听计从。还有这次“直奉大战”,要不是郭松龄的部队在山海关守着,死扛吴佩孚,张大帅那帮残兵败将,根本退不回关外。所以在这一次战争中,郭松龄是立了战功的。所以张小六就把郭松龄给提拔上来了。于是奉军就有了新的“五虎上将”,分别是郭松龄、姜登选、韩麟春、李景林,还有张宗昌。张大帅进行了一系列的军事改革,吸引了大量的军事人才,像什么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北洋武备学堂的,保定军校的这些学校的人,纷纷到奉军中“找饭晚”。奉军的精神面貌和战斗力那是焕然一新。

别看咱们这位张大帅是个大老粗,没什么文化,但是张大帅绝对是一个有本事的人,他用人一向很独到。这个新派以张小六为主,杨宇霆和郭松龄为辅,但是杨宇霆和郭松龄说什么都尿不到一个壶里。杨宇霆是新派中的士官系,因为杨宇霆也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的,跟他一起的都是这个学校的毕业生。郭松龄是大学系,他手下的人全是东北讲武堂出来的,包括他的学生张小六。于是郭松龄和杨宇霆就暗暗地较上了劲了,谁也不服谁。

咱们先说说这个杨宇霆,杨宇霆在“整军经武”这方面干了三件事,那都是大手笔。第一件事,就是建立了奉天兵工厂,虽然这个奉天兵工厂是在小日本的帮助下建立起来的,但是负责人就是杨宇霆。在杨宇霆的带领下,请来了外国专家和工程师,而且还开办了兵工厂的培训学校,培养了大批的兵工专门人才。后来奉天兵工厂,日产子弹15万发,年产大炮150门,年产炮弹20万发,年产步枪6万余只,年产机枪2000余艇,还能生产上千门的迫击炮和迫击炮炮弹。这个事放在100年前的中国,那是相当豪横的,你看看整个中国大地上,谁有这样的兵工厂,谁有这个实力,只有咱们的张大帅。自己什么都能产,不用向洋人去买,省下的钱买什么吃不香。在老杨的主持下,奉军还有了自己的空军和海军,别看咱们这位张大帅的起步晚,但是张大帅的部队是最先迈向现代化的北洋军阀,什么战斗机、侦察机、运输机,还有教练机,那是应有尽有,各种作战飞机达到300多架。再有就是杨宇霆建立了奉天的海军,各种军舰21艘,排水量达到3万多吨,海军有3300余人,还有专门的海军学校。奉军的空军也有自己的培训学校,而且杨宇霆还把这些飞行员派到法国去学习,在法国练号升级。张大帅当时在中国那是名副其实的三军总司令。

杨宇霆交出了这样的成绩单,张大帅能不满意吗?这是人才,在东北杨宇霆就是小李鸿章,这是干洋务的。于是张大帅特别器重杨宇霆,除了老婆不能给他,杨宇霆要什么,张大帅就给什么,杨宇霆的官那是一路高升。最开始的时候,杨宇霆根本就没有跟郭松龄较劲的意思,因为最早的时候,这两个人的肩膀不是一边齐的。

这一段时间,郭松龄那是各种的不爽,看着杨宇霆这么嘚瑟,自己是有劲使不上。这一段时间,郭松龄的任务就是训练部队,这个事不打仗,根本看不见成果,没办法,郭松龄只能忍着。

盼望着,盼望着,“第二次直奉大战”爆发了。这一次战争那是两家真玩命了,以前的军阀混战,双方都非常不正经,一顿乱抢,打着没打着,那跟本管不了。战争的胜负是靠大洋和烟土堆出来的,当年的战争跟做买卖差不多,根本就没有人想要你的命。说白了就是这帮军阀在分财产。但这一回不一样了,那是真刀真枪玩了命了。

这一把郭松龄那真是被逼疯了,老子憋了很久了,让你们看看老子的实力。这个时候的老郭像一只脱缰的野狗,谁也拦不住了。力战山海关,奇袭九门口,攻占秦皇岛。后面的部队跟着老郭的部队,那是一路高歌猛进的。第三军的总司令是张小六,副司令才是郭松龄,张小六纯粹就是一个甩手掌柜的,他干的活就是到阵地上露个脸,照个相,所有的事都是郭松龄来办,前线指挥全部交给了郭松龄。

直系一看,那大事不好,直系里有一员大将,这个人习惯性倒戈,他就是冯玉祥。他发动了“北京政变”,这一下子,直系那是树倒猢狲散。冯玉祥将自己的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以后跟着孙中山混了。当时奉军还有跟孙中山的部队,还有皖系是联合的。当时孙先生的战略方针,就是以军阀打军阀,那个时候孙先生还没建立黄埔军校,孙先生还没练到这一页。

眼瞅着这个仗就算是打完了,三家最后决定,请出北洋系中最有权威的段祺瑞来临时执政。于是大家就开始分战利品了,这帮人都是军阀,一看见利益那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了,能抢就抢,能抓就抓,这帮军阀谁也不让份。就在这个时候,冯玉祥又要发飙,张大帅太知道冯玉祥是怎么回事了,于是带着自己的部队回了天津。老张那是不顾吃相,命令自己的部队赶紧去抢地盘。一南一北两个最重要的城市,上海和北京都被张大帅拿下了,张大帅一时是春风得意。他从东北的松花江一直打到了长江中下游,半个中国都落到了张大帅手里。张大帅的“整军经武”初露锋芒,打下了江山,就要给手下的人论功行赏。

当时张大帅想把直隶交给郭松龄,但是李景林先下手了,于是张大帅就给了个顺水人情,把直隶给了李景林。张大帅就把张宗昌安排到了山东,因为张宗昌是山东人。把江苏给了姜登选,让姜登选担任江苏的督军。老张决定把安徽交给郭松龄事就这么定了。老张准备喝点小酒,眯一觉,就在这个时候,杨宇霆拎着小烧儿,拿着熏鸡,带着猪头肉找张大帅来了。大帅还没睡,咱俩喝两口。张大帅打心里喜欢杨宇霆,这两个货是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这个时候杨宇霆说出了他来的目的,杨宇霆就对张大帅说,大帅,您能不能让我去当江苏督军?张大帅打了一个酒嗝,心里一想,杨宇霆是我的爱将,头一次向我张口,我不能不答应。于是张大帅就把江苏交给了杨宇霆,姜登选那就去了安徽。这一下子郭松龄就被晾在了一边,在这三个人里边,老张最喜欢杨宇霆,其次是姜登选,最后才是郭松龄。老张背地里管郭松龄叫郭鬼子,这个小子太气盛,有点让人看不上,说白了,就是智商贼高,情商贼低。江苏给了杨宇霆,安徽给了姜登选,老郭白玩了。

“第二次直奉战争”,首功就是郭松龄的,现在的郭松龄心里是极度的不爽,这件事成了郭松龄日后倒戈反奉的重要原因之一。民国初年的军阀叛变和倒戈,无非一个是私欲,一个是公理,叛变倒戈那是人生大事,必须得给自己找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要不然哪,就会背上不忠不义的骂名。当年郭松龄是加入过同盟会的,跟孙中山先生闹过革命,对国民革命那是有感情的。再加上张大帅一而再,再而三地偏袒杨宇霆,这个时候的郭松龄心理就不平衡了,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要造反了。

杨宇霆是一个参谋型的人才,能出主意,有韬略,遇到大事,头脑冷静。但是杨宇霆的技能不在带兵打仗上,他带兵打仗就是个渣,跟吴佩孚和郭松龄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果然没过几天终于出事了,这个军阀孙传芳在江南召集了一批兄弟商议共同讨奉大计。1925年10月7日,孙传芳动手了,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姜登选,杨宇霆被孙传芳摁在地上是一顿摩擦,安徽、江苏全丢了,长江中下游成了孙传芳的地盘。张大帅被孙传芳给打懵圈了,赶紧摇人,把张宗昌和郭松龄赶紧调来。张宗昌没有二话,带着部队就杀过来了。郭松龄接到命令,那是一步都不动,然后玩了一个绝的,他去天津看病去了。这个时候郭松龄心里早有了反奉的打算,老张派我去南方打仗,你个老瘪犊子,你就想吧,哥不会去的,张大帅,你看我怎么整死你?

杨宇霆、姜登选、韩麟春全败了,现在就剩一个“混世魔王”张宗昌了。郭松龄说了半天,就是不动屁股,张大帅心里乱,老张没办法,我请不动你,我派我儿子张小六去请你。张小六对你有知遇之恩,小六子信心满满地来到了天津,去请他这位老师。谁曾想?郭松龄连张小六的面子也不给,让张小六是大吃一惊。张小六还发现郭松龄有反水的迹象,张小六后脖领子那是一阵发凉,于是一不做,二不休赶紧跑路。郭松龄给张小六和张大帅发了一封电报,要求把杨宇霆这帮士官系的人全部赶出东北,大帅立刻下野,让少帅继位。张小六听了这个话,脑瓜子嗡嗡地,你郭松龄不是坑我吗?让人感觉是咱俩联合来坑我亲爹。张大帅看了这封电报,那是妈了个巴子,骂了半天,把郭松龄的祖宗十八代全给骂了。

于是郭松龄开始兵变了,他这次兵变找的帮手就是“反水狂魔”冯玉祥。这个时候郭松龄带着他的部队来了一个反杀。当时张大帅的部队都在关内跟孙传芳死磕。东北这一块兵力空虚,郭松龄的部队那都是张大帅的精锐,于是郭松龄的部队从直隶出发,一路杀向奉天,现在的兵锋已经到了巨流河。这个时候的张大帅已经彻底虚了,那是吃不下,睡不着,一天老上火了。

张小六带着他的残余人马在巨流河布防,但是这点人干什么都不够。关键时候还是老哥们够意思,张作相把他的部队全部交给张小六,在巨流河抗击郭松龄。拜把子兄弟吴俊生的部队,也从黑龙江马不停蹄地赶过来。这个时候郭松龄那是势如破竹,有点飘了,郭松龄干了一件他最不应该干的事儿,他把姜登选给毙了,这是老郭走了一步最臭的棋。姜登选虽然能力一般,但是他在奉军中人缘极好,仗义疏财,是个讲究人,上上下下的人都吃老姜这一套,而且他帮过不少人渡过难关。姜登选在奉军中非常有威信。老帅打天下靠的是一帮老派,郭松龄是大学系的扛把子,姜登选那是士官系的人。郭松龄反奉,这个士官系刚开始坐山观虎斗,我看看你俩边谁能打过谁,然后我们再签工作合同。你把姜登选打死了,士官系的人一看,老郭对士官系那是仇深似海,咱们以后可不能投奔他。于是整个士官系全部投奔了张大帅。老郭这一路杀过来,那是人挡杀人,魔挡杀魔,但是到了巨流河就被挡住了。

张大帅本来都打算搬家了,带着自己的万贯家财去大连,到日本的租界,寻求日本人的保护。这个时候小日本那是计上心来,小日本对东北那是蓄谋已久了,于是小日本不但联系张大帅,还联系郭松龄,他是两边下注,看谁的价码高,我就帮谁。现在双方部队在巨流河对峙,这个时候如果日本人能帮助我们,那就太好了。于是张大帅和日本人坐到了一起,日本人提出了5个条件,只要你张大帅答应,我立马派兵保护奉天的安全。第一条,日本人在东北有和中国人一样的居住权、经营权和工商权利。第二条,把间岛的行政权力交给日方。第三条,建吉林到敦化的铁路延长线,并且跟朝鲜铁路相连。第4条,铁路沿线的各个县城都要建日本的领事馆。第5条以上4条交给双方的外交部门进行共同的协商和决议。张大帅看见这5条意见之后,想都没想,马上签字了。先把郭松龄的事情摆平,然后再跟小日本慢慢周转。日本人也把这个条件给老郭看,老郭那是断然拒绝,小鬼子少在这跟我扯淡,这个东西我是万万不能签的,你们把我当成了张大帅了,赶紧滚蛋,要不然我连你们一块揍。小鬼子一看郭松龄是这个态度,于是放下了心性,全力帮助张大帅跟郭松龄死磕。

到了这个时候,杨宇霆在奉天建的兵工厂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几百门大炮全部送到了巨流河流域,而且炮弹几十万发,特别充足,小鬼子也把关东军和他的大炮全部开到了巨流河。郭松龄这个时候就有点虚了,他跟小日本打嘴炮行,真要是真刀真枪动起手来,他还真不是小鬼子的对手。这帮鬼子兵都是一帮愣子,光个膀子,戴个白布条,真敢往上送死,郭松龄看了他也虚。屋漏偏逢连阴雨,老郭的后勤仓库被吴俊生给端掉了。现在可好,老郭的部队那是没吃没喝,弹尽粮绝。这个时候小六子又开始了他的思想工作,派飞机到郭松龄的阵地上去撒传单,那是晓之以情,动之以情,这一帮人一看,传单上写了,少帅不计前嫌。于是郭松龄的部队那是四散逃亡,大部分全到了张少帅的阵营当中,老郭的官兵被张少帅给收编了,这个时候老郭带着他的老婆也跑路了,最后在一个农民的菜窖中被奉军给活捉了。这个时候张小六那是想尽办法去救他的老师和他的师娘,他想把老郭和他老婆送到国外去,避避风头,以后再想办法。但是张大帅对郭鬼子那是仇深似海,还没等张少帅运作,老郭两口子就被大帅给弄死了,并且在体育场暴尸三天,这个事是张大帅一手操办的,但是小六子把这个仇记到了杨宇霆身上,这就为杨宇霆今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以上就是郭松龄反奉的全部经过,这件事对奉军的影响非常大。后来张大帅在皇姑屯被小鬼子炸死,少帅继位,这个事的恶果还在发酵。关于郭松龄反奉的故事今天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我们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