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龄夫妻两个死亡现场(郭松龄反奉:请视此血道而来)

发布:2023-02-11 03:02:30

踏破璀璨的历史长空,瞭望星辉里斑驳的流光闪烁,千年的风霜,冻结了多少英雄传说,那古今横贯的天地长线,串联着生命最初的力量,带给人惊奇,带给人追忆,那历史的浩繁画卷,是永不老去的心灵天宇!

郭松龄夫妻两个死亡现场(郭松龄反奉:请视此血道而来)

郭松龄反奉是民国时期的一件大事,其影响有四:一是断了奉系称霸九州的野心;二是说明靠恩义而非理想的军阀模式过时了;三是借助日本人平叛的张作霖,因出尔反尔彻底得罪了日本人;四是少帅失去了最大依仗,以致掌权后政治乏力、军事无力、举止失措。可以说,如果郭松龄活着,很难发生后来的九一八事变和西安事变。为什么郭敢冒此天下之大不韪呢?其中固然有些革命情怀的因素,但主要还是小人的得志便猖狂。

  郭松龄,字茂宸,1883年出生于辽宁沈阳市东郊渔樵寨村,据说是大唐郭子仪的后裔。父亲郭复兴有心仕途,却只做了一名私塾先生。郭松龄自幼随父读书,也干些种地帮工的事情。20岁时,他到奉天董汉儒先生的书院学习,受先生影响颇深。后来日俄战争爆发,四处屋倒人亡,郭松龄痛感只有从军才能救国。

  1905年,盛京将军赵尔巽设立奉天陆军小学堂,郭松龄恳求在将军衙门当差的远房亲戚做保荐人,以优异成绩考入,次年到奉天陆军速成将弁学堂学习。毕业及见习期满后,他充任总督衙门卫队哨长,从此长期追随在陆军统领朱庆澜的左右。部队入川后,郭松龄受程潜、方声涛等人影响,成为同盟会的成员。

  在保路运动中,时为营长的郭松龄不肯与起义者发生流血冲突,被川督赵尔丰以通匪嫌疑撤职。不久,四川各地纷纷独立,朱庆澜虽然当上了军政府副都督,但很快被川籍将领排挤出局。郭松龄只好回到奉天,在红颜知己韩淑秀的介绍下,参加了张榕领导的“联合急进会”起义,却遭到张作霖的残酷镇压,郭被押赴刑场处死。韩淑秀冒死拦住刑车,陈说郭松龄是自己的未婚夫,回奉天是为了举行婚礼,赵尔巽考虑多方因素,挥手放了了事。经此生死考验,郭韩自然结为夫妻。

  1912年,郭松龄考入北京将校研究所,次年入陆军大学,又研习了三年,成绩傲视同侪,毕业后被特聘为北京讲武堂教官。1917年护法运动开始,朱庆澜时任广东省省长,召他南下帮忙,为军政府培养军事人才。一次,郭松龄面陈孙中山:“欲谋真正共和,须由军人革命。”

  护法失败后,郭松龄不愿流亡海外,再度重返奉天,经陆大同学秦华推荐,进入督军署任少校参谋。张作霖此时称霸东北,重建东三省陆军讲武堂,有一次视察时,看到了教官郭松龄,竟然认了出来:“你不是那个同盟会会员吗?怎么想到我这儿干了?”还没等他回答,张作霖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回来就好,我不管你是什么,我只要人才。”

  当时,张学良与父亲打赌,立志在讲武堂学出名堂,与郭松龄不可避免地碰出了火花,成为亦师亦友的莫逆之交。张学良毕业后担任团长时,便推荐郭松龄任参谋长。不久,张学良升任旅长,即调郭为第二团团长。

  郭松龄反奉后,张作霖有一次骂道:“郭鬼子,这个王八羔子!以前,他到沈阳来,扛个行李包,有两只茶碗,一只还没把。小六子说他是人才,我就一次给了两千大洋,给他安家。可没想到倒养了个白眼狼。”

  1922年4月,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奉军全线大败,唯有张学良、郭松龄指挥的三旅、八旅,在山海关力挫吴佩孚,保全了奉系,才没有崩盘。从此,张学良更是对他信任有加,甚至说:“我就是茂宸,茂宸就是我。”但奉军内部派系林立,不攀交情的郭松龄很不讨喜。一次,他想拿张宗昌开刀,二人话茬儿不对,郭张口便骂,操娘之声不绝于耳。谁知张宗昌却不生气,说道:“你操俺娘,你就是俺爹了!”随即下跪,弄得郭松龄满脸通红,整肃之事也就不了了之。

  在张作霖帐下,李景林、韩麟春、张宗昌、郭松龄、姜登选并称“五虎将”,不过性情各异:李景林多才艺而好大话;韩麟春有智谋而不拘小节;张宗昌粗鲁放纵而无规矩;郭松龄机敏狡诈而城府深;姜登选重义轻利而有人望。

  1924年秋直奉第二次开打,郭松龄率第三军浴血奋战,居功至伟,在论功行赏时,却没捞到多少实惠,反而是一帮老家伙抢了风头,杨宇霆做了江苏督办,姜登选成了安徽督办,连张宗昌都混上了山东督办,加上他看不惯张作霖的江湖做派,逐渐有心取而代之。某回,一相士为郭松龄夫妇算命,看过之后不说话,退出来才说道:“松龄脑后有反骨,行将以兵叛;其妇杀气溢眉宇,皆当流血死。”

  1925年秋,郭松龄到日本参观秋操,得知张作霖拟以承认“二十一条”为条件,从日方购买军火,进攻国民军,他愤慨地对韩复榘说:“他这种干法,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苟同的。我是国家的军人,不是某一私人的走狗,他若真打国民军,我就打他。”郭、冯双方议定:冯玉祥据西北,直隶、热河归李景林,郭接管东三省,冯、李支持反奉。

  倒戈之前,日本关东军一武官受命试探:“君得志后,贵我两国所订二十一条关于东省之部分,颇愿履行否?”结果,郭松龄沉思良久后说道:“我入沈阳城后,容再考虑,然吾思无不能办之事也。”所谓干大事者,必当有所舍断,郭松龄貌似结成了统一战线,实则脆弱不堪,开战后不仅日军出兵阻拦,冯、李也在后面浑水摸鱼,搞得他不得不分兵三处,这都是他战略决策的失误。

  11月21日晚,郭松龄发出讨张通电,提出三大主张:一是反对内战,主张和平;二是要求祸国媚日的张作霖下野,惩办主战罪魁杨宇霆;三是拥护张学良为首领,改革东三省。第二天,郭松龄在滦州誓师反奉。《京报》社长邵飘萍将两军主帅的照片,并排印在《京报》上,一张写“马贼头目张作霖”,另一张则写“东三省救主郭松龄”。

  郭松龄倒戈之前,曾以养病为由避居医院,以避人耳目。张学良听了郭叛变的传言后根本不信,说道:郭松龄要是反了,我就自杀!等到生米煮成了熟饭,他才真急了,跑去见郭,哥儿俩在一家农家院里争执不休,少帅也彻底明白了郭松龄借他上位的用心。

  其间,姜登选乘车回奉,路经滦州车站,欲与郭面谈,结果被扣押,商谈合作未果后,被处死装进棺材里。后郭兵败,韩麟春为姜登选迁坟开棺时,只见棺内木板遍布爪痕,原来姜没被打中要害,是被活活闷死的。

  这场仗打了一个多月,郭松龄开始势如破竹,很快就四面楚歌。天时上,一场罕见的大雪冻伤了7000多名士兵;地利上,卡在锦州进退失据;人和上,张学良用飞机广发传单,号召东北军不打东北军,多数军人还是心向张家父子的。加上日本人堵住了进攻奉天的路线,所以,吉林张作相的援军一到,郭部立刻土崩瓦解了。

  兵败后,郭松龄夫妇藏在一个菜窖里,很快被抓到。张作霖接到报告,派高金山去押解,但不久又下达了就地枪决的命令,据说是杨宇霆怕夜长梦多。行刑前,郭说:“悔不听子之言,致有今日。”夫人反而道:“同死可耳。茂宸,我要你放心地看着我先走,来吧,先打死我。”郭松龄也很牛气,留下遗言道:“吾倡大义,出贼不济,死固分也;后有同志,请视此血道而来!”

  张作霖闻讯,下令将两人在奉天小河沿暴尸三日,方可收葬。此次起兵,郭松龄还带了一班文人,为首的是林长民,郭许诺:“林果不我弃,我愿执贽拜门下。事成,我主军,林主政,决不食言。”结果,这位林省长还没上任,就在途中被流弹打死了。他的闺女倒是挺出名,叫林徽因。

  庆功宴上,张作霖说:“我用人失误,出了姓郭的败家子。天下的英雄多的是,你们就另选高明吧!”吴俊升赶紧接住话茬儿:“除了大帅,谁能称英雄,更别说我们这些狗熊了!”三巡过后,有人抬来了一个箱子,说里面都是暗中与郭松龄联系的密件,看到举座惊慌,大帅一挥手说:“不用看了。”吩咐人当场烧掉。据说,这是他听评书《官渡之战》时,跟曹操学的招数。

好了今天的文章到这里就结束了,喜欢历史和房产知识的朋友,可以关注一下小甲,每天都会更新好文章哦^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