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宝华称不上相声大师?懂了常氏相声就懂常宝华了

发布:2022-07-08 22:20:31

最近,88岁的相声表演艺术家常宝华老先生辞世,有些文章在悼念老先生的同时也在质疑“常宝华是否称得上相声大师”,比如:常宝华有没有经典作品,常宝华的相声说得到底怎么样,常宝华晚年收侯耀华为徒是不是晚节不保?

很多人都知道,中国有三大相声家族:马家(代表人物:马德禄、马三立、马志明),侯家(代表人物:侯宝林、侯耀文)、常家(代表人物:常连安、常宝堃、常宝霆)。

三家各有特点:马家相声擅长文哏,马三立先生是马家相声的集大成者,马三立相声的特点是大俗大雅、大俗至雅,比如马三立的《买猴》《开粥厂》,塑造的都是日常生活中带着世俗气息的小人物;侯家相声讲究文明,擅长学唱,建国初期侯宝林就积极参加“相声改革小组”,提出要净化相声语言,铲除相声当中的“荤口”,天津观众以前就评价侯宝林“他的相声文明”,再听一听侯宝林的《改行》、侯宝林关门弟子师胜杰在1984年全国相声新作演出评比中的《郝市长》,就可以发现侯氏相声擅长学唱。

常宝华称不上相声大师?懂了常氏相声就懂常宝华了

李菁拜师胜杰为师,常宝华到场

我们再看看常家相声,了解了常家相声的特点,也就能理解常宝华到底能不能代表常家相声。

常家相声的典型特点是与时俱进,将相声表演紧密融入社会变革,相声作品中深刻烙着国家形势的变迁。这一传统正是从常家相声的杰出代表“小蘑菇”常宝堃那儿开始的。

经历过旧社会相声艺人身份低下的常宝堃,在建国后当选为天津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常宝华在一篇回忆大哥常宝堃的文章中这样描写常宝堃1949年7月出席第一次文代大会的情景:

记得一九四九年七月,大哥光荣地出席了第一次文代大会。会后他回到天津,家人团聚一起听他绘声给色地述说见到我们敬爱的领袖毛主席、周总理、朱老总的动人情景。他说着,情不自禁地喜泪横流。是啊,象他这样饱经风雨、走过坎坷道路的人,被作为人民的艺术家请来开会,怎么能不使他内心激动呢!

正是怀着这样对新中国热爱的心情,常宝堃在1951年主动报名赴抗美援朝前线慰问演出,不幸中弹牺牲。天津市政府授予常宝堃人民艺术家、革命烈士称号,为他举行了声势浩大的葬礼,送葬的队伍绵延了半个天津城,场面为艺术史上所罕见。

常宝华称不上相声大师?懂了常氏相声就懂常宝华了

常宝华参加阎肃告别仪式

从此,常家相声也就确立了与国家命运、社会形势融为一体的创作和表演风格。

常宝华先生的两个经典作品恰恰是这种风格的体现。一个是建国十周年,常宝华和赵忠、钟艺兵创作的《昨天》,反应新旧社会的巨大变化;另一个是1976年,常宝华和常贵田创作的《帽子工厂》,反应之前十年的荒诞。都与当时国家命运的转折相关联。倪钟之、王决等相声评论家的《中国的相声》《中国相声史》,都是把这两篇作品列入相声史的。

《昨天》,被视为“歌颂相声”趋于成熟的代表作,不仅反应了新旧社会的巨大变化,而且通过相声的手法实现了相声逗笑的目的。有人说,相声应当是讽刺的,但正如师胜杰所说,相声并不一定要讽刺。相声的功能是让人笑,可以是讽刺,也可以是歌颂,只要真实地反应生活即可。

上世纪50年代,百姓经历了旧社会,进入新社会,自然会有对新生活的喜悦和期待,用相声的手法对比新旧社会,其实不正是让人们以一笑了之的方式,以轻松的姿态与旧社会告别,重新开始新生活吗?这也就是天津人说的“万象归哏”,用笑来面对生活中的一切。这不就是相声的意义吗?

同样,后来的《帽子工厂》,也是以一种笑的方式,让历经浩劫的人们抚平创伤,重新迎接新生活。

因此,常宝华在1983年被评为“十大笑星”之一,是不无理由的。

有人质疑常宝华晚年收侯耀华为徒不明智,但这样的事在讲究师承辈分的相声圈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侯耀华是侯宝林的儿子,收自己朋友的儿子为徒是相声圈的常事。侯耀华的拜师仪式,相声界的李金斗、唐杰忠、石富宽、师胜杰都到场了,就说明相声圈是接受这件事的。

因此,常宝华能不能称得上相声大师,我们无法评判,但起码是一位真正的、杰出的相声表演艺术家。我们与其讨论郭德纲为何不参加老先生的告别仪式、老先生晚年为何收侯耀华为徒,不如开开心心听先生的两段相声。

常宝华称不上相声大师?懂了常氏相声就懂常宝华了

侯耀文追悼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