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华:视毛泽东为亲父,与毛岸青相守47年,临终前仍心系汶川灾区

发布:2022-07-02 03:45:31
邵华:视毛泽东为亲父,与毛岸青相守47年,临终前仍心系汶川灾区

毛岸青邵华一家

那是新中国刚刚成立不久,对毛泽东同志一家来说,是一个喜上加喜的日子。

1949年的10月15日,刘思齐和毛岸英两个年轻人喜结连理。姐姐结婚了,十几岁的小妹,也有机会能到中南海见到毛主席。

彼时的邵华年仅12岁,是刘思齐同母异父的妹妹。因为父亲早早牺牲的缘故,她也有一个随母亲姓的名字——张少华。

因为北方的战事刚刚结束,她都还没有上学。不过,她的母亲忙里偷闲,一有机会就教她读书认字,邵华也自学了不少。

邵华:视毛泽东为亲父,与毛岸青相守47年,临终前仍心系汶川灾区

青年时期的邵华

所以邵华一进毛泽东的书房,就被那一面和墙一样大的书架深深吸引住了。她兴奋地跑过去,在书架上翻看着。

“毛伯伯,我想上学。”邵华一边翻看着书,一边对毛泽东袒露着自己真实的内心。

“好啊,这是好事。”毛泽东笑了,他立刻叫来了秘书叶子龙,让他联系学校。

于是不久后,邵华就到中直机关下属的刚刚成立的育英小学读书了。

看着眼前这位眉眼清秀的小姑娘,毛泽东的内心也是五味杂陈的。

邵华:视毛泽东为亲父,与毛岸青相守47年,临终前仍心系汶川灾区

青年时期的刘思齐和邵华

他知道,她和姐姐刘思齐都是早早便失去了父亲,她们的童年就和岸英与岸青一样,都是缺少父爱的。

邵华的母亲张文秋,早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和丈夫刘谦初一起,奔走在革命事业中。

张文秋怀孕后,虽然白色恐怖的笼罩愈加浓密,但夫妻俩还是很高兴的,两个年轻人憧憬着对未来的美好渴望。

刘谦初是山东人,他就给未出生的孩子取了“思齐”这个名字,意思是希望孩子长大后,能够一直思念着齐鲁大地,不忘记家乡。

邵华:视毛泽东为亲父,与毛岸青相守47年,临终前仍心系汶川灾区

50年代,张文秋(中)、邵华(左一)、刘思齐(右一)、张少林在北京

然而刘谦初却没有机会再见到孩子了。

1931年,他不幸被捕,并且很快就被国民政府反动派杀害。

所以,刘思齐对父亲的印象,更多的是他人的讲述。

张文秋后来带着女儿,辗转来到了延安。

刘思齐在一天天长大,孩子不能没有父亲,于是机缘巧合下,她又与共产党人陈振亚结婚。

1938年,他们的女儿出生了,并取名陈安云。

战争年代是没有儿女情长的,陈振亚很快就被派往新疆工作。

邵华:视毛泽东为亲父,与毛岸青相守47年,临终前仍心系汶川灾区

邵华生父陈振亚

年幼的孩子,依旧没有时间和父亲相聚,而且陈振亚在新疆期间,被当地军阀盛世才杀害。

张文秋再一次失去了丈夫,两个幼小的孩子都没能感受到父爱的温暖。

她的内心虽然痛苦万分,可并没有被这些不幸所击垮。

她很清楚,革命和战争,哪有不死人的道理。

从此以后,她将全部身心都投入到了工作之中,再也没有结过婚。

在延安,张少秋和毛泽东保持着深厚的情谊。

邵华:视毛泽东为亲父,与毛岸青相守47年,临终前仍心系汶川灾区

周恩来夫妇与毛家两兄弟

或许更为重要的是,两个幼年的孩子先后没了父亲,让毛泽东似乎看到了岸英与岸青的影子。

那时,毛岸英和毛岸青兄弟俩,虽然已经逃离了白色恐怖的上海,可他们彼时远在苏联。

自从1927年组织秋收起义并上井冈山之后,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毛泽东再没有跟孩子们见过面。

正是在这种因素下,毛泽东对孤儿寡母的张文秋在日常生活中多了一份关照。

有一次他对张文秋说道:“你两个女儿,我两个儿子,以后咱们就能结成亲家了。”

邵华:视毛泽东为亲父,与毛岸青相守47年,临终前仍心系汶川灾区

毛泽东与邵华

虽然当时是句玩笑话,但谁都没有想到,将来张文秋的两个女儿,当真都先后成为了毛主席的儿媳。

就在邵华高兴的进入小学读书时,朝鲜战争爆发,刚刚结婚不久的毛岸英旋即和新婚妻子分别,去了朝鲜战场。

这场分别,似乎一开始,就注定是有来无回的。

彼时的邵华只要有机会,就到中南海去见毛伯伯,上学后的她,看的书更多了,她还时常兴致勃勃地跟毛泽东聊所看的书都是什么。

邵华:视毛泽东为亲父,与毛岸青相守47年,临终前仍心系汶川灾区

毛岸青和邵华

毛泽东也十分喜爱这个好学的小姑娘,问她平时都看些什么书。邵华逐一地说出来,并且还说了说自己的读书感悟。

毛泽东告诉邵华,读书不能读死书,要一边思考一边读才能更有收获。

酷爱古诗词的毛泽东还向邵华提出建议,以后要多读一些古诗,对自己有好处,邵华都一一记在了心里。

在见毛伯伯的时候,邵华也经常有机会和毛岸青相见,她称呼这个年纪比他的人为“二哥”。

邵华:视毛泽东为亲父,与毛岸青相守47年,临终前仍心系汶川灾区

毛泽东与毛岸英

毛岸青也喜欢读书,但因为他身体不太好,所以日常喜欢安静的环境。

当年,他和大哥毛岸英在苏联生活了11年,从莫斯科东方大学毕业,他的俄文功底十分好。

因此回国后,他从事马列主义著作的编译。

邵华喜欢和二哥聊书,这个尚在上学的妹妹,内心充满了诸多好奇,还经常让他给自己讲苏联的风土人情。

由于在苏联呆的时间长,二哥毛岸青在和她闲聊的时候,时不时的会冒出一两句俄语,时常逗得邵华哈哈大笑。

邵华:视毛泽东为亲父,与毛岸青相守47年,临终前仍心系汶川灾区

毛泽东与邵华、毛岸青

“二哥,你已经回国了,以后要一直用汉语说话才行。”邵华不时纠正毛岸青,而且提出以后要监督他。

就这样,毛岸青这个多年养成的习惯也就改正不少了。

除了谈书,两个人日常进行最多的日常活动就是下棋。毛岸青的国际象棋下得很厉害,邵华不是他的对手,不过一旦下中国象棋,二哥又不是他的对手了。

欢声笑语中,两个人年轻人频繁地接触,感情也渐渐深厚,然而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朝鲜,毛岸英同志之墓

一年之后,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牺牲的噩耗传来。这对毛泽东的打击很大,而毛岸青对于大哥的死,似乎又勾起了无尽的痛苦往事,双重刺激下,他的病情又加重了。

无奈,在毛岸英牺牲不久,毛岸青便又去了苏联治病。

毛岸青的疾患,跟童年不幸的遭遇密切相关。

毛泽东1927年因为组织领导秋收起义,离开了杨开慧母子。不久,因为毛泽东成为了国民政府反动派通缉的对象,他的家人也遭到了牵连。仅仅三年后,杨开慧便在长沙牺牲。

杨开慧与两个儿子

父亲不在身边生死未卜,母亲牺牲,这对年幼的孩子来说是极大的心理阴影。

彼时孩子们的现实处境也十分危险,于是在党组织的安排下,孩子在舅妈李崇德的带领下,先是从长沙辗转到武汉,然后又从武汉去了上海。

到达上海后,两个孩子先是在一家铺子里当学徒。人生地不熟,再加上旧社会师承关系的不平等,两个无父无母的孩子受尽了欺辱。

于是,毛岸英就带着弟弟逃出了店铺。

他们靠着卖报纸、捡破烂、帮忙推人力车维持生计。

少年时期的毛岸英、毛岸青兄弟

彼时的上海既有国民政府反动派,也有列强各个租界里的狗腿子,他们经常遭到巡逻警察的驱赶和毒打。

毛岸青的心理创伤,就是在那个时期一点点形成的。但是年幼的孩子无依无靠,组织上一直到1936年才找到了他们。

后来经过组织的安排,当时东北义勇军司令李杜正好去欧洲考察,于是毛岸英和毛岸青,还有董健吾的孩子董寿琪,便一起随同出国了。

彼时的毛泽东已经经历了长征来到了延安,当他在延安再次得到孩子的消息时,内心是无比激动的。

毛泽东与毛岸青、邵华

尤其两个孩子的照片从苏联寄来,那时毛泽东正在生病,看到孩子的照片,他的病情立刻好了一多半。

10年的成长时间,原本是该孩子享受父爱的时刻,但为了革命,他们不得已被迫离散。

这份复杂的情愫在毛泽东的内心萦绕沸腾。

而对毛岸英和毛岸青两兄弟来说,长时间的亲人分离,两个孩子只能彼此相依为命。

所以,在毛岸青的意识里,哥哥毛岸英如兄如父。

然而随着毛岸英在战场上的牺牲,受到巨大刺激的毛岸青,病情也再次反复起来。

毛泽东给儿子的家书

彼时国内的医疗条件要差一些,因此在1951年前后,毛岸青再次远离父亲去了苏联治病。

大儿子牺牲、二儿子身患重疾,这对已步入老年阶段的毛泽东而言是一种持续的打击。

但是,他依然强忍着巨大的压力和悲痛,经常给儿子写信,安慰他耐心治疗。

那段时间,不时去探望他的邵华,觉得毛伯伯突然苍老了许多。

然而他毕竟是一代伟人,内心是无比强大的。虽然每天千头万绪,但依旧抽出时间,关心邵华的学业,和她谈论各方面的问题。

随着中苏关系的日趋紧张,毛岸青的治疗后来便在苏联终止了。他回到国内,被安排在了大连进行疗养。

联系方便了,邵华和毛岸青两个年轻人便经常写信。

邵华写信给二哥,鼓励他好好养病,鸿雁传书,毛泽东也敏锐感觉到了两个人年轻人的关系不一般了。

在与张文秋的书信往来中,他说起了这一点。

张文秋给他回信,也重新说起了当年两个人的相互承诺,虽然当时是一句玩笑话,但现在两个年轻人已经生出不一样的情愫了。

毛泽东与邵华

彼时的邵华,已经于1959年考入了北京大学中文系,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才女。

1960年1月,寒假的闲暇时光里,邵华随同母亲一同去了大连,在南山宾馆,终于见到了阔别几年的毛岸青。

不过由于邵华正在北大念书,不能耽搁学业,因此只住了短短十几天,她便又匆匆返回了北京。

此后,两个人经常书信往来,两人感情的升温,也让父亲毛泽东大为高兴。

不久,邵华陪着姐姐刘思齐再次去大连看望毛岸青,此行,她们还带来了毛泽东写给儿子的一封家书。

毛泽东与毛岸青邵华夫妇

在信中,毛泽东让毛岸青继续安心休养,听医生的意见和安排。

最关键的是,毛泽东向儿子问起了他与邵华的关系,他询问毛岸青是否有与邵华谈朋友的意思?

而且他还在信中说到,邵华是一个很不错的孩子。

毛泽东和张文秋两个家长同意,邵华与毛岸青也有此前的交往基础,因此两个人的关系迅速升温,这份感情也到了瓜熟蒂落的时刻。

1960年的劳动节,毛岸青与邵华正式在大连结婚。

这份喜庆和热闹的气氛,冲散了毛岸青内心多时的阴霾。

不过由于彼时的邵华还在北大读书,因此接下来该怎么安排,让两个年轻人有些犯难。

邵华暂时选择了休学,以便有更多的时间陪伴毛岸青。

毛岸青则建议,要不要转学到大连这边来,这样既不耽误学业,两个人也能朝夕相处。

就在邵华犹豫的时候,大连当地的领导也建议,要不要将邵华安排到辽宁师范学院继续学习。

不过邵华在一番思索后,还是没有将学籍转过来,毕竟她舍不得北大。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她暂时以病假休学的方式在大连陪伴着丈夫。

毛岸青一家参观钢笔厂

时间长了,她内心不免升起了伤感的情愫,于是将情况以及内心的想法,写信告诉了父亲毛泽东。

彼时的毛泽东正在南下视察的过程中,收到儿媳的信之后,他立刻给邵华写了一封很特别的家书:

“你好!你要养好身体,立志奔前程,女儿气要少些,加一点男儿气,为社会做一番事业,企予望之。《上邪》一篇,要多读。余不尽。署名‘父亲’。时间为‘三月六日上午七时’”

毛泽东的这封家书虽短,但却极富寓意。

晚年时期的毛岸青、邵华

他是在告诉邵华,夫妻之间应该相濡以沫,要有一种包容的心态。《上邪》是汉代民间歌谣,其中就有“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的句子。

内心所有的不快随之烟消云散。

其后在1962年春,邵华和丈夫回了北京。接下来的4年,邵华继续在北大读书。

1970年,邵华的儿子毛新宇出生。

幼年丧父的邵华,是从毛泽东一家这里,逐渐找回了家庭的温暖。毛泽东犹如亲生父亲一样,给予了她浓浓的父爱,让邵华久久不能忘怀。

毛岸青和儿子毛新宇

即使多年以后,回想起过往的岁月,邵华依旧有着“黄鹤已去楼依旧,睹物思人泪无声”的想法。

尤其在毛泽东去世后,中文专业的邵华,一直在整理、书写与毛泽东、杨开慧相关的著作。

她曾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了《毛泽东之路:追寻父亲的足迹》一书。

在邵华看来,文字是纪念父亲最好的办法。

时光流转,当邵华亦渐渐老去的时候,岁月里的记忆碎片,也就靠文字来编织了保留了。

晚年时期的毛岸青与妻子和儿子

2008年,邵华因病住院,且病情极速恶化。

生命岁月进入弥留之际的邵华,仍在牵挂着汶川地震的救援情况。虽然躺在病床上的邵华虚弱得不能说话,但依旧嘱托家人给灾区捐款。

于是,邵华的儿子毛新宇以及毛泽东的外孙王效芝,向汶川捐款10万元,毛新宇几乎拿出了家中所有的积蓄,而彼时他的工资只有4000多块。

2008年6月24日,邵华在北京301医院去世,终年69岁。

邵华与儿子毛新宇,儿媳刘滨,孙子毛东东

儿子毛新宇不无悲痛地表示,母亲弥留之际还是牵挂着灾区的情况,带着对灾区的深深挂念,带着没能看到北京奥运的遗憾走了。

一个从战争岁月里一路走来的女性,从小就不知道父爱是什么。

在成长的岁月中,是毛泽东带给了她父爱的关怀。那份阐释父心的非凡智慧,对年轻后辈的谆谆教诲之心,令世人动容。

而邵华对父亲毛泽东的思念,也从侧面让社会看到一位伟人平凡而可贵的父爱之心。

这份浓浓情谊,在岁月长河的冲刷下,将会历久弥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