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殿英盗慈禧墓是什么电视剧(孙殿英盗慈禧墓原本没人知 为何案发后指向他 原因得从绣花鞋说起)

发布:2023-02-14 23:00:10

(说历史的女人——第1166期)

我国古代浩瀚的诗山词海中,赞美贤妻的名句不胜其数,如“三日入厨下,洗手作羹汤”,“斜拔玉钗灯影畔,剔开红焰救飞蛾”,都是对贤德妻子的赞美诗句。又有民间老话曰“家有贤妻男人不遭横事”,说的就是家中女人的修养与行为方式,直接关乎丈夫的福禄寿财之运势。

而本文将要提及的这个女人,却让人眼镜跌碎了一地,绝对是个狠角色,她脚穿一双绣花鞋,临门一脚本想踢出个满堂彩儿,却不想踢出一记乌龙,直接把丈夫踢进了监狱,这还不算,还因此踢破了民国最大的一起盗宝案——孙殿英盗慈禧墓原本没人知,为何案发后指向他,原因就得从她这双绣花鞋说起。

开句玩笑,您可能会问,这是位女足吗?哈哈,当然不是,此女可是民国地位显赫的师长太太,要说她是如何用一双绣花鞋把丈夫踢进监狱的,得先从她的丈夫说起……

(一)丈夫回家探亲,包中的宝物让妻子眼睛发绿

此女的丈夫不能说混的如何风生水起,但在民国期间也算个中等偏上的角色,名叫谭温江。

孙殿英盗慈禧墓是什么电视剧(孙殿英盗慈禧墓原本没人知 为何案发后指向他 原因得从绣花鞋说起)

谭温江(1899-1969),字松艇,山东潍坊人,幼年时就读于同盟会创办的新式学堂,后随父辈“闯关东”而考入东北讲武堂,之后加入奉系军阀队伍,历任排长、连长、营长、团参谋长等职。1925年被山东督办张宗昌收编,后改编为直鲁联军第35师,谭温江任参谋长,1928年任国民革命军第12军第一师师长。

当了师长之后,因辖区在津京直隶一带,谭温江便把家眷接到北平,而本文的主角谭太太随其夫贵,自然过上了大都市的生活。

可一进京城谭太太才发现,皇城根下破落的满清贵族依然那么贵气熏天,自己虽然贵为师长太太,却在那些前朝阿哥贝勒府上的女人们眼里,依然是草根一族。女人嘛,都有虚荣心,谭太太眼看着那些依然清高不可一世的满清贵妇们,暗自下了决心:小样儿的别猖狂,有朝一日,本师长夫人会让你们刮目相看的!

1928年8月,适逢谭太太生日,丈夫谭温江竟然不期而归,突然从防区回到家中,使谭太太顿感意外,而最让她眼睛发绿的,是丈夫随手扔给她的一个包袱,打开一看,竟是眼花缭乱的一堆奇珍异宝。

谭太太八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宝贝,按理说,你总得问问丈夫这些奇珍异宝的来历吧?可她却只字不问,只是一味地把那些珠宝在自己头上比量过来比量过去,问丈夫“哪个好看?”

谭温江却十分不耐烦:“再好看也给我收起来藏好喽,千万别招摇!”然后把手里的报纸一摔,拂袖而去。

谭太太不敢违抗夫命,乖乖滴把财宝包起来,但又禁不住诱惑,取出两颗特大号的珠子攥在手里,踩着丈夫丢下的那张报纸,拿着那些宝贝奔向内宅。

可她万万没想到,假如她把地上那张报纸看一眼的话,就不会一脚把丈夫踢进监狱了,请观下文。

(二)一双绣花鞋把丈夫踢进监狱

谭温江丢在地上的那张报纸,头版整个版面格外醒目,是退位的清朝末代皇帝宣统发给民国政府的抗议书,暂且放下溥仪抗议书的内容不提,先说说这位谭太太,假如她看一眼这份报纸,就不会惹出塌天大祸,直接把丈夫送进监狱了。

话说这位谭太太,全把丈夫“收起来藏好喽”的话当做耳边风,把密下的那两颗珠子拿回房中,夜里趁着丈夫睡去,趴在被窝里拿出来把玩,这一看可是不得了,原来这两颗珠子竟能在暗处发出七彩光芒。

谭太太怀揣着珠子一宿没睡,次日天光大亮,便迫不及待地找出一双最钟爱的绣花鞋,取出针线,将那两颗珠子缝在鞋尖上,然后梳洗打扮,喷上上等的香水,穿上紧身的旗袍,蹬上那双缝上珠子的绣花鞋,带上几个丫鬟婆子,溜大街去了。

谭太太甩开健步,趾高气扬地沿着北平最繁华的前门西河沿街一通溜达,却没得到任何一个满清贵胄妇人的回头率,突然想起这珠子只在暗处才露光芒,便带着丫鬟们走进了京剧名角杨小楼创办的北平最大的“第一舞台大剧院”。

一进剧院,节目已经开演多时,剧院里灯光皆暗,谭太太脚踩缝着夜明珠的绣花鞋,拖着两缕霞光,在观众一片惊叹唏嘘声中走向二楼包房。

可她万没想到的是,被她那双五彩斑斓的绣花鞋吸引的,不仅仅是那些满清贝勒的太太们,还有民国密探。密探怎么会盯上她?让我们回过头来,再说说那份被谭温江扔下的报纸。

原来,那份报纸上刊登的是已经退位并被赶出紫禁城的末代皇帝溥仪发布的一份抗议书,抗议祖先被挖坟掘墓,要求国民政府必须交出凶手并予以严惩,并以绝食相要挟。很多清朝的遗老遗少纷纷声援,一时间舆论大哗。

挖坟掘墓实属大逆不道,民国政府顿感紧张,便在全国秘密布下天罗地网,撒出无数密探探听消息,谭太太绣花鞋上耀眼的夜明珠被暗探发现,便一路跟踪到了谭府,谭府便进入警察们的视线,成为监控对象。

谭太太逛了一天,过足了受人仰视的瘾,回到家中,便亲自下厨给丈夫做了一桌可口的酒菜,席间软说硬磨,非让谭温江把那些珠宝全部兑成大洋不可。谭温江也不是个稳当人儿,几杯酒下肚,便满口应承下来。

第二天,谭温江带着那些珠宝去了古玩街琉璃厂,找到最大的古玩店“尊古斋”,经老板黄百川的一番甄别和讨价还价,最后以十万块大洋成交。

正在谭温江怀揣支票打算离开的时候,密探带着警察闯入,谭温江与黄老板一起被北平警备司令部拘捕。

她如果不穿绣花鞋出门,丈夫就不会入狱,民国第一盗宝案也难告破。

(三)绣花鞋踢出第二脚,竟然踢破民国第一盗宝案

一脚把丈夫踢进监狱之后,蠢妇谭太太第二个没想到的是,她的那双绣花鞋踢出的第二脚,竟还踢破了民国第一盗宝案,报纸上溥仪申诉的那桩祖坟被掘案,就是当时震惊世界的“东陵盗宝案”,而当时辖管东陵的第12军第一师师长,就是她的丈夫谭温江。

谭温江被捕之后,被指所卖宝物出自东陵,他当即矢口否认,理直气壮地说:“那些宝物都是从马匪手中缴获来的战利品,拿来出变卖是为了筹集军饷……自己对东陵盗宝一无所知……”任凭北平警方用尽酷刑,老谭铁嘴钢牙就是不认账。民国政府无奈,便想拿他的脑袋削减以平溥仪为首的满清遗老们的愤怒,可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出手相救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顶头上司,国民革命军第12军军长孙殿英。

谭温江案发数日后,第3集团军第6军团总指挥徐源泉接到下属12军军长孙殿英递交了一份战报和两只箱子,战报里详细记载了一次追剿河北土匪马福田的战斗过程,和战斗中缴获的两只箱子,并列报清单。这就旁证了谭温江所卖珍宝来源问题——是从土匪马福田手中缴获的。

谭温江的供词有了旁证,北平当局也就断了杀他的念头,暂时将其羁押大牢。

但是,众所周知,东陵盗宝本身就是孙殿英一手制造的,而谭温江就是直接操盘手,他俩早已制定好的攻守同盟虽然一时无懈可击,但免不了下属走漏风声,谭温江依然命悬一线。

谭温江被羁押后,民国政府并没放松侦查力度,时隔不久,在前往青岛的“陈平丸”号船上抓获了两名逃兵,从他们身上搜出36颗珍珠,还有国民革命军第12军的胸章标志。

其中一名叫张歧厚的逃兵招供参与了东陵盗宝,当时的报纸记载了他的口供:“今年五月(公历7月)间……由军长(孙殿英)下命令,教工兵营用地雷将西太后及乾隆帝二坟炸开……我这36颗珠子就是在西太后的坟里拾的。我因当兵不易发这些财,再跟着队伍打仗去也无益,所以才由杨各庄偷着跑到天津卖了十颗珠子,卖了一千二百元钱……”

(四)“乌龙球”的最后结果,盗宝案又成迷局

逃兵的供词载入报刊,一时间舆论再次大哗,孙殿英东陵大盗的身份再也掩盖不住,而此时的孙殿英再破口大骂部下谭温江家里那个败家娘们儿也是于事无补,便拿出大量珍宝贿赂各方神圣,再加上在听证会上慷慨激昂地宣称:

“挖坟是效仿孙中山和冯玉祥,也是针对满清王朝的一种革命……”

掌权的那些民国神圣们既然拿了孙殿英的好处,就不得不为其消灾了。1929年6月,高等军法会宣布预审终结:“东陵盗案系遵化驻军勾结守陵满员,盗墓分赃。”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那个叫张歧厚的逃兵供出了孙殿英,但法庭并未采信。因为结论中的“遵化驻军”究竟指的是哪支部队,幕后主使究竟是谭温江还是孙殿英?判决草案显然含糊其辞,东陵盗宝案的元凶又成迷局。

到了1930年,中原大战爆发,蒋与冯(玉祥)阎(锡山)杀得你死我活,哪个还会顾及什么东陵盗墓案?而恰恰在此时,孙殿英竟然叛蒋,投奔了冯玉祥和阎锡山,而羁押在冯阎势力范围内北平监狱里的谭温江也因此而被释放。

谭温江被释放后,无论是冯玉祥、阎锡山,还是昔日的顶头上司孙殿英,都希望他能为中原大战出份力,在倒蒋的战场上再显身手,可此时的谭温江早已被东陵盗宝案审理过程中,孙殿英的“不讲义气”伤透了心,自己本是奉命行事,却落得个不明不白的“遵化驻军勾结守陵满员,盗墓分赃”。使东陵盗宝元凶扑朔迷离,自己当了半个冤大头。

谭温江拒绝再回军旅,从此在天津落脚,以经商为生,过起了寓公生活。新中国成立后,谭温江出任天津市人民公园管理所副所长、天津市政协委员,也是能保持晚节,最后尚能为人民服务的少数军阀之一了,于1969年7月8日病故,终年70岁。

而他那位善踢“乌龙球”的谭太太,去向就不得而知了。

(文/说历史的女人·九妹)

参考资料:《民国人物列传》、《民国最大分赃:孙殿英盗墓》等。

(此处已添加圈子卡片,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