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殿英挖了几座墓(孙殿英挖了慈禧墓后,却能多次逃脱法律制裁,他最终的结局如何?)

发布:2023-02-14 23:00:25
孙殿英挖了几座墓(孙殿英挖了慈禧墓后,却能多次逃脱法律制裁,他最终的结局如何?)

人死之后,无论生前如何,身后事总要尽量办的风光些,自古以来,我国就有着这样的习俗和传统,哪怕如今时代变革,大行火葬木葬等环保葬仪,仍然有着人执着于不少的传统土葬。从古至今,哪怕是寻常人家的白事,发送死者入土为安也多少总要带着些陪葬的小物件,更别连殉葬都存在的封建时期。

两千余年的封建历史,成百上千的帝皇王公,多如牛毛的各朝显贵,这些人的墓葬随着近现代考古学的发展,不断地被发掘出来,其规格之豪华,往往是极其奢靡,陪葬品成山,墓中数不清的各式文物珍宝,满目琳琅。

这就让一个见不得光的犯罪职业一度出现在大江南北——盗墓。这里说的盗墓可不是奇幻小说里的寻宝探秘,而是民间非法组织非法团体,在探明古墓后,对其进行的恶意盗掘,盗取古代墓葬中的陪葬文物,牟取暴利。而说起盗墓二三事,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人,他是近代盗墓潮中混的最好的一个,但也是下场最凄惨的之一,这个人就是民国军阀“东陵大盗”孙殿英。

少年丧父,行伍发家

孙殿英,字魁元,乳名金贵,生于光绪末年,是河南永城人,追溯其祖宗,他个还是是贵人之后,祖家是明代兵部尚书、东阁大学士孙承宗,只不过早已经时过境迁,传到孙殿英父亲这一代,也就是个乡里村头的小地主。

孙殿英幼时,家中虽不富贵,倒也不算贫寒,其父是个当地小地主,家中产业有些田地农户,算是自给自足的寻常小日子,孙父为人仗义宽厚,交好乡里。原本安安稳稳的小日子,在孙殿英少年时,不复存在;孙父为乡里庄户出头而和郡县里的满族旗人起了纷争,竟被腐败的满清衙门抓进牢中,当晚就在旗人的暗箱操作下冤死狱中。

父亲的冤死让孙殿英暗下决心,一定要混出个名堂,有权有财,成为逍遥快活的人上人;故此,从少年时起,他处事豪放,行侠仗义,常与市井游侠为伍,颇有任侠意气。

成年以后孙殿英行走江湖,加入了河南西部的民间组织庙道会,因为头脑灵活,处事灵活,孙殿英渐渐混成了庙道会的头目。孙殿英早有野心,只不过尚未等到机会,他掌管庙道会时肯下血本打点黑白两道,故而能顺利地贩运各种商货到上海,大赚特赚;在闯荡江湖的这一期间,孙殿英大把耗费金钱经历,广结众多流氓恶棍、军警胥吏;为他后来扯起大旗当军阀奠定了班底。

终于,1922年,时值第一次直奉战争,孙殿英终于迎来了人生中第一个大机遇,他拉着一批死忠道徒投靠了北洋直军河南部第一混成团,任机枪连连长。后来当了营长之后,孙殿英占山为王,成为呼啸山林的巨匪,扩充队伍,自封旅长,等到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时,驻豫西的北洋直军开赴前线,抓住了这个天赐良机,孙殿英直接大张旗鼓地独立出来大肆招兵买马,势力扩大至数千人,自此,孙殿英正式开始了他的军阀生涯。

投机倒把,盗墓囤财

孙殿英此人,不得不说,自成为军阀之后,投机倒把、见风使舵,前后辗转于北洋直军、北洋奉军、蒋系中央军,后来甚至做了汪伪走狗,当了汉奸,不说其手段究竟如何高明,其人这副“三姓家奴”的厚脸皮实在是无人能出其右。

然而频繁地换靠山,也让孙传芳自己苦恼不已,毕竟像他这样换过诸多山头的“奸猾小人”,投到人家麾下,人家要不要还是两回事;如此这般,就需要大笔大笔的财帛上下打点。孙殿英家底不厚,拉起近万人的混编师团,都费了好大的劲,缺钱其实一直是孙殿英这位“草根大帅”的心病。终于,缺钱缺的眼红,孙殿英打起了盗墓的主意。

一开始孙殿英也只挑些好下手的旧朝显贵的墓穴盗挖,果然,靠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孙殿英这位“摸金校尉”发了横财,队伍也越来越大,成了一股各方军政府都注目的势力。有了辗转各大势力的资财和自保的军队,孙殿英越发混的风生水起,但是钱花越多,孙殿英的胃口也越来越大;终于,为了一次捞足傍身的财货,孙殿英决定干一票大的——挖皇陵。

1928年,因为国民政府的挥师抵进和奉军的北撤,冀东地区匪盗四起,不少巨匪甚至动了和孙殿英一样挖皇陵的想法。这种良机,惯会盗墓发横财的孙大帅可不会让别人捡了便宜,于是这位已经投了国民政府的“摸金校尉”,借着剿匪的名义,前往剿抚,实则为了伺机对清东陵下手。

1928夏,借着剿匪演习的名义,孙殿英率部驻扎蓟县马伸桥,这里与清东陵只有一山之隔。随后,孙殿英带着大批的开山炸药在河北遵化成功盗陵。所盗的两座前清大墓中,一座一座是慈禧太后的定陵;另一座竟是乾隆皇帝的裕陵。

数天盗掘,据统计,孙殿英这位“东陵大盗”竟将两座清朝皇陵洗劫一空,从中拉出了三十大车的财货。

事毕败露,孙殿英这天下之大不韪之举引起全国瞩目,满人怨愤,几乎所有的满清遗族都联合起来向蒋先生上诉,纷纷要求悉数逮捕孙殿英等人,严惩不贷。

然而挖了慈禧墓乾隆陵的孙殿英,却能够仍然逍遥法外,多次逃脱法律制裁。原来,孙殿英得了他众多老上司之一的徐源泉指点,从这笔皇陵中掘出的宝藏中留足己用,剩下的巨额财宝,悉数分份赠送给各方势力的掌权人;蒋先生得了乾隆的九龙剑、何应钦得了另一把皇帝佩剑、戴笠收到了乾隆最大的两颗朱红挂珠、宋子文收到了慈禧的翡翠西瓜···据说连慈禧口含的那颗举世无双的大夜明珠都被送到了宋美龄的手里。

大笔的好处送到掌权者的手里,孙殿英也就只受了些不痛不痒的谴责,仍然逍遥法外。

1943年,抗战太行山会战中,孙殿英被日军围困,遂投降日寇,成为汪伪走狗之一,不过名望早就臭了的孙殿英为了保存羽翼也便不在乎什么忠义伦常。

1945年日寇战败投降,各伪政权解体,孙殿英回投蒋先生,成了“先遣军”的主力之一。1947年,解放军在汤阴战役大胜孙殿英,这位臭名昭著的军匪头子也就进了改造战俘营,早就已经腐朽透了的孙殿英没有好好珍惜党和解放军对他的改造教育,企图越狱失败,党组织也就对他放弃了希望。

1947年末,重病之中的孙殿英身负骂名病死在了战犯收留所。这位呼啸民国二十余年的大军阀的最终结局不可谓不凄惨,不过孙殿英凄惨的最终结局也不过是他的咎由自取罢了;毕竟“人在做,天在看”,孙殿英的恶行,早就已经天怒人怨。

文/古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