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殿英盗慈禧墓全程(民国盗墓奇案:孙殿英盗挖慈禧乾隆墓,38年前的国产盗墓电影鼻祖)

发布:2023-02-14 23:01:10

民国时期,时局动荡,许多不法之徒干起了掘坟盗墓的勾当。

其中以军阀孙殿英盗掘清东陵事件,最为震惊世人。

堪称近代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文物浩劫,作案主谋孙殿英由此得名“东陵大盗”。

孙殿英盗慈禧墓全程(民国盗墓奇案:孙殿英盗挖慈禧乾隆墓,38年前的国产盗墓电影鼻祖)

但因为当时正逢军阀割据混战的年代,东陵盗墓案背后牵涉了多方势力斗争。

导致这桩复杂离奇的盗墓案件,查到最后竟然不了了之,墓中珍宝从此失落,孙殿英更是逍遥法外多年。

1985年到1987年,西安电影厂推出了一套长达5集的系列电影《东陵大盗》,试图全景式还原东陵盗墓案的始末,被誉为国产盗墓电影的鼻祖,在当年上映后轰动一时。

《东陵大盗》

第一章:东陵惊变

1928年的夏秋之交。

河北遵化县城内,国民革命军十二军的军部内。

一位满脸横肉的军阀将领,正在为自己未来的前途感到忧虑。

此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军阀孙殿英,他人称“金丹将军”,过去以走私大烟发迹,纠集了一帮流氓兵痞,拉起了一支队伍,后来投靠了鲁系军阀张宗昌的麾下做了师长。

孙殿英为人狡猾贪婪又毫无底线,时值军阀混战的年代。

他在各大势力之间周旋,不断的投靠、反叛、再投靠,竟然一路混得风生水起。

1928年的二月,蒋介石联合了阎锡山、李宗仁、冯玉祥一起,发动了第二次“北伐”,其中一个重要的讨伐对象就是军阀张宗昌。

双方战事焦灼之时,孙殿英火线反水投靠蒋介石,算是为第二次“北伐”立下功劳。

孙殿英由此得到蒋介石的封赏表彰,摇身一变成为了“国民革命军”第六集团军第十二军的军长。但是随着战事的平定,孙殿英却遇到了新的“职业危机”。

蒋介石统一关内之后,终于腾出手来,开始对手下的杂牌军进行整编。

当时冀东一带,奉军散匪肆虐,蒋介石命孙殿英率部,开到遵化县一带驻防剿匪。

孙殿英自然不甘心自己的部队被蒋介石“吞并”,怎奈何势单力孤,根本没有与蒋介石叫板的资格,因此让他近来一直闷闷不乐,只能躺在家里抽鸦片。

这时,孙殿英身边的一位幕僚,主动建议他不妨出去散散心。

恰好孙殿英部队驻扎的地方,刚好就与马兰峪的清东陵只有一山之隔。

于是,孙殿英心血来潮,在副军长那辛庭的陪同下,带着麾下的一帮将领到清东陵游玩。

清东陵是清朝皇室历代的帝陵。

也是中国现存规模最宏大,体系最完整的帝王陵墓建筑群。

这里安葬着康熙的景陵、乾隆的裕陵,咸丰的定陵,此外还有慈禧太后的定东陵。

再加上乾隆时期是满清最鼎盛的时期,慈禧太后是满清掌权者中最穷奢极欲者之一。

因而在清东陵的帝后陵中,又以乾隆皇帝和慈禧太后的陵寝修建地最为豪华奢靡。

这天,孙殿英带着手下的心腹们,站在陵园外的山坡上,观望着眼前巨大壮观的东陵墓园。

副军长那辛庭的祖籍就在河北,祖上给清朝皇室当过礼祭大臣,父亲是清末的一位大古董商人,曾经出资支持过维新派变法,那辛庭因此家学渊源,是一位文武双全的爱国将领。

由于那辛庭熟知清东陵的历史地理情况,便担任了孙殿英的导游,为他解说起清东陵的历史来。

他告诉孙殿英,埋藏慈禧慈安两位太后的定东陵,堪称东陵最奢华的大墓之一。据说当年修建的时候,光是白银就花费了三百八十万两。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孙殿英得知东陵墓内埋藏着大批珍宝以后,邪念顿生,内心做起了盘算,如果能够挖出东陵墓内的财宝,作为招兵买马的军饷,到时就可以壮大势力,再也不用害怕被蒋介石吞并。

对于做了一辈子兵痞的孙殿英来说,珍宝无数的清东陵就是掉在他嘴边的一块肥肉。

那辛庭为人有些迂腐,他听到军长孙殿英竟然觊觎着东陵内的财宝,立刻想要劝阻对方,告诫他东陵内埋藏的都是国宝,谁若敢擅自盗墓肯定是要掉脑袋的。

那辛庭以为孙殿英会听他的话,殊不知,这位孙军长虽然当了国军的高级将领,可骨子里还是不改流氓土匪作风,人心一旦动了贪念,就再也无法遏制住了。

只是孙殿英想要在马兰峪盗墓取宝,还要解决好眼前的阻力。

他如今最大的顾忌,是自己的顶头上司,第六集团军总指挥徐源泉。

为了获得上司的支持,孙殿英来到徐源泉的司令部“哭穷”,借口说自己手下的士兵缺粮少饷。

徐源泉却是各种推脱,只是以国民政府如今财政困难敷衍他。

孙殿英见机会已到,便悄悄凑到徐源泉身边,说出了盗挖东陵古墓的计划。

徐源泉听到孙殿英的提议,也觉得是大发横财的好机会,

但他为人狡猾,因此既没有支持,也没有驳回对方的提议。

孙殿英听完心领神会,他明白上司的态度后,自然再也没有顾忌。

回到遵化县城以后,悄悄跟心腹手下商议起来,开始了一场精心策划的盗墓行动。

为了排除挖墓阻力,孙殿英通过徐源泉的关系,发布了一纸调令。

调遣那辛庭去南京,向国民政府索要军饷,借此支走这位反对他盗墓的爱国将领。

就在那辛庭离开的第二天,孙殿英对外宣布要在马兰峪开展军事演习。

七月中旬,孙殿英派部队封锁了整个东陵地区,居住于陵区附近的老百姓都被赶了出来,而孙殿英手下的大军直奔东陵的陵园。

与此同时,在遵化县城内,有一位算命道士沈晋修。

他穿着一身道袍,一直在十二军军部外摆摊算命。

当孙殿英调集人马离开县城以后,立刻引起了他的怀疑。

沈晋修悄悄逃出城外,翻山越岭来到了东陵地区,由此发现了孙殿英的盗墓阴谋。

第二章:盗墓掠宝

在军事演习的掩护下,孙殿英的军队迅速开进东陵,直奔财宝最多的定陵慈禧墓。

孙殿英一面下令,让麾下兵马在附近山谷开炮放枪,借炮火声掩人耳目。

同时吩咐手下的心腹团长张厚歧,带领工兵营进入东陵,展开盗墓行动。

工兵营的士兵手持铁镐铁铲,在慈禧墓附近各处挖土,寻找墓道入口。

奈何慈禧墓修建得极为庞大坚固,工兵营在地面上挖了一天一夜,竟然毫无所获,甚至连墓道入口都没有找到。

孙殿英怒斥手下都是酒囊饭袋,把工兵营长痛骂了一顿,限令二十四小时挖开慈禧墓。

为了尽快找到墓道入口,孙殿英让手下抓来了当地的地保,逼问墓道入口的方位。

根据地保的建议,孙殿英派人抓来了几名负责给清朝皇室守陵的老旗丁。

经过严刑拷打之后,一名旗丁熬不住酷刑折磨,交代在附近二十公里外住着一位姜石匠,曾经参与过慈禧墓的修建,他是当年封闭墓道时,唯一幸存的工匠。

这位姜石匠的经历颇为传奇。

按照过去皇家墓葬的规矩,但凡墓穴修建完成后。

为了防止有人泄露墓道入口,都会将所有参与修建墓室的工匠灭口陪葬。

这位姜石匠当年在修建陵园过程中意外砸伤,当场昏死过去,负责监工的太监命人将他弃尸荒野,却没想到,姜石匠竟然在荒山野岭苏醒了过来,侥幸逃过了一劫。

也因此,姜石匠成了目前唯一一位知晓慈禧墓真正入口的人。

孙殿英立刻命人找到姜石匠,将他绑到了东陵,充当自己的“盗墓顾问”。

害怕的姜石匠只好说出了墓道入口的位置。

工兵营长让士兵抬来两大桶硝镪水,想用侵蚀的办法打开石障。

但是墓道入口已经被多层花岗岩给堵死,石缝之间均用桐油糯米石灰浆粘锢,简直是天衣无缝,结果不仅没能打开石门,反而烧坏了几名士兵的手脚。

无奈之下,孙殿英只能动用炸药,在墓道口的位置炸开了一个洞。

等墓中的霉气放空之后,孙殿英威逼士兵下去探路。

工兵营长在士兵的腰上系着一根绳索,放他进入地宫内。

谁知士兵进入墓穴之后,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就再也没有声息了,绳索也断在墓中。

孙殿英威逼其他人继续下墓,一连死了几名士兵后,令其他人再也不敢贸然下墓。

这时,孙殿英手下的一位工兵营长建议说,墓道内可能有机关毒气,不如先放一只小狗下去。

半个小时后,放在篮子里的小狗被提上来,一切正常。

孙殿英又重金利诱,派三名不怕死的士兵一起下去探路。

狭长的墓道内黑暗幽深,即使三人举着火把,依旧伸手不见五指,透着说不出的诡异。

但他们又害怕撤退会遭到军法处置,只好壮着胆子在墓道内前进摸索。

守在地面的孙殿英迟迟等不到消息,吩咐手下继续往墓道内放炸药。

一声巨响过后,地宫的墓道口终于被炸开一个大洞。

孙殿英命令团长张厚歧带着一队士兵,用枪逼着工兵营的士兵集体进入墓道内。

他们手持火把,一步一步往里挪,越往里越阴森,越走心里越发毛。

众人通过了一段甬道,终于看到了一道高大的汉白玉石门。

站在前面的士兵因为太过害怕,恍惚中似乎看到墓门自动打开,还冒出一阵诡异的烟雾,吓得他尖叫着往后退。有士兵率先绷不住开始大喊“有鬼”,结果引发了一场骚乱。

后面的人还没看清状况,就因为前面的人的影响,跟着慌不择路地爬出墓室。

孙殿英见士兵们如此害怕,只好下令给他们配上武器壮胆。

同时又派师长谭文江带一批经过挑选的军官在后面督阵,逼着士兵们再次下墓。

他们再次回到墓道内,撬开了地宫的石门,终于见到了金碧辉煌的慈禧墓。

只见偌大的地宫内,摆放着无数的金银珠宝,黄金、珍珠、翡翠、象牙不计其数。

孙殿英手下的匪兵们早已被贪欲所吞噬,所有人一涌而出,疯狂抢掠陵墓内的财物。

有人动了贪心开始争抢宝物,导致士兵们开始自相残杀,引发了墓内更大的混乱。

狡猾的孙殿英早就命人守在洞口,一旦有士兵带着珍宝私自爬出洞口,就会被当场射杀。

如此一来,地宫内抢夺珍宝的士兵明白,即使抢了宝物也带不出去,才终于冷静下来。

听到地宫内没有动静,孙殿英一声令下,进去一班士兵,将地宫里的士兵都给绑了拖上来。

从他们身上搜出许多宝物,孙殿英当即下令将他们就地处决。

之后,孙殿英又命令心腹军长谭温江和张厚岐一起,将慈禧墓内的珍宝尽数运出,连慈禧的贴身衣物也被扒去。

可叹慈禧太后权倾一世,怎料到自己死后,会遭到被人挖坟盗墓的结局?

盗完慈禧墓之后,孙殿英又命令手下的士兵,用炸药炸开了乾隆皇帝的裕陵。

相较于珍宝无数的慈禧墓,乾隆墓更加奢华壮观。

除了金银财宝之外,墓内还陪葬着无数古代名人字画,书剑墨宝等等。

面对这些价值连城的国宝,孙殿英为首的兵痞们,却一个个显得有些失望。

他们看重的是金银珠宝象牙玉器等财物,对于这些文物字画却根本不在乎。

手下的士兵们甚至为了照亮墓室,点燃陪葬的名贵字画,作为火把之用。

就这样,东陵内的无数珍贵文物,被孙殿英劫掠一空。

第三章:千古罪人

盗完墓之后,孙殿英命令手下将这些珍宝打包装箱抬出地宫。

一共七十三箱珍宝,以运输军粮的名义拉回遵化县城。

盗完墓的孙殿英大宴群臣,与手下的军官们筹划着招兵买马的大计。

得意狂妄的他,还将慈禧墓中的金丝礼服送给自己的小妾,让她穿在身上,幻想着自己成为了独霸一方的“太上皇”。

为了能够尽快将墓中珍宝换成钱财,他吩咐团长张厚岐先带着一批珍宝,立刻乘船去日本联系买主。

又让心腹师长谭温江秘密前往北平,联系英美等外国财团买家。

但让孙殿英没想到的是,本来已经被调走的副军长那辛庭,早就对他产生了怀疑,因而在去往南京的中途突然折返。孙殿英为了灭口,本打算派人暗杀那辛庭。

好在那辛庭在随行护卫的保护下,侥幸逃过一劫。

只是等他赶回马兰峪的时候,此时的东陵早已被孙殿英糟蹋地千疮百孔。

他流着眼泪跪倒在地,发誓要追回失窃的国宝。

那辛庭回到十二军的军部质问孙殿英,居然敢私自盗挖东陵国宝?

面对那辛庭的拷问,孙殿英却早就准备好了说辞。

借口说一定是手下人因为缺少军饷,私自背着他做的,言外之意是自己毫不知情。

虽然明知孙殿英是在睁着眼说瞎话,但对方摆出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脸皮,让那辛庭无可奈何。

那辛庭担心孙殿英会将国宝转移,因此只能暗中打探国宝的下落。

而在十二军内部,也有一些将领对于孙殿英的盗墓行动表示强烈反对。

那辛庭通过自己的心腹,卫士排长郭颂出马,打探到了孙殿英的下一步阴谋。

得知张厚岐已经带着一箱财宝去了青岛,打算坐船去日本寻找买家。

至于其余的七十箱珍宝,目前都被存放在城内的关帝庙的火药库内。

孙殿英派了一队守卫日夜看守巡逻,正在等待外国买家上门。

那辛庭反复思量后,他先是匿名通知了京津卫戍司令部的参谋长朱绶光,透露了张厚岐和谭温江将要走私国宝交易的消息。

同时他又派人联系了报社,公布了东陵墓被盗的消息。

希望借助各方舆论的关注,给孙殿英施加压力,阻拦他将国宝轻易出手。

就在不久后,青岛警察厅侦缉队的队长刘清林接到命令,在码头抓捕了打算乘船的张厚岐,查获了他随身携带的一箱珠宝。

紧接着,朱绶光又吩咐警备司令部,在琉璃厂古玩街,抓捕了准备秘密销赃的师长谭温江。

两名涉案人被逮捕以后,盗墓丑闻很快曝光。

被各大报社争先报道,一时间令中外震惊,各界反映强烈。

以溥仪为首的满清遗老们如丧考妣,他们以伪满洲的名义联系南京的蒋介石,要求严惩盗墓贼,并追回墓中失窃的珍宝。

还有一批洋人打着收藏家、古董商人的旗号,纷纷来到中国企图收买珍宝,带往国外。

而在民间有不少爱国志士和团体,纷纷要求南京国民政府查明真相,严惩罪犯。

但是东陵盗墓案的调查过程并不顺利。

谭温江当时对孙殿英非常忠心,在审讯中拒不承认孙殿英盗墓的罪行,反而一口咬定珍宝是从当地土匪手中缴获的。

而这桩案件更复杂的地方在于,国民党内部派系林立。

蒋介石方面虽然迫于舆论压力,催促平津卫戍总司令阎锡山尽快破案。

奈何老奸巨猾的阎锡山,跟蒋介石一直明争暗斗,为了保存实力,根本不愿插手此事,反而试图从中获利。

至于负责管辖直隶地区的军事长官徐源泉,早就跟孙殿英沆瀣一气,一直推诿敷衍。

孙殿英秘密派手枪队扮成土匪,想要劫走被抓的张厚岐。

一场混战过后,张厚岐被乱枪打死,侦缉队掌握的赃物也被孙殿英给夺回。

之后,孙殿英又请徐源泉出面,迫使警备司令部同意保释涉案主谋谭温江。

在这种复杂的局面和形势下,东陵盗墓案的调查陷入僵局。

狡猾的徐源泉吩咐孙殿英,让他尽快将国宝脱手,并给自己找个替罪羔羊。

于是,孙殿英派遣师长谭温江举行记者招待会,谎称东陵盗墓事件为当地的土匪所为,试图欺世盗名掩盖真相。同时派心腹四处活动游说,将珍宝送给国民党高官。

孙殿英本想收买那辛庭,却遭到了对方的严词拒绝,只好将那辛庭暂时软禁。

之后,孙殿英联络上了美国商人华莱士带领的外国财团,双方达成秘密交易。

打算将手中的珍宝卖给外国财团,借此换得两吨黄金和五个师的军火装备。

那辛庭发觉了孙殿英的罪恶阴谋,他在排长郭颂的帮助下,暗中组织了一批亲信卫兵,打算抢先转移孙殿英手中的东陵珍宝。

这天晚上,孙殿英在十二军的军部召开宴会,欢迎华莱士带领的国际联合财团。

孙殿英因为胸无点墨,为了装点门面,只好暂时放出了软禁中的副军长那辛庭陪客。

宴会期间,那辛庭以醉酒为借口,提前离开了军部。

并立刻带着一帮亲信卫兵来到关帝庙,打算运走所有珍宝。

却没想到,孙殿英竟然早有防备,他在关帝庙设下了埋伏,逮捕了那辛庭。

之后,孙殿英下令将那辛庭,暂时关在关帝庙的后殿内,等宴会结束后再来处置。

正当那辛庭被困在关帝庙内无计可施的时候,大殿屋顶的瓦片忽然传来一阵声响。

数十名黑衣人突然闯入大殿内,并用迷烟放倒了殿内外的看守士兵。

为首的黑衣人是一名蒙着面纱的年轻姑娘,确认那辛庭的身份后。

割断了他身上的绳索,打算放他逃走。

电影《东陵大盗》前两部的故事到此结束,由于本系列电影长达五部,文章篇幅所限,本期为上篇,只讲述前两部的内容,后三部的故事将在下期详解。

欲知后事如何,请期待《东陵盗墓》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