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殿英之父(孙殿英当土匪挖清陵,但是没想到,他儿子却是个万人敬仰的大人物)

发布:2023-02-14 23:02:00

民国,中国历史上一段动荡纷争的年代,人才辈出,大师争鸣。同样也是一个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年代。而这位号称“东陵大盗”的牛人孙殿英却以盗卖皇家陵墓的方式火出圈。

孙殿英通过恶劣手段发家致富,凭借个人能力在乱世摸爬滚打,黑白通吃,当过土匪,也任过军阀。后人对其褒奖者有,称其只是盗窃满人皇室坟墓。唾弃者亦有,骂他盗窃文物、卖国求荣,多次配合日军作战。

孙殿英之父(孙殿英当土匪挖清陵,但是没想到,他儿子却是个万人敬仰的大人物)

然而,无论如何对其褒贬,他盗窃陵墓的行为仍旧属于损害国家文化遗产,是赤裸裸的盗贼行径,应当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他的一生也如同任何传奇故事一般,这样一个人,却有一个与之行为品德截然不同的儿子,他在后世自愿担任保护黄帝陵的重任,他就是--孙天义。

东陵大盗孙殿英

灯火星星,人声杳杳,歌不尽乱世烽火。1889年,手握当时中国最高权的慈禧太后决定撤帘归政,虽然这并不代表她交出自己手中的所有权力。而孙殿英也在一个河南的小村落呱呱落地。这样两个看起来毫无交集的人,却仍旧在历史的

波澜中波动出涟漪。

孙殿英之父孙玉林素来不学无术,游手好闲,依仗其妻苏氏及其岳丈过活,混吃等死,最终因持刀伤人,被捕入狱。而孙殿英并未发奋图强,而是将他父亲的德行学了个八成。

尽管苏氏省吃俭用送他去私塾学习,期望他能够勤学好问,考取功名,可他并未从他的父亲那里吸取教训,也没有理会母亲的苦口婆心。甚至火烧学堂,在这样日渐衰落的家庭情况下,苏氏只好携带孙殿英离开娘家,以乞讨为生。

在乞讨中,孙殿英染上了天花,虽然病好了,却荣获“孙大麻子”的称号。在他十九岁时,已经结识了不少混混和赌徒,与其称兄道弟,频繁出入赌庄与钱行,靠他的歪门邪道与一些小聪明逐渐混成了大赌棍的助手。

他对赌博很感兴趣,和其他人不同。他不只是为了钱,更多是对赌博技巧有所研究。无论是麻将牌,还是天九牌这类赌器,还是各类赌博战术,即使到了后来他担任军官时,他的办公处仍旧摆了各类赌具,不时用于把玩和品鉴。

在他的细致观察与研究下,无论什么样的牌,只要经过他的手,运用他的独门暗术,在熟悉的情况下,他永远处于不败之地,少则一场下来几千元,多则高达几万。

在这样高湛的技术下,也为他的人脉和交际铺设了一条条道路,让他结识了不少达官显贵和一些有权势的人物。而赌博也成为了他们的纽带。对于东北军、西北军及晋军的将领,他常以输钱博得这些人对他的赏识。不久他到豫西,投到悍匪手下,依靠他圆滑的处事方法,逐渐得以重用。不久后,他甚至自己贩卖制造鸦片,凭借积累的人脉销往各处,大赚一笔。

1922年,孙殿英已经混成了土匪头,不断以各种方式扩充自己的队伍。蒋介石看重其英勇杀敌的本事,遂将其收编为第六军团第十二军的军长。

1928年6月,受任剿灭土匪马福田的孙殿英率领部队驻扎在马兰峪,此地匪患猖獗,且离清朝的东陵墓极近。而马福田正是看到无人看护的东陵而产生了盗墓的想法。其实在早期清室让位初,此地是有人看守的,但随着时间推后,这里便无人看顾。

当然,既然是帝陵,内部建造也十分坚固,外围五尺设有厚墙,地宫室内布满石雕,石门上篆刻有各色菩萨立像,神态各异,惟妙惟肖。这座豪华陵墓随着晚清的没落,安排守墓的人员也死的死,散的散。

到此时,整个护陵团队也早已名存实亡。可令人难以预计的是,孙殿英在看到这雕兰玉砌的东陵时也产生了妄念。他立即派出一个团,假借剿灭匪团的名义,对东陵三十里范围内进行布控,后又以军事演习为由赶走守陵人。

为保证事情万无一失,他拜访了上司徐源泉,探探外面风声;又找到了满清遗老及当年的太监询问一些具体事迹和陵园部署;除此外,他还通知遵化县知事以装运军粮为由,为他准备了三十辆马车用于转运财物。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当夜这群拿枪的士兵既没有带罗盘,也没有看风水,只是带着炸药,不费吹灰之力炸开了这座地宫。孙殿英将慈禧太后,这位把持大清朝政数十余年的传奇人物,他的陵墓洗劫一空,各种宝物琳琅满目,金花扁镯、珊瑚佛头塔各类东珠等,皆在当晚被士兵和孙殿英带出陵墓,除此外,乾隆皇帝的陵墓也未能幸免于难。

很快,这件事并未能瞒过当局的眼睛。就在一个月后,这群赃物被卖掉、被转运出海关,以各种方式被世人所知。一路追查下,这位东陵大盗瞬间闻名全国,举国哗然。

当然,在大清皇室后人的严厉指责下,要求蒋介石严惩不贷。而中国最后一位皇帝溥仪也勃然大怒,高声立誓:“此仇不报,我就不是爱新觉罗的子孙”。可纵然他如何顿胸垂足,对于这个没有实权的皇帝说的话也并没有多大影响力。

孙殿英也早就想好了退路,他将所盗来的宝物送给当时政府机关的各个重要官员,打理好关系,最终以案件证据不足难以判决为由让他逃之夭夭。但从此东陵大盗的名声逐渐传播开来。

反戈相向卖国贼

1933年,与数万万中国人民一样,孙殿英也冲向前线,担任指挥,排兵布阵,一派宁死不屈,死守阵地之势。受张学良号召,带兵救援,在赤峰一代展开大规模狙击战。与敌人对峙七天七夜,他的名声也一夜好转起来。

时年5月,冯玉祥派人接洽孙殿英,另一边,蒋介石也有意拉拢。可孙殿英两方都不想得罪。在这样的情况下,蒋介石为防其势力过大,让他撤离了前线。转而向西北方向推进。

全面抗战爆发后,蒋介石为充填国民党军力,再次让孙殿英担任第五军指挥,在此期间,他接触到了彭德怀,也在彭德怀的悉心劝导下,与八路军友好共处,共同抗日。

可令人没想到的是,他是一个“三姓家奴”,与之合作的竟然还有日本人。他并不是正规军,更没有什么荣辱感,为了左右逢源,竟然在军中设有三个招待所,用于同时招待国军,我军和日寇。

1943年,太行山一战,孙殿英遭日军包围,为保命他果断投降,并配合日军对我军多次作战,不可不谓之汉奸。在日本投降后,这个臭名昭著的卖国贼却再次被蒋介石请回纳入麾下,而他也“不负众望”做了个倒戈的墙头草。

然而时局多变,1947年刘邓大军发动豫北战役,痛击国民党,势如破竹。这样的情形下,孙殿英再次立于尴尬的境地,一边蒋介石声称会派支援部队帮他度过难关,只要他坚守好阵地;

而另一边刘伯承劝说投降,期望达成和平解放。思前想后,他做出了决定,负隅顽抗抵挡解放军,以求蒋介石的信任,派遣援兵来助他渡过难关。但这次他走错了棋。

在解放军穷追猛打下,很快孙殿英部队受困于汤阴城,但蒋介石的援兵却久久未归。在多次发报求援下,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沦为一枚弃子。此时他试图发挥他的墙头草本领,再次投降,却被我军一位营长认出他,并痛斥其汉奸行径。

孙殿英最终入狱,但在解放军的“优待战俘”政策下,他并未遭受太多痛苦,并放下了戒备。但好景不长,他的身体在经年累月吸食鸦片的情况下,早已不

堪重负。

离开人世前,孙殿英对着身边人喃喃道:“我这一生,做过太多坏事,对不起民众,对不起共产党。共产党宽宏大量,不计前嫌,真比国民党好太多了!”随后,这位沉浮一生的传奇人物最终因为毒瘾发作和器官衰竭,潦草的在看守所中结束了一生。

温和君子孙天义

孙殿英一生妻妾成群,前后娶的老婆也有数个,但仅有一个儿子--孙天义。这个孩子的出生,让老来得子的他欣喜若狂,也无比疼爱。在多番考量中,为保其子不再重蹈覆辙,他将这个孩子交由孙殿英的第二位夫人刘清贞,也就是孙天义的生母抚养。

刘清贞悉心教导他,给他灌输着正确的三观,培养他良好的品德和独立自主的能力。受父亲那些恶劣事迹的影响,幼时的孙天义时常遭受同龄人排挤,并多次被嘲笑,这让他深受打击,好长一段时间将自己锁在屋中,不愿出门但刘清贞知道后,温柔地劝慰道:“你是你,你父亲是你父亲。他的功过与你无关,只要你肯付出努力,一样可以成为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

这位优秀的母亲言传身教,定下家规--不动任何一件东陵宝物。并在后来,捐献了自己北平的五处房产和悉数财物。在这样的熏陶下,孙天义逐渐肯接受自己,并发奋图强,笃行不怠。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当时北平著名的四所大学之一----辅仁大学。

在后来的动荡时期,他虽然遭受过不少不公正对待,却仍未放弃语言专业上的研究,并在劳动中实现了思想的升华。在平反后,他受任担任西安外国语学院教授和院长,以自己渊博的专业理论知识和严谨的研究态度,博得了师生们的尊敬。

在此期间,他致力于同国外几十所知名大学交流合作,并大胆开设多门应用型专业,为西安外国语学院争取到了世界银行贷款。在他的努力下,学院也成为了陕西省高等教育改革的试点单位之一,并完成了于原陕西省外国语师范专科学校的合并,在他的努力下,完成了一系列辉煌业绩。

1959年,他同友人前往黄帝陵,在一片纷扬的黄土中,那片葱绿的四野涌入眼帘,那就是黄帝陵,那是中华民族的根脉,这一切在历史长河中静静伫立着、沉默着,书写着由坚石雕刻的历史,但走到近处却又那么荒凉破败。就在那时,孙天义决定要守护黄帝陵,并开始了募捐资金来修缮黄帝陵的行动。

陵园荒凉太久,破败不堪。祭祀场地也不甚宽敞。关于黄帝陵的修建,早就多次被海内内外华人提起,受多方面因素限制,在1992年才正式确定对黄帝陵进行保护与整改。

同年,陕西省成立了黄帝陵基金会,孙天义接受任命担任黄帝陵基金会会长.在这之后,他游走于社会各界,为修建黄帝陵募集资金,并保障与制定资金管理机制,确保所有资金只用于黄帝陵修缮与保护。

孙天义与之父亲这样截然不同的一生,不禁让人慨叹。在后来的采访中,就盗墓一事,他回答道:“父亲盗墓这一行为确实给国家造成了极大损失,确实罪不容诛,也正是因此,让我意识到总计肩上保护文物的重任和责任感。我身为儿子,理应替他的罪孽还债。我只求在活着的时候,追回父亲所有的赃物还给人民。”

人的一生关键的就那几步,特别是在年轻时。人生如棋,落子无悔。这对结局迥乎不同的父子在关键路上做出的选择不同,也造就了不同的结局。正如外国作家弗罗斯特在诗中写道:“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从此决定我一生的道路。“因此大家在做出选择时要坚守好本心,不受他人和一时利益的影响,每条路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