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殿英跟张作霖谁厉害一点(四十军棍的代价:只因打了孙殿英,十几年后险被灭门的亳州姜氏)

发布:2023-02-15 00:00:30

提起“东陵大盗”孙殿英,想必都很熟悉,略微听过些民国史的都知道孙殿英的“杰作”,那就是盗挖东陵,愣是把个大清国太后慈禧老佛爷从棺椁中拖了出来,还把老佛爷一身价值连城的寿衣被剥了去。

虽然现在有些憎恨满清的朋友对孙殿英持好感态度,并且有人将其视为汉人中的英雄,其实孙殿英这人真的不咋地,说白了就是个左右摇摆的三姓家奴,做过土匪,当过军阀,干过汉奸,替老蒋卖过命……总之谁给的好处大,他就跟谁,这种人不能算英雄,连枭雄都不能算,充其量算了军痞。

孙殿英跟张作霖谁厉害一点(四十军棍的代价:只因打了孙殿英,十几年后险被灭门的亳州姜氏)

孙氏除了干下盗挖清东陵的勾当外,还有件较不为人知的杰作……

这事出自《孙殿英小传》之中,曾经有跟随过他的副官将跟随其身边之时的所见所闻讲述出来,后人根据其口述,写下《孙殿英小传》,不过这套书目前应该只有繁体版,笔者偶尔在旧书市场发现,花了几元钱买回家,品读过后,颇有些趣味。

孙殿英年少家庭贫困,其父因殴杀旗人下狱,死于狱中。孙殿英自小性格顽劣,死了父亲之后欧,更加失去管教,因为更加好斗,七岁入私塾,常与同学斗殴,不久缀学与市井为伍,精于赌技,颇有游侠之气。因为父亲死在旗人手中,孙殿英打心底也挺痛恨旗人,这是否与他日后盗挖东陵,我想也没多大干系。他盗墓是纯粹是为了凑军费,不过打出的幌子确实“驱除鞑虏”。

孙殿英成年后初投姜桂题之毅军(当时淮军的一支),但因其聚赌被营官姜桂欣(姜桂题之亲弟)发现,而责打四十军棍。这四十军棍差点没把孙殿英活活打死,伤好之后,他愤而离营。并且留下狠话,将来有了能耐,必定回来收拾姜氏兄弟。这事后来他还真干成了,而且干的有些太损了点。

孙殿英出走后,在河南、安徽一带聚众为匪,走私贩毒,牟取暴利,这便是他人生中当土匪的美好时光。不过这事没干过久,就因贩毒被吴佩孚通缉。

孙殿英带了一众兄弟,多次加入地方势力,但此人反复无常,亦匪亦兵。没一处能待得久,后来在豫西镇守使丁香玲辖下任机枪连连长时加入“上仙庙会道”(以道教为外壳,实为拉帮结派的黑社会),孙殿英在此地如鱼得水,逐渐声势渐大。

这段期间,孙殿英彻底把那四十军棍的仇报了。时年正逢奉系张作霖联合直系吴佩孚准备进攻盘据河南的冯玉祥之时。战事一起,孙殿英为避开双方兵锋率部窜往信阳,再沿豫皖交界东下,孙殿英这些人没有后援和资助,沿路之上全靠抢、掠财夺色,干了不少坏事。许多地痞无赖一见有这种好事,纷纷加入其中,孙殿英部众迅速膨胀至六千多人。

孙殿英领着这些兄弟投了河南督军赵倜的镇嵩军。不久后,冯玉祥打了的国民三军胡景翼部打了过来。孙殿英一见势头不好,立马转投胡景翼部。其后冯玉祥被各路奉、晋、直三方军阀围攻之时,命国民三军入陕,孙殿英不愿入陕,率部千余人脱队流窜于豫西。

同年十二月,孙殿英窜入安徽地界,途径亳州之时,孙殿英想起十几年前被姜桂欣打了四十军棍的往事。孙殿英心说报仇的机会来了,此时姜氏兄弟均已作古,但姜氏家族仍居于亳州。而且家大业大,正好抢上一笔。

孙殿英率部立即攻打亳州城,并且下令,城内所有物品、不论是财宝还是女人可任由士卒抢夺。亳州守军本来不多,一见孙部作战勇猛,赶紧溃逃,孙氏率众进入亳州城。这下亳州城居住的百姓可遭了秧。

孙部千余人如饿虎扑羊冲入亳州城,而后大肆抢刼,城中百姓不管财物,还是女眷都落入孙部官兵手中。一时间,亳州城内哭声连天,乱做一团。当然,受祸最惨的莫过姜家,孙殿英带人闯入府中,命士兵将姜氏一族男丁不论老幼全数捆绑吊起一通殴打,不少人当场打死。而那些女眷更是惨烈,孙殿英一声令下,这些女子系数被孙部奸污。并且一连数日不止。

好在安徽督办陈调元从败逃的亳州守军口中得知此事,要不然姜家非被灭门不可。陈调元急调二十营重兵于几日后团团围住亳州城。孙殿英眼看数倍兵力这次,不敢与之开战,遂使出土匪本色,将姜氏成员并亳州大户约二百余人押上城墙,威胁陈调元如敢放一枪就杀一人。果然,陈调元不敢攻城,双方在僵持二十几天达成协议,允许让出西北角让孙部撤离。

孙殿英何其狡猾,临走时挟持两百多多人质做护身符,人质家属为了家人安全,沿途又是送粮又是送钱。孙殿英进入山东地界后依约释放人质,自己没费一兵一卒,还赚了不少钱,这个仇报的太值了。

但对于姜氏家族来说,姜桂欣当年这四十军棍打的代价可太大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