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殿英后来是什么死的(“东陵大盗”孙殿英之死)

发布:2023-02-15 00:00:33

1928年夏,时任国民革命军第十二军军长的孙殿英,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东陵盗宝事件,把慈禧墓中的陪葬品劫掠一空。盗宝事发之后,京津一带满城风雨,报纸上连篇累牍地刊登谴责文章,要求严惩元凶。孙殿英为了脱罪,多方奔走,将慈禧口中那颗硕大罕见的夜明珠,送给了宋美龄;那对翡翠西瓜送给了宋子文。

孙殿英后来是什么死的(“东陵大盗”孙殿英之死)

那么,孙殿英后来怎样呢?原来他被俘虏了。

1947年春,解放军围攻河南汤阴,孙殿英据险抵抗,5月1日,解放军攻占汤阴,孙殿英被俘。当时参战部队中有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六纵队十八旅五十三团,俘获孙殿英的,正是该团三营营部书记武英和九连连长杨靠山。

据参战的指挥员尹萍回忆:在攻打河南汤阴时,十八旅五十三团作为纵队总预备队,承担撒网堵截逃敌的任务。五十三团三营营部书记武英见躲藏在关镇石家庄村的敌人还没动静,有些焦急。他就和九连连长杨靠山一起向营长王雨亭请示,想趁着夜色先摸到前沿看看。我听说了这事,就赶快跑步到三营去。见到王雨亭,就质问,为什么部队不跟着上去?王雨亭说:‘团长命令我营在这里撒网堵截逃敌,部队上去了,如果敌人从这方向突围跑掉,谁负责任?’我说赶紧派人跟上去,出了问题我负责。王雨亭听我这么说,就把七连、九连交给我,我就带着两个连迅速插进石家庄村。”

这时,武英和杨靠山早已摸到村边,爬上了一堵高墙的墙头,放眼望去,村里的敌人虽然不少,但乱糟糟的,随时都有逃跑的可能。两人商量了一下,认为回头再找部队肯定来不及,干脆现在就去收拾敌人。但他们也明白,凭我们之力对付这么多人,无疑是以卵击石。武英点子比较多,决定先找到指挥机关,擒贼先擒王!武英眼尖,一眼就看到一个大地堡,有很多电线从里面伸出来。摸到地堡边往里一看,还有些军官模样的家伙围在那儿。武英右手提着驳壳枪,左手举着手榴弹,一个虎步跃上地堡顶,大喝一声:“缴枪不杀!”杨靠山动作也不慢,紧跟着大喝一声“缴枪不杀”。喊操喊惯了的杨靠山声音更大,吓得地堡里面和周遭的敌军魂飞魄散,呆若木鸡。

一个副官模样的家伙钻出地堡,夜色中,他没看出我方到底有多少人,战战兢兢地回到地堡,不一会儿带出几个高级军官。为首的是个又高又胖的家伙。那家伙一钻出地堡,气势就和别人不一样,他一见共军原来不过两个人,右手就伸向大衣口袋。武英眼疾手快,一个箭步上前,用枪顶住他的胸口,并从他大衣右边口袋里掏出一把美制左轮手枪。一问,他原来正是孙殿英!

这时,杨靠山也上前缴下孙殿英的副司令和参谋长的枪。武英用枪逼着孙殿英,迫他下令手下都放下武器。孙殿英的部队早就不想再打了,纷纷钻出掩体,扔下枪,这时再细看人数,居然有近千人!

武英和杨靠山,双人双枪,逼住孙殿英及以下的高级军官和卫兵。两人想想不放心,再次搜身,又从孙殿英的袖子里搜出一把枪。这个时候,尹萍带着两个连的战士上来了,武英和杨靠山才松了一口气。

孙殿英被抓住了,他随身携带的物品中,到底有没有翡翠西瓜呢?尹萍坚定地说:“没有,绝对没有,那些书上写的都不对,就是蒙人的。我亲自检查了所有的缴获物品,根本就没有见过什么翡翠西瓜,那么名贵的文物,如果我见着了,不会记不得的。只有那把据说是三国时期赵云赵子龙的宝剑,确实存在,但也不像那些书上说的那样。有的书上说孙殿英投降的时候把剑握在手里,有的说是收在一个大箱子里。事实上那把宝剑是由孙殿英一个侍卫斜背在身上的,就像现在武打片上那些人背剑的姿势一样,剑的外面没有任何东西。”

尹萍接着说:“有人可能会问,也许真有翡翠西瓜,会不会是我偏巧没有看到呢?但只要东西在,总是会有消息传出来的,我就听到很多干部和战士在议论那把赵子龙的宝剑,但从未听任何一个人提过翡翠西瓜的事。我还听说,审讯时,孙殿英交代了东陵盗宝的一些事,比如为了摆平一些刁难他的人,他送了很多东西,其中就说到了玉石西瓜,说送给蒋介石身边的人了。不知道这玉石西瓜,是不是就是你问的翡翠西瓜。

共产党念及他抗战时期的英勇表现,对他非常宽待,特地批准他带一名卫士照顾其生活。孙殿英劳动比较积极,但后来就不行了,甚至一度企图越狱,未得逞。由于孙殿英感到彻底失败,精神沮丧,整日抑郁寡欢,加上他吸食了几十年的鸦片,患上了当时属不治之症的烟后痢。共产党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为他求医治病。这种人道精神和宽大为怀的行动,深深触动了他的心。在病危之际,他忏悔说:“我过去做了许多坏事,对不起民众,对不起共产党。共产党宽宏大量,不计怨仇,比蒋介石不知好多少倍啊!”这年秋天,身患多种病症的东陵大盗孙殿英病重死去,结束了他的军旅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