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殿英盗乾隆陵墓是哪一集(孙殿英盗窃东陵墓始末)

发布:2023-02-15 00:01:41

这事儿发生在1928年初夏。事发地点大家都不陌生,哪儿呢?河北蓟县马兰峪一带,也就是俗称的东陵。

孙殿英盗乾隆陵墓是哪一集(孙殿英盗窃东陵墓始末)

我们知道,这里是清朝几个皇帝的墓地,其中有顺治、康熙、乾隆、咸丰、光绪等,除了他们之外,还有慈禧。

对于盗墓者来说,此处无疑是一块流油的大肥肉。随便咬一口,滋润很多年。那么,真有人敢下手盗墓么?要知道,盗墓,掘人祖坟,在中国旧时代是极大的罪恶,跟骂人的八辈子祖宗差不多,更何况东陵是皇家墓地。

然而,鸟为食亡,人为财死,亘古不变。巨大财富的诱惑,往往使人精神疯狂,铤而走险。东陵墓被盗了。

盗墓的准确时间是1928年6月,人称“大麻子”孙殿英。此人毒贩子出身,早年制造贩卖毒品,后来当过土匪,最后混入军阀部队。混就混吧,要命的是,他继承了三国吕布的品质,反复无常,见利忘义,有奶便是娘。先后投靠过张宗昌、蒋介石、阎锡山、冯玉祥。今儿帮着这个打那个,明儿就可以翻脸不认,倒戈一击。1927年秋的时候,孙殿英率部在河南卫辉、滑县一带和冯玉祥率领的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交战。结果孙殿英部大败,带着残兵败将逃窜到天津南仓一带。这时的他,走投无路。然而,这个时候,蒋介石收编了他。孙殿英最擅长的就是投机,对蒋的招抚自然是求之不得,立刻投靠。

从此,孙殿英成为了国民革命军的一员。

1928年初夏,孙殿英率部在河北蓟县马兰峪一带驻防。在当毒贩的时候,孙殿英就听人说起过,东陵慈禧墓里金银财宝无数,少说价值也有八百万两白银。

八百万两白银,白花花的,孙殿英没见到,眼睛就红了。这笔财富以前不敢想,觉得是梦,遥不可及。现在不同了,它就在眼前,就在脚下。搁嘴边的肥肉不吃,那全然不是孙殿英的风格。可毕竟是打劫皇家墓地,不能明目张胆。

于是,孙殿英以在东陵一带进行军事演习为名,在东陵四周拉上了警戒线,派士兵拿枪守卫,严禁附近居民靠近。意思很明确,谁敢靠近,吃俺老孙一枪。如此一来,自然掩人耳目。孙殿英便命令工兵营开始盗墓。知道了吧,工兵不仅仅是会挖地雷,还能掘墓。

这工兵营长叫颛孙子瑜。挺乐意接受孙殿英交给他的这份差事。怎么呢?油水大啊,很容易就可以给自己捞点。因此,颛孙子瑜的工作热情相当高。孙殿英又派了他的亲信谭温江去监视。

安排妥当,颛孙子瑜率领的工兵营就开始挖墓了。可一开始就遇到了麻烦。怎么呢?他们最先挖的是慈禧墓。墓口是找到了,可找不着通道。也就是说,他们需要一张地图,按图索骥方能继续。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慈禧墓的墓道途径并没有留下地图。但贼有贼的办法,找不到死地图,却找到一张“活地图”,就是建墓时侥幸存活的一个石工。颛孙子瑜对这个石工又是威胁又是利诱,软硬兼施,撬开了石工的嘴,得知了墓道的途径。

然而,进入墓道又被一扇巨大的石门挡住,除非将石门炸开,否则根本无法进入。但炸也不行,一炸,声响巨大,东陵附近的人都能听到,做贼心虚的人忌讳这个。怎么办呢?用硝镪水侵泡吧,可这种侵蚀的办法收效甚缓,打开门要等很多年后。还是建墓的石工有经验,说在门上钻开一个洞,先进去一个人,把顶门的石磙子挪开,这样才可以拉开石门。

果然,按照石工的办法,石门被打开。而打开一道门,发现还有一道门,颛孙子瑜率领工兵以同样的方法一连忙了三天,打开了四道石门,这才进入墓道。

穿过墓道,在停放慈禧的寝宫里,他们打开了慈禧的灵柩,发现慈禧的尸体并未完全腐烂。灵柩内外有许多珍奇物品,被抢劫一空。连慈禧的尸体都被剥了个精光。颛孙子瑜在谭温江监督下干完了全部事情。财宝装了整整五只大皮箱。

这时候,孙殿英已经从蓟县来到了墓地。谭温江将打了封条盖了章的皮箱送到蓟县军部。孙殿英面对五箱子珍宝,喜出望外,心中感激清王朝八辈儿祖宗。但他并没有满足。盗窃慈禧成功,接着,孙殿英下令继续挖掘乾隆墓。

这乾隆墓比慈禧墓更堂皇。史书记载,乾隆墓的建造费用高达300万两白银。也是四进石门,由汉白玉砌成。八角形的寝宫和故宫的中和殿一样大。有了盗窃慈禧墓的经验,这一次,颛孙子瑜等人很顺利就打开了乾隆墓,又劫取很多罕见的金银财宝。其中有书画、古玩,钻石,还有当时东南亚各国进贡的佛像、佛珠等等,眼花缭乱。

完美得手,孙殿英带着这一堆宝物,火速逃离盗墓现场,将部队转移到延庆县。

说起来,孙殿英盗窃东陵墓也是神不知,鬼不觉,以至于东陵墓被盗数月之久也没人直到。直到几个月后马兰峪的满族人才偶然发现,他们立刻向当局报告。慈禧、乾隆两墓被盗的消息这才传出。

孙殿英盗窃东陵墓—一这条骇人的新闻,在全国报纸上刊登。

此时孙殿英意识到情势的严重。如此一大笔财产独吞显然是不可能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可你要是只饱私囊,不等上天惩罚,别的贪心人就得诛灭你。

在此之前,有人报告孙殿英,说他的参谋长赵瑶昆要向上司告密盗墓一事。孙殿英得到这个报告,立刻派人暗杀赵瑶昆这个祸患。

然而,杀了赵瑶昆,并非万事大吉,孙殿英还面临两方面的威胁。

第一,末代皇帝溥仪得知了盗墓一事。他召集了罗振玉、郑孝胥和宗室等人,向国民政府提出抗议,要求国民政府逮捕罪犯,给予严惩。并且收回墓中被盗的所有宝物。因为清王室逊位时和国民政府有约定,要保护故宫和陵墓。如今陵墓被盗,国民政府当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第二,孙殿英面临销赃的问题。这么多珠宝、古玩,总不能只摆在眼前看看,握在手中把玩,还得换成钱。销赃自然就会引起警方的注意,盗墓事件在报刊新闻未登出时,孙殿英派人在北平秘密出售一批珠宝。北平侦缉队的反应很快,将买卖双方一起逮捕,连人带赃物都送交平津卫戌司令部。孙殿英的亲信谭温江也被当局扣押。

孙殿英真的慌了。盗窃来的珠宝就像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爆炸,将他炸得粉身碎骨。他不能坐以待毙,好不容易弄到一笔巨大的财产,没好好享用,说什么也不甘心。他必须想辙,让自己度过这个难关。

孙殿英和他的谋士商议对策,认为独吞财宝是不可能的了。必须花费大量的财物去疏通关系。最后,孙殿英决定,将财宝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去疏通平津卫戌司令部的关系,一部分疏通国民政府方面的关系。平津卫戌司令部的司令是阎锡山,这财宝当然是送给他。国民政府的关系比较难,要好办多了。去南京,把财宝送给宋美龄,她是“第一夫人”。如果她肯帮忙求情,事情就备好礼物,孙殿英分别送给阎锡山和宋美龄。

宋美龄在励志社接见了孙殿英。看到孙殿英为自己准备的礼物,有大夜明珠,翡翠西瓜,还有翡翠白菜和一些金银珠宝。宋美龄收下了这些贵重的自己非常喜欢的礼物,表面上没有说什么,可她收下礼物,就说明已经答应为孙殿英说情了。

疏通关系的行动应当说是很顺利的,可孙殿英还面临的一个难题,就是溥仪方面。这方面送礼物是不行的。总不可能说我挖了你家祖坟,再把坟墓里的财物送给你。更让孙殿英想不到的是,他在南京向第一夫人宋美龄送礼时,溥仪派去的人也在南京。以张继为首的监察委员们,强烈要求国民政府惩治孙殿英。例举的罪状和理由很充分——

第一,孙殿英纵兵盗窃清帝后陵墓,是破坏清王室和国民政府已订的协议。国民政府丧失了信誉。

第二,破坏古墓墓室和慈禧的尸首。盗墓时,工兵们将慈禧的尸首剥了个精光。墓室被打开后,尸体就泡在雨水里。乾隆的尸体腐坏,只剩一副骨架。两处墓地的陪葬品均被洗劫一空。面对这个情景,溥仪既悲痛又仇恨,发誓一定要报此仇,否则枉为大清子孙。

然而,事情的结果,让溥仪绝望。孙殿英疏通关系的行动起了很大的作用。他本人竟然没有受到任何制裁。其中宋美龄当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还有平津卫戌司令部的司令阎锡山。他装模作样地组织军法会审,还派出商震为审判长,提审孙殿英的心腹亲信谭温江。

军阀搞军法,原本就是扯淡的事儿。这场所谓军法会审有名无实。完全是做戏。谭温江像受了委屈一样,没有受到任何惩治,反而被阎锡山给予特殊的优待。

沸沸扬扬的孙殿英东陵盗墓案,在全国轰动一时,结果却是不声不响地烟消云散。被逮捕的谭温江到后来居然被释放了。因为阎锡山有求于孙殿英,所以做个顺水人情,派北平宪兵司令楚溪春将谭温江送到车站,保送回家。

一个军阀,一个土匪,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兵匪一家亲,不分彼此。

案子不了了之,孙殿英这下该万事大吉,享用手头留下的宝物了吧?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孙殿英虽然是狼,也不过是一头孤狼,他身后还有一群藏獒呢。你盗墓所有的财宝报上都登了,谁都知道,谁都想占为已有。何况,你这是一笔不义之财,不占白不占。

孙殿英深感不安,他屁股底下压的不是财宝,而是一团烈火。如不及时解决,迟早引火烧身。于是,他把剩下的宝物委托给军需处长李德禄,让他带着宝物到上海去出手。李德禄带人去了,在上海公共租界的共和旅社里和买主洽谈。哪知道全部宝物在一夜之间被盗,这就是名副其实贼吃贼。至于这背后的贼是谁,无从所知。

至此,孙殿英手里财宝仅剩一点点,后来他又交给包头的晋军旅长田海泉保管。再后来,田海泉声称所有宝物不幸遗失。是遗失还是侵吞,只有田海泉自己才清楚。孙殿英没有办法,他不能追究,没听说过一个贼跑到警察局里说:有个贼把我盗窃的东西给偷了。

就这样,孙殿英冒着巨大风险,疯狂盗东陵墓劫取来的财物几乎全归了别人。自个儿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还饱受惊吓,坐立不安,好歹保住了性命。人就是如此,没钱的时候想富贵,富贵了就被人算计,心想只要能保住命,钱算个什么。

东陵墓被盗一案,也不单单是孙殿英的贪婪。咱们从中也能看到乾隆时期的腐败,国民政府高层的腐败。这桩盗墓案带出的不是一个历史罪人,而是多个历史罪人。只不过,他们的历史罪行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罪有应得”这句话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个诅咒或者预言,而不是法律的制裁。就拿孙殿英最后的结局来说,他并不是被谁枪毙的。抗战胜利后,孙殿英以黄金和乾隆的白玉扳指、周代铜鼎等物品贿赂国民党第三十一集团军总司令王仲廉,得到第三纵队司令的官职,在豫北一带驻防。到了1947年,孙殿英部被解放军包围,双方激战数小时,孙殿英部被歼灭,孙殿英本人被俘,同年,他在河南汤阴县患病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