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殿英和张学良谁大些(东陵大盗孙殿英,为何兵力占优,却在“宁夏之战”中败给马鸿逵?)

发布:2023-02-15 00:02:21

说起孙殿英,大多数人对其的认知停留在“东陵盗宝”上,而很少有人注意到他作为地方割据军阀的身份。从一个土匪再到民国割据一方的势力,他的一生也是传奇的很,假如当初在“宁夏之战”中,他要没输给马鸿逵,或许中国又是另一种情形。那么心心念念一心想占据西北为王的孙殿英,为何在兵力占尽优势的情况下,却输给了青海地方军阀马鸿逵?

孙殿英和张学良谁大些(东陵大盗孙殿英,为何兵力占优,却在“宁夏之战”中败给马鸿逵?) 孙殿英其人的发迹史

孙殿英,河南永城人,少有侠气,颇有古时游侠之风。长大后,由于地方不容,遂投奔了豫西嵩山巨寇“仁义老张平”,不久便混为一个小头目。

民国后,他先是带着一批土匪投奔了驻扎在河南的毅军,成为豫西镇守使手下的一名连长。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中,他奉命开赴前线,后来直系战败,他趁机拉出两个连叛变为匪,以“毅军旅长”和“庙道会会首”自称,招兵买马,扩充实力,短短几个月就成为拥军两三千人的一方大势力。镇嵩军将领憨玉昆将其收编,成为独立领兵的混成旅。

1925年春,憨玉琨与胡璟翼爆发大战,战败后自杀,孙殿英又改投国民军孙岳部任旅长,后又率部到山东投靠张宗昌,获得大量的枪弹补充,成为张宗昌、褚玉璞直鲁联军的师长、军长。1928年秋,张、褚直鲁联军在蒋介石进行的第2次北伐战争中战败,孙又投靠国民党。

1930年春,中原大战爆发,孙被阎锡山、冯玉祥委任为第5路军总指挥,兼安徽省主席。孙率部挺进皖北,死守亳州百余天,牵制蒋军10余万人。中原大战阎、冯失败后,孙率部撤至晋南一带,被东北军张学良部收编为师长,后升任陆军第41军军长。

1932年冬,日军谋侵热河,孙殿英被张学良委任为华北第9军团总指挥,率部挺进热河,布防于赤峰、围场一线,与日伪军激战半个多月,孙殿英不仅实力未损,还收编了汤玉麟部3个多旅和其他一些义勇军武装2万多人,兵力迅速扩充到6万多人。

热河抗战后,孙殿英率部退入察哈尔东部,后移沙城,控制了京张铁路咽喉,遂成为各派军阀竭力争取的对象。何应钦曾以察哈尔省主席为饵,令其进攻察哈尔抗日同盟军,但在冯玉祥的劝说下拒绝接受,保持了中立。

可以说,孙殿英的发达,是不断投机的结果,而蒋介石想借其绞杀抗日同盟军不成,遂想出了“驱狼吞虎”之计,任命其为“青海西区屯垦督办”,孙殿英为了取得休养生息的根据地,遂在1933年7月率部离开察哈尔,前往宁夏。

孙殿英对西北“马家军”的攻伐计划

孙殿英到达五原、临河地区后,发现自己上了何应钦的当。他处在这个地方,南临黄河,北是大漠,地域狭小,根本不能对盘踞在宁夏和青海的以15路军总指挥马鸿逵为首的西北本地军阀展开攻势,而且蒋介石循马家之请,电令孙殿英停止入青。这样一来,使得孙殿英进退维谷。

为打破困境,摆脱不利局面,孙殿英特邀红军特科北方负责人南汉宸为顾问,与陕西杨虎城、甘肃邓宝珊、山西阎锡山等人联络,策定了西北大联合的作战计划:

  • 孙殿英部以去青海为名攻取宁夏;杨虎城部挺近陇东地区;邓宝珊驻守甘肃牵制马家军主力。
  • 阎锡山则提供枪支弹药、粮食补给等。
  • 事成之后,以杨虎城为“盟主”,建立西北民主政权。

谁想到孙殿英制定的这套“明攻平罗,暗袭银川”的作战方案,竟然被自己的一个回民团长卫曰功悄悄透漏给了马鸿逵。鉴于孙殿英当时有兵力八万,而自己才仅仅三万兵力,马鸿逵准备稳扎稳打,逐步后撤到宁夏,专守银川周围。

而蒋介石为收渔翁之利,派胡宗南的第一师进驻了景泰,而阎锡山手下大将傅作义也布防在包头以西,静观局势变化。

劳师远征,孤军冒进陷入绝境,“宁夏之战”败局已定。

1934年1月13日,孙殿英部遭遇马鸿逵部,孙殿英派出了步、骑、炮兵混合部队向马鸿逵部展开进攻。马家军未作抵抗就退守到石嘴山,紧接着又稍微抵抗退往黄桥。孙殿英不知是计,继续向黄桥推进,结果又被马家军骑兵团将其1、2师引至贺兰山下的洪广营。

1月30日,马家军逐渐将孙殿英1师、2师包围,但其却毫不知情。2月6日,双方展开了一场决战,孙殿英部在内外夹击下损失惨重。这时,蒋介石以助战为名,派飞机到处狂轰滥炸,致使孙、马两军损失都为严重。

孙殿英见情况不妙,放弃攻占宁夏的作战方案,并准备渡过黄河,直趋固原,与陕西杨虎城靠拢。但是却因部下意见不统一,未能及时采取行动,仍然在银川、平罗等地与马家军继续拼消耗。

2月24日,阎锡山得知孙殿英失利的消息,命傅作义向三圣口等地逼近,准备趁火打劫。更要命的是,阎锡山断了孙殿英的军粮补给,这使得孙殿英内部军心大乱。

3月15日,副军长于世铭投靠了何应钦并带走了大部分的骑兵;紧接着2师师长率部投降了马鸿逵;1师师长见势不妙率队北退,企图与孙殿英会合,半路被傅作义截击缴械。25日,孙殿英看到大势已去,知道失败已经不可避免,于是便主动率部到傅作义军中投降,被送至山西晋祠隐居起来。孙殿英的部队投靠阎锡山后,鉴于其作战能力太差,被远远打发到了江西修筑公路。至此,“宁夏之战”宣告结束。

结语:

可以这么认为,孙殿英与马鸿逵的“宁夏之战”实际上是一场优胜劣汰的军阀混战。孙殿英本来借热河抗战之势,占据察哈尔,占据京张铁路交通咽喉,已经有了足够发展的有利形势。但其为了“休养生息”却放弃了天时地利人和的有利条件,却偏偏去取那西北不毛之地,的确是为了芝麻,丢了西瓜之举。再加上大军阀蒋介石、阎锡山的落井下石,想不败都难。孙殿英的失败,固然有着作战策略不当的因素,其兵员素质、战斗意志也是导致其失败的重要原因,从阎锡山连收编都懒得收编就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