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殿英上卖宝(东陵巨案震动全国,孙殿英何以能全身而退?)

发布:2023-02-15 00:02:49

1912年清末帝溥仪逊位,给延续267年的清朝划了句号。封建帝制的结束,并未带来国泰民安四海升平,随之而来的北洋时代,大小军阀割据争斗,秩序一片混乱。

距京城125公里、遵化偏西北30公里处,有一方圆数十公里的陵墓群,正是清室最大皇陵——东陵。

孙殿英上卖宝(东陵巨案震动全国,孙殿英何以能全身而退?)

令人难解的是:清王朝既已倾覆,东陵中随葬物品浩如烟海,时局又乱作一团,为何当时没人下手,而是失窃于16年后的1928年?

只因清帝退位时,已和北洋当局议定,保留看守皇陵的全套机构。不仅有兵士护卫,宗人府、礼部等沿袭清制全面负责相关事宜,初期对陵寝的安保维护工作还是很周全的。然而日子一久,遗老遗少们的心也凉了,渐渐连自己生计都难以保证,东陵事务也随之松懈。有些看守人员甚至监守自盗,对皇陵的破坏也愈演愈烈,以至后来演化成全面盗掘的局面。

当初修陵时也会考虑安全问题,营建的坚固无比,内部机关重重,一般蟊贼根本无可奈何。

难道急于筹饷的军阀们,没动过心思吗?显然不是。除了北洋当局的约束,他们自己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这种盗挖之事实在过于下作,一旦传出去立刻会臭名远扬,人也不用做了,即使军阀也有自尊和底线。但还是有没禁住诱惑的,此人就是孙殿英。

为何孙殿英敢做?他有理由啊,孙父曾因与旗人冲突,下狱当天就被打死,这可是不共戴天的血仇,因此他把这事做得也是轰轰烈烈。

孙殿英小时出过天花,被人称作“孙大麻子”,混迹于市井之中。喜欢打抱不平帮人出头,颇有几分侠气。

从军后多方投机,直系、奉系都呆过,谁势力占优就跟谁干,这也是他的生存之道。官是越做越大,从连长一直升到军长。到了1928年,还是奉系的孙殿英,没能挡住北伐军,被蒋收编为12军军长。也许是命运的安排,他所处位置刚好在遵化一带。

兵祸连绵,世道不太平,河北一带土匪猖獗。其中有一股带头的叫马福田,就盘踞在东陵附近,此人也对蔵宝很有兴趣,准备抢先下手。匪嘛,见到金银财宝哪能不动心。

奉系军阀已被赶跑,国民政府也要清剿匪患安抚民心呀,孙部受命前往平定。清剿途中路过东陵,眼见这排场非凡的陵园,不由得他不琢磨:“自己并非嫡系,军饷有些困难啊…”紧接着,收到马福田匪帮已经开始盗挖的消息,便派部下火速前往驱逐,便宜不能给别人占。

孙殿英也明白这种丑事见不得光,必须秘密进行。于是以军演为名,驱赶守陵人,并封锁周围三十里地区。为掩人耳目,向遵化县借用三十辆大车,理由是体恤民生、不与民争粮,需由别处运送军粮。

准备就绪后,一个团兵力被派入陵区,他们的目标是乾隆裕陵和慈禧定东陵。士兵们也没干过这个,初时也是没头苍蝇般乱挖乱找。终究人多,裕陵入口先被发现,随后根据老工匠的口述,又找到慈禧定东陵地道口。

因过于坚固,利欲熏心的士兵们才没耐心挖掘,直接上了炸药,“轰、轰”几声巨响,地宫出现了。匪兵们蜂拥而入,不计其数的财宝让他们目瞪口呆,各种珍宝字画塞满了好几十个大箱子。

虽然得宝无数,但是不能直接当钱用啊,迫切而积极的销赃随即开始。但如此巨量宝物的买卖、转运,总会露出马脚。青岛警察抓获孙殿英部逃兵,身上有宝珠36颗,据其供述,在天津已卖10颗,得款1200元,这在那时可不是个小数目。连一个小兵都发财了,孙部官兵算是雨露均沾。

接下来又有曝光,天津海关查获各种珍宝35箱,都是要装船运往法国。

事情闹大了,满人团体、皇室宗亲直接把事捅到了上峰,在全国传得沸沸扬扬。一般人遇到这种状况肯定慌,当事人孙殿英却胸有成竹:看来大把的古玩字画、现金,得匀出去一部分了。

于是他在奇珍异宝中,挑了些最顶级的,分送国府要员,这些人素来有此雅好。能把话事人拉过来,下面闹破天也不用怕。

此举果然收到奇效,各方面都心满意足,简直是一路绿灯,事情自然不了了之。钱花不完的孙殿英,把部队扩充了两万多人,实力大增,故而深受各方赏识,步步高升,坐上了安徽省主席的位子。

在那个黑暗年代,还真是有钱能使磨推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