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殿英当上军长是哪一集死的(比孙殿英更疯狂,1945年清东陵再遭大劫,真相触目惊心)

发布:2023-02-15 00:03:24
1.

1928年7月2日,国民党第六集团军第十二军军长孙殿英,以演习为名,秘密盗挖清东陵慈禧墓和乾隆墓,带走大量金银财宝,扬长而去,一时全国舆论哗然,最终,孙殿英经高人指点,破财消灾,东陵盗宝案不了了之。

誓言“此仇不报,非爱新觉罗子孙”的天津寓公、末代皇帝溥仪最终也只能画了一幅《杀孙殿英图》来安慰自己。

孙殿英发了大财,各路军阀、土匪眼馋的要命,对清东陵虎视眈眈,在国民政府的守护下,才没有发生意外。

孙殿英当上军长是哪一集死的(比孙殿英更疯狂,1945年清东陵再遭大劫,真相触目惊心)

1934年,溥仪在日本的扶持下,当上了“伪满洲国”的皇帝,为笼络溥仪,日本关东军强行进驻东陵,划归“满洲国”热河省管辖,在这里设立东陵地区管理处,并借机在这里建立“大日本驻马兰峪领事馆”,名义上替溥仪看守祖宗陵寝,其实,日本人对清东陵珍宝垂涎已久,这么大张旗鼓的动作只不过是他们扩大地盘,伺机南下的幌子而已。

东陵办事处警察署设立护陵警察数十人,负责维修、保护,防火防盗,轮流守护清东陵,时间来到1945年,日本投降,鬼子走了,伪警察散了,清东陵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无人管理状态,遵化、蓟县、兴隆被国民党占领,农村地区则由我冀东军区管理,国民党发动内战,冀东军区主力部队开进东北,清东陵的守卫只能依靠临时拼凑起来的民兵、公安助理(相当于治安员),一些百姓在这里砍伐树木、毁坏建筑,胆子大的则开始觊觎陵寝之下的宝藏。

2.

土匪王绍义是兴隆县三拨子附近黄松峪人,年轻时修过陵,20岁跟着杨占山、马福田两个土匪头子打家劫舍,后来,对东陵珍宝垂涎三尺马福田被孙殿英打跑了,王绍仪则带着小股土匪在三个县的结合地带流窜,抗战爆发后,40多岁的王绍仪就结束了绿林生活,带着儿子种地为生,农闲时就弹棉花挣个零花钱,日本投降后,当年跟着马福田挖东陵没有成功的王绍义,看到无人看守的大宝藏,又开始蠢蠢欲动。

王绍义知道仅凭一己之力无济于事,必须找帮手,于是他找来了既当过土匪、还干过伪警察,现在混进民兵队伍的杨芝草一起干,两人一拍即合,杨芝草又把裕大村副村长贾正国、冀东分区蓟遵兴联合县八区公安助理国正(原名赵连江)、村助理继新拉进团伙,呼朋唤友,很快组成了几十人的盗墓团队,最后一个关键人物是向导关增会,此人知道地宫的入口。

1945年9月23日是马兰峪镇的集市,一伙人借机进入了埋葬咸丰帝和皇后萨克达氏的定陵,将金银财宝一扫而光,尝到甜头的一伙人紧接着又打开了定东陵的两座陵寝,慈禧墓早被孙殿英盗了,王绍义等人就把慈安的陵寝挖了,顺手把定陵和定东陵之间的5个皇妃陵墓一块掘了,然后,又把孝庄皇太后的孝东陵也给挖了。

为防止事情败露,王绍义等人买通了冀东军分区十五分区敌工部长张尽忠,此人心狠手辣,胃口极大,根本看不起王绍义这些人鸡鸣狗盗式的盗墓方式,他把蓟遵兴联合县八区八区区长介儒拉进来,招来大批熟悉陵寝地宫的人,明火执仗的疯狂盗掘,从几十人的小打小闹变成了上千人的集体犯罪。

每次盗墓,都在陵寝周围五里外布设岗哨,派民兵持枪警戒,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清东陵除了孝陵之外,其他的全部被挖了一遍,孝陵之所以能逃过一劫,据民间传说顺治帝在五台山出家,这里的地宫只埋了一双鞋和一把扇子。

3.

清东陵的疯狂盗掘行为很快惊动了蓟遵兴联合县蓟县公安局,1946年1月,局长云光开始着手调查,军统特务张树廷得到消息后立即上报,国民党中央社借题发挥,栽赃陷害,诬陷我冀东军区盗窃清东陵,大肆宣传。

盗墓被曝光后,引起社会震动,盗墓贼们一哄而散,杨芝草和他雇佣的向导关增会第一个落网,被枪决,王绍义携枪逃脱,6年后被抓获,判处死刑,1951年3月21日被枪决,最难对付的是张尽忠,1946年,经过多方打探,军统特务得知他的行踪,在唐山一个小煤矿将其抓获,1948年,张尽忠在北平地方法院看守所病死,贾正国等6名主犯也逐一被捉拿归案,1946年2月1日,农历大年三十,6名主犯被执行枪决。

至此,清东陵盗窃案应该画上句号了,但是有一个关键的问题还没有答案,被盗走的珍宝都去了哪里?

多年之后,主导这次盗宝案侦查的云光撰写了回忆文章,回忆录东陵被盗掘后的惨状,同治皇帝和皇后阿鲁特氏的惠陵地宫里,同治皇帝尸骨只剩一把骨头,皇后尸身没有腐烂,但是衣服被扒光,趴在棺内,腹部被剖开,肠子流了出来,有传言皇后是吞金而死的。

由于参与人数众多,为了追回文物,当时的原则是首恶必抓,胁从不咎,从犯只要交出赃物就不再追究。为达到震慑作用,在枪毙6名主犯时,让十多个从犯陪着。

经过追查,从盗墓分子那里共收缴黄金5斤14两(当时16两为一斤),还有金戒指、小金塔、翠头饰、鼻烟壶、翡翠、玛瑙、玉石等,大约半脸盆,珍珠有一茶盘,这些只是冰山一角,绝大部分的珠宝文物已经被倒卖,不知所踪。

这次案件中出了一个漏网之鱼,盗墓分子张森交出部分文物后蒙混过关,随后偷偷带着一些文物到北平兜售,被军统抓住后立即招供,张尽忠被抓就是他提供的情报。

枪口余生的张森贼心不改,1949年,他又纠集一帮人潜入清东陵偷窃,清东陵再遭劫难,解放后,张森被依法处理。

4.

首犯王绍义和张尽忠获利最多,王绍义供述他共分得一百多件,都在逃亡路上卖了,其中一件康熙的鼻烟壶,在集市上才换了2斗玉米,一件玉如意换了5斗玉米。

这些盗墓者多数对不懂文物,也不知道价值几何,家里等米下锅,很多人都仨瓜俩枣被古董商骗取了,刘维廉分了一顶金凤冠,最后被他砸扁当黄金卖了。

军统特务张树廷交代,在张尽忠处查获十余件文物,其中给他印象最深的是一条一尺多长的金龙,拿在手里全身会动,像活的一样,是从康熙的景陵盗出来的,被军统没收了。

军统成立“平津唐军警宪联合组织”负责追缴珍宝,戴笠亲自到北平指导,共收缴了800多件文物,被北平市民政局长马汉三和民政局军事科长李效愚等人瓜分了,后来东窗事发,马汉三被处死,李效愚判刑,1951年被北京市人民法院判处死刑,而这些案件中提到的文物只是清东陵丢失文物中的九牛之一毛而已。

解放后,张树廷改名换姓,潜伏在遵化县五区刘备寨村,用挑担卖杂货掩护身份,被识破后抓捕归案,被执行枪决。

清东陵二次被盗参与人数达到上千人,凡是参与者几乎人人有份,由此可见数量惊人,在那个年代,活人吃口饭都困难,谁还有心思尽心追文物呢!

最终,清东陵的珍宝就此散落,不知所踪,只留下地面建筑和空荡荡的墓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