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殿英被抓是第几集出现的(比盗墓东陵还恶劣!孙殿英曾带土匪洗劫一个城市达18天之久)

发布:2023-02-15 00:03:31

文|傅庆敏

孙殿英被抓是第几集出现的(比盗墓东陵还恶劣!孙殿英曾带土匪洗劫一个城市达18天之久)

看过电影《东陵大盗》的人都知道, 孙殿英是民国时期一个臭名昭著的巨匪。孙殿英一生罪恶累累, 不仅盗掘过东陵, 在此之前的1926年就犯过烧杀洗劫皖北商业重镇毫州的大案, 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人物。

孙殿英出生在河南永城, 少年时期就不务正业, 常与当地的地痞流氓厮混在一起, 干些坑蒙拐骗的勾当。后来投到姜桂题的毅军, 最初当伙夫, 后又充当勤务兵。他虽然胸无点墨, 却极富心计, 善于钻营, 他每月不但不领薪响, 还拿钱孝敬上司, 因而深得上司的赏识, 很快就被提升为连长。

在皖北, 姜桂题的毅军以军纪败坏而著称, 当时人们就有“ 吊儿郎当混毅军” 的说法。

孙殿英依仗他在毅军的势力, 大肆贩卖烟土、白丸。他的毒品主要皖北, 毫州尤其盛产烟土, 因而也就成了他制毒的老巢。民国早期, 陇海线还未开通, 流经毫州的涡河为南北交通的要道。毫州物产丰富, 盛产白芍、白麻、桑皮、黄豆等经济作物, 加之大宗的鸦片烟土贸易,因此商贾云集, 市面繁荣, 为皖北首屈一指的商业重镇。清末, 捻军在皖北蜂起, 镇压捻军造就了李传业、蒋东才、蒋稀夷、姜桂题等一批地方军阀, 他们也都变成了拥有良田万顷的大地主。尤其姜桂题, 已经从一个旧官僚脱胎为新军阀, 他用聚敛的财富, 在毫州投资新兴工业, 诸如电灯厂、蛋品厂都先后创办起来。

南北各大商埠的一些资本家也纷纷来毫州投资经营, 这样, 客观上促进了毫州经济的发展, 使之具备了新兴城市的雏形。孙殿英贩毒的范围之广, 北达热河, 西及河南, 规模数量也相当庞大。他很快就聚积了大量钱财, 利用这些钱财, 他收罗当地零星土匪、地痞流氓, 建立了自己的土匪武装。

1922 年前后, 他将匪众糜集在河南陕州、巩县、鲁山一带, 人数达万人以上, 他自称旅长, 肆意横行,到处打家劫舍。他因长期在毫州贩卖毒品, 深知此地富庶, 加上他在毫州结交了很多地头蛇, 搜罗了不少亡命之徒, 可以为他做内应。于是他有了窥伺毫州的企图。当时驻防毫州的是原安武军倪嗣冲部的第五旅, 旅长华毓庵也正想扩充自己的势力,与其他地方小军阀争夺地盘。他听说孙殿英有意东下毫州之后, 不但不做防守的准备, 反而暗中派人示意孙殿英速来, 因为他急于想收编这支土匪武装。孙殿英闻讯大喜过望,1926 年阴历十月初率匪众向毫州进发。在出发前, 他先写信公开向毫州的商会要挟, 要求提供银圆1 万元, 否则兵过毫州, 鸡犬不留。当时毫州的地方武装都掌握在大绅商手中, 地方警备团、商团由商会的头面人物蒋逊之、蒋震之、马敬臣等人统领, 他们自恃毫州城坚财广, 又有华毓庵旅驻防, 仅凭一封恐吓信就乖乖交款给孙殿英那帮乌合之众, 未免太伤颜面, 因此拒绝了孙殿英的敲诈。

他们做梦也没料到华毓庵实际上早已通匪。华故意将该旅的大部分主力调出城外, 仅留张拱臣的一个团驻防城北, 而张拱臣更与土匪有“ 默契” , 他竟暗地里派人接济孙匪一车弹药, 孙殿英在城中的狐朋狗友集结当地匪徒100多人埋伏在东门内, 准备接应。

1926 年, 孙殿英开始指挥群匪明火执仗地攻城。马敬臣率领乡团数百人前往狙击, 他原指望有华部为奥援, 不料华毓庵早已避往城外, 留在城里的人马也按兵不动, 因而乡团很快就寡不敌众, 被土匪打得四散奔逃。同时, 埋伏在东门的匪徒趁乱把煤油浇在扫帚上, 沿街一路放火,城内居民起先听到枪声, 以为是军队在守城, 后来一见火光四起, 知道情势不好, 一时间惊恐万状, 哭喊声震天。城内警备团、商团的头头脑脑们此时也顾不上百姓死活了, 只顾带队保着自己的家眷, 收拾金银细软仓皇外逃。

孙匪入城门以后, 迅速将城门堵死, 以便放手抢掠。毫州首富姜家( 当时姜桂题已经病死) 首当其冲, 此时姜家的男人多数都在北京, 已是无力抵抗, 家里存放的一万多支枪, 悉数被孙匪劫走。匪徒们烧杀抢掠, 穷凶极恶。未及藏身的妇女惧怕被土匪所污, 跳井投塘的很多, 城内水面浮尸累累, 惨不忍睹。匪徒们抢完大户, 又开始逐门挨户地搜抢。他们见人就抓, 抓到后就严刑拷打, 逼索钱财,鞭打、炮烙等各种酷刑无不具备, 毫州城中顿时一片鬼哭狼嚎, 如陷地狱。

孙殿英洗劫毫州城前后持续18 天之久。毫州城内所有的工厂尽数被毁, 人员伤亡更是惨重, 损失之大难以估算。

这起案件自始至终兵匪勾结, 起初是官军勾引孙殿英来毫, 继而是官军有意撤防, 随后是官军临阵逃脱, 接着又是官兵趁火打劫, 最后还是官军救援迟缓, 因而引起当时全国各大报刊的争相报道。可毫州城的祸事还远未完结,孙殿英似乎就此与毫州结下了孽缘。

洗劫完毫州之后, 他领着众匪流窜到山东济宁,仗着从姜家抢来的l 万多条人马拉起了一支规模更为庞大的土匪队伍。凭着这支武装, 他投靠了直鲁军阀张宗昌的部下储玉璞, 被改编为第三十五师。孙殿英也摇身一变当上了师长。

1928 年,张宗昌为对抗蒋介石的北伐, 命孙殿英率部进攻阜阳的蒋军, 孙殿英第二次进犯到毫州。虽然毫州城仍旧是满目疮咦, 到处是他上次劫掠留下的遗迹。

1930 年, 直鲁军又一次联合阎锡山反蒋。孙殿英充当前敌总指挥, 第三次窜人毫州, 结果被上官云相、唐生智团团包围。孙殿英从5 月顽抗到7 月, 毫州百姓被他劫持在城中, 粮食被孙匪抢光, 只能以树皮草根充饥, 困苦不堪。

直到7月中旬, 冯玉祥派孙连仲部驰援, 孙匪才突围逃命。70多天的拉锯战, 毫州城一片瓦砾, 饿俘遍地, 再次饱受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