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殿英后人回忆(孙殿英死后40年,他的独子直言:父亲破坏文物的污点是抹不去的)

发布:2023-02-15 00:04:13

我国在推翻封建王朝统治后,新中国成立前,还有一段军阀混战时期。

在那期间,只要能召集兵力,就能称霸一方。

所以不仅英雄能够崭露头角,一些不法之徒也能借着见不得人的手段,招揽一群乌合之众,从而走上升官发财的捷径。

孙殿英就是这样出现在大众眼前的。

在民国时期,孙殿英的名字也算是“家喻户晓”,不过却不是什么好名声。他从土匪起家,一生离不开偷鸡摸狗,甚至还把手伸进了清朝慈禧太后的陵墓里,被大家称为历史上“最大的盗墓贼”。

一直到他死后的40年,“东陵大盗”这个称呼也一直跟在他名字的后面。

连他唯一的儿子也不得不承认,父亲破坏文物的这个污点是抹不去的。

那么孙殿英是如何从土匪摇身一变成了大军阀呢?皇室陵墓机关精巧,难以打开,他又是怎么盗了慈禧东陵的?

孙殿英后人回忆(孙殿英死后40年,他的独子直言:父亲破坏文物的污点是抹不去的) 从赌徒到大军阀

孙殿英出生在河南永城县的一个小村庄里。

只是这个小村庄,不是他父亲的老家孙家庄,而是位于西杨楼村的外婆家。

而之所以打小就生活在外婆家,则拜他那个“好”父亲孙玉林所赐。

孙玉林虽是孙家庄人,但因为家里实在太穷了,日子过不下去,只能跟着妻子寄生于岳丈家。

即便如此,孙玉林也不知上进,整日里游手好闲,在外偷鸡摸狗,四处惹事,岳母稍稍说他几句,他便要跳起来大吵大闹,引得亲朋好友都十分厌恶他,甚至出手教训他。

可孙玉林仍不悔改,最终将岳母气死。

村民们容不下他,要将他赶走,在争吵间,孙玉林拿出一把刀将其中一人捅死,最终因杀人罪而偿命。

孙玉林一死,他的妻儿也不好再继续待在这里,只能搬回孙家庄。孤儿寡母以乞讨度日,艰难过活。

但厄运还是再次降临,孙殿英不幸染上了天花,险些丧命。后来病好后,脸上留下了许多大麻坑,以至于后来他在混迹江湖的时候,还得了“孙大麻子”的称号。

孙殿英小小年纪就没了父亲,被母亲如珠如宝的宠着,期望他长大后能有一番作为,改换门庭。可孙殿英却完全继承了他父亲的秉性,从小就不干正经事,总在歪门邪道上下功夫,十几岁时就与地痞流氓为伍,还学会了赌博。

若说孙殿英笨,也不尽然,他自从学会了赌博后,就开始用心钻研其中的诀窍,时间一久还真让他练出了稳赢不输的绝技。

别人赌博输赢靠运气,他却不然,只因平日里,他总是不厌其烦地观察和抚摸牌具,熟悉每张牌的纹理,从而有了看牌的背面就知道是什么的技能。

寻常人沾染上了赌博,下场几乎都是输个精光,而孙殿英却是凭借赌博发迹。他四处开设赌局,骗取钱财,很快就积累起了一笔财富。

钱财有了,他又在权势上动起了心思,光有钱不能让人畏惧,得有个一官半职,才能让其他人高看一眼。孙殿英此人,在正道上一窍不通,但歪门邪道他却门清儿。

民间有句俗语说:“要做官,去拉杆”。

于是,孙殿英投入当时河南最大的地方武装军张屏部下,从马弁做起。

在军队中要想向上走,手下就要有人,于是孙殿英用自己赌博得来的钱财,买了一批武器,招揽附近的土匪和地痞之流,并进行武装,很快就形成了小规模的军队。

为了“名正言顺”,孙殿英还花重金买通了河南陆军第一混成团团长丁香玲,成了他手下的一个机枪连连长。

一个马弁摇身一变成了军官,不得不说孙殿英的这条“捷径”走得十分顺利。

但孙殿英的野心可不是区区一个连长可以满足的,他开始伺机招揽更多的手下。

当时豫西的百姓文化水平低,在遭受压迫之后,难以排解,只好寻求神灵庇佑。在这样的背景下,各种会道门纷纷问世,信众甚广。

孙殿英发现每次会道门的活动,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参加,而这些人愚昧无知,很好掌控。于是,一个计划就在他的心中成型了。

他选定洛阳当时的庙会道为目标,拜道长李老喜为师,借助其威力开始拉帮结派。因为他舍得花钱,所以很快拉拢起来一批势力,不久后,孙殿英就接替李老喜成为了道长。

成为道长的孙殿英深知如何掌控信众的心,并引导他们加入自己的军队,所以在后来的许多年,即使孙殿英多次被打趴下,依旧有人支撑着他东山再起。

孙殿英这样的人,完美诠释了“有奶便是娘”这句话。

丁香玲虽然帮他成了一个连长,但他在利益面前,却毫不犹豫背叛了对方。

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孙殿英趁丁香玲带军赶往前线,后方兵力薄弱时,带着部下在陕州洗劫一番后向东逃窜。沿途又利用庙道会扩充兵力,很快就达到了数千人之多。

在此后的几年里,他多次带着部下易主。谁给他的好处多,他就跟谁。就连他的司令部里也备着北洋政府和国民政府两种旗,哪边来人,他就挂哪个旗。更换旗帜最频繁的时候,一天能换三次。

就这样,他的官职越升越高,从连长混成了旅长,最后甚至当上了军长,成功跻身军阀之列。

盗东陵臭名昭著

1926年北伐战争开始,国民革命军节节获胜。

两年后,孙殿英看北洋政府式微,连忙带着部下逃亡。恰逢蒋介石派何成浚对其进行招揽,孙殿英立即俯首称臣,接受改编。

原本如丧家之犬慌乱逃窜的他,又摇身一变,成了国民革命军第六军团第十二军军长。

随后,他带领着十二军驻守在蓟县马兰峪。

孙殿英军部旧址

经历了起起落落的孙殿英对现状还算满意,一安顿下来就开始宴请众人。酒过三巡,众人便现出了原本的模样,开始骂何成浚只管收编,却不谈加饷。

这群人本就是为了利益才聚在一起的,如今这样,搞得孙殿英也没有面子,宴会不欢而散。

孙殿英嘴上虽然不说,但心里明白,弟兄们的这番话既然说出来了,就代表着大家的心声,这些人跟着他绝不是因为义气,一旦发不出兵饷,跑得肯定一个比一个快。

孙殿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琢磨着去哪里弄点钱来贴补一下。

忽然,一个念头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此地离东陵不远,听说盗墓贼们经常光顾,若是能进慈禧太后的墓里摸一把,多少都够一众人潇洒一段时间了。如今正值兵荒马乱,是下手的好时机。

说干就干,孙殿英决定先悄悄去探个路。他骑着马带着副官一路溜达到了清东陵。这里不愧是清朝皇室选定的地方,四面群山环抱,万里长城蜿蜒而下,皇陵依势排开,行走在主干道上,犹如进了仙境,完全想不到这是墓地。

但是孙殿英的心思并不在这上面,他的一双眼睛来回瞟,观察着地形地势以及陵墓外部的构造。遇到了留守在这里的护陵人,他就下马上前寒暄几句,打探消息。

“劳驾问一下,这些皇陵里,哪几位修得最好?”孙殿英笑眯眯地问。

护陵人上下打量他一番,发现穿着军装,不愿得罪他,只好老实回答:“当然是康熙爷的景陵、乾隆爷的裕陵和慈禧的定东陵了。”

孙殿英为了了解得更详细一点,继续装傻问道:“我站在这看着怎么觉得没什么区别呢?”

守陵人一听,觉得他蠢:“哪能一样啊?虽然外表按照规制建得大差不差,可内里就差别大了。康熙乾隆两位皇帝国库充足,陪葬品自然少不了,那老佛爷大权在手,素喜奢华,自己喜欢的东西当然要跟着进去了。”

孙殿英听完守陵人的话,心中就定下了目标:就盗这东陵墓。

这目标虽然定了,但如今自己带着军队,顶着国民革命军的名头,不能再和以前一样明目张胆行土匪之道,必要找一个能拿得上台面的借口才行。

正所谓打瞌睡遇上枕头,正当孙殿英为这个借口抓耳挠腮的时候,哨兵带来的一个消息令他喜出望外:当地惯匪马福田欲盗东陵!

这下有理由出兵了,孙殿英连忙让人发出特急军令:连夜剿匪!

他这么做,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等不及要去摸一摸那些宝贝,另一方面也是怕马福田捷足先登,万一自己晚了一步,怕是连口肉沫都吃不上。

于是,孙殿英让第八师连夜赶去组织马福田。马福田因为兵力和武器都不足,没多久就败下阵来,连忙逃走。

第八师名正言顺地进入了东陵。

随后,孙殿英又派了一波兵力对东陵进行戒严,两拨兵力合伙上演了一出对战的戏码,表现出剑拔弩张的样子,指责对方图谋不轨,还时不时地在东陵附近放几枪,吓得附近的百姓都不敢露面。

守陵人见双方即将开战,也顾不上许多,丢下一切逃命去了。

谁知瞬息之间,风向又变了,双方声称只是在军事演习,让大家安心。

孙殿英这么安排是为了虚虚实实,混淆视听。等一切准备就绪后,他决定在1928年7月4日动手。这天夜幕初降,东陵内的两拨兵力在孙殿英的一声令下,开始挖墓。

就在他们费尽力气找到通往地宫的洞门时,又一个难题出现了:皇帝们知道自己死后会遭人惦记,所以在陵墓的设计上用尽了心思,巨大的青石砖墙与石门混若一体,从外面很难打开。

孙殿英见宝贝就在面前,却进不去拿不到,一气之下便让人用炸药。

随着“轰”的一声,石块纷飞,乾隆和慈禧的陵墓门户打开,这伙穿着军装的匪徒蜂拥而入,所到之处如蝗虫过境,能拿的拿,能毁的毁。陵墓中的宝贝实在太多了,他们用了几天几夜才勉强把值钱的东西搜罗到一起,装满了二十多辆大车。

7月10日晚上,孙殿英来到东陵,看着一车车的宝贝乐得合不拢嘴。

最终他挑出了五大箱宝贝中的宝贝,装进了自己的汽车中,随后带着众人与宝贝离开,身后的东陵一片狼藉,损毁十分严重。

临终前悔恨万分

孙殿英知道这事迟早会被发现,便带着部下转移到其他地方。

但是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守陵人发现没有危机后又回去了,谁知就看到两座皇陵被盗,立刻向当地政府报告。这一消息也不胫而走,引起了世人的关注。

孙殿英此时正忙着把这些宝贝换成钱,竟在风口浪尖上也不知收敛,派自己的心腹谭温江前往北平四处兜售珠宝翡翠。

此举立刻被北平警备司令部侦查到,谭温江也因此被逮捕。

外界纷纷要求对其严惩,连在天津日租界的溥仪也得知了这件事,向南京国民政府致电,要求务必追究到底,还要对皇陵严加保护,防止再有闪失。

一时间,矛头都指向了孙殿英,孙殿英也慌了。

为了活命,他把自己挑出来的珍宝用来送人。

据说,他把乾隆脖子上朝珠中的两大颗宝珠送给了戴笠,把九龙宝剑送给了何应钦,把慈禧含在口中的夜明珠和枕在头下的翡翠西瓜,送给了宋美龄,希望他们能够帮自己脱身。

显然这些宝贝都起了作用,尽管各界人士不断催促,但孙殿英依然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就连被捕的谭温江也很快就被释放。

震惊全国的东陵盗宝案,就在这“一抓一放”间不了了之了。

后来孙殿英非但不遮掩这一丑行,甚至为自己开脱道:“满清曾经杀了我祖宗三代,我这是提我们孙家子孙出气,替大汉同胞们出气!”

大家心中如同明镜似的,没有人相信他这番鬼话。

后来孙殿英在日军侵入热河的时候与其对战,获得了胜利,还一度称为民众口中的抗日大英雄。但孙殿英此人本性难移,后来在被日军围困时,见脱身无望,便立刻放下武器投靠了敌人,成了汉奸。

后来日军战败,被赶出了中国,孙殿英又掉转头来投靠了蒋介石,成了第四路军总指挥,进驻汤阴。他仗着自己兵力多,妄图进犯解放军,谁知碰了钉子,非但没有成功,还损失了一大部分兵力。

经此一战,孙殿英便如同乌龟一般缩在汤阴城内,不肯踏出半步。

一直到1947年4月,解放军解放汤阴城,孙殿英一心想着蒋介石是个可靠的靠山,不愿就此投降,一味顽强抵抗。最终还是不敌解放军的攻势,在汤阴城被攻下后,他也被擒获了。

他原本以为自己迎来的将是悲惨的阶下囚生活,谁知在押送的途中遇到了刘伯承,刘伯承对他说:“抗日的时候,你还给我们让过路,送过枪支,虽然后来你走错了路,但我们不会忘了你之前的善举。”随后还请他吃了顿饭。

孙殿英见他们如此对待自己,十分感激。

在分别的时候,刘伯承嘱咐押送人员一路上要小心,保护好孙殿英,务必安全把他送到晋冀鲁豫军区军法处。而军法处也接到了刘伯承的指示,对他十分优待,因为他的身体不好,所以还派了一名卫士照顾他。

孙殿英自以为成了阶下囚,整日里都抑郁寡欢,加上身体早已被鸦片蚕食一空,患上了不治之症。本着人道主义精神,组织还是找医生给他治疗。因为他毒瘾严重,烟瘾上来的时候生不如死,军法处还花钱买了一些鸦片,逐渐减量帮他戒除毒瘾。

孙殿英见自己非但没有过苦日子,还被如此厚待,内心十分感动,可留给他忏悔的时间却不多了。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到了无药可医的地步,最后只能躺在床上等候生命倒计时。

此时的他十分悔恨,对着每一个来看他的人都说:“我以前做过许多坏事,对不起党和人民,但共产党却不和我计较,还对我这么好,真的比国民党好太多了!”

孙殿英(前右)

1947年9月30日,纵然孙殿英有再多的悔恨,也没办法说出口了,因为他永远的闭上了双眼。在他走后,军法处还买来了棺材,将他妥善安葬。东陵大盗孙殿英在狱中结束了自己的人生,但他的罪过却难以就此磨灭。

孙殿英一生有许多孩子,但儿子却只有孙天义一人。

孙天义是在孙殿英盗取东陵后的第三年出生的,他对父亲的所作所为虽有耳闻,但并未亲眼所见。不过,在教育方面造诣很深的他,从不避讳谈起父亲的污点。

或许是为了弥补父亲的过错,孙天义十分热衷于文物保护事业,出任了陕西省政协副主席兼文教委员会主任,负责保护名胜古迹与文物。

孙天义

1992年,他成为黄帝陵基金会的会长后,告诉众人,自己也算是黄帝的守墓人,立誓一生都要为黄帝守陵,只要自己不死,就会一直履行这个职责。

对此,曾有人问他:“你这样做是为了还父债吗?”

孙天义淡淡地笑了笑,回答说:“家父盗墓所造成的文物损失,罪不可恕,他破坏文物的污点是抹不掉的,我也无法选择谁来做我的父亲。但正因为如此,更增加了我保护文物的责任感。”

故人已逝,虽然孙殿英是“东陵大盗”,但好在其独子并未继承其衣钵,而是反其道而行之,不仅将孙殿英留给自己的不义之财都捐了出去,还秉持着一颗保护文物的心,立誓一生保护黄陵。这样的对比,不禁让人感慨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