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殿英为何要慈禧的裤子(敲乾隆头骨,扒慈禧裤子,“东陵大盗”孙殿英一生究竟多猖狂?)

发布:2023-02-15 00:05:30

1928年,乾隆皇帝和慈禧太后皇陵惨遭抢劫,盗墓人不仅敲碎了乾隆皇帝的头骨,还扒下了慈禧太后的裤子,无数金银珠宝被洗劫一空。

究竟是什么人这么狠?他就是后来人称“东陵大道”的孙殿英。究竟什么仇什么怨让孙殿英这么做,难道单单是为了钱吗?这还得从他的身世说起。

孙殿英为何要慈禧的裤子(敲乾隆头骨,扒慈禧裤子,“东陵大盗”孙殿英一生究竟多猖狂?)

光绪十五年,公元1889年正月,在河南永城县西杨楼村一间四面透风的土屋里,孙殿英呱呱坠地,当时看着这个哭声嘹亮,可爱至极的孩子,谁也不曾想到他会成长为一个无恶不作的土匪和军阀。

永城县地势低,贫瘠易涝,妥妥的一个贫苦地方。孙殿英的父母世代贫农,甚至养活自己一家人都难,仅仅靠亲家的二亩薄地苦度苍生。

相传孙殿英时,有一个算卦先生来到西杨楼村,对孙殿英父母说孙殿英是黑龙转世,日后必为世间带来灾难。孙母听了,一脸茫然愁容,可看着怀中的婴儿,半信半疑,总不能一把将他掐死。

自从孙家有了这个儿子后,头两年的日子相安无事,过得还算风平浪静。但是从孙殿英会走路后就开始陆续有了些变故,这个混世魔王觉醒,家里是连遭噩运。

孙殿英的父亲孙玉林,原本是乡间有名的地痞无赖,也不知道他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能娶到孙殿英的母亲。孙玉林整天不务正业,好吃懒做,游手好闲,东窜西逛,弄得家里一贫如洗,难以生活。

丈母娘不忍自己女儿跟着他受苦,实在看不下去,多次奉劝他改邪归正,踏踏实实寻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哪知这孙玉林面色狰狞,对着丈母娘就破口大骂,最后竟把丈母娘活活气死。

这样的人在村里人见人憎,处处不受人待见,在族长的指示下,众人将孙玉林捉去,狠狠地揍了一顿,以示警告。常言道,君子记恩不记仇,小人记仇不记恩,这孙玉林骨子里不仅是个小人,还是个狠毒之人,被打后非但没有自省,相反越发对族人产生愤恨之意。一天黑夜,孙玉林趁人不备,持刀溜进领头捉他的族人家中,将那人乱刀砍死。

杀人后,孙玉林窜逃不及被官府拿去,判了一个枭首示众。

如此看来,孙玉林杀人偿命,死有余辜。可是后来孙殿英为表明与满人不同戴天,将他父亲的死归结于满人,这也是他盗掘清陵的原因。

幸运的是,孙殿英的母亲是个良人,性格坚韧,家中遭此横祸,她非但没有垮掉,反而咬紧牙关,四处求人,坚持把孙殿英送进私塾读书,以求将来能够光宗耀祖,做个好人。可惜事与愿违,上梁不正下梁歪,孙殿英骨子里带着孙玉林的基因,天生顽劣,不肯受教,竟然一把火将私塾烧了个精光。

从此,再无任何私塾敢收留孙殿英。孙殿英俨然成了脱缰野马,桀骜不驯,四处游荡,招惹是非。大概七八岁时,孙殿英染上了天花,可是家中无钱医治,只能听天由命。要说这孙殿英黑龙精转世,命硬命大,扛了三天三夜竟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只是留下了一脸大麻子,年纪轻轻就更增几分凶恶之气。

十三四岁起,孙殿英迷上了赌博,整日沉迷赌坊,成了乡间一名狡诈的赌徒。乡间赌场混迹两三年,十六岁的孙殿英身上越发透露出江湖气,后来托人搭桥,拜了当时小有名气的“嵩县赌王”曹洛川为师。跟着曹洛川,孙殿英游荡于许昌、嵩县、巩县、洛阳一带,整日出入赌场,进驻旅店,小日子着实快活。

1909年10月,二十岁的孙殿英自觉有了闯荡江湖的本事,便告别了师傅曹洛川,开始独闯天涯。也许是上天有意安排孙殿英和清政府有一段说不清楚的瓜葛,巧合的是,慈禧太后入葬东陵地宫,也是在这一天。

起初,孙殿英凭借一身的“赌术”和喜欢结交朋友的豪情,在豫西一带很是吃得开。不过,再吃得开,孙殿英也只是普通百姓,无法与官府斗。有段时间,地方官府有意管制赌博,实则想在赌徒身上刮点油水,而孙殿英就在其中一次官府围捕中,被投进了大牢。

因祸得福,孙殿英在牢里待了三个月,却遇到了他人生的贵人——“焦文典”。焦文典是豫西一带有名的绿林好汉,见多识广,一身江湖豪气,也是他指点孙殿英,如今天下正值乱世,钱不重要,重要的是手里要有权,有兵,有枪,有地盘。

孙殿英是个聪明人,一点即透,他深感焦文典言之在理,如一拨乌云而见青天。从牢里出来,孙殿英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往军队里钻,很快便托关系混进了姜桂题的毅军。在毅军中,孙殿英性格豪爽,为人仗义,加上一股子狠劲儿和精明,很快就混得风生水起。当了小头目,有了枪,孙殿英眼光投向了鸦片、“金丹”的生意。

树大招风,见孙殿英借手里的枪偷摸发财,有人将孙殿英告发到了姜桂题那里。姜桂题二话不说,令人将孙殿英捆来,先打四十军棍,再逐出军营。孙殿英怀恨在心,以致于后来孙殿英率军攻打安徽亳州,绑架姜家五十口人,男的一律被疯狂殴打,女的则遭轮番糟蹋。由此可见,孙殿英有仇必报的兽性。

被逐出毅军后,孙殿英贼心不死,很快又混进了河南第一混成团,并且成为了丁香玲的副官。打着丁香玲的名号,孙殿英着实发了一笔横财。脱离丁香玲部之后,靠着手里的钱财,孙殿英短短几个春秋,在嵩山一带就聚拢出一千多人的队伍,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土匪。

有了这千百号人,孙殿英也算混出了名堂。当时的河南督军万选才,原也是土匪出身,见孙殿英有了一定势力,有意拉拢,他许诺孙殿英,只要率部来归,至少给个营长。

孙殿英野心勃勃,典型的有奶就是娘,他眼光不甘于只做山大王,于是接受了万选才的招安。起初,孙殿英被编入直系军阀憨玉昆的第五旅,做了营长。民国十年(1921年),第一次直奉大战后,孙殿英因战功升任独立团团长。

民国十二年,也就是1923年,直奉二次大战再起,吴佩孚亲临山海关前线督战,冯玉祥倒戈发动北京政变,直系军阀全面溃败。孙殿英见机会来临,趁机发动兵变,在洛阳四周攻城略地,大力收编地方民团和各地庙道会信徒,一时声势甚大。

民国十四年(1925年),张作霖率军入关,联合直系军阀吴佩孚,准备进攻背信弃义、反复无常的冯玉祥。这时,看准时机的孙殿英再一次壮大势力,率部先经南阳、西平一带窜往信阳,再沿豫皖两省交界地带一路东下,招兵抢粮,掠财争色,兵马迅速由两千人猛增到五六千人,成长为一个不容忽视的大军团。

此时,憨玉昆驻守洛阳,见孙殿英兵马雄壮,不可小视,派人前往表示拉拢。孙殿英几十年江湖历练,早已不将憨玉昆放在眼里,一方面他嘴上愿意重归直系,为憨玉琨效力,另一方面却按兵不动,静观憨玉琨和冯玉祥部将胡景翼对战,着实狡诈。

几番厮杀较量,憨玉琨败下阵来。孙殿英充分发挥了墙头草,有奶就是娘的作风,眼看局势对自己不妙,马上改投国民军第三军副军长兼第二师师长叶荃,成为冯玉祥手下一个旅长。

随后,冯玉祥命令孙殿英随国民军第三军一道由河南开赴陕西。孙殿英一边假意从命,一边心中打着自己的算盘。他深知自己不是冯玉祥的嫡系,一旦离开豫西老巢,必然遭到掣肘,那样再图发展,就困难了。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孙殿英在大军即将开进陕西境内时,突然率部脱离了国民军第三军,一头又扎进了豫西地界。也是在这一段时期,孙殿英急驰亳州,杀害姜桂题一家,报了当年四十军棍之仇。

在豫西四处游荡时,孙殿英身边也有一位高人,此人乃曹州地方饱学之士,名叫梁朗先,是孙殿英重金聘请来的。梁朗先提醒孙殿英,毫州一事,名声很坏,由豫入鲁,万不能做孤军,要设法找到靠山。

孙殿英觉得有道理:“该找哪座靠山?”

梁朗先说:“我与山东督军张宗昌的秘书长韩虔古是旧交好友,可请他代为引荐。这座靠山好,跟你烧的是同一炷香。”言外之意,就是说孙殿英和张宗昌都是一类人,臭味相投。

民国十四年秋天,孙殿英便投进“狗肉将军”张宗昌的直鲁联军,任第五师师长。

民国十七年五月,奉军和直鲁联军抵挡不住蒋介石、冯玉祥和阎锡山部的进攻,全线败退。孙殿英率部退至蓟县和遵化一带后,果断地背弃张宗昌,投靠蒋介石,摇身一变,成了北伐军第六军团第十二军军长。

可见,在孙殿英的字典里,只有利益,没有忠诚二字,简直和“灭爸”将军吕布有一拼。

正在此时,蒋介石收到部下报告,原奉军收编的积匪马福田率部叛逃,直奔清东陵旁的马兰峪,蓄意长期挖坟盗宝。

以匪治匪,蒋介石用人也是很有一套,他顺手点了孙殿英的将,让他去对付马福田。不曾想,孙殿英这一去,给东陵带来了灭顶之灾。

孙殿英早已对东陵垂涎三尺,这一次有了蒋介石的命令,更是师出有名,他迅速找来手下师长谭温江,以剿匪为名,将部队调到清东陵附近,而后张贴公告,声明此地将进行一场实战军事演习,奉劝周围30公里的百姓迅速撤离。除此之外,孙殿英还以到外地转运粮草为由,让遵化县政府提供30多辆骡马车,实则运送金银财宝。

似孙殿英这种自幼顽劣,肚子里没有几滴墨水,根本没有任何信仰和忌讳可言。他才不会顾及什么殃及子孙福报,更不会想到盗墓毁坏文物,会给国家带来多大的灾难。在他眼中,只有东陵的富丽堂皇,以及乾隆和慈禧陪葬的金银珠宝。

面对坚硬的地宫门,孙殿英不需要什么洛阳铲、寻龙诀,他只有一样东西——炸药。于是,在庞大而沉重的白玉石门在炸药下被摧毁,孙殿英顺利进入地宫,看到了令他震惊的一幕:

乾隆的墓修得富丽堂皇,虽然尸体已经腐化,只留下头发和辫子。但陪葬的宝物着实不少,最宝贵的是他颈项上的一串朝珠,有108颗,听说是代表十八罗汉,都是无价之宝。还有一柄九龙宝剑,剑鞘面上嵌了九条龙,剑柄上嵌满了宝珠。

慈禧太后的墓虽不及乾隆的大,但陪葬的宝物却远超乾隆皇帝。慈禧从头到脚,一身穿挂尽是宝石点缀。慈禧的枕头是一只翡翠西瓜,嘴含的一颗夜明珠,分则透明无光,合则透出一道绿色的寒光,夜间在百步之内可照见头发。传说这个夜明珠可使尸体不化,难怪慈禧的棺材劈开后,好像在睡觉一样,只是见了风,脸上才发了黑,衣服也有些上不得手。

孙殿英将墓中财物扫劫一空,足足装满了30辆大车。1928年8月4日,青岛警察厅侦探队抓住了三个人,他们都是孙殿英部队的逃兵,而且都参与过盗墓。青岛警察从他们身上搜出了36颗宝珠。据逃兵交代,前不久他们还在天津卖掉了10颗宝珠,获利1200元。

10天后,天津警备司令部又在海关查获了35箱企图运往法国的文物(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出自东陵)。同时,在遵化,国民政府内务部接收大员宋汝梅被查出企图运走24尊铜质佛像,以及乾隆用的拓印条幅10块。

东陵被盗,天下哗然,却也有拍手叫好的。此事一出,末代皇帝溥仪,直接找到了蒋介石,要求一定要将孙殿英严惩不贷!而孙殿英却不慌不忙,开始了大规模的行贿行动,因为他知道,乱世中,没有人不爱财。

孙殿英爱财,更惜命,散财更是有一套。据说:

孙殿英将乾隆墓里那柄镶嵌九条金龙的“九龙宝剑”,送给了蒋介石。

乾隆脖子上那串108颗的朝珠中,最大的朱红色的两颗,孙殿英送给了戴笠。

慈禧的西瓜碧玺枕头,送给了宋子文。

慈禧口中含的那颗夜明珠,送给了宋美龄。

慈禧朝鞋上的两串宝珠,送给了宋霭龄和孔祥熙,外带一棵翡翠白菜和若干珍珠。

价值50万元的黄金,送给了阎锡山。

一个个全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经此折腾,孙殿英的命毫无疑问地被保了下来,不仅未受到惩处,反而堂而皇之地当起了国民党暂编第三纵队司令。

1947年3月,解放战争时期,刘伯承元帅与政委邓小平率军攻打汤阴古城,这里正是国民党第三纵队司令部盘踞之地。孙殿英命令第八师驻汤阴西鹤壁,第七师驻城内和城东五陵,城内还驻有一个旅和几个直属营。

可这些孙殿英眼中的铜墙铁壁,终究在刘邓大军面前毫无作用,只坚持了一个月,孙殿英部就溃败如山倒,他自己也做了俘虏。

在做俘虏阶段,孙殿英面对精心照顾他的工作人员,回望自己过来一生,犯下罪恶无数,由衷忏悔:“我的罪过不能提了,一条就够杀头的资格了,我悔之晚矣。”

1947年秋,“东陵大盗”孙殿英病重死去,结束了他罪恶猖狂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