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殿英军长打破杯子是好多集(1947年,刘伯承活捉大盗孙殿英,溥仪:慈禧的夜明珠在宋美龄鞋上)

发布:2023-02-15 00:05:50
前言

1947年3月19日,这在中国解放战争史上堪称是一个非凡的日子——

胡宗南率部攻占共产党总部延安!

其时,中共中央、人民解放军总部和边区军民已全部撤出延安,留给胡宗南的不过是一座空城。

可胡宗南惯会野鸡戴皮帽——冒充鹰,整得一手虚假战绩,愣是把蒋介石哄得给他颁了个大奖!

孙殿英军长打破杯子是好多集(1947年,刘伯承活捉大盗孙殿英,溥仪:慈禧的夜明珠在宋美龄鞋上)

蒋介石出席胡宗南葬礼

胡宗南“收复延安”,还想“三喜临门”

胡宗南部进入延安空城之后,随即组织作战参谋捏造战绩,上报国防部。

胡宗南在报捷的电报中说:

我军经七昼夜的激战,第一旅终于于十九日晨占领延安,是役俘虏敌五万余,缴获武器弹药无数,正在清查中。

后来,南京、上海的一些中外记者要到西安参观战绩,胡宗南就布置人员搞假的“战绩陈列室”和“战俘管理处”,将其第二十七师的士兵混合编成俘虏队,一律穿杂色服装,加以训练,按照事前规定的一套“战俘对答”应付参观的新闻记者。

这假战俘倒也当得。毕竟参观期间,每天每人津贴10元!

胡宗南

蒋介石接到胡宗南的捷报,特致电赞扬:

宗南老弟:将士用命,一举而攻占延安,功在党国,雪我十余年来积愤,殊堪嘉赏,希即传谕嘉奖,并将此役出力官兵报核,以凭奖叙。勘乱救国大业仍极艰巨,望弟勉旃。中正。

为此“大捷”,蒋介石特意奖给胡宗南一枚二等大授云麾勋章,并将胡晋升为上将军,使其成为黄埔学生中最早、也是唯一在去台湾之前就获上将军衔的人。难怪人家说他是“黄埔之花”。

胡宗南受了奖,升了官,可算是“双喜临门”了,可他还乐滋滋地说要来一个“三喜临门”。

你猜他“三喜”何在?

原来他要“双喜临门”再添一喜——当新郎官!

胡宗南、叶霞翟

胡宗南派专人专机去南京金陵大学,把未婚妻叶霞翟接到西安青龙岭官邸,举行了婚礼。

叶霞翟自以为他俩婚恋奇特,煞有介事且九分得意地说:“我和琴斋的婚恋,既是马拉松式,又是闪电式。马拉松,光谈恋爱就谈了10年;闪电式,我头天在南京接到电报,第二天就飞西安结婚,婚后第三天,他又把我送回了南京。”

其实,这个叶霞翟并非有多衷情于胡宗南,她不过是军统头子戴笠众多情妇中的一个。

早在1936年春,胡宗南就在戴笠别墅里由戴介绍认识了叶霞翟。当时,胡、戴二人已是不分你我,戴笠在各地的别墅也就是胡宗南的“家”,戴笠的朋友也往往是胡宗南的朋友。戴笠情妇太多,实在有些难于应付,于是就把叶霞翟作为自己最厚重的“礼物”献给了胡宗南,他还亲自给胡、叶二人做工作,使胡、叶二人很快成了形影不离的一对。

胡宗南、叶霞翟

鱼儿上钩,王仲廉进了刘邓预设的口袋

就在胡宗南“胜利收复延安”的这一天,即1947年3月19日,刘伯承邓小平下达了豫北反攻的命令,规定此役的任务是:消灭王仲廉集团的有生力量,彻底摧毁平汉道清铁路,收复与控制某些要点,破坏蒋军东西两战场的联络,大量调动敌人,打乱整个国民党部队的军事部署。

刘邓发动战略攻势的兵力部署如下:

以野战军主力和冀鲁豫军区部队进行豫北战役;以陈赓第四纵队和太岳军区主力举行晋南战役。集中四个纵队和太行、冀南、冀鲁豫军区部队混合编成四个集团,共约60个团的部队和10万余民兵及20万群众参战。

就在胡宗南的新婚蜜月第一天,即1947年3月22日,刘邓野战军各集团即开始了对豫北、晋南蒋军的猛烈进攻。

蒋介石的“黄河战略”是那么荒唐!

胡宗南的“蜜月”又是那么苦涩!

邓小平、刘伯承

刘邓野战军各集团战至3月28日,分别解放濮阳、封丘、延津、原武、阳武等据点多处,歼敌地方兵团一部。

3月29日夜,杨勇率第一纵队和第七纵队新组成的一集团拟袭击黄河铁桥,但,天有不测风云!执行攻击任务的第一旅正在向桥头堡挺进,天色突然暗了下来。乌云密布,狂风大作,只见飞沙走石,树木被风吹折,人马被风吹倒,部队根本无法按时进入攻击阵地。等到狂风稍停,部队发起攻击时,敌守备部队早已严阵以待,强大的火力使解放军根本无法接近。

攻,拼命也要攻下来!

只许前进,不许后退!

解放军冲锋

守敌火力强而猛。什么是枪林弹雨?如果一个突击队50个人冲锋上去,对方打来5000发子弹一点不算多!这样,每个人就得承受100发子弹。

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命中率,五十名战士就会全部被打倒在阵地上……

子弹不认人,战场上,双方都是对着子弹冲的。

只要枪在响,人在冲,生命就已被置之度外!

黄河大堤下,桥头堡前,解放军战士尸横遍地,血洒河滩……杨勇,新官上任统帅两个纵队,首战便失利,该怎样向刘邓首长交待?

晋冀鲁豫野战军指挥部,刘伯承、邓小平就像一张弓上绷得铁紧的弦,绷了许久,箭在弦上,却不知从哪个方向射出去。

刘伯承、邓小平

一位作战参谋前来报告说:据内线关系情报,汲县守敌二十三师在我军进攻策应下,有一部或全部起义的可能。

于是,刘伯承调整部署,一集团改攻汲县。配合内线围攻敌三十二师。4月1日夜开始攻击,4月2日占领东关及外围据点多处。

这时,内线工作突遭破坏,三十二师退守城内,要再予攻击已十分困难。同时,王仲廉集团的5个整编师已集结新乡,有增援汲县之可能。为防止被敌拖住,刘伯承命令:一集团撤离汲县,以避开优势之敌另寻战机。

4月3日夜,刘伯承命令各集团分几路快速北进。

蒋军主力既已撤走,各县城守备薄弱,刘邓野战军以优势兵力横扫豫北,淇县城、回隆、楚望、宜沟、鹤壁等数十个据点,歼灭河南第二专署一、二、三人民自卫队等惯匪武装,彻底破坏了安阳、汲县段平汉铁路。野战军主力逼近安阳,围攻汤阴。

刘伯承

刘伯承的胃口还大得很!

他要吸引敌人来援,又一次“围点打援”!

这是刘氏战术上的扬长避短。

如其所料。王仲廉果然率六十六师两个旅、四十一师一个旅、四十师一个团和第二快速纵队沿璋汉路东侧来救援安阳和汤阴,后面还紧跟着三十二师。

豫北的摊子若被打烂,他王仲廉就会失去立足之地;一下丢掉了平汉路上几个重镇,他也无法向蒋委员长述职检讨。

他心里也十分矛盾,他也曾想过:与其损失几个旅的弟兄,不如直接丢掉几座城!刘伯承丢了那么多城都没放在心上,我们为什么要计一城一地得失呢?

“老子留得青山在,何愁没柴烧!”似乎,刘伯承的打法对他有了很大的启发。北援之敌进至宜沟,发现刘邓主力后立即缩了回去。

保守本钱要紧。王仲廉和他的部下都这样想。但既然打开了,你要保本钱也不容易。因为你的对手是刘伯承!

刘伯承

刘伯承判断:在继续围攻汤阴、威胁安阳的情况下,敌人仍可能来援。

他命令:第六纵队一个旅和冀南军区两个独立旅加紧强攻汤阴和崔桥,主力集中准备打援。

为确保打援战果,刘邓重新安排兵力组合:一、二集团合组为路东集团,三、四集团合组为路西集团,以利于两集团打援时向心合击。

刘邓野战军继续猛攻汤阴。守军不断把告急电打往郑州绥署主任顾祝同那里。

1947年4月13日,顾祝同发出严令:命令王仲廉率四个半旅为第一梯队,分三路北进救援汤阴;以三十二师为第二梯队,在卫河岸掩护。

顾祝同的兵力调动,几乎都是按着刘伯承的意图在动。

所以后来有记者写道:“国军之阵营,与其说是蒋介石、白崇禧、陈诚、顾祝同在发号施令,不如说是刘伯承在调兵遣将。”

这不,鱼儿又上钩了。

刘伯承命令小部队作运动防御,诱敌前进。

4月15日,蒋军一、二梯队被诱至宜沟、屯子山地区。王仲廉就这样进了刘邓预设的口袋,也全然不觉。

王仲廉

野战军攻克汤阴,东陵大盗被抓

4月16日夜。

刘邓野战军东、西两集团主力两面夹击,将敌一、二梯队割裂,把敌第一梯队包围在卫河以北、淇县以东地区。

经过两昼夜的激战,歼敌第二快速纵队全部、四十一、六十六师各一部,俘获快速纵队司令李守正以下9000余人。收复淇县、滑县、浚县三座县城。

更令刘邓野战军官兵惊喜的是:缴获了敌快速纵队等部的全部坦克和汽车!

大平原作战,这玩意我们也很需要。

“谢谢运输大队长蒋介石!”

“谢谢王仲廉将军的馈赠!”

刘邓胜利之师,官兵们兴高采烈地爬上坦克,挥动着帽子,吹着口哨,好不自得。

王仲廉

王仲廉遭此重大打击,怀着一身郁闷缩回新乡。他一头倒在床上,喘着粗气,不停地咳……未几,一口鲜血从口中吐出。

援军被歼,汤阴守军更是惊恐万状,深感孤立而惶惶不可终日。

到嘴边的肉,刘伯承岂能不吃?他当然不会就此收手,他要趁势扩大战果,扫清平汉路东西两侧,以便为今后的战略反攻留下更为广阔的大后方。

刘伯承决定:再次集中优势兵力,以三集团攻汤阴,二集团攻崔桥,四集团一部在淇县地区侦察敌情,其余主力集结休整,以利再战。

4月下旬,以野战第三、六纵队组成的三集团扫清了汤阴的外围据点。

刘伯承

5月1日,刘邓下达了对汤阴的总攻命令。

首先,野战军以榴弹炮进行破坏性轰击,结合坑道作业向城内攻进,为步兵打开缺口。

驻守汤阴的国民党暂编第三纵队司令孙殿英,乃是一个因东陵盗宝而臭名昭著的军阀,他出身大赌棍,在河北拥兵称霸,四易其主,两次投降日本人,但也还在抗日时帮助过刘伯承的一二九师反磨擦,还主动送过一些枪支给刘伯承的一二九师。

1928年6月下旬,孙殿英率部驻兵蓟县,他串同惯匪马福田等人,派工兵营长到马兰峪东陵,掘开了慈禧太后的坟墓。当他带着一班亲信劈开慈禧的金椁内棺时,只见棺内珠宝琳琅满目,令人眼花缭乱。

盗墓

孙殿英在回忆这段往事时说:“老佛爷(慈禧)像睡觉一样,只是见了风,脸才发黑,衣服也拿不上手了。”

孙殿英盗了慈禧墓中的大量珠宝,仍不满足,后来还派他的工兵营长,第二次率兵“出征”,挖开了乾隆的墓。孙殿英回忆说:“乾隆的墓修得堂皇极了,棺材里的尸体已化了,只留下头发辫子。陪葬的宝物不少,最宝贵的是颈脖上的一串朝珠,有108颗,都是无价之宝……”

不久,马兰峪的满族人民发现慈禧和乾隆的坟墓被盗挖后,立即报告地方当局查办。此后,孙殿英东陵盗宝的消息很快传到全国,各新闻媒介纷纷揭载。原满清宣统皇帝溥仪闻讯,立即召集清朝遗老开会,联名向国民政府提出申诉,要求严办孙殿英。孙殿英一看形势严重,便多方设法寻求解脱。

蒋介石、宋美龄

要解脱,自然需找到保护伞。孙殿英从大量的赃物中选出一部份稀世珍宝托人转交宋美龄,请她庇护。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一书中曾提到,宋美龄拖鞋上的那颗夜明珠,正是慈禧口中含的那颗。

还有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夫妇等一些高级官员,都收到了孙殿英的贿赂。

如此层层贿送的结果,虽然原告不断催促,全国舆论也极重视,但是到最后,孙殿英却依然逍遥法外,没有受到任何处分。

1943年,孙殿英向原湖南省缉私处处长文强谈起东陵盗墓时煞有介事地说:“满清杀了我孙家祖宗三代,不得不报仇革命。孙中山先生有同盟会、国民党,革满清的命。冯焕章有枪杆子逼宫。我的枪杆没有几支,只好崩皇陵,革死人的命……不管盗墓不盗墓,我是对得起祖宗的……”

孙殿英

抗战胜利后,整编陆军第二十六军军长王仲廉进驻豫北,孙殿英以巨额黄金和墓中宝物贿送给王。王仲廉受此重贿,孙殿英一旦有难岂能见死不救哉?

令人惊讶的是,孙殿英这个在历史上几易其主,有奶就是娘的军阀,一惯奉行“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降”,可到这最后一回,他就太不识时务了。刘邓野战军发动的豫北战役刚开始,他就以纵队司令名义在汤阴大抓民夫,拆民房,筑工事,准备与解放军决一死战。他这样一反常态,真是有点令人费解。

1947年5月2日,刘邓野战军终于攻克汤阴,全歼守敌近万人,国民党暂编第三纵队司令孙殿英及其以下7000人被俘。

孙殿英,最后栽在了共产党手里,他心里好不担心。他既当过东陵大盗,又当过汉奸,还屠杀过爱国人士,共产党能放过他吗?他找不出答案。

刘伯承

攻取汤阴后,刘伯承欲趁势扩大战果,决定相机攻取安阳再歼援敌。

5月9日,刘邓野战军发起对安阳外围据点的围攻,经过十六天战斗,攻克据点多处,歼灭守敌四十师两个团和地方团队共6000余人。

至此,豫北战役胜利结束。

刘伯承宴请孙殿英:我和邓政委与他有私交

再说司令部办公室,刘伯承靠在椅子上,正在翻看各纵队的战报。这时,警卫前来报告:“报告一号首长,俘虏军官孙殿英押到。”

“好。”刘伯承站起身来,对正在看地图的情报处长柴成文说:“你去把孙殿英带到我这里来,我和邓政委要请他吃顿饭。”

“你要招待他?”柴成文有些疑惑不解。

“对,我要招待他,其他几个团长就不参加了,就他一个。”刘伯承见柴成文还站着不动,便笑着说:“快去吧,我和邓政委与他有私交。”

刘伯承手握枪械

不一会,孙殿英被押到司令部。依然五花大绑。

刘伯承一见此状,上前去亲自给孙殿英松绑:“孙将军,久违了。今日在这种场合下见面,实在是我刘伯承极不愿意看到的。”

“我身为败将,已无话可说,但我佩服刘将军深谋远虑用兵如神,把我围那么久,原来是为了先打王仲廉。”孙殿英似乎到这时才晃然大悟。

刘伯承把孙殿英请到椅子上坐下,然后说:“今天请你来,不谈打仗,只讲交情。主要是想请你吃顿饭。还记得吗,那年为了打日本鬼子,我们一二九师转移时路过你的防地,你还专门请我和邓政委吃过一餐饭呢。”

“记得记得,你们说武器不够用,我还送给你们一些枪支弹药。”孙殿英终于轻松一些了。

刘伯承

刘伯承端起酒杯:“孙将军,我敬你一杯,以表示当年你的一片盛情。那年,磨擦专家朱怀冰不让我们过路,而孙将军为我们提供诸多方便,伯承不会忘记。”

刘伯承、邓小平、孙殿英,还有亲自准备这顿饭的李达参谋长,四只酒杯碰在一起,然后一饮而尽。

刘邓认为:虽然现在孙殿英追随蒋介石积极反共,但他过去帮助过我们,我们应不忘旧情,以诚心待之。

后来,解放军把孙殿英等俘虏押送后方时,刘伯承还特意把保卫处长张之轩找来,亲自嘱咐要确保安全,不能出事。

刘伯承

从1945年9月上党战役开始,刘邓野战军已取得十战十捷。这十战是:上党、平汉、陇海、定陶、巨野、鄄城、滑县、巨金鱼、豫皖边和豫北战役。

整个豫北反攻作战历时近两个月,共歼敌45000余人,解放了南北长300余里、东西宽200余里的地区;控制平汉路300余里,基本摧毁了国民党联系东西两战场枢纽地带的防御体系,沉重地打击了蒋介石的“哑铃”把子和“钳铰”,为解放军转入战略进攻打下了基础。

在豫北战役的总结大会上,刘伯承十分风趣地说:“这次豫北反攻作战,用铁扫帚把晋冀鲁豫区的大门口打扫干净一些,子弟兵也好安心打出去。现在,晋冀鲁豫战略区的敌人就像‘癞子的头发’,只边边上有一点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