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殿英盗的宝贝现在还有存在的吗(1947年,邓小平下令活捉孙殿英,好多国宝才得以重返国家博物馆)

发布:2023-02-15 00:05:56
孙殿英盗的宝贝现在还有存在的吗(1947年,邓小平下令活捉孙殿英,好多国宝才得以重返国家博物馆)

玉石西瓜

前言

1947年汤阴一战,东陵大盗孙殿英终于落网。那两件惊世国宝——绿玉西瓜和九龙宝剑也终于现世。

对于孙殿英来说,当年盗取皇陵后得到的众多财宝已经悉数送人,只有这两件宝贝,是他视为身家性命的。可如今,自己被抓,能不能活命都是问题,所以也只能主动献出,或许会将功折罪,苟得活命。

孙殿英

东陵大盗和两件惊世奇珍

1947年春,蒋介石的全面进攻失败后,改为重点进攻,一路有胡宗南率重兵进攻解放区的首府延安,一路由薛岳率领由整编七十四师、十一师、第五军等三大王牌组成的40万大军,向山东的陈毅、粟裕杀去。

对令其最头疼、最难安枕的中原战场,蒋介石决定再次采用黄河战略,将花园口的河道堵塞,让黄河重回故道,用黄河将刘邓部困在河北岸。

果然,蒋介石的这一毒计此刻奏效。

当年花园口的大水,挡住了日军中原突进的步伐。

如今的恢复故道,迫使刘邓放弃邱清泉部,不得不北撤黄河,进行休整。紧锣密鼓、杀声震天的中原战场,突然变得清冷起来。

然而,西北战场风云突变,3月19日,毛泽东率领中央机关,撤离延安,开始跋涉于黄土塬的沟沟坎坎,与数十倍于己的胡宗南部玩着危险的捉迷藏游戏。

毛泽东

山东战场上,形势也异常严峻,我华东野战军大步后撤,而七十四师、第五军依仗着兵多将广、枪快盾坚,在后面死追不舍。

1947年4月,为了减轻陕北和山东战场的压力,根据刘邓的命令,中原野战军实施豫北反攻,王近山率领的六纵包围了豫北重镇汤阴。

晚饭之后,刘邓从田间散步回来,衣襟鞋面上还带着小麦叶秆上的露水和馨香。

邓小平在桌上摊开纸墨,对警卫员崔来儒说:“小崔,晓得不晓得我们在这汤阴城里围住了什么人呐?”

崔来儒爽快地说:“那还用说,敌人呗!”

刘伯承笑了:“当然是敌人,邓政委问你是哪个敌人?”

崔来儒搔了搔头皮,求救地望了望班长康理。

康理想了想说:“我记得刘司令员在会议上讲过,好像是什么国民党的暂编第三纵队吧!”

邓小平语含调侃地说:“哦,还是说得不太具体,我来提示一下吧,这城里困了个有名的大盗,他是谁呀?”

大家还是不解,疑惑地摇了摇头。

刘伯承

这时,邓小平把蘸好墨的笔交到刘伯承手里,说让刘司令给大家露一手,把这个大盗给画下来。

刘伯承谦虚地说,自己只在北伐时见过他,这都20年啰,忘光啰!再说,自己也不是什么丹青高手,万一画得不像,反而自找麻烦咧!

但在邓小平的鼓励下,刘伯承还是画了起来。只见刘伯承一边勾勾点点地画,一边慢悠悠地说:“说来话长,1928年初,对了,小崔,那时你还不到一岁,有一支国民党军队,驻在北平的北苑,那地方是清朝好几个皇帝和慈禧太后墓葬的地方。他们以军事演习为名,偷偷地把慈禧墓和乾隆的坟给掘开了。”

刘伯承

崔来儒听得入了迷,紧追着问:“皇帝的坟里都埋着啥?”

刘伯承说书似的,有板有眼地说:“好家伙,里面的宝贝多得数不完,那慈禧太后的棺木完好无损,打开棺材,呀!人都死几十年咧,可面貌如生,头发整洁,浑身上下发出光亮……”

崔来儒着急地问:“你说这是咋回事?死人怎么还会有光亮?是有鬼还是她成仙咧?”

刘伯承紧抿着嘴,故作严肃地与邓小平对视了一眼,实在忍俊不禁,放声哈哈大笑起来。

崔来儒马上明白刘司令员这是在逗自己玩,顿时红了脸,低声嘟嚷着:“不和你们来咧,你们净糊弄人,净拿人家开心……”

刘伯承见崔来儒委屈了,便开始认真地说自己没有瞎糊弄,那老太婆身上发光是真的,原因就在她挂在头上身上的珠宝晃眼睛。

崔来儒听后立刻忘记了刚才的不快,重新进入了情节,惊叹地说:“天爷爷,那得多少珠宝哟!”

刘伯承故意渲染说,这个大盗当年不仅掘开了慈禧墓,还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又掘了乾隆皇帝的坟,那金银珠宝据说装了几十马车呢!

邓小平和刘伯承

“后来呢?”康理和崔来儒几乎异口同声地问。

“后来么,你们知道,这私掘皇帝的坟是死罪,要遭天谴的,再说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一传出去,举国震惊,这大盗就成了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有人要抢他的宝,有人要取他的命,他为了保命,就把这些珠宝分头送给那些能救他命的达官贵人。比如,他把慈禧太后嘴里含的那颗核桃大的夜明珠,送给了宋美龄,把太后头上的凤冠送给了宋子文……”

邓小平接着说:“但是还有两件价值连城的珍宝,至今还藏在他的身边,他是走到哪里带到哪里,把这两件宝贝看得比命还值钱哩!”

“这又是啥宝贝?”崔来儒转过头,盯着邓小平问。

邓小平喝了口水,故作神秘地让大家千万不要出去乱说,这两件宝贝,一件是慈禧墓里的绿玉西瓜,一件是乾隆墓里的九龙宝剑。

邓小平见小崔小康都苦思地皱着眉头,便笑着进一步说明道,绿玉西瓜是由天然玉石制成的,九龙宝剑传说是三国时长坂坡赵子龙使用的宝剑……

邓小平

说话间,刘伯承已经把人像画完了,他退后两步,端详着问大家,看着像不像。

崔来儒着急地问:“哦,这就是那个大盗,他叫啥子嘛?”

刘伯承介绍道,此盗姓孙,名魁元,字殿英,河南永城县人士,现就在汤阴城内,大个头,光头肉脸,一脸麻子。

邓小平:“对头,你还没有画上麻子嘛!”

刘伯承笑着点头:“不错,忘记画上麻子了,对了,我在这画像下面再写上几个字,孙殿英,外号孙大麻子,要活捉!捉住者,记大功一次。好了,拿去,让政治部去印刷复制吧!”

邓小平拿起画,轻轻吹着纸上未干的墨迹,不无忧虑地说:“孙殿英不能死,一定要活捉,他一死,那两件国宝恐怕就要遭殃啰!”

邓小平

生擒大盗孙殿英,两件国宝终于现世

让刘邓没想到的是,区区一个孙殿英竟然这么难打。

一个小小汤阴城,不过一条老街,几排瓦房,他国民党一个整编纵队不过1.5万人,刘邓派出了4个旅,六纵的3个旅加三纵的1个旅,围城二十多天,还是没有打下来。

刘邓有些心急了,一齐来到了王近山的前线司令部。

一见到王近山,刘邓二人立刻改变了兴师问罪的口气,倒转了话题,问起一些不痛不痒的琐碎事务来。

几天不见,王近山两眼布满了血丝,脸腮上长满了寸把长的硬胡须,头发乱蓬蓬的,嗓子也沙哑了,说话时就像漏气的风箱,整个人好像一头暴怒的雄狮,只是全无了那威风凛凛的杀气。

王近山

没打仗前,以为这孙殿英也就是个老兵油子,善于投机取巧,卖身投靠,真的打起仗来不会有啥道道。谁晓得,这家伙除了敢掘坟,打起仗来也是把好手,也算得一代枭雄。他在这汤阴城里,里外修设了五道防线,光城墙外一道两丈多深、五六丈宽的大壕沟,就把攻城部队拦在了城外。

王近山讲得口渴,咕咚咕咚灌了两缸子凉水,抹了抹腮边的水沫子,不歇气地说:“为了对付这条沟,我把大家伙都用上了,又是大炮轰,又是炸药包炸,还用土麻包填,好不容易把水沟这一关给破了,嘿!他的第二关比第一关还难过,这第二关就是汤阴的旧城墙。”

刘伯承早先就听说过,这汤阴的城墙特别厚,可怎么个厚法并不清楚。

王近山哑着嗓子说:“打个比方吧,这城墙上头能跑汽车,这城墙里头是仓库,能住部队,也能运兵,你说这城墙有多厚?”

王近山见火力强攻不行,就开始想别的办法。他们挖地道,想从城墙下面过去。谁知道,这孙殿英在墙边埋了一溜大水缸,外面一有动静,他蹲在缸里一听就知道,还没挖到跟前呢,他一放炮,就把地道轰塌了。

王近山

刘伯承和邓小平低语了几句什么,刘伯承扶了扶眼镜,十分严肃地说:“好了,打了二十多天,起码对敌人的脾性了解了,我把全军的重炮都拉过来,全配给你,限期两天破城。这是咱们豫北反攻的第一仗,决不能打闷了……”

王近山在一张纸上划拉了半天,最后才说:“请首长放心,两天内一定破城,活捉那个孙大麻子。”

邓小平听后嘱咐道,一定要严密封锁进出的交通要道,莫要让那位大盗溜掉。

王近山想了想说:“没问题,如果破城,我知道那位大盗从哪儿开溜,我把肖永银手下的五十四团摆在哪儿,专门活捉这个孙大麻子。”王近山说到这里,话锋一转,恳求道:“不过我们还有个小小的要求,如果真能活捉孙大麻子,可不可以让我们开开眼,看看那两件宝贝?”

邓小平望了刘伯承一眼,笑着说可以。刘伯承也说看可以,但不能搞坏,那可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宝贝,要传给后人的。

邓小平

4月30日黄昏,总攻开始,晋冀鲁豫野战军的百十来门各种战炮,一齐向汤阴开火。这一次,孙殿英精心构筑的五道防线一一瓦解,首先是壕沟被轰平,接着是城墙被轰塌,然后是环形地堡群被揭顶……

当晋冀鲁豫野战军的炮弹打开了外城墙,占领了紧靠城墙的张庄之后,孙殿英便预感到自己的末日到了。几十年来,他靠一副灵敏的极富政治嗅觉的鼻子,坑蒙拐骗,打打杀杀,先顺蒋,再投日,后反水……总算拉着一支上万人的队伍,干了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如今,他灵敏的鼻子嗅到了死亡的气息,于是不等大战尘埃落定,便带了几个亲兵,钻进了早挖掘好的一条通向城外的地道,隐密地逃了。

连滚带爬地穿过十多里地道,当他们一行钻出地面,睁开被阳光刺花的眼睛,正准备庆贺又一次逃生时,身边顿时响起了开心的大笑声。

孙殿英惊魂出壳,仔细一看,几十支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自己。

在这一刹间,孙殿英立即明白,自己的草莽一生到此结束了,那些啸聚山林,占地为王,英雄美酒、丽姝娇娃的日子……连同那掘慈禧墓、挖乾隆坟的惊世盗行,都在这一刹那间定格,成为了遥远而陌生的历史……

影视剧照

原来在攻城的时候,王近山已经发现了这条秘密地道,为了不惊动敌人,故而没有破坏,但他已经预想到,这靠地道起家,靠地道发财的江洋大盗,必然还要从这地道逃走。

这正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成也地道,败也地道。

急促的电话铃响了。

“什么,捉到了,好,把他押到司令部来,注意,要保证安全。”放下电话,刘伯承高兴地说:“龟儿子,江洋大盗终于被我们捉到手了!”

邓小平的警卫员崔来儒高兴地问:“那他随身带的两件宝贝,一定也一块来了?”

刘伯承笑着摇摇头,摘下眼镜,轻轻擦着说:“带得来带不来,那就看你的福气啰!”

孙殿英

个把小时后,由崔来儒和康理带路,把孙殿英等一行带到了司令部的大院里。

刘邓从屋里迎了出来,周围的土墙头上,露岀了一个个带军帽的脑袋,听说捉住了江洋大盗,谁都想趁机开开眼。

五十四团政委见到刘邓,上前敬了一个礼,然后介绍说:“这位是孙总司令,这一位是刘伯承司令员,这是邓小平政委。”

孙殿英两腿脚跟有力地一碰,低头躬腰地说:“两位大名如雷贯耳,兄弟久仰,久仰!”

崔来儒得意地小声对身边一位警卫员说:“瞧见了没?这位就是孙大麻子!”

不想他的嗓音太高,被邓政委听到了,立刻严厉地喝责了一声:“小崔,你在胡说些什么?”

崔来儒知错地吐了吐舌头,缩缩脖子,再不敢吭声了。他当然知道当面叫别人外号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可没想到这背后悄声的议论也会被邓政委听到。

谁知道,孙殿英非但没有窘迫不悦之色,反而自谦地检讨着说:“兄弟多年的了,兄弟多年的了。”

孙殿英的本意,就是客气地说,很对不起,自己的麻子有碍观瞻,可那是多年前的事情了。孙殿英的这一客气,反倒把在场的人都逗乐了。

孙殿英

说实话,那时中国医疗水平十分低下,天花病流行,一旦得了这种病,轻者留一脸麻子,重者很快便死去。所以,当时长麻子的非常多见,就是解放以后的一个相当长的时期里,天花病也是我们防治的重点。

刘邓将孙殿英一行让到屋子里。刘伯承在首先发问了几个作战中的问题后,话锋一转,问道:“孙总司令,你的两件宝贝,能不能拿岀来,让我们开开眼啊?”

孙殿英愣怔了一下,脸上现出一种极其复杂的表情。此时,他并不是怕人看,而是话该如何说。当初金银珠宝、异物奇珍挖了七八十箱,装了满满20辆马车,可风雨过后,千金散尽,如今仅剩下身边的这两件宝物,这东西连着心挂着肉啊!

可话又说回来,如今自己已经是阶下之囚,生死都在未定之数,况乎性命之外的两件宝物?

主动献出,或许会将功折罪,苟得活命,毕竟,这两件宝物价值连城,举世罕见啊。

在这一刹间,孙殿英心机百转,打定主意后,才不太情愿地说:“兄弟献宝,兄弟献宝。”

说完,就让随从放下两只箱子,他走近前去,用钥匙将木箱上的铁锁打开,然后掀开箱盖。

乾隆地宫

如果只看木箱,的确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木箱外裹一层红颜色的皮革,因经常挪动,木箱的边角皮革已经磨去了光泽。

孙殿英用颤抖的手指,掀开木箱中的红绸布时,顿时之间,只见莹光漾动,满目生辉。这就是那件举世奇珍绿玉西瓜。

孙殿英将这宝物双手托出箱底,稳稳摆放在靠墙放的八仙桌上。

只见这西瓜如同被人切去了一半,放在那里,几乎可以乱真。皮为绿玉,细看还有暗黑色的条纹,瓢为红玉,红得如同熟透的淡紫;籽为黑玉,一粒粒,不规则地散点在红玉之间,宛如一颗颗晶亮的黑星。打眼望去,绿得碧绿,红得紫红,黑得漆黑,水灵灵、脆生生、光艳艳……叫人馋涎欲滴,恨不得立刻上去就咬上一口。

翡翠玉石

孙殿英在大家目瞪口呆地惊叹过后,才捋起衣袖,用手指远远指点着说:“这绿玉西瓜,是当年外藩进贡清朝皇帝的供品,贵就贵在它是一块整玉,奇就奇在它一石三色,绿、红、黑浑然天成,故而,慈禧太后甚为喜爱,一直把它当做贴身赏玩之物……”

孙殿英说着,又从另一木箱里取出一柄由青铜和熟铁混铸的宝剑。由于年代久远,那剑身已经锈蚀,铜锈斑斑,黑不溜秋,看去极不起眼,与绿玉西瓜摆在一起,简直不成比例。

但仔细看,剑柄镂金嵌玉,便知不是凡品,拔剑出鞘,那剑芒银亮飞动。

孙殿英抚着剑身,喟叹着说:“这就是民间传说的九龙宝剑,你们细看,这剑鞘上镶着九条金龙,龙睛是用红宝石镶嵌,据传是三国时五虎上将常山赵子龙的佩剑,后人因敬慕他的英武,故而将这柄剑视为神兵,慈禧也视其为避邪之物,平时挂在书房之内,死后也置于身旁……”

邓小平

邓小平听后爽直地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赵子龙的宝剑,也没有为她避邪嘛,起码你就不信这个邪,对不对呀?不然,你就不敢掘那老太婆的坟了。这是人民的财产,现在都要交给政府。”

孙殿英一听此话,麻脸通红,连连“诺诺”着颔首点头。

结语

“大将南征胆气豪,腰悬秋水,雁翎刀……”

古往今来的军人,对神兵利器都有一种特殊的偏爱。

孙殿英当初冒天下之大不韪,甘历九死一生之险,偷偷掘开慈禧墓,将此剑在身边藏了近20年。如今,就这样被揪心扯肺地收去,自然心有不甘。他眼看着随从将木箱装好,交给了身边的一位战士,顿时双手掩面,发出了一声呜咽般的悲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