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构为什么前后变化大(宋高宗赵构该如何培植自己的军队?以此抗衡岳飞、韩世忠的大军)

发布:2023-03-09 08:01:31

在南宋初期的历次战斗中,形成了许多赫赫有名的战将,如南宋中兴四将:刘光世、张俊、韩世忠、岳飞,但他们都手握重兵,号称家军,如岳家军、韩家军等,南宋朝廷根本无法进行有效调控。

为了保证政权的稳定,以防不测之变的发生,中央必须培植自身的军事力量,以与境内诸股不受控制的军事力量相抗衡。这其中,枢密院军队与三衙兵马,便是南宋高宗赵构自己所培植的中央军队。而作为南宋中央提拔起来的将领杨沂中,也是中央所极力培植的军事势力。那么,南宋中央是如何培植自己的实力的呢?最后又是否成功了呢?本文将带你解开这些问题。

一、 培植枢密院兵马

(一)枢密院的困境

南宋建军之后,枢密院实无任何兵权,但奉行文书而已。中央高层文官就一直为实现北宋的军事体制而努力。针对枢密院空虚的情况,南宋中央想方设法,树立枢密院的权威,恢复其发兵之权。故命神武中军统制巨师古拣汰枢密院将领徐文两千余众,更令李捧、邵青、单德忠、赵延寿等部并听枢密院节制。

将招降之兵拨属枢密院节制,这是南宋朝廷想要取得军队指挥权的第一次重大举动。随后,在皇帝和宰相吕颐浩的调拨下,这些隶属于枢密院的将领,也参与到平叛境内的叛乱上,以求在战争中更好地调度这些降兵,同时壮大枢密院的力量。

小结:

南宋初期的枢密院与北宋完全不同,北宋的枢密院有调兵之权,但南宋的枢密院根本调不动任何军队。所以,南宋朝廷才想要提升枢密院的地位,给枢密院拨军队。

赵构为什么前后变化大(宋高宗赵构该如何培植自己的军队?以此抗衡岳飞、韩世忠的大军)

宋之建立

(二)隶属于枢密院的御前忠锐军

吕颐浩是南宋初力主恢复北宋军制,由中央完全掌握军队领导权的第一位强硬宰相,他在相位期间,是南宋中央政权稳固的关键时期,其曾一心想要从诸将手中夺回兵权,只是因为诸将势力强盛,中央弱小,很难在枢密院下形成一支强有力的军队,进而与家军体制分庭抗礼,故吕颐浩的构想一直未能得逞。

绍兴二年(1132年)二月御前忠锐军正式成军,最迟不迟于绍兴二年五月,御前忠锐军便已有十将规模。五月,吕颐浩开都督府,欲与桑仲合力收复京师,“……以新创置忠锐军十将偕行。”

同年五月,刚刚成军的御前忠锐军就遭受到打击,御前忠锐第二将赵延寿发生了叛变。随后,御前忠锐第四将邵青亦被除去,其精锐拨隶于神武中军。刚刚成军的御前忠锐军便折损二将。枢密院水军统制张崇、耿进又以所部兵七千人,舟一千五百拨隶韩世忠军,进一步削弱枢密院的势力。

为使得扩充与恢复枢密院权力的计划不致夭折,重组中央对军事的绝对领导权,对于御前忠锐军的空缺,朝廷给予了足够的重视。绍兴二年九月,任命赵琦为御前忠锐第八将,以统辖二千六百余人的枢密院统制范温为御前忠锐第四将。随后,枢密院又收编盗寇刘忠之部曲王林,以林为枢密院准备差使,以浙西兵马钤辖史康民为御前忠锐第九将。

小结:

要想军队能打,就必须要军队多招人;这就是南宋赵构培植自己军队的信条,所以,凡是有中央能指挥的军队,特别是这种小鱼小虾将领,全都先给我编进御前忠锐军再说。目的就是要强大枢密院的力量,培植皇帝的亲信部队。

(三)中央拉拢张俊

至绍兴五年十二月,行营护军体制的确立,御前忠锐十将亦全都拨归张俊的中护军,成为张俊的私人部曲,枢密院恢复实权的举措宣告失败。

当然,中央之所以将御前忠锐十军全都拨隶张俊,实则是因为张俊与中央关系较亲密,且中央多有抽调张俊军副贰之举,杨沂中便是一例。既然张俊有亲中央倾向,中央索性将刚创置的御前忠锐军全拨给他,进一步将其拉拢,以为中央所用。

还有另一原因便是,至绍兴五年,虽然张俊与韩世忠、刘光世、岳飞并称“中兴四大将”,但是其兵马在诸将中是最少的,中央必须扶持这一亲中央的军事力量,以使得张俊军有足够的能力与其他三军相抗衡。

(四)总结:

因此,我认为在南宋初期恢复枢密院调兵之权上,赵构并不成功。但培植四大帅之一的张俊亲中央倾向,成为后期收兵权的一个保证。正因为张俊的这一倾向,让赵构可以放心让张俊的军队强大起来,以此和岳飞、韩世忠等军队相抗衡。

张俊

二、培植三衙军队

(一)为什么要培植三衙?

为什么要培植三衙呢?因为三衙没有军队。北宋灭亡后,三衙的军队消失殆尽,南宋从立国伊始就面临着禁卫单弱的局面。文臣们再三表示对中央禁旅单弱,诸将势力壮大的担忧,因此南宋中央从立国伊始就注意恢复北宋的三衙统军系统。

不过中央在建炎年间的努力并未得到很好的回报,三衙统军系统根本无法确立,中央禁旅单弱的局面依旧无法改变,甚至在建炎年间还出现了禁卫班直的叛乱,这给南宋统治者敲响了警钟。

实际上,无论是宋廷中央文臣,还是高宗赵构本身,皆想着恢复北宋军制。赵构就不止一次的表示

“祖宗故事,应军马未有不入三衙者,今厘正之甚美也,他日差出即降旨听某将节制,其名既正,则军政渐可复旧。”

此可看成为高宗重建军事的构想,天下之军马皆统归三衙,遇有战事则由中央在三衙中选差将帅出征,三衙之名既正,则军政渐可复旧。

直至绍兴五年三月,三衙军员总数才满两千人而已,可见禁卫单弱。

绍兴五年九月,中央任命解潜为权主管马军司公事,马军司的实力才慢慢增强,其初任命之时,其部曲不过三千余人,裁汰老弱,剩下不过两千余人也。

小结:

南宋初期,赵构想方设法提升三衙的实力,但是真正能够拨付给三衙的军队实在是有限。经过接近十年的扶持,三衙依旧没形成战斗力。如果想要和诸将相抗衡,就必须加大投入。

南宋中兴四将一

(二)三衙雏形初成

绍兴五年十二月,三衙迎来了一次重大调整,由于神武军的转向,神武中军脱离神武军的编制,全部编入殿前司,殿前司得到南宋立国来的空前壮大。至十二月底,三衙完成了初步的重建、恢复工作。

“自渡江后,三衙名存实亡,逮赵鼎、张浚并相,乃以杨沂中所将隶殿前司,解潜部曲隶马军司,统制官颜渐部曲隶步军司,沂中之军本辛永宗部曲,后又益以他兵,故其众持盛。潜之军才二千余,渐所统乌合之兵而已。”

杨沂中主管殿前司,解潜主管马军司,颜渐主管步军司,三衙重建的雏形至此确立

(三)给三衙拨兵

1、岳飞、韩世忠是不可能交兵给中央

针对三衙禁卫单弱,收编速度较慢的窘状,有官员打起了岳飞、韩世忠等大帅的主意。监察御史刘长源甚至建议,在岳飞、韩世忠、刘光世、张俊等大帅的军中挑人,也不多挑,每支军队里面挑五千人,这样中央不就有两万多人了?

想得到美,要是中央可以直接从岳飞、韩世忠等军队中挑人,赵构也就不急于组建中央的兵马了。组建中央军,就是为了和这些不听话的将帅对抗,一旦他们有异常之举,中央有军队可以管制他们。

因此,三衙想要壮大,是不可能从岳飞、韩世忠等人那里获得兵马的,只能南宋朝廷自己想办法。

南宋中兴四将二

2、中央的亲儿子

在三衙的重建过程中,高宗对于三衙给予足够的重视,无论是军饷还是额外待遇,三衙士兵都要远远优于诸将兵。虽然三衙兵待遇优厚,但亦不能改变皆为乌合之众的事实。王彦的部队与解潜的军队甚至在京城械斗,惹得朝野内外汹汹,便是例证。可见,作为亲信驻守临安的三衙兵,毫无军纪可言,更遑论其他。

绍兴七年刘光世被罢之后,张浚最先想到的便是将淮西兵完全掌控在都督府下,但因张浚的处理不当,最终导致淮西兵变,淮西兵的大部分投降刘豫,只剩王德一军八千人。绍兴六七年间,张浚所开之都督府是脱离于三衙之外中央所能控制的一股相当强大的军事势力,这也是绍兴年间三衙重建的一个重要军事资本。都督府结局之后,其机构皆转到枢密院名下,枢密院的地位被顺势抬了起来,这就为收兵权奠定了铺垫。

绍兴七年四月马军司已初具规模,实是刘锜接管王彦之军后,重新进行了改组,马军司始能成军,达六千之众。

三衙系统中,尤以殿前司杨沂中的宠遇最盛,权力最大。绍兴三年后,三衙中的马军司和步军司频频换人,只有殿前司杨沂中比较稳定。除非杨沂中出征在外,殿前司由他人暂领,其他时间一例由杨沂中权领。

至九年三月,因讲和的缘故,晋升殿前司诸军统制统领官二百二十人各一等,(其中统制十三,统领二十一,正副准备将一百七十八)可以看出,绍兴九年之时,殿前司已经不少实力。

殿前司力量已经这么大了,已经有实力对抗几大帅了,即便有其中个把大帅不听话,要违抗中央,中央也有底气叫板了。

诸将兵马

(四)总结:

南宋朝廷一直想要恢复北宋的三衙统兵之权,不论是赵构还是文官,都想要从诸将手里收回兵权。所以,赵构将三衙(殿前司、马军司、步军司)的待遇提高,甚至优于岳飞、韩世忠等军。就是想要多招募兵马,提升三衙的实力。

在三衙发展的过程中,唯有殿前司的成绩傲人,这也是赵构为何极力培植殿前司统帅杨沂中的原因。

总体来说,三衙的实力在绍兴九年(1139年),可以和诸将相抗衡了。

三、 赵构最亲信的部队——杨沂中之军

(一)杨沂中直接听命于皇帝

杨沂中本为张俊属下,后因诸将势力太强,中央无力进行有效控制,必须培植亲中央派势力,以与诸将抗衡,方能保政权稳定。故将杨沂中从张俊军中分离出来,由中央直接指挥。

韩世忠、岳飞、张俊、刘光世是南宋中兴四将,其他人都没有资格和他们相提并论。中央拼命提升杨沂中的地位,让他和其他四将平起平坐。中央名义上组建的神武五军,前后左右中军,就是这五个人分别担任统帅。同时任命杨沂中为神武中军统制兼提举宿卫亲兵,也就是说,神武中军与宿卫亲兵合体,神武中军成为皇帝的亲侍部队,其性质发生了变化。

赵构是想告诉其他人,杨沂中是我的人,你们别想动他。

(二)杨沂中成为第五大帅

绍兴元年三月,朝廷以京畿第二将隶神武中军,其时中军兵额才六千人而已。其后又以

“统制官李复兴所部军将四百五十人隶神武中军,其民兵九百余人皆从之。”

神武中军的军力才慢慢增强。

二年闰四月,中央再次将御前忠锐第四将邵青的一千三百余精锐全都改隶神武中军。并且将刘绍先的九千人,拣其精锐亦拨归神武中军。至绍兴二年底,杨沂中的军队人数已超过一万人。

其后,杨沂中以神武中军都统制兼殿前司主管,身兼二职,完全是南宋中央政府有意为之。至绍兴五年,行营护军体制建立之后,神武中军宣告消亡,杨沂中一军完全归属殿前司,中央为了全力扶持杨沂中,不断在境内招刺、拨隶军马于殿前司。最终,在绍兴九年,杨沂中殿前司一军已成为南宋第五大军事力量。(其余四大军事势力分别是:张俊军、韩世忠军、岳飞军、吴玠军)

(三)小结

南宋中央的扶持将领策略取得了重大成功,杨沂中的军事实力迅速发展壮大,成为南宋初期的第五大帅。使得南宋中央在收兵权之时,有了一层保障,为收兵权的成功奠定了基础。

南宋立国形势

四、总结:

南宋中央为了恢复北宋的军事体制,无论是皇帝赵构还是文官层,都迫切的想要恢复到北宋的样子,将军队全都统归在枢密院和三衙之下,恢复枢密院的调兵之权,三衙的带兵之权。但在南宋初期,中央能够拨给三衙的军队实在有限,能受枢密院掌控的军队有限。所以,赵构改变策略,在培植三衙军队之外,开始培植自己的亲信,以杨沂中为代表。

最终在赵构的努力下,杨沂中成为仅次于岳飞、韩世忠、张俊、吴玠之外的第五大帅。加之张俊属于亲中央派,吴玠属于四川一路,与岳飞等不同。实际上南宋朝廷所要防范的大帅只有岳飞和韩世忠二人。

在绍兴九年(1139年),南宋皇帝赵构已经完成了培植自己势力的举措,拥有了与岳飞和韩世忠相抗衡的军事实力,因此也不担心二人有不臣之举,为后来的完全收兵权提供了保障。

参考文献:

(宋)徐梦莘:《三朝北盟会编》

(宋)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

(宋)李心传:《建炎以来朝野杂记》

(元)脱脱等:《宋史》

(宋)王应麟:《玉海》

(宋)吕颐浩:《忠穆集》

王曾瑜:《宋朝兵制初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