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构与司马睿(得位不正,赵构惧怕迎回徽钦二帝的根本原因)

发布:2023-03-09 08:03:29

宋钦宗靖康元年(1126年)春,通过联合灭辽窥探到北宋虚实的金国派兵南下。由于宋军不战自溃,金兵很快便将北宋都城开封府团团围困。虽然得益于李纲的坚决抵抗和勤王军的陆续赶到,金兵被迫解围撤退,但是宋钦宗在‘主和派’的撺掇下,妄图通过屈辱的议和来换取一时的‘苟安’。

为此,宋钦宗提议割让太原、河间、中山三镇给金国,而金国需要为此付出的代价就是不再派兵南下。这种情况自然是已经撤兵的金国所乐意看到的,为了保证议和条件的执行,他们向宋钦宗提出必须派宰辅前去交割三镇,亲王前去送金兵北返。身为康王的赵构自告奋勇前去,于是宋钦宗命少宰张邦昌与他同行。

赵构与司马睿(得位不正,赵构惧怕迎回徽钦二帝的根本原因)

赵构与张邦昌到达金营后不久,宋钦宗又命人夜袭金人的营垒,金人怨恨宋钦宗毁约背盟,张邦昌十分害怕被连累,赶紧伏地请罪,赵构临危不乱,金营统帅完颜斡离不对此感到诧异,认为孱弱的北宋不可能有如此胆识的亲王,于是就让宋钦宗五皇子肃王赵枢前来。

眼看议和有望,北宋立即将主战派的李纲赶出朝廷,又令勤王军返回驻地。乘此机会,金兵复围开封,赵构再次受命前往金营议和,行至河北磁州被宗泽劝阻留了下来,得以避免被俘的命运。

靖康元年十二月,宋钦宗封赵构为河北兵马大元帅,令其率领河北兵马赴开封府亲王,但他却先退往大名府,又转移到东平府,以避免跟金兵交战。

靖康二年五月一日,金兵俘虏徽钦二帝北返后,赵构接受伪楚‘皇帝’张邦昌的还政,在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即位。

虽说赵构是登基为帝了,但他获得帝位的方式却存在争议。要知道古代的皇位更替是有着特定规则的,要么通过被指定为储君获得皇位、要么通过百官劝进获得皇位、要么以武力获得皇位,但是赵构获得皇位的方式就显得很尴尬了,因为他的皇位是从金人封的傀儡张邦昌那里得来的。即使是有着类似遭遇的司马睿,也是在晋朝宗室和南北士族的共同拥戴下才敢即晋王位,随后在收到晋愍帝死于敌手的讣告后,才敢即皇位。

由此可知,赵构在这样的情况下匆匆接受张邦昌的还政,显然不够理智,并且很快他就吞下了第一枚恶果,‘苗刘兵变’时就直接说他‘帝位来路不正’。虽然导致兵变的原因有很多,并且兵变也很快得到平定,但那句‘帝位来路不正’却正好刺到了赵构的痛处。

赵构本可以避免这种情况发生的,因为他是唯一逃出的亲王,只要他以兵马大元帅的身份打起‘兴复大宋’的旗号,定然能成为宋军的统帅,然后再去争取南方士族的支持,他就可以凭借‘国不可一日无君’来获得百官的劝进,这样就能光明正大的获得皇位。此时即使是金人主动送回徽钦二帝,他也会在可能爆发的皇位争夺中取得主动。但很可惜,他匆匆即位,名不正言不顺,如果这个时候徽钦二帝回来,他的皇位很可能就岌岌可危了。

也许即使徽钦二帝回来了,也威胁不到他的皇位,但他却不敢去试,所以他只能带着深深的惧怕去消除一切迎回徽钦二帝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