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为什么不学赵构(晋有司马睿南逃,宋有赵构逃到南方,为何崇祯死心眼不让太子南下)

发布:2023-03-09 08:05:27

司马睿逃到南方,在健康继位,延续了晋朝100多年的国运,赵构逃到南方建立的南宋又给宋朝续命将近150年,然而,在大厦将倾之时,崇祯皇帝却没有让他的太子或者三个儿子中的任意一个逃到南京,从而措施良机,导致父子最终都困死北京的悲惨结局,这是为什么?

崇祯为什么不学赵构(晋有司马睿南逃,宋有赵构逃到南方,为何崇祯死心眼不让太子南下)

一、政治正确问题

明太祖立国金陵,历洪武、建文、永乐三朝,前后共五十三年。永乐十九年成祖迁都燕京,降南京为留都,南京的全套政治机构仍然保留并仍然正常运作直至崇祯年间。然而,尽管南京五脏俱全,但事实上对于国家政治而言,这五脏仅仅是个摆设而已,并无太大实权,在政治上的影响力,与北京中枢机关相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成祖之所以放弃父皇在金陵的基业而迁都燕京,一则是因为他在燕地就藩数十年,人脉广、根基厚,燕蓟之地是他的立身之本,二则,是因为明朝最大的外患——蒙古至今余孽未消,迁都燕蓟有利于巩固边防。

成祖将首都定在边防门户之后,与绵延蒙古高原南缘的边防国门仅隔燕山、军都、西山这三扇天然影壁,很显然,成祖的这个决定,使皇帝亲自成为了自己国度的门房。成祖亲征漠北、英宗北狩土木堡、武宗北巡应州,无不是天子守国门的典范。

由此看来,天子守国门的基调,其实从成祖之时就已经定下了,这是一个道德制高点,因为这是祖宗定下的调子,你不遵守,你就不孝,你就是王八蛋,死了都进不了祖坟。

二、崇祯性格问题

崇祯皇帝属于典型的有病看大夫,看不好就杀大夫的性格,推卸责任,不能承担过失,在崇祯的心理,“我没错,都是你们的错”这个想法根深蒂固,这直接导致他跟群臣的关系非常糟糕,群臣不愿意出提意见,也不想为皇帝分忧,因为他们知道,崇祯翻过脸来就会把责任推到他们身上,说杀就杀。

南渡一事,崇祯未尝没有想过。崇祯十七年正月刚过,崇祯单独召群臣论政,东宫左中允李明睿告诉崇祯,此诚危急存亡之秋,唯有南迁可行。崇祯一时间非常激动,告诉李明睿,此事朕欲行已久,奈何外面朝臣不从。这事朕想做,但你先别往外说,你敢说出去就杀你头。

李明睿的后台是当时的都察院左都御史李邦华,是当时崇祯的一个肱股之臣,也是一个忠烈之士。南迁一事是李邦华想出来,让李明睿去探探口风的。既然皇上想做这事,那么就要尽快准备行事了,毕竟当时农民军已经打下了山西,且投来牒文说三月十日到京,留给崇祯的时间不多了。

但是这事不是说干就能干的。前面的答案已经提到了,崇祯在之前早就已经把能帮助他的人都得罪完了,剩下的不是投机分子就是得过且过之人,像李邦华这样还愿意为他卖命的人着实不多。南迁一事如果内阁不点头,谁都走不了。李邦华一边准备着,崇祯另一边就找来内阁首辅陈演说了自己想南迁,想让他在朝上发个话表个态,甚至不用他明确同意,只要不说反对就行。然而陈演面对崇祯的恳求一言不发,最终蹦出两个字:呵呵。

三月初一崇祯再次召集论政的时候,为了最大限度地保住明廷,李邦华公开的说法变成了使东宫南迁监国,择忠爱之臣辅之,而让崇祯留在北京。言下之意就是,你们不是想让皇上死吗,行,皇上你们不让走,好歹让太子先走,你们爱跟着不跟着,不强求你们跟着去南京。

所以,话刚说完,一个叫做光时亨的兵科给事中跳了出来,驳斥李邦华是歪理邪说,扰乱国本。李明睿自然要站出来维护自己的老师,就说咱们要为国想想啊,要不干脆让皇上亲自南迁,为大明国续命。结果,光时亨愈发来劲了,破口大骂说这时候了你竟然想忽悠皇上逃跑?你是想搞一出唐肃宗的故事吗?

崇祯好面子,一气之下,把锅甩给李明睿和李邦华,说你们净说些什么歪风邪气,本来国君就是要死社稷的,朕怎么可能跑?你们平日一套一套的,关键时刻没人顶事。就这样吧,你们都滚吧,彻底丧失了良机。

三、群臣们的私心

很明显,内阁对于崇祯南迁与否并不关心,他们只想捞个好名声而已,很显然,相比南迁苟延,崇祯死国更利于他们维护自己的利益:他们早就看出来大明国要完,即使南迁,也躲避不了最终被农民军或清军消灭的命运,而自己位高权重,在外人看来应当是与大明国一心同体的,一旦崇祯南迁他们必须跟着一起去。然而跟着去南京毫无疑问是很艰苦的,做样子也好,真心的也好,必须不停北伐尝试收复失地。而历史上无论是诸葛孔明还是岳飞,北伐的结果都并不好。更何况蜀汉与南宋至少人心还是齐的,而大明国早就人心散乱了。

他们只是一群文化人,换了谁做老大都是做,而跟着农民军或者满清可能还生活得比现在好点。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啊,而只要崇祯活着一天,他们占这个便宜就不能名正言顺;而只有崇祯死了,他们才能顺其自然地去改换门庭。

这就是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而崇祯就是那个牌坊的基石。崇祯越早死,大明国就越早完,他们的牌坊就越早立起来,就能越早吃香喝辣。

四、想逃逃不了了

李自成兵临城下时,崇祯找来自己的妹夫,驸马都尉巩永固,让巩永固带着家丁,送太子和永王、定王南渡金陵,延续国祚。但是此时已经为时已晚,巩永固已无力送三人出京,只得把三人送去国舅周奎,也就是三兄弟的外祖父家。而崇祯也知道三个儿子一定是逃不出北京城的而自己又一定会死,又写了御诏把太子托付给姐夫,京营指挥使朱纯臣。结果朱纯臣这位老兄死守朝阳门,谁来都不开,连崇祯来叫门都不开。

太监曹化淳、王相尧开城门迎贼入京,农民军进城,崇祯在逼死后妃、杀死女儿之后自缢而亡,是为甲申之变。巩永固自焚,朱纯臣被杀。李邦华在家中自尽殉国,李明睿被农民军所俘,后降清。

太子朱慈烺在甲申之变时失踪,后来有许多人冒充太子去找李自成谈条件,但都被识破:太子曾患有牛皮癣,而且蛀牙严重,那些自称的太子没有一个符合这些特点。

而永王和定王在外祖周奎家里得以避难,三月二十日李自成入紫禁城,周奎进献自己的外孙永王、定王给李自成以求善待。李自成自然杀死了这两名“前朝余孽”,由是朱由检血脉荡然无存,朱由崧在南京的继位也就成为了顺理成章的事。周奎不仅在李自成手下很好过,后来多尔衮也没有把他怎么着。

总之,崇祯并非不想送太子及永王、定王南渡,奈何为自己之前作的死以及祖宗给自己下的套困在北京,又在与群臣人心与利益的博弈中,没能赢过这些见风使舵的精明政客,只得和一家老小一道被抛弃在北京这座囚笼当中,慢慢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