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构宋神宗(两度改变南宋帝国命运的女人,赵构能当皇帝全靠她)

发布:2023-03-09 08:06:17

中国历史上有两次非常著名的中兴,一个是东汉初年的光武中兴,另一个则是两宋之交的建炎中兴。 建炎中兴的中心人物自然是宋高宗赵构,但其实还有一个人对于大宋中兴居功甚伟,此人就是深明大义,历经磨难的孟皇后。

赵构宋神宗(两度改变南宋帝国命运的女人,赵构能当皇帝全靠她)

孟皇后是宋高宗特别尊敬的伯母,宋徽宗先迎后逐的嫂子,宋哲宗立而又废的皇后,她是由宋英宗的高后推上皇后之位的,而她的命运则是被宋神宗时期的变法之争彻底打乱的,可以说这个奇女子的一生是和北宋后期南宋初期的历史紧密相连,密不可分的。

孟皇后生于公元1073年,那时候王安石变法正在轰轰烈烈,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而保守派则在等待着机会将变法派挤下相位取而代之。变法派的主要人物是王安石、吕惠卿、章惇、蔡京、蔡卞(蔡京的兄弟,王安石的女婿),保守派的代表人物是司马光、吕公著和苏辙等人。

孟皇后是在十六岁时被太皇太后高氏选中立为后宫之主的,时值公元1089年,彼时支持变法的宋神宗已经驾崩,继位的宋哲宗还未成年,朝政大权掌握在垂帘听政的高太后(更准确的说是太皇太后)手中。 高太后在政治上持保守态度,坚决反对变法,即使变法派的章惇在拥立哲宗继位上立下了大功,她老人家仍然把他赶出了京城,后来章惇又被贬到了几千里之外的岭南,以至于他从心底里恨透了保守派。

宋哲宗元祐八年,即公元1093年,高太后病逝,哲宗皇帝开始亲政。年轻的皇帝是变法的支持者,于是作为变法派主力的章惇又被召回朝廷任职,并且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 章惇不但很快恢复了被保守派废除的青苗法、保甲法、免役法等法令,而且对保守派官员及其家人展开了疯狂报复,司马光、吕公著等已逝大臣的谥号被夺墓碑被毁,而且差点被挖坟掘墓,苏辙、范纯仁(范仲淹之子)等健在者都被贬到偏远地方去做有名无权受人监管的闲职。

因为孟皇后是章惇眼中的“老奸”高太后所立,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他展开报复的首要对象之一。而高太后的保守立场和宋哲宗的变法主张针锋相对,所以,哲宗皇帝对孟皇后的感情也不是很深,他最喜欢的后妃是貌美而多艺的刘婕妤,刘婕妤则凭恃着皇帝的宠爱一直在觊觎着皇后的位置。

当时孟皇后的小公主得了重病,太医们想尽了办法却都未能见效,作为母亲的孟皇后心急如焚,以至于病急乱投医,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宫外道士的神符圣水上,但是神符圣水并没有传说中那么神奇,可爱的小公主最终还是在孟皇后怀抱里永远闭上了眼睛…… 痛失爱女本已是人生之大不幸,更不幸的是,这件事成了章惇和刘婕妤攻击陷害孟皇后的把柄。

俗话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孟皇后宫中有符水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刘婕妤耳中,于是她就诬陷孟皇后心怀叵测用符水诅咒皇帝,宋哲宗将信将疑,派人把孟皇后宫中的宫女太监押到大理寺接受审讯。

大理寺的官员们受了章惇等人的指使,对孟皇后身边的宫女太监严刑拷打,逼他们招认孟皇后有诅咒皇帝之举,但孟皇后平素待人和善,平易近人,那些可怜的宫女太监宁肯断肢割舌也不愿诬陷他们爱戴的好皇后。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大理寺官员们见严刑逼供没有结果,就捏造编织了一连串的口供,给孟皇后定了“旁惑邪言,阴挟媚道”的罪名,于是,无辜的孟皇后被宋哲宗废掉了,随后被逐出皇宫到瑶华宫(此宫乃是道观之名)出家做了女道士。

公元1100年,宋哲宗驾崩,他的弟弟赵佶继位,是为宋徽宗,此后,孟皇后被召回了皇宫,但不久不知何故又回到了瑶华宫。如果按照当时的情况推理一下,孟皇后得以回宫应该和变法派失势,章惇被贬有关,而她再次被逐一是因为变法派再次得势,二是拜已经成为太后的刘清菁所赐,顺便说一下,刘青菁后来因为干涉朝政而被迫自尽。

公元1127年,金人大举南侵,东京很快沦陷,徽钦二帝和大批后妃宗室被俘北上,最终客死冰冷异乡。 被逐出宫的孟皇后有幸逃过了这一个大劫难,但当她得知这一消息时,她感受到的不是自己的庆幸,而是国破家亡,万民涂炭的椎心泣血之痛。就在这时,在金人的淫威下被迫当了傀儡皇帝的张邦昌来请孟皇后了,他想借助孟皇后的地位安抚官员百姓,稳定政治形势,并且承诺一旦找到可以继承大宋皇统的宗室子弟,他就让出帝位。孟皇后原本不肯和张邦昌合作,但转念一想只有这样才有恢复大宋江山,重振祖宗基业的希望,就暂时答应了对方的请求。

当孟皇后作为皇太后回到已经破落不堪的皇宫时,不禁悲从中来,泪流不止,但这也更加坚定了她寻找大宋皇位继承人的信念。 不久传来了一个好消息------徽宗皇帝的九儿子康王赵构正在应天府(今河南省商丘市)一带集结军队准备抗金,孟太后兴奋之余立刻派人给赵构送去了一封密信,劝他及早称帝,担负起中兴大宋的重任,让百姓们看到国家恢复的希望。

有了孟太后的支持,赵构称帝就名正言顺了,于是他在应天府举行登基大典,分封文武百官,大宋王朝的第十任皇帝就这样诞生了,此事在历史上称为“建炎中兴”,赵构就是后人口中的宋高宗。 为了进一步树立自己的正统形象,同时也为了表示对孟太后的感激,宋高宗将伯母孟太后从东京接到了他的身边,像侍奉亲生母亲一样朝夕问省,用心关照。

金人听说宋徽宗的儿子赵构在应天府登基称帝了,不禁勃然大怒,随即再次南侵,赵构暂时无力对抗,只得带着孟太后等人乘舟南下,他们先到了长江南岸的建康(今江苏省南京市),后来又到了离金人更远的临安(今浙江省杭州市)。 当时正是多事之秋,外部强敌压境,内部也颇不稳定,乱极一时的“苗刘兵变”就是在这时候发生的。

“苗刘兵变”的发动者是当时驻守在临安附近的大将苗傅和刘正彦,这两个家伙既不愿北上抗金,又想攫取更大的权力,就在一个深夜包围了临安城,然后发出话来要求赵构退位,由孟太后扶助三岁的小太子即位,并且要求和金人和谈,结束战争状态。

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孟太后表现出了罕见的勇气和魄力。

按照苗傅和刘正彦的想法,孟太后会劝说赵构退位,然后扶立幼君,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体弱多病的孟太后让太监们把她直接抬到了苗刘军前。面对人多势众的叛军,孟太后说金人入寇的现实,讲御侮保国的道理,希望他们将功补过,为国效命,而不是继续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孟太后义正辞严的话语在叛军中产生了很大震动,但苗傅和刘正彦执迷不悟,不肯退兵,孟太后只好一面和高宗皇帝联手演戏忽悠苗刘二贼,一面暗中派名将韩世忠的妻子梁氏(即后世书中的梁红玉)出城向韩世忠等人传达勤王救驾的诏命。

当时,韩世忠在淮河南岸布防,张浚则驻扎在苏州一带,他们接到孟太后的诏书后,立即带兵向临安进发,以期尽快把皇帝解救出来。 在韩世忠和张浚的精心部署下,苗刘兵变很快得以平定,孟太后再次把赵构扶上了皇位,这是她为大宋王朝立下的又一个盖世功勋,当然也因此赢得了宋高宗对她进一步的尊重和孝敬。

纵观孟皇后起伏跌宕,祸福共生,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我们不由感叹历史的复杂和曲折,人生的意外和无奈,同时也对孟皇后这个平凡而又不凡的女子生发出深深的同情和无限的敬意……

《夜狼文史工作室》特约撰稿人:忆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