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桧 赵构 知乎(有三个理由必须重用叛徒身份半公开的秦桧,事实证明赵构成功了?)

发布:2023-03-09 09:02:06

秦桧是个奸臣,秦桧是个叛徒,秦桧是个间谍,这一点已经不需要讨论,因为只要眼不聋心不瞎,都不会为秦桧洗白。但是我们不能不对一件事感到奇怪:秦桧叛徒卧底的身份已经是半公开的,以至于赵构也必须靴中置刀进行防范,那他为什么还能让秦桧独霸相权十几年?综合史料分析,我们就会发现赵构有三个理由必须重用叛徒身份半公开的秦桧,而且是事实证明,赵构成功了,而且这可能也是他一生最大的成功。

赵构重用秦桧,首先是不敢不用:秦桧是“宋金议和”的纽带和桥梁,秦桧实际是金国的代言人,不用秦桧为相,金兵的弯刀和狼牙棒就要抡到赵构脑瓜顶上了。

秦桧 赵构 知乎(有三个理由必须重用叛徒身份半公开的秦桧,事实证明赵构成功了?)

​秦桧“逃归”,南宋朝中大臣的意见是一致的:被抓了那么多人,为啥偏偏是文人秦桧逃回来了?三千里亡命天涯,秦桧带着老婆和财宝安然无恙,难道他是一个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沿途的金兵、强盗都是瞎子聋子?更搞笑的是秦桧还公然举报宋军要“抢劫”他的财物——带着让宋军眼红的金银财宝“逃难”,这故事还能再传奇一些吗?

赵构不是个傻子,他毕竟也做过“兵马大元帅”,这可不是演义小说,《宋史·本纪·高宗》中写得很明白:“资性朗悟,博学强记,读书日诵千余言,挽弓至一石五斗……(靖康元年)拜帝(赵构)为河北兵马大元帅……十二月,开大元帅府。”熟读《孙子兵法》精通“三略六韬”的赵构,自然一眼就能看穿金人的伎俩:这是打累了打穷了,这才派出卧底来“促和”。

金人不想打了,因为“数十年不闻兵革之事”的宋军已经在战斗中成长起来,岳飞韩世忠训练出来的专业骑兵水兵已经强悍到可以跟金兵对砍。但是也曾当过金人俘虏(人质)的赵构更不想打了,因为他已经被金兵吓得连生儿育女的能力都失去了,看见金人派回来的猫头鹰秦桧嘴里叼着橄榄枝,他又怎么敢不高接远迎?过了这个村,万一没了这个店咋办?赵构这个人,只要能有一隅偏安,是可以称金国皇帝为伯父的,“伯父”派来的人,他哪敢不当“干爹”一样伺候着?

​赵构经过交谈后发现,金人派回来的这个卧底,居然跟自己有很多“共同语言”。特别是“南自南,北自北”,两个人简直是想到一块去了:秦桧为金国主子谋取了刀箭打不下来的土地,赵构获得了江南偏安苟延残喘的“安全”地盘。乐得赵构逢人便说:“桧朴忠过人,朕得之喜而不寐,盖闻二帝、母后消息,而又得一佳士也。”这时候我们就看到了赵构重用秦桧的第二个理由:有共同语言,能达成默契。

其实赵构听到“徽钦二帝”的消息,未必会乐得睡不着觉,真正让他夜不能寐的原因可能有两个,这也是秦桧带回来的消息:第一、抗金有可能成功,那么徽钦二帝就有可能回来了(这让赵构愁得夜不能寐);第二、如果议和,那么金兵给你留半壁江山,这花花世界够你享乐了(这才是赵构兴奋之源)。

​赵氏皇帝(后来自称王、国主)都有一个共同的性格,那就是“宁与友邦不予家奴”,不管是辽金还是西夏,要啥给啥,因为你们只是要地盘和金银财帛,顶多再要一些包括妃嫔帝姬(宋公主称帝姬),但是武将们却有可能要了自己的性命。所以对外敌,可以举大宋之力以结其欢心,对武将,则要严加防范,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放过一个。

赵构得到秦桧,那等于“捡到宝”了:议和的事情有秦桧跑前跑后里外串联,打压武将有秦桧亲自操刀,这样的人不当丞相,谁还有资格当丞相?至于丢失的土地,金兵铁蹄下哀号的“大宋子民”,谁还管得了那么多?事实上历朝历代的江山,从来都不是老百姓的江山,皇帝老儿只要有一块地方可以作威作福,才不管其他地方百姓的死活呢(治下的百姓尚且是盘剥的对象和待宰的羔羊)。

不敢不用,不可不用,不能不用,用了发现很好用,赵构虽然面见秦桧的时候要靴中置刀,但是见秦桧的时候少,后宫享乐的时候多,鸵鸟赵构的日子过得很滋润。

​但是能证明赵构重用秦桧是他一生最大成功的,还是第三点原因:赵构也需要一把刀,来帮他斩杀有可能对皇(王)位构成潜在威胁的武将,在千百年后,还有一个人顶在前面接受历史和民众的审判。

大家看看史书就会发现,赵构真的成功了。几乎所有的史书都达成了共识:宋高宗赵构美德堪比尧舜禹汤,秦桧奸恶等同中行说赵高。比如《宋史》就把他跟夏之少康、周之宣王、汉之光武、晋之元帝、唐之肃宗相提并论,还说他“恭俭仁厚,以之继体守文则有余,以之拨乱反正则非其才也。”这意思很明显:赵构是个好皇帝,只是生不逢时而已,事情坏就坏在秦桧身上,要不然收复故土中兴大宋都是有可能的:“当其初立,因四方勤王之师,内相李纲,外任宗泽,天下之事宜无不可为者……终制于奸桧,恬堕猥懦,坐失事机。”

秦桧的奸恶众所周知,跪在岳飞墓前也是理所应当。但是宋高宗赵构呢?把责任都推给秦桧就完事儿了吗?满朝都知道秦桧是个叛徒卧底,赵构能不知道吗?他明知道秦桧是个什么样的人(此处似乎不应该用人字,但又找不到更恰当词,说他是狗,又怕爱狗人士不同意。事实上用狗来代表秦桧也不恰当,因为狗是忠诚的),却对这个金国代言人委以重任,是不是也该跪在岳飞墓前?

​赵构逃脱了历史的审判,这不能说不是他一生最大的成功:其怯懦、凶残、冷血,跟秦桧是不分上下的,但却一个遗臭万年,一个逍遥法外。读者诸君请细想一想:这是不是赵构的“帝王之术”,取得了巨大而又空前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