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赵构的结局(家国与帝位,宋高宗赵构两难的抉择,注定岳飞结局与南宋偏安)

发布:2023-03-09 09:03:44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这是岳飞《满江红》的后半段,满腔热血洗国耻,雄心壮志拾河山,听来多么令人心潮澎湃!只可惜岳飞生不逢时,遇见了赵构与秦桧一帮软弱上司,最后被冤杀,含恨风波亭,遗憾西湖边。

大宋赵构的结局(家国与帝位,宋高宗赵构两难的抉择,注定岳飞结局与南宋偏安)

在既得帝位与祖宗基业之间,赵构其实进入两难抉择的地步,经过复杂的思想斗争后,帝位的诱惑占据了上风,岳飞只能死,也不能不死。

北宋末期,在幽云十六州的诱惑下,与崛起十多年的金国人签订了海上之盟,狡诈的金国人在盟约中承诺,只要北宋与自己将辽国弄垮,燕云十六州归于宋朝。金国人看准了燕云十六州这个自宋太祖以来,宋朝一直的心头之痛,于是,艺术上的天才,政治上的矮人宋徽宗进入了圈套,从此,北宋的灭亡伏笔就此埋下。

宋金联盟灭掉辽国之后,金国人露出了本来的真面目,于公元1126年,进攻北宋,大军围困汴梁城,宋徽宗吓得不要不要的,慌乱中将皇位传给了其子宋钦宗。在这一次的围困汴梁城之时,金国人向北宋提出了割地要求,于是赵构被派出与金人议和。

公元1127年一月,金国人再次大军压境围困开封,宋钦宗出城受降,金人提出种种无理要求,诸如金银布匹、大量女子等条件。满足条件后金人依然不满足,于当年四月将北宋皇室以及无数的皇室女子和民间女人一并作为战利品,掳掠北归。有史料记载这次被北掳的北宋民众多达数十万,其中包括了徽钦二帝、王后妃嫔、公主驸马等,这中间就有宋高宗赵构的生母及王妃与三个女儿。

根据《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载:“华人男女,驱而北者,无虑十余万”。

这些被掳北去的人们,遭受了惨不忍睹的对待,很多女子在押解途中遭到金人的强暴者很多,一部分因不堪忍受屈辱自尽,大多数则被金人押解到了金国,其结局大多凄惨,姿色出众一些的被金人的皇室王公收为妾,大多数被赏赐给了士兵,受尽了屈辱,一部分被充入洗衣院,实则这也与当妓女无异。

而赵构因被派出议和的路上被宋将宗泽劝留而有幸逃脱此劫,徽钦二帝被掳北去后,赵构在外以王子的身份招揽宋朝将士,成为天下兵马大元帅,率领宋军勤王。公元1127年五月在应天府称帝,年号建炎,经过错综复杂的过程,终于来到杭州,暂时安定下来,南宋自此偏安南方,赵构就是南宋第一帝宋高宗。

江山北望,大片祖宗基业掌控在金人手中,太多的宋朝子民受蹂躏于金人的淫威之下,父兄妻女皆在金人的魔掌中受罪。此时的赵构不可谓不伤心,不可谓没有屈辱感。

而此时宋朝尚有大批爱国将领在主战,诸如岳飞、韩世忠、张俊、宗泽、李刚等。而以当时的南宋势力,尚有南方大片的国土,实力完全可以与金国一决高下,何况当时宋军民皆以靖康之变为耻,士气高昂,实乃有实力与金国一决高下的,而赵构却在此时犹豫了。

一个国家之耻辱,莫过于河山被侵占,太上皇、皇帝、以及大批的女人被敌国虏获而去,这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就是国难,国人皆以恢复故土、杀敌报国为己任。

从岳飞的《满江红》的字里行间,不难看出当时宋朝军民是怀着满腔热血,收拾旧山河之心的,至少可以看出宋朝并没有丧尽民心。那么作为宋朝王子的赵构为何不趁此全民热血沸腾的大好时机一举组织反攻,夺回大宋朝的国土,重振大宋王朝雄风?

赵构不仅没有重振河山之心,却在秦桧等人的怂恿下,将主战的李刚、宗泽等罢免,岳飞冤杀,就这样南宋哪来的力气与金国争雄呢?而后来的南宋在赵构的组织下,还与金国签定了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在父兄尚在被对方关押的前提下,竟然向金国称臣纳贡,真够脸厚的!

然而难以想象,是什么原因令赵构置被北掳的父母、兄长、妻女不顾,而甘愿屈辱地偏安在临安呢?

有史料记载,当时的军民抗金的口号是“杀尽金人,迎回二圣”。就是这句话触动了赵构的既得利益——皇权。

如果没有金国的背信弃义,攻破开封掳掠徽钦二帝而去,皇位永远轮不到赵构这个王子的,而事发突然,赵构在变故中登上了帝位。如果任由岳飞等将领一鼓作气,荡平金国,真正从北方将徽钦二帝迎回来时,宋高宗算什么?退位给长兄?这真难,太难了!皇权至高无上,谁甘愿到手又拱让呢?李世民为了皇权不惜杀掉兄长与弟弟,逼父退位,在皇权与亲情之间,李世民做不到迁就,赵构当然更做不到。

明朝文征明的《满江红》中有这样一段:岂不念,封疆蹙;岂不念,徽钦辱,念徽钦既返,此身何属。这段话,或许可以诠释赵构当时的真正心理!

祖宗河山受人踏碎,父兄妻女受人凌辱,却甘心偏安一隅,忘却重振河山,甚至连自己的帝位都需要敌国册封,赵构丢脸如此,令泉下的先祖太祖太宗情何以堪?不知后来泉下见到列祖列宗,作何解释?

人性本善,利益使之沦丧。利益之下,礼义廉耻、亲情颜面只能退步!人心与人性太过于复杂,难以揣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