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殿霞几岁了(34岁的郑欣宜:沈殿霞离世13年,女儿将满35岁继承6000万)

发布:2023-01-20 22:01:04
沈殿霞几岁了(34岁的郑欣宜:沈殿霞离世13年,女儿将满35岁继承6000万)

文\如水

2008年2月19日,沈殿霞因肝癌在玛丽医院病逝。弥留之际,她委托信托基金管理遗产,等女儿郑欣宜35岁以后才可以动用这笔钱,在此之前只能每个月从基金中提取两万元做生活费。

当时郑欣宜才21岁,沈殿霞如此安排,可谓用心良苦。

一是担心女儿涉世未深误入歧途,二是想激励她自食其力,闯出自己的一片天。

如今,13年过去,1987年出生的郑欣宜已年满34岁,继承权进入倒计时,近来关于她将继承6000万遗产的新闻层出不穷。

而他们的故事还得从上个世纪末的香港说起。

1.因胖而误入娱乐圈的女孩

上世纪末,在美女如云的香港娱乐圈中,沈殿霞标志性的猫头鹰发型、蝴蝶眼镜和浑圆的身材自带喜感,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说起进入娱乐圈的机缘,还要从她的原生家庭说起。

1945年,沈殿霞出生在上海一个富商家庭,因为从小胃口就好,在家人的宠爱下,她长得越来越胖。又因为家人满满的爱,她养成了开朗、善良、豁达的性格。

13岁那年,邵氏电影因角色需要对外招募一个胖女孩,沈殿霞央求父母同意她参选。

虽然父亲对此极不赞同,认为戏子没什么社会地位,但还是拗不过她,只得同意。

可谁也没想到,沈殿霞会被选中并参演电影《一树桃花千朵红》,成为一名童星。更想不到的是,她会将一生献给港娱,并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虽然沈殿霞因肥胖进入娱乐圈,但身材还是限制了她的戏路,她开始继续寻找“胖女孩的春天”。

很快,沈殿霞在“贵人”蔡和平的介绍下,开始主持世界寿命最长的综艺节目《欢乐今宵》。

沈殿霞自带的喜感,再加上清新自然的主持风格,很快便有了一批忠粉。

有了观众基础,沈殿霞开始主持越来越多的节目,逐渐奠定了自己至尊司仪的江湖地位,有媒体打趣她是TVB的“人肉台徽”。

名气渐涨的沈殿霞不只是主持界的“杠把子”,还与汪明荃、张德兰、王爱明组合成“四朵金花”,联合发行了不少唱片。

是啊,劝解别人容易,劝解自己难。

除了唱歌和主持,沈殿霞还出演过《七十二家房客》和《富贵逼人》等经典电影,成为那个年代最为火爆的女星之一。

因着在港娱的地位和她的侠肝义胆,沈殿霞还有个“国际警察”的别称,艺人们有什么事情都会找她调解,她称自己退休后可以开一个调解所,但她说:“我自己也有蛮多问题的。”

是啊,劝解别人容易,劝解自己难。

谁也没想到,大家眼里的“开心果”肥肥也会为情所困,并且一旦爱了,便将一生都搭了进去。

2.因一封“分手信”而开始的爱情

1978年5月14日,《明报周刊》的封面赫然刊登着沈殿霞与郑少秋的亲密合照,细心的读者还发现,两人穿的是情侣装。

沈殿霞与郑少秋的相恋,犹如一枚重磅炸弹,波及娱乐圈内外。

圈外,郑少秋的女粉丝们痛哭流涕,她们想不明白,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秋官”,为何会爱上身材肥胖的沈殿霞。

圈内,沈殿霞的结拜哥哥们极力反对,谢贤说:“你要搞清楚郑少秋这个人。”

邓光荣更是怒指:“他(郑少秋)是想借你上位!”

外人只知这段恋情不靠谱,却不知,沈殿霞和郑少秋在一起已有两年。两人的相知,缘于一封分手信。

1976年,肥肥到马来西亚拍戏,闺蜜森森让她带一封信给在同一剧组的男友郑少秋。

沈殿霞曾撰文记录这段缘分:我以为是浓情蜜语,一见到阿秋就兴奋地跟他说“请喝茶,我替你带了情书。”之后一直到吃晚饭,所有人都找不到他,原来他躲在厨房里哭,那时我才知道那不是情书,而是分手信。

在肥肥眼中,郑少秋伤心的样子,与别人口中花花公子的形象不太一样。想到分手信是自己带来的,她内疚不已,担心阿秋想不开,每每和同事逛街吃饭都叫上他。

与郑少秋接触多了,沈殿霞发现他很重感情,不仅孝顺父母疼爱弟弟妹妹,对身边的人也很好,并且工作非常努力,每天都认真研究剧本。

再加上肥肥一直喜欢瘦高的男生,她渐渐爱上帅气的郑少秋。

“秋官”呢,或许是在感情低谷期被肥肥的热心和善解人意打动,接受了这份极具份量的爱。

3.不对等的爱情注定是一场悲剧

为了在演艺事业上帮助郑少秋,肥肥推掉很多工作,动用自己的人脉为他拿到大咖级别的资源。陆续拍了《书剑恩仇录》和《楚留香》等热播剧后,无人问津的郑少秋一跃成为炙手可热的大明星。

那时的郑少秋一边在女友帮助下混得风生水起,一边传出不少花边新闻,沈殿霞也越来越紧张他。

1984年,郑少秋与TVB的合约到期,他决定去台湾发展。

为了守住这份感情,肥肥放弃自己如日中天的事业,一路追随。工作上当起郑少秋的经纪人,生活上,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但对花心男来说,再多的爱也挡不住他要出轨的心。

在拍摄《楚留香新传》时,台媒传出郑少秋与台湾新人官晶华暗度陈仓的消息。

沈殿霞找到男友,当面质问他。

郑少秋极力否认:“没有的事,你要是不相信我,咱们马上结婚。”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沈殿霞顿时忽略了绯闻的真假,对那句“结婚”动了心。

于是次年1月,两人匆匆赶往加拿大举行婚礼,因为过于仓促,连婚纱都没来得及定做,这成为沈殿霞一生的遗憾。

当肥肥被问到为什么明知男友出轨还要选择结婚,肥肥说:“我以为有了名分,他就会收心,对家庭负责。”

结婚对于肥肥来说,是人生大事,她天真地以为,从此将和郑少秋走进彼此的生命,相依相守。

但对于郑少秋来说,结婚就是完成一项任务,婚后的他一头扎进剧组,留肥肥独守空房。不仅对肥肥施以冷暴力,郑少秋还像变了个人,找各种借口闹离婚,甚至拿孩子逼她:“我给你三年时间,如果生不出孩子,就不能怪我了。”

肥肥明知阿秋是在为难自己,因为在那以前,两人检查过身体。沈殿霞身体正常,而郑少秋有弱精症,不易怀上孩子。

但为了留住心爱之人,她不顾自己有心脏病的身体努力怀孕,终于通过人工授精怀上了女儿。

可就在沈殿霞冒着生命危险剖腹产生下女儿郑欣宜时,这个男人依然没有一点担当,抛下妻女与情人偷欢。

婚结了,孩子也生了,他却依然没有回心转意。

沈殿霞终于明白,男人一旦变心,自己连呼吸都是错的,与其严防死守,不如大方放手,还他自由,也给自己留一份尊严。

沈殿霞早年在“鲁豫有约”谈及与郑少秋的情变:“当时我在坐月子,但是我发现她父亲已经变了,所以我就哭哭哭,所以没有满月我的眼睛就已经哭花了”。

女儿8个月大时,沈殿霞忍痛提出离婚,独自带着女儿生活。不到一年,郑少秋便与官晶华结婚了,这对肥肥来说无疑于雪上加霜。

4.失婚后,女儿成为她唯一的情感寄托

对离婚后的沈殿霞来说,女儿是她唯一的情感出口,她将全部的爱都倾注在女儿身上。

郑欣宜出生时3公斤,一点也不胖,但因为经常吐奶,肥肥总担心她营养不良,便时常喂她一些进补的汤,渐渐地,女儿越来越胖,有了“小肥肥”的模样。

为了弥补女儿缺失的父爱,沈殿霞在物质上几乎是无条件满足郑欣宜,她喜欢吃鲍鱼,肥肥就带她到饭店一顿吃下个鲍鱼。

以至于8岁那年,郑欣宜的胆固醇就比成年人还高。15岁时,她的体重已达到213斤。

肥胖成为郑欣宜的噩梦,她买不到合适的衣服,经常被人嘲讽。甚至有人当面给她辱性绰号,叫她航空母舰”。

16岁时,郑欣宜决定减肥。担心女儿吃苦,肥肥更是身体力行,尝试各种减肥方法,让女儿少走弯路。

经过10个月的魔鬼训练,郑欣宜成功从200多斤瘦到115斤,终于穿上了向往已久的泳衣,拍了人生第一部写真庥,还出版了《我的减肥日记》,有商家找到她代言减肥产品。

那段时间,郑欣宜达到了自己的颜值巅峰。

但瘦下来的郑欣宜并未就此逆袭,她遗传了肥肥的易胖体质,稍不注意就会反弹。

沈殿霞离开后,受到打击的郑欣宜甚至一度用暴饮暴食来缓解伤痛。经过反复的减肥和反弹,2014年,180斤的郑欣宜终于选择了接受自己的肥胖,不再为了迎合谁而减肥,而是将精力放在歌唱事业上。

在众人眼里,肥肥的付出,是大写的“不值得”。

刘家昌为郑欣宜打造了歌曲《连心》,担任词曲创作,还和她师徒“连心”同台演唱。

2016年,黄伟文为报答肥肥的恩情,写了一首歌曲《女神》送给郑欣宜。

这首歌也带给郑欣宜三个奖项,在颁奖典礼上,她戴上沈殿霞的蝴蝶眼镜,向妈妈致敬。

肥肥全身心宠爱的女儿,终究是没有辜负她,长成了她期待的样子。

5.伟大的母爱,是她给女儿最宝贵的遗产

相比沈殿霞的痛苦,郑欣宜的孤独,抛下肥肥母女转头和官晶华结婚生女的郑少秋可谓很潇洒。甚至一改花心的秉性,成为老婆奴和女儿奴。

港媒无数次拍到他俩一起逛街,郑少秋还被拍到当街挨训。更有传言称:家中上至财政管理,下至衣食住行,全都由官晶华管,郑少秋很怕官晶华。

那些年欠肥肥的,郑少秋加倍给了官晶华。

在众人眼里,肥肥的付出,是大写的“不值得”。

可感情从来就没有道理可言,很难说谁对谁错,只有合适与不合适。

2002年,沈殿霞推出访谈节目《掌声背后》,首期便请来郑少秋。临结束,她终于问出深藏心底14年的那句话:“你到底有无真正爱过我?”当听到郑少秋说“曾经,我真的很中意你”时,她险些落泪,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虽然付出所有,最后依然被伤害,但豁达的肥肥,终究选择了原谅和放下。

女儿郑欣宜在耳濡目染中,也继承了妈妈的宽容大度。

对别人眼中薄情寡义的爸爸,她从未有过抱怨,反而多次帮他解围。

2008年,在沈殿霞的追思会上,郑少秋被邓光荣指责,21岁的郑欣宜为父发声:“很多事情都是误会,还有报纸杂志会造出假的东西,但我们自己知道真相。”

2018年,郑欣宜在香港红馆开唱,也邀请父亲来捧场。她还对媒体说自己并未缺失父爱,重要时刻父亲都有出席。

但事实上,已经失去妈妈的郑欣宜并非不需要父亲的爱和关心,她曾有过很长一段煎熬的日子。

每个月2万港币的生活费,对普通人来说是不小的一笔钱,对过惯了富日子的星二代来说,只是勉强能维持温饱,甚至难免穷困潦倒。

曾有媒体报道,郑欣宜最可怜的时候身上仅剩100多块钱,但即使如此,她也没有向爸爸求助。

也许她始终记得自己对妈妈说的那句话:“我会努力,我会乖”。

沈殿霞离开了女儿已13年,她的爱却一直是郑欣宜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也成为她留给女儿最宝贵的遗产。

虽然独自面对生病住院的郑欣宜依然让人心疼,但妈妈离开后,她熬过了很多苦,也在受挫中变得更坚韧,学会了自己滋养自己。

想必肥肥看到这样的女儿,在九泉之下也能真的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