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殿霞谈郑少秋视频(肥姐沈殿霞:与郑少秋的相遇,是她一生中最大的劫数)

发布:2023-01-21 00:04:04

想写肥姐,因为恰好看到了郑欣宜的近照。

沈殿霞谈郑少秋视频(肥姐沈殿霞:与郑少秋的相遇,是她一生中最大的劫数)

和以往的“暴肥”,“暴瘦”不同,这两种身形皆因自卑。而如今看到的欣宜妹子虽然微胖,但脸上的自信和飞扬颇有妈妈当年的神韵。

肥姐和郑生,不是一段良缘,如果非要说这段感情给肥姐带来了什么,可能是一个她的至亲,女儿。

也许,还有回忆。

肥姐生于1947年的上海,富裕家庭,她上面已经有四个姐姐,三姐名尾霞,和咱们俗称的带娣,招娣一个意思,就是最后一个女儿。

未果,肥姐出生,遂起名“殿霞”,意思是这可真是最后一个了。

肥姐好好彩,果真后面带来三个弟弟。

肥姐11岁,全家人移居香港,此时她已初露雏形,肥嘟嘟圆润润,在同学中喜获“乌克兰大黑猪”的美名。

而她亦十分不排斥这些带着嘲讽的绰号,反而一直自信满满,更永远自称“胖子界的美人”。

中学时代她已是同学中的仗义女侠,十分爱为别人打抱不平,而且人缘甚好。

1960年参加邵氏童星选拔,她成功获选。

彼时,她的表演基因已经蠢蠢欲动,爱表现的性格找到了最佳的平台。

同年,她参加《一树桃花千朵红》拍摄,成为她的处女作。

之后几年,她都在邵氏拍剧,虽然均为配角,但表现出色,成为喜剧票房保证,不过这时距离她获得“开心果”的大名还有数年。


香港无限开播,推出一个节目《欢乐今宵》,肥肥成为第一代主持人,而该节目也是TVB最长寿的综艺节目。

后来的很多巨星,都是这个节目走出来的。

猜猜最左边这个穿风衣戴墨镜的,是哪位?他旁边穿浅灰色衣服的,又是哪位?

肥肥能迅速蹿红,和她的敬业有关。

她从不迟到不懈怠,十分拼命,也非常具有娱乐精神。

这样的外形和天分,她其实根本不需要努力就可以从人群中窜出来,但她却偏偏又是最努力的那一个。

她有出奇的粘合力,总能在人群中突围。

和汪明荃、张园园、王爱明组成的“四朵金花”欢乐合唱团,不是美女的她永远大C位,众星拱月。

和六位当时最鲜肉的男士:谢贤、秦祥林、邓光荣等组成“银色鼠队”,她是唯一女队员。

她是我们生活中最常见的一款女子。

仗义又汉子,男女通吃,而且人缘顶顶好。

也只有这种长相,这种体型才有资格做女汉子,其他女性化十足的姑娘们就别滥竽充数了。

肥肥也说,之所以和这些男人能混做一堆,关键是她觉得男人是非少,在一起特别开心,而且够爽气。

鲜肉团体肥姐能驾驭,美女团体她也能够,她是超越了女艺人定义的另一种存在,为胖子杀出了一条血路。

她无法靠颜值,只有魅力让她光芒万丈。

1973年的《72家房客》,让她的形象终于定位,就是我们之后看到的,短短卷发,黑框眼镜的样子。

此时的沈殿霞,终于成为肥肥本尊。

肥肥事业最猛的是73年和74年,风头无两,剧集一部接一部。

74年,她遇到一个人。

《欢乐今宵》里,郑少秋有出演,算是他和肥肥认识的开始,不过他不是肥肥的菜,而彼时郑生也有圈内女友森森。

森森长相颇似赵雅芝,是美女。

74年肥肥和郑生在外地同拍一部剧《乜都得先生》,期间肥肥返港,森森托她带信给郑生。

那其实是一封分手信。

拿到信的郑生非常痛苦,肥肥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对不起郑生的事儿,也很愧疚,就出面安慰他,结果一来二去,她才发现郑生人不错,亦不像外界传言的那么口花花。


两人恋情遭到所有人反对,连银色鼠队的大哥邓光荣都劝肥肥:小心人家在利用你。

就连肥肥日后再提起这段情,都自认:爱情是盲目的。

但肥肥吃了秤砣铁了心,对郑生死心塌地。

仗义的人,其实都是这种牛脾气,就是认准了就几头牛都拉不住。

肥肥要和郑生好,而且坚信她遇到良人。

肥肥对于郑生而言,算高位入市。

女方已功成名就,他还在艰难往上爬。

肥肥为男友而减少工作,一手将郑生日常照顾起来,甚至为了给他送汤水学会了开车。

那一年,郑生在女友的精心照顾下,原本只有60kg的体格健硕不少,是标准幸福肥。

《楚留香》风靡港台大陆,郑生成为当红炸子鸡,标准武侠小生。

有次《综艺大观》请郑生唱了一曲《摘下满天星》,历历在目,惊为天人。

肥肥探班男友,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每张他们合影中,即使女友在旁,郑生都不甚开心,至少表面是这样。

《楚留香》是郑生事业分水岭,从此他成为一线小生,肥肥顶着巨大压力发誓要把这段感情经营下去。

79年肥肥小产一次,接着她逐渐淡出幕前,放下如日中天的事业陪着男友打拼。

整个79到80年代初,她都在做郑生最有力的后盾。

84年12月,肥肥外出旧金山公干,回到家发现了蛛丝马迹,而且女人的直觉告诉她,男友有问题,而且都不是闹着玩的。

这样的情形,换做很多女人直接闪人了,但肥肥却选择和郑生火速结婚。

有人解读此举是肥肥为了使第三者望而却步,除了这个,实在找不出他们火速结婚的理由。

即使留不住你的人,留不住你的心,留着这段回忆也是好的。

对肥肥而言,可能郑太这个名号对她来说太重要,否则这么多年她扑心扑命为了这个男人,总要一个名分来作为交代。

若干年后,肥肥谈起这次婚约,说,她就想让自己明白,郑生是真的爱她还是在利用她。她要用婚姻为自己找到答案。

85年1月,二人在加拿大完婚,婚礼有多仓促,看肥肥连婚纱都没穿就晓得,一件中式礼服凑合嫁了。

这在当时是大新闻,明报专门做了报道。

婚后,眼见丈夫仍未能收心,郑太决定和丈夫结束台湾的发展回到香港。

86年,郑生对已成为郑太的肥肥说:我都四十岁了,我再给你三年时间,如果你再没有生,不要怪我。

这话,不狠心真说不出口。

郑生这么说,也许是为自己的去意已绝找个借口,这么说总好过直接说分手。

可肥肥也不是吃素的,她果断接下战帖。

结果一个月后,果真怀孕了。

当她告诉郑少秋怀孕的消息之后,郑少秋的反应很平淡,只说了句“你小心一点啊,小心我的儿子”。

肥姐怀着孕拍《富贵列车》,怀着孕面对记者的追问,她不肯给媒体透露这个消息也是因为怕胎儿小气。

这个孩子对她来说,命一样的珍贵,她不能有一点闪失。

之后,肥肥在加拿大生下女儿欣宜,先生从香港赶来看她们母女。

和所有家庭一样,一张一家三口初相遇的留影必不可少,为了对自己交代,也为了给爱他们的粉丝和TVB。

要知道TVB把这当成了非常隆重的盛事一桩,专门弄了了热热闹闹的《欢心共迎开心果之夜》。

唯独肥肥内心是清楚的,身边这个男人的心,早已不再她这里了。

欣宜八个月大,肥肥提出离婚。

从此,女儿成了肥肥最亲的人,也是郑生给她留下的唯一的,珍贵的纪念。

肥肥此后未嫁,和女儿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