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松龄聊斋志异的故事人物原型(《狐谐》的故事原型:蒲松龄和“孙得言”的恩怨情仇)

发布:2023-02-11 01:02:25
蒲松龄聊斋志异的故事人物原型(《狐谐》的故事原型:蒲松龄和“孙得言”的恩怨情仇)

来源丨喜马拉雅FM马瑞芳的精品课《马瑞芳讲《聊斋志异》》

编辑丨张公子

蒲松龄写《狐谐》,用的是中国古代文人的调谑手法。王士禛说:“此狐辩而黠,自是东方曼倩一流”。东方曼倩就是西汉时期著名的文学家东方朔,他性格诙谐,言词敏捷,滑稽多智,常在武帝前谈笑取乐。

《聊斋志异之狐谐》中的狐狸精狐娘子,跟蒲松龄写的其他的狐狸精不太一样。在这个狐狸精和书生相处的故事里,丝毫看不到一男一女如何情意绵绵。文中狐女飘忽来去,嬉笑怒骂,连连讥讽他人,次次针对孙得言。

到了最后,蒲松龄顾不得对子工整,还骂出了“鳖也得言龟也得言”之语。这是整个小说的一句文眼,就是要把“得言”(也就是朝廷言官)和鳖、龟联系到一块。

在欣赏精练精彩的文字同时,特别需要认真思考甚至仔细考证蒲松龄生平事迹和思想轨迹,才能解读好这个聊斋故事,并了解作者和他的朋友孙蕙之间的恩怨。

贫贱之交,也曾互通书信

康熙九年蒲松龄到宝应给孙蕙做幕宾时,两人相处不错。南游归家,孙蕙曾向有关官员“说项”,想帮蒲松龄乡试过关,却没达到期望效果。

蒲松龄穷困潦倒中,常写诗向孙蕙诉说襟怀,对孙蕙感情仍然很深。孙蕙做县令时体恤民情,又因和江苏布政使慕天颜是世交,在朝廷对官员的考核中得“卓异”评价。

康熙十四年(1675),孙蕙进京任户科给事中。给事中和御史同属谏官,俗称“言官”,也就是“得言”了。县令升给事中,外官变京官,很受重用。康熙十九年,孙蕙又升户科掌印给事中。官越做越大,排场越来越大,姬妾越来越多。

时过境迁,志不同不相为谋

孙蕙进京为官后,他的家人横行乡里,百姓敢怒而不敢言,朋友愤懑不便言。

康熙二十三年(1684),孙蕙父亲病故,他回乡守制。耿直的蒲松龄把一封长达千言的《上孙进谏书》,送进孙蕙豪华别墅万仞芙蓉斋。

信中蒲松龄直言不讳,言称:你做谏官有赫赫之名,可喜;向皇帝直言进谏,可嘉;在家乡有赫赫之名,可怕;你的家人在家乡横行霸道,我作为老友,不能不说。

蒲松龄用提建议方式,在信中层层深入,把孙家族人仆人恶行逐一列出:盘剥百姓、巧取豪夺;构讼公门,肆行市井;乡里为之侧目,官府为之枉法;打着“给谏大人”旗号作威作福;而孙蕙是这一切恶劣行为的包庇者和纵容者。

蒲松龄大义凛然指出:孙蕙的行为与他平素爱民的宣言南辕北辙。最后蒲松龄说:我的信如果你觉得有用,不妨看完就烧。如果你觉得不可信,拿给大家看看!

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光明磊落、痛快淋漓!

贫贱之交,最终死生不相见

孙蕙没回信,也没法回信。不过他还是顾全名声,曾禁诫族人。蒲松龄不顾情面直言进谏,还是影响了二人关系,自那以后再也见不到两人文字来往。

康熙二十五年孙蕙死在家中,蒲松龄没吊唁,也没写悼诗,无一字提及,不同寻常。只能用“交恶”形容他们最终的关系。

《连琐》里边讲过的孙蕙对顾青霞的态度,也引起了蒲松龄不满。也可能是蒲松龄骂孙蕙的一个原因。但言官里外不一,说一套做一套,像乌龟王八蛋,这是蒲松龄主要的意思。

由此可见,万福不过是狐女那些妙语所谓的“托儿”,是蒲松龄的优孟衣冠,借万福和狐狸精讲出蒲松龄压在心底的话,痛骂孙蕙的话。

关于主播:

马瑞芳,现为山东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古代文学学术带头人、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红楼梦》学会常务理事,曾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主讲《马瑞芳说聊斋》。

《马瑞芳讲《聊斋志异》》,带你揭秘“怪力乱神带头大哥”蒲松龄究竟如何创作出了影视界的超级IP,抽丝剥茧打开300多年前光怪陆离的厅幻世界,角开为人处世的千年规则,让你在艺术享受中开发心智,在潜移默化中修身养性。

关于喜马拉雅:

中国第一音频平台。随时随地,听我想听!4.8亿用户的共同选择,听段子听小说听新闻听音乐,就用喜马拉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