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百韬和邱清泉什么关系(48年潘塘战役后,邱清泉疑惑万分:国军赢了,杜长官为何瑟瑟发抖)

发布:2023-05-19 18:00:49

文|烟云

编辑|文史评鉴编辑组

1948年11月11号,粟裕将军率领华东野战军将国军名将黄百韬率领的第七兵团围困于碾庄圩地区。

消息传来,国民党国防部参谋总长顾祝同与徐州剿总副司令官杜聿明想破头皮,商量解救黄百韬第七兵团的计策。

黄百韬和邱清泉什么关系(48年潘塘战役后,邱清泉疑惑万分:国军赢了,杜长官为何瑟瑟发抖)

图 | 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粟裕

为了一个精锐兵团,损失几个大头兵,没啥大不了的

突然,顾祝同的眼前一亮,拉过杜聿明耳语一阵,杜聿明越听脸色越难看,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良久才为难地道:顾总长,这样可以吗?会不会太残忍了?

顾祝同心中发了狠:当然行,蒋总裁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救援黄百韬兵团,为了一个精锐兵团,损失几个大头兵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图 | 顾祝同

杜聿明虽然是国民党金钱资本的受益者,但他却是爱兵如子的名将,所以对顾祝同的行动方案,打心底里不认同,所以一直保持着沉默不肯说话。

但顾祝同却没有精力与杜聿明耗时间,直接用上官的威严低吼道:杜长官,你在等什么?还不赶紧下令?

杜聿明苦笑连连,只能不情不愿地抓起办公桌上的电话,下达了军旅生涯中第一道艰难的命令

通知七十军,将他们战力最差的一个团,开出来,给我顶到前沿阵地上去。摆明就是要用士兵的身体堵抢眼,换取救援黄百韬的时间。

图 | 杜聿明

七十军是蒋介石国民党军中的杂牌军,本身战力就不强,所以损失一个团,国民党高层也不会有任何的心疼。

因此,当七十军的这个团冲上去,与我华野大军短兵相接之时,国民党的飞机大炮也适时跟进,开始密集射击,狂轰滥炸华野战士和国军七十军的战士同时被炸得血肉横飞,场面惨不忍睹。

图 | 杜聿明

杜聿明在指挥部内,通过望远镜看得清楚明白,这次的火力打击范围很大,给粟裕的华野大军造成了很大伤亡。

但七十军那个团的弟兄却无一生还,就连团长也被炸得尸骨无存。顾祝同兴奋地攥紧了拳头:杜长官,你在发什么愣啊?赶紧让第二梯队上去抢占有利阵地啊,赶紧下命令啊。

顾祝同低声咆哮了两遍,但杜聿明却好像没有听见一样,站在那里怔怔出神,脸色非常苍白,不止一次地扪心自问:这样的战果真的有意义吗?

图 | 顾祝同

电报怎么才送来

与此同时,在华东野司总部代司令员粟裕也在地图前沉思,没有任何人敢过来轻易打断。因为早在1940年黄桥战役时,陈毅老总就已经定下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以后但凡粟裕看地图时,任何人都不允许打搅。虽然陈毅老总在1948年被刘邓两位首长请到了中原局工作,但这个规矩却没人敢打破,也不愿意打破。

图 | 陈毅和粟裕合影

也许是见到粟裕在地图前站的时间太久,谭震林同志担心他的身体健康,就忍不住发言道:粟裕同志,你在思考下一步的作战方案吗?

粟裕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谭震林追问:那不知道你想到了什么好方案呢?粟裕恋恋不舍的从地图上收回目光,掷地有声地说道:

图 | 粟裕将军

我决议在碾庄圩歼灭黄百韬后,马上寻找合适战机,在徐州以东地区,再打一个大的歼灭战。

杜聿明被老蒋请到徐州后,救援黄百韬兵团是不遗余力的,直接将国军两大精锐兵团压了上去,这就给了我们很大的操作空间。

华野主力大军与黄百韬决战碾庄圩的同时,可适当分出一部分兵力阻敌打援,然后想办法将国军的援兵带离徐州。

届时,只要歼灭黄百韬的任务结束,我华野主力就能就近转移战力,包围大许家地区的敌军,围而歼灭之。

图 | 粟裕

粟裕越说越自信,思路也越来越清晰,虽然大许家就在徐州边上,可徐州剿总手上的兵力不多,只有一个兵团和两个军,根本没有能力出兵援救。

而救援黄百韬的邱清泉和李弥兵团又遭到我军打援部队的层层阻击,每天的消耗不小,战力大减,根本没有精力回援,所以我们华野就能轻松组织起多达十个纵队的即战力,给国军当头一击。

图 | 粟裕年轻时照片

粟裕说着,用手指在地图上重重一点:我们的目的是将敌援军和徐州的关系彻底割裂,歼灭他们的可能性就会无限放大。

预计敌军援兵的数量不会太多,最多6万余人,但我们只要收拾了邱清泉,那徐州的25万大军就是砧板鱼肉,仗就好打得多了。谭震林听完粟裕的分析,直接击节叫好:

这个方案好,既保证了我军后勤补给,又能确保我军不会远距离调动,过于分散,还能打成功率,这个方案很好,我完全同意,那我们是否立即上报中央军委和毛主席呢?

图 | 谭震林

粟裕皱着眉摇了摇头:还不行,方案不成熟,一些细节还得继续推敲演练,不着急上报。

粟裕和谭震林正聊得热火朝天,机要参谋突然喊报告,推门走了进来,粟裕接过电报后,下意识看了一眼手表,脸色突然沉了下来,有些不悦地问道:电报怎么才送来?

机要参谋是个小年轻,估计刚到华野不久,听到粟裕的厉声询问,脸一下就红到了脖子根儿,非常歉疚地低下了头:

粟司令员对不起,我刚才在外面看到两位首长,正在商量工作,不敢打扰,就,就在门外站了一会儿。

图 | 粟裕年轻时照片

粟裕看了看电报,又看了看机要参谋,最终放缓了语气,和颜悦色的道:你刚来,不熟悉情有可原,但你要清楚,万事都分轻重缓急,要分得清主次。

以后毛主席、中央军委、总前委或者刘邓陈三位首长的电报,必须第一时间送来,就算我睡下了,你也得把我叫起来。

首长们的最新指示事关战略全局,绝对不能有任何怠慢,听懂了吗?以后这样的错误决不能再犯。

图 | 粟裕

说完,粟裕就挥了挥手,让他先退下,机要参谋带上门离开后,粟裕逐字逐句默念着电报内容,一双浓眉又皱了起来,眼睛盯着地图上的宿县,不肯离开。

这封电报是陈毅和邓小平的联名电报,提醒粟裕:为了配合华野,在碾庄圩全歼黄百韬第七兵团,中野将偷袭宿县,切断徐州的补给线,同时替华野阻击国军的二线兵团援军。

图 | 粟裕

赔上中野倾家荡产,也要确保华野歼灭黄百韬

宿县是安徽皖北地区的战略要地,徐州剿总在这里囤积了大量的军事物资和粮草,是确保国军推行徐蚌会战的后方粮仓。

只要中野抢占宿县,就等于彻底断绝了徐州之敌的退路,必然会让刘峙和杜聿明等人惊恐万分,顾此失彼,开辟宿县战场,对前线战局利大于弊。

就连粟裕也多次打过宿县的主意,但因为战机和兵力的关系,始终未能成行。粟裕盯着地图上宿县的位置,掷地有声的高度赞赏了中野奇袭宿县的战略计划

图 | 刘伯承和邓小平合影

刘邓陈三位首长的这一计划,就像是在徐州之敌的心脏上捅了一刀,是个英明大胆的决定。

但蒋介石不会放任自流,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把刀从心脏上取出来,可中野能调派的兵力只有4个纵队,一旦操作失误,危险太大了。

而徐州剿总却在宿县的周围布置了10个精锐军的兵力,中野四大纵队双面作战,太难了。

自从刘邓大军挺进中原后,打得都是难仗和险仗,部队减员严重,连我都有些胆战心惊,这次他们又要配合华野打宿县,我担心他们的压力太大。

图 | 粟裕

谭震林脸上写满了动容:刘邓陈三位首长提出,这是破釜沉舟的一战,就算是赔上中野倾家荡产,也要确保华野将黄百韬歼灭在碾庄圩。

粟裕又不说话了。他长期远离党中央,远离大部队,单独作战,堪称四面皆敌,他太了解孤军奋战的滋味有多么绝望。

但现在,中野刘邓陈三位首长却在关键时刻下这么大的决心,主动替华野挑起千钧重担。

粟裕当然不能辜负他们的一片苦心,就将视线挪回碾庄圩和徐州之间,仔细考察着自己的部署,想想还有哪些地方可以挤出一些兵力,配合中野共打宿县,减轻压力。

图 | 粟裕大将

突然,粟裕猛地转身,面色严肃地下达命令:把黄口的第三纵队和两广纵队,全部转移到徐州南部,保护中野的侧面安全。

同时给中野发电,急令他们的第十一纵队找捷径,加速急行军,电转刘邓两位首长,告诉他们,华野本部可以拿出2个纵队,随时听候差遣,配合作战。

紧接着,粟裕又叮嘱谭震林:拖得时间太久了,我们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加速覆灭黄百韬第七兵团的进度。

图 | 谭震林

杜聿明疯了吗?竟然想出这种伤天害理的办法

而就在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粟裕接起电话后,脸色骤然一变:你说什么?杜聿明疯了吗?竟然想出这种伤天害理的办法迫近?

我们华野的部队伤亡如何?什么?伤亡惨重?阵地被敌人夺走了,部队各级主官情绪都很大,想要反击?给我压住,你请等一下……

图 | 粟裕

粟裕的眼睛迅速扫过墙上的军用地图,很快就找到了战斗发生的位置,简单思考了片刻后,粟裕就对着电话下令道:

放弃现有阵地,不准恋战,马上后撤七公里,后撤的时候,要好好组织一下,阵型不能乱。而且动作要隐蔽快速,绝不能让敌人看出端倪,要密切注意跟进之敌,必要时,可以集中炮火重点打击。

后撤七公里,那可就到大许家了啊。电话里传来了宋时轮颤抖的声音:粟司令,我可是宋时轮啊。

图 | 宋时轮上将

粟裕沉默了片刻,突然抬高声音说道:老宋,我知道你是最会打阻击战的将军,你打的敌人不能前进一步,了不起啊,但这次,敌人以命换命,跟我们拼消耗,我们不能上当啊。

解放军战士可比国军的命珍贵多了,我们要撤到敌人的炮火射程之外,他们的重炮转移速度不快,这就给我们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诱敌深入,然后我们再放弃大许家,让他们没有时间思考,疲于奔命,就能腾出越来越多的空间来歼灭他们,你们先后撤七公里到大许家,什么时候撤离大许家,等我的命令。

图 | 粟裕大将

粟裕气呼呼地挂断电话,谭震林急忙问:出什么事了?粟裕深吸一口气,仰天长叹:国军越来越不讲道义了,为了对我华野造成杀伤,竟然派一股小部队与我军纠缠时,后方用重炮猛烈轰击。

这是以命换命,更是不把手下士兵当人,简直卑鄙无耻,如此伤天害理,就是一帮流氓。谭震林也有些懵然,他没想到国军竟然无耻到了这种地步,但他还是有些担忧:

粟裕同志,你让部队后撤七公里,是否会影响碾庄圩的决战?

图 | 谭震林

不会,我已经初步预估过了。粟裕自信十足:国军转移重炮需要很长时间,进攻大许家大概在2天以后,宋时轮部在大许家阻敌,可以坚持四到五天,算下来就是一周时间。

叶飞部全歼敌63军后,马上加入围剿黄百韬的作战序列,7天之内,必须将黄百韬收拾掉。

若徐州剿总之敌胆敢靠近碾庄圩,坚决在徐州东部地区实施二次作战,若徐州剿总闭门不出,就坚决围城,全力南下作战。

图 | 叶飞将军

就在这时,华野副参谋长张震将军突然走进来,粟裕赶紧将他叫到跟前,照着墙上的军用地图,说出了自己的作战方案,命令他赶紧整理出一份详细电报,直送总前委和党中央毛主席审阅。

张震听后并未离开,而是给出了自己的思考:粟司令员,我们的当务之急是确保碾庄圩,所以在彻底全歼黄百韬兵团之前,二纵和十一纵不适合过早南下,我们要确保徐州之援军到不了碾庄圩。

粟裕用无比赞许的眼神看了张震一眼:你这个建议很好,就按你说的办,起草电报吧。

图 | 张震将军

你们把潘塘小镇划为军事中立区了?

话分两头,邱清泉拿着杜聿明给他的一纸命令,也陷入了两难境地:不惜一切代价,不顾一切牺牲,钻隙迂回,必须在一天之内拿下大许家,解救黄百韬兵团,违令者,军法从事。

邱清泉不敢违抗杜聿明的军令,但也不愿意更不可能按照他的命令去做。

因为他前几天已经试过用小股部队,偷袭突围,结果却被华野发现,最后只逃回来一个人,所以钻隙迂回进行突围,是万万不可行的,一旦暴露,一定会遭到共产党包围全歼。

可该怎么完成任务呢?突然,邱清泉的眼前一亮,在地图上找到了一个有利位置,距离徐州城20公里开外的潘塘小镇。

图 | 邱清泉

自徐蚌会战开打以来,还没听说潘塘有解放军活动轨迹,所以,邱清泉马上就制定计策:抢占潘塘后,侧翼迂回。向南攻入大许家,给粟裕大军的背后狠狠来上一下。

届时粟裕大军,首尾难顾,腹背受敌,自然不战自溃,而黄百韬兵团也就救出来了,虽然这种战术风险很大,但总比钻隙迂回被解放军全歼来得好吧?

说干就干,邱清泉马上就签发命令,让黄埔中将军长邱维达,带领国军第74军精锐大部,奇袭潘塘镇,同时让第72、73军做好准备,只要得手,马上倾巢而出,打解放军一个措手不及。

图 | 邱清泉

而这时,粟裕也注意到了潘塘,急忙召开军事会议询问各部:

这个潘塘小镇,我军一直都没有派出部队进驻,连游击小队都没有入内活动,你们是忘记了?还是与国军商量好,把这里划为军事中立区了?

陈士榘、唐亮、张震和钟期光等华野诸将,这才后知后觉地围绕潘塘镇,七嘴八舌开始讨论起来。

最后综合各方意见,粟裕决定让韦国清和吉洛,指挥南线苏北兵团,共十万大军,直击潘塘,从侧面敲断邱清泉兵团之后路,让他的部队向西撤回徐州。

图 | 韦国清将军

傍晚,韦国清率领的苏北兵团和邱维达率领的第74军,轻装急行,东西对进,至次日凌晨3点,双方遭遇,开始激烈交火。

天一亮,邱维达就紧急向邱清泉发电,我部已经与解放军交火一夜,发现他们最少有五六个纵队番号齐头并进。

图 | 邱维达

邱清泉看完电报后大惊失色:如果潘塘落入解放军之手,第74军被全歼,那徐州城的东南方向就再无屏障,就连他的退路也会被彻底断绝。

杜聿明和顾祝同甚至随时都会身陷囹圄,形势万分紧急,邱清泉不敢继续想了,马上抓起电话开始调兵遣将:第70军的精锐96师马上下山,通过运兵车,急速向潘塘进近。

第十二军不惜代价向第74军靠拢,第107军不准后撤,必须顶住火力,第70军麾下的精锐32师马上从柳集开始突击进攻。为了以防万一,邱清泉还向徐州剿总调来了空军:飞机开出去,给我狠狠扫射。

图 | 邱清泉军装照

韦国清兵团和邱维达74军交战厮杀一天一夜,双方各有胜负,互有死伤,粟裕在后方收到战报,也感到非常惊奇。

当他得知邱清泉已经急调三支主力大军,从三个方向奔赴潘塘,粟裕心血来潮的一支奇兵与对方“撞车”,也就不奇了,再打下去也是徒增伤亡,毫无意义。

因此,粟裕就直接调整部署,打电话给韦国清下令:不用打了,全线撤离潘塘战场,你大胆撤退,我已经安排好了接应部队。

粟裕喜欢用奇兵,打巧仗,用最小代价换取最大胜利,所以他接受不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行为,给韦国清下达了撤退命令后,粟裕又拨通了宋时轮的电话:

指示他等韦国清安全撤退后,适时阻击敌人,酌情撤离大许家。

图 | 粟裕

潘塘之战,国共双方狭路相逢勇者胜,拼到最后也只能算是勉强打了个平手,尽管华野大军一度兵临徐州机场,给徐州以东的国军造成了很大恐慌,但华野诸部却从未宣传,也很少提及这场战役。

但国军却并不这么想,潘塘没有丢失,第74军编制并未伤筋动骨,而且在交战最激烈时,华野大军突然撤退,所以,邱清泉的老毛病就又犯了,直接给徐州剿总司令官刘峙打电话报喜,大吹特吹:

潘塘一战大获全胜,我第74军与解放军激战一天一夜,解放军全线崩溃,歼灭2个营,无一漏网。

图 | 徐州剿总司令官刘峙

刘峙挂断电话后激动得无法自持,将办公室主任郭一予喊来,让他给南京方面报捷:潘塘大捷,并以徐州剿总名义通电全国,给全国人民报喜,以安定民心。

说完,刘峙急走两步推开窗户,扬天长叹,兴奋道:这下,我刘经扶总算对得起国人,对得起党国了。

图 | 刘峙

杜聿明看着参谋送来的情报:潘塘一战,国军击退解放军5大主力纵队进攻,共歼敌2万余。

解放军在徐州以东战线彻底崩溃,我国军顿时横扫徐蚌,势如破竹,所向披靡,已经强攻至大许家一线,距黄百韬兵团已不足十公里。

冷笑连连,他是绝不相信潘塘大捷的,将情报扔在桌上,早些时候,他还听到邱清泉声嘶力竭的求援空军。

就算邱疯子勇猛非凡,充其量也只能跟粟裕打个平手,就已经烧高香了,还大捷,刘峙的吃相有些太难看了。

图 | 杜聿明

我们打胜仗赢了解放军,杜长官为何瑟瑟发抖

不一会儿,邱清泉突然推门进来,面对杜聿明,他不敢说谎,除了适当隐瞒第96师被打空了两个营,以及夸大解放军伤亡之外,剩下的都和盘托出,不敢有任何隐瞒。

最后,邱清泉一口咬死:华野在最后退兵了,所以国军在潘塘镇的确打了一个大胜仗。

当杜聿明听到粟裕乘国军连攻三天,没有丝毫进展,竟然想到了从潘塘抄国军后路,不仅解决了自己的东援集团,甚至兵锋还一度逼近徐州后,也吓了一大跳,他没想到粟裕的胃口竟然如此之大?

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但很快又变得铁青一片:邱雨庵,根据你的猜测,你觉得粟裕的华野大军在其他地区,有没有预备部队?

图 | 杜聿明

杜聿明的脸色很难看,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也有些底气不足,身体竟然微微颤抖起来。邱清泉斜着脑袋道:当然有,这不是军事常识吗?

但杜聿明此时的状态却让邱清泉疑惑不解:杜长官这是怎么了?明明我们在潘塘一战打了个大胜仗,赢了解放军,怎么把他吓成这样?还瑟瑟发抖起来了?

眼神中流露出看不起杜聿明的意味,虽然他掩饰的很好,但还是被杜聿明捕捉到了。

当即非常失望的摆了摆手:你下去吧,打了一天一夜,辛苦了,好好休息。

图 | 杜聿明

黄百韬一个杂牌将领都看出粟裕这一战的最终目的就是徐州,奈何国军正统精锐第二兵团的司令官邱清泉却看不出来,根本不理解粟裕冒险兵进潘塘背后的意义,没有一点大局观,实在可悲。

邱清泉离开后,杜聿明看着地图陷入沉思。如果说没有顾祝同亲自到前线督战,那他就不会强行逼着邱清泉钻隙迂回,然后也就不会在潘塘碰上华野的部队。

所以,杜聿明现在不仅不反感顾祝同对待国军士兵的冷血,反而有些感激,否则,一旦潘塘的口子没有堵住,那他杜聿明此刻估计要么是血染沙场,要么就会沦为阶下之囚。

图 | 黄百韬

这次潘塘之战,粟裕调了5个纵队前来,可解放军一个兵团里有十个纵队,另外5个纵队去哪儿了?杜聿明凝视着地图,脊背隐隐发凉,因为他觉得好像到处都有粟裕的部队。

纵观全局,粟裕这次何止是想要一个徐州啊,分明是想来一场真刀真枪的较量,一口气吞下长江以北的半壁江山啊,想到这里,杜聿明的额头不自觉的渗出冷汗。

图 | 粟裕在淮海战役

他已经看到了国民党最后败亡的局面,不禁仰天长叹:想我杜聿明戎马半生,一世英名,最后竟然要栽倒粟裕的手中了。